抗癌日記女孩走了,乳腺癌真的治不好嗎?

來源:好醫友

那個寫抗癌日記鼓勵自己的德陽女孩“週週妹兒”周琳,最後還是走了……

兩年多,這個20來歲的姑娘輾轉成都、北京,接受了根治手術、6次化療、25次放療……

抗癌日記女孩走了,乳腺癌真的治不好嗎?

“願病友們越來越好,願那些知道我名字的,可愛的人兒一輩子都可以與重疾擦肩而過。”這是她對這個世界最後的祝福。臨走前,她還希望捐出器官和剩餘的善款幫助更多人。

同周琳一樣,王芝(化名)也查出乳腺癌並出現癌細胞轉移。然而,她卻幸運得多……

2016年底,王芝無意中發現自己的右乳外側有包塊,但未及時就醫治療,3個月後包塊明顯增大。入院檢查確診為右乳浸潤性癌,免疫組化結果提示雌激素受體陰性,HER-2/neu蛋白過表達,並查出腫瘤骨轉移、肺轉移。她隨即接受了1週期的化療。然而,王芝還合併心臟問題,病情較為複雜。

為尋求有效治療方案,王芝在主治醫生的建議下,通過院內“好醫友中美遠程會診平臺”與美國乳腺癌和婦科腫瘤領域知名專家琳內婭.I.查帕(LINNEA I.CHAP)教授進行了遠程視頻會診。事實證明,這次會診為她的生命帶來了轉機。

抗癌日記女孩走了,乳腺癌真的治不好嗎?

查帕教授與王芝進行遠程視頻會診

針對王芝的病情,查帕教授建議其在密切監測心功能的情況下,採取化療聯合靶向治療方案,並給出詳細用藥方案。同時,查帕教授還列舉了若干治療方案,以應對後續化療藥物耐藥、病情進展的可能情況。而且,針對其心臟問題也給予了多個藥物推薦,並明確告知主治醫生,若患者超聲心動圖提示射血分數不穩定或減低,須停止靶向藥物,但可繼續化療。

查帕教授強調,雖然王芝的癌症無法徹底治癒,但在最大限度降低心臟病風險的情況下,通過靶向治療可有效延長其生存期。同時,她建議密切隨訪其CEA水平,每化療2-3週期後行影像複查,以監測療效。

會診結束後,王芝按照查帕博士給的治療方案開始治療,目前進展順利,病情也已逐漸穩定。

王芝的經歷說明,得了癌症並不意味著被判死刑!只要找到適合的治療方案,爭取更長的生命週期完全是可能的……

據統計,目前雖然全球乳腺癌新發病例逐年增加,但死亡率卻顯著下降,而其中除了早期診斷率的提高,手術後使用化療、放療、內分泌治療、靶向治療等多種輔助治療手段起了很大作用。尤其是靶向治療,憑藉其高度的特異性、選擇性、親和性和非細胞毒性等優點,在目前乳腺癌的綜合治療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例如,針對HER2陽性的乳腺癌患者,有研究者發現,在化療的基礎上接受靶向治療,復發風險降低了40%,死亡風險降低了近30%,十年生存率提高8%以上。

抗癌日記女孩走了,乳腺癌真的治不好嗎?

而據好醫友醫療總監JOY.XU介紹:目前,全球乳腺癌常見靶向藥有赫賽汀、帕妥珠單抗、Kadcyla、帕博西尼、拉帕替尼、依維莫司等,還有今年獲批的來那替尼和Verzenio,以及10月獲美國FDA優先審評資格、有潛力用於治療既往已接受化療且攜帶胚系BRCA(gBRCA)突變的HER2-轉移性乳腺癌患者的奧拉帕尼。隨著越來越多新靶點被發現,未來將有更多新的靶向藥出現,為乳腺癌患者帶來更多的治療選擇和希望。

此外,在查帕教授所供職的比弗利山莊癌症中心(BHCC),還有許多針對乳腺癌患者的臨床試驗,符合條件的國內患者也可通過好醫友聯繫赴美參加。目前正在開展的乳腺癌臨床試驗(不完全統計)包括:

1、seribantumab聯合氟維司群治療絕經後女性轉移性乳腺癌患者,二期臨床;

2、alpelisib聯合內分泌療法治療HR +/HER2陰性伴PIK3CA突變且在CDK 4/6與芳香化酶抑制劑(AI)或氟維司群治療中/治療後病情惡化的晚期乳腺癌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三期臨床;

3、CDK4/6、LEE011與Ribociclib治療乳腺癌出現耐藥性的腫瘤組織樣本研究,三期臨床;

4、ribociclib(LEE011)聯合來曲唑治療HR+ /HER2-的男性/絕經前、後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三期臨床;

5、alpelisib聯合氟維司群治療男性/絕經後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在芳香化酶抑制劑治療中或治療後出現疾病進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三期臨床

6、比較乳腺癌患者手術後abemaciclib(LY2835219)聯合標準內分泌治療和單獨內分泌治療的研究,三期臨床;

7、免疫治療聯合赫賽汀和HER2疫苗NeuVax,二期臨床。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