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宇森先生的兩次遺憾

吳宇森先生上一次哭,因為家裡兩隻叫黑豆和山寶的小狗。

一年前的夏天,吳宇森開車帶著小狗外出,因為路途遙遠,小狗暈車,他只能小心翼翼的把它們抱在懷裡:“我就這樣抱著它,可過了一會兒,它就吐了,吐在我身上,小狗馬上低下頭不敢看我,覺得是它的錯。”

吳宇森試圖還原當時的畫面,突然俯身,雙手捧著空氣,微笑安慰:“我馬上說,沒事兒,沒事兒。其實,我沒有罵它,但小狗眼神閃躲,覺得很內疚,像是自己做錯了事,我反而難過。”

“我不應該讓它感覺到好像是它自己做錯事。”吳宇森說完,從西服外套的口袋裡掏出皺巴巴的白色手絹,擦了擦眼睛。

71歲的吳宇森先生,身上沒有那種“我是電影大師”的氣場,相反每次出席活動,出現在人們面前的他,小小的背影,走路慢慢的,還有點不穩,腿先伸出去,腳慢一拍才跟上,總會給人一種可憐、無辜,老人家的感覺。

吳宇森先生的兩次遺憾

談論自己的青年時代總會讓吳宇森興致更高一些。

比如說上世紀70年代,吳宇森雙俠模式敘事的開端,喋血雙雄的雛形《豪俠》,他回憶起來,眼眸直放光:“啪啪出劍...劍客就喝喝酒,看看他的劍,一個孤獨的劍客,一定有美麗的女伴在旁邊給他彈彈琴。”

“心裡面一定有份浪漫的情懷。”這是吳宇森拍片一貫的風格,也是他最中意的表達。

可這份浪漫的情懷,常常讓吳宇森感到遺憾。

1990年,投資2800萬,全香港最貴的《喋血街頭》公映,但最終僅收回400萬,而他前一年剛憑《喋血雙雄》票房登頂,拿下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導演一時風光無兩,而這一年的《喋血街頭》,幾乎被全香港的觀眾說是爛戲。

《喋血街頭》的靈感來自於吳宇森童年的貧民區生活,並融入了越戰等事件,時代背景宏大,且故事本身複雜與商業元素相背,片長也成了最致命的問題,“本是一部三個小時的電影,因為當年香港戲院最多不能放超過兩個小時的電影,所以被逼剪到2個小時,很多珍貴的戲全都剪掉了,太可惜了。”

因為《喋血雙雄》的成功讓老闆伍兆燦賺了錢,拍攝新片《喋血街頭》吳宇森選擇了自己掌控權最大的獨立製作,這讓公司投了很多錢。他回憶:“那是當年全香港最貴的一個電影,很多人都妒嫉,也有很多人不服氣,就說伍兆燦老闆怎麼給他花那麼多錢拍一個爛戲出來。”吳宇森像一個說書的老人笑了一下。

電影公映後,吳宇森找到伍兆燦,連說抱歉,“我把你的錢全虧了,我一定幫你賺回來。”伍兆燦握著他的手說:“導演,你放心,錢不是一回事,錢隨時會賺回來的,但是這部(《喋血街頭》)是你拍戲以來最好的一部戲。”

吳宇森雙手攤開,眼裡閃有淚光:“你說感不感動,我這個人很難遇到一個這麼好的老闆。”

第二年吳宇森為彌補老闆伍兆燦的虧損,他找到周潤發、張國榮、鐘楚紅拍攝《縱橫四海》,結果大獲成功,為公司翻盤迴本3000多萬。“因為當時要趕檔,寫劇本、拍攝、後期,整個過程只有兩個月,嚇死人了,所以演員跟我的團隊一起配合好,最後給老闆賺錢,我才放心。”

但《喋血街頭》,吳宇森一直想再重新剪輯一次。

兩年後,拍完《辣手神探》的吳宇森去好萊塢發展,賺了些錢,自掏腰包想把《喋血街頭》原始版本買回來重新剪輯,還原它原來的強度,彌補當年的遺憾,但香港電影多餘的底片僅能存放一年,片子太多,倉庫裝不下,結果片方把底片當垃圾丟掉了。

“我很心疼,所以我自己都沒有辦法重看這個原版,我覺得太可惜了,因為三個演員演得太好。”吳宇森言語中滿是唏噓之意。

22年後,《太平輪》又成了吳宇森先生的第二次遺憾。

吳宇森先生的兩次遺憾

2014年12月2日,“吳宇森寫給太太的情書”、“中國版泰坦尼克號”、“吳宇森病癒後復出”、“全黃金班底製作的陣容”、“投資超過4億人民幣”的《太平輪(上)》公映,這部華語鉅製被寄予厚望,認為是賀歲檔的票房贏家,但最後的數字低於所有人的預期,不及投資只有《太平輪》十分之一的青春片《匆匆那年》。

當年很多媒體都打出這樣的標題:《太平輪》已駛過屬於它的“匆匆那年”

吳宇森曾有一段日子,困惑於自己的《太平輪》,當記者再次聊起,他表示:“非常痛苦、遺憾,這部電影被犧牲掉了。”他右手握拳。

起初,吳宇森沒有把《太平輪》做成3D,或分上下集的意願。“我本來非常反對,因為電影成本太大,公司說要分成上下集才能賺回來,後來又告訴我這樣也不夠,改成3D才能回本。”吳宇森花了很長的時間考慮,最後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可結果什麼都沒有賺回來。”吳宇森說。

除了票房,電影口碑也低於預期,主演之一的黃曉明曾發過兩次短信安慰吳宇森,他接受採訪時說:“我很不喜歡那些隨便說爛片的人,可以說這裡設計的不好,那裡不感動,但不要一棍子否認一個人、一件事,這樣是不公平的。”

後來黃曉明在中影主辦的一次推介會上,看到導演小小的背影,眼淚就下來了,“好可憐、好可憐。”

吳宇森先生的兩次遺憾

原定於5月上映的下部《太平輪·彼岸》,在吳宇森的要求下延期兩個月重新剪輯,並定檔於7月30日公映,但奇蹟沒有如期上演。

用吳宇森的話來說,《太平輪》是部不倫不類的電影。“我不知道放映的版本全是3D,我以為大部分放映的都是正常的版本,少數放3D,沒想到後來全部都是3D,這根本不是3D電影。”

他曾經試圖去改變,“可以把它再剪一遍,第一我們是趕出來的,再剪一遍可以精剪到兩個半小時到三個小時的一部電影,我的原意就是這樣。那他們就沒有讓我這樣做,匆匆地把它丟掉了,我覺得我對不起那些所有演員,我也對不起我自己。”71歲的吳宇森像犯了錯的小孩遺憾的道歉著。

吳宇森找到了老闆,試圖想發行一部導演剪輯版,努力拯救這部即將下沉的《太平輪》,不想複製當年《喋血街頭》沒有底片想重新剪輯都剪不了的尷尬和遺憾。

但《太平輪》公司老闆對他說:“什麼叫導演版!”

“作為一個製作公司的老闆,怎麼可能不知道導演版呢?”吳宇森情緒有些波動,努力回憶當時的對話。

“美國電影也好,中國電影也好,大家都有一個導演的最終版本,怎麼可能不知道有導演版呢?”

“不要因為觀眾一時的改變,或者觀眾的潮流掀起了另外一種潮流,而把這部電影放棄了。”吳宇森說完,身體向前傾,你能明顯感受到,他努力的想把自己的聲音放到最大。

“後來沒有做,這麼大的一部戲就這樣,我覺得蠻可惜。”吳宇森又氣又悲,說完,搓了一下手。

如今聊起電影,吳宇森想念以前在美國拍片節奏和生活。“我怕應酬,在香港不斷的應酬,身不由己,每次都喝的大醉,對於家人也不好,我本來喜歡清清靜靜的。”

其實,好萊塢也同樣有應酬,但吳宇森喜歡美國的處理方式。你可以跟他解釋,今天我想陪我的小孩兒,我小孩兒從外面讀書回來很難得,他們不會說你不來我沒有面子,在香港可能會要顧著人家的面子也要去,但是在好萊塢不用,輕輕鬆鬆的,日子蠻好的。

聊到好萊塢這段經歷,你能明顯在他臉上閱讀出,那是他最滿意的拍片狀態,包括他曾在無數採訪中講過的,自己是如何在美國爭取對一部電影最後的剪輯權的故事。

而那段頗為讓他滿意的經歷,現在聽起來,都像是很久的事了。

因為新作《追捕》,吳宇森這一段時間總是在接受採訪,總是被問一些已經被問過很多遍的問題,為什麼要翻拍?哪場戲NG最多?拍的最困難的是哪場戲?還被要求錄一些媒體ID,有時看不清字,唸錯了,他就用手絹擦擦眼睛,口中小聲預備,再次重複,看得出吳宇森不是十分享受這些繁瑣又冗長的宣傳工作,但他也不打算拒絕。

他的潛臺詞似乎就是,“只要為了我的電影,不留第三次遺憾,就先配合一下你們這些年輕人吧”。

吳宇森先生的兩次遺憾

(攝影:初百全 攝像:馬海東)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