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4日,由吳宇森導演,張涵予、福山雅治、戚薇主演的電影《追捕》將在全國上映拋開影片內容,單就“吳宇森”這個名字就極具話題性。

11月24日,由吳宇森導演,張涵予、福山雅治、戚薇主演的電影《追捕》將在全國上映拋開影片內容,單就“吳宇森”這個名字就極具話題性。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吳宇森何許人也?

他執導的《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曾成為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令早年的周潤發由“票房毒藥”而大紅大紫,昆汀和小李都是他的迷弟

11月24日,由吳宇森導演,張涵予、福山雅治、戚薇主演的電影《追捕》將在全國上映拋開影片內容,單就“吳宇森”這個名字就極具話題性。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吳宇森何許人也?

他執導的《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曾成為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令早年的周潤發由“票房毒藥”而大紅大紫,昆汀和小李都是他的迷弟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有眼疾的吳宇森導演在《追捕》每天高負荷的通告和強光下 一直流淚

從在大師神壇熠熠發光,再到跌落,我們不禁會問一句:“我們在失去吳宇森嗎?”

很顯然,擔心是多餘的。對於新作,吳宇森坦言更期望迴歸自己的風格。“一個導演不應該離開自己的風格太久。所以這次回來放放鴿子,開開槍,重回刺激的感覺”,經歷了《太平輪》的浮沉後,導演吳宇森要用《追捕》重新證明自己。

《太平輪》非吳宇森之過,資本綁架下是難訴的家國情懷

事實上,單把《太平輪》國內影市觸礁的責任扣在吳宇森頭上,實在有些矯枉過正。這部預算高達3億元、明星雲集的影片,最終收益慘淡,分成上下兩部的方式也遭到“敘事拖沓”“3D效果不佳”的吐槽,“上部結束時主角還沒有登船”。然而,這並非是吳宇森之過,也有他受資本市場綁架的苦衷

11月24日,由吳宇森導演,張涵予、福山雅治、戚薇主演的電影《追捕》將在全國上映拋開影片內容,單就“吳宇森”這個名字就極具話題性。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吳宇森何許人也?

他執導的《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曾成為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令早年的周潤發由“票房毒藥”而大紅大紫,昆汀和小李都是他的迷弟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有眼疾的吳宇森導演在《追捕》每天高負荷的通告和強光下 一直流淚

從在大師神壇熠熠發光,再到跌落,我們不禁會問一句:“我們在失去吳宇森嗎?”

很顯然,擔心是多餘的。對於新作,吳宇森坦言更期望迴歸自己的風格。“一個導演不應該離開自己的風格太久。所以這次回來放放鴿子,開開槍,重回刺激的感覺”,經歷了《太平輪》的浮沉後,導演吳宇森要用《追捕》重新證明自己。

《太平輪》非吳宇森之過,資本綁架下是難訴的家國情懷

事實上,單把《太平輪》國內影市觸礁的責任扣在吳宇森頭上,實在有些矯枉過正。這部預算高達3億元、明星雲集的影片,最終收益慘淡,分成上下兩部的方式也遭到“敘事拖沓”“3D效果不佳”的吐槽,“上部結束時主角還沒有登船”。然而,這並非是吳宇森之過,也有他受資本市場綁架的苦衷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把《太平輪》分為上下集、拍成3D版本都是跟吳宇森最初的設想相悖的。對於這樣一部愛情史詩電影,他認為不適合做成3D。最終,資方計算下來,認為對於這部預算浩大的影片,分成上下部才能回本甚至盈利,還是說服了吳宇森,將一個完整故事拆成上下部“賣兩次”。

另一方面,相關發行方在宣發上的投入程度也受到質疑。發行方對影片不抱有太大信心,除卻沒有大規模落地活動,相關硬廣投入也偏少,新片上映時常規的口碑、點映場都沒有凸顯優勢;對於佔據售票總量半壁江山的在線票務網站,《太平輪(下)》在與電商的低價票推廣中,也弱於同期其他影片。

而就《太平輪》影片內容而言,更不能單純以“爛片”劃分。該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大時代中三對不同背景的情侶間的悲歡離合,戰爭與災難下,愛情、人性的光亮一面,是吳宇森真正想呈現的,也是他家國情懷的濃縮。

11月24日,由吳宇森導演,張涵予、福山雅治、戚薇主演的電影《追捕》將在全國上映拋開影片內容,單就“吳宇森”這個名字就極具話題性。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吳宇森何許人也?

他執導的《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曾成為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令早年的周潤發由“票房毒藥”而大紅大紫,昆汀和小李都是他的迷弟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有眼疾的吳宇森導演在《追捕》每天高負荷的通告和強光下 一直流淚

從在大師神壇熠熠發光,再到跌落,我們不禁會問一句:“我們在失去吳宇森嗎?”

很顯然,擔心是多餘的。對於新作,吳宇森坦言更期望迴歸自己的風格。“一個導演不應該離開自己的風格太久。所以這次回來放放鴿子,開開槍,重回刺激的感覺”,經歷了《太平輪》的浮沉後,導演吳宇森要用《追捕》重新證明自己。

《太平輪》非吳宇森之過,資本綁架下是難訴的家國情懷

事實上,單把《太平輪》國內影市觸礁的責任扣在吳宇森頭上,實在有些矯枉過正。這部預算高達3億元、明星雲集的影片,最終收益慘淡,分成上下兩部的方式也遭到“敘事拖沓”“3D效果不佳”的吐槽,“上部結束時主角還沒有登船”。然而,這並非是吳宇森之過,也有他受資本市場綁架的苦衷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把《太平輪》分為上下集、拍成3D版本都是跟吳宇森最初的設想相悖的。對於這樣一部愛情史詩電影,他認為不適合做成3D。最終,資方計算下來,認為對於這部預算浩大的影片,分成上下部才能回本甚至盈利,還是說服了吳宇森,將一個完整故事拆成上下部“賣兩次”。

另一方面,相關發行方在宣發上的投入程度也受到質疑。發行方對影片不抱有太大信心,除卻沒有大規模落地活動,相關硬廣投入也偏少,新片上映時常規的口碑、點映場都沒有凸顯優勢;對於佔據售票總量半壁江山的在線票務網站,《太平輪(下)》在與電商的低價票推廣中,也弱於同期其他影片。

而就《太平輪》影片內容而言,更不能單純以“爛片”劃分。該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大時代中三對不同背景的情侶間的悲歡離合,戰爭與災難下,愛情、人性的光亮一面,是吳宇森真正想呈現的,也是他家國情懷的濃縮。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2012年,經歷6次化療後,吳宇森剛剛擺脫死神陰霾,便把目光投向國內尚屬空白的史詩片。《太平輪》可以說是他“渡盡劫波”後,對生命與人性的又一重感悟。可惜的是,在日漸快節奏、娛樂主義的觀影市場,吳宇森對一個時代的追憶與柔情可能並不討好,觀眾換代帶來的水土不服也是影響影片的重要因素。

11月24日,由吳宇森導演,張涵予、福山雅治、戚薇主演的電影《追捕》將在全國上映拋開影片內容,單就“吳宇森”這個名字就極具話題性。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吳宇森何許人也?

他執導的《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曾成為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令早年的周潤發由“票房毒藥”而大紅大紫,昆汀和小李都是他的迷弟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有眼疾的吳宇森導演在《追捕》每天高負荷的通告和強光下 一直流淚

從在大師神壇熠熠發光,再到跌落,我們不禁會問一句:“我們在失去吳宇森嗎?”

很顯然,擔心是多餘的。對於新作,吳宇森坦言更期望迴歸自己的風格。“一個導演不應該離開自己的風格太久。所以這次回來放放鴿子,開開槍,重回刺激的感覺”,經歷了《太平輪》的浮沉後,導演吳宇森要用《追捕》重新證明自己。

《太平輪》非吳宇森之過,資本綁架下是難訴的家國情懷

事實上,單把《太平輪》國內影市觸礁的責任扣在吳宇森頭上,實在有些矯枉過正。這部預算高達3億元、明星雲集的影片,最終收益慘淡,分成上下兩部的方式也遭到“敘事拖沓”“3D效果不佳”的吐槽,“上部結束時主角還沒有登船”。然而,這並非是吳宇森之過,也有他受資本市場綁架的苦衷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把《太平輪》分為上下集、拍成3D版本都是跟吳宇森最初的設想相悖的。對於這樣一部愛情史詩電影,他認為不適合做成3D。最終,資方計算下來,認為對於這部預算浩大的影片,分成上下部才能回本甚至盈利,還是說服了吳宇森,將一個完整故事拆成上下部“賣兩次”。

另一方面,相關發行方在宣發上的投入程度也受到質疑。發行方對影片不抱有太大信心,除卻沒有大規模落地活動,相關硬廣投入也偏少,新片上映時常規的口碑、點映場都沒有凸顯優勢;對於佔據售票總量半壁江山的在線票務網站,《太平輪(下)》在與電商的低價票推廣中,也弱於同期其他影片。

而就《太平輪》影片內容而言,更不能單純以“爛片”劃分。該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大時代中三對不同背景的情侶間的悲歡離合,戰爭與災難下,愛情、人性的光亮一面,是吳宇森真正想呈現的,也是他家國情懷的濃縮。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2012年,經歷6次化療後,吳宇森剛剛擺脫死神陰霾,便把目光投向國內尚屬空白的史詩片。《太平輪》可以說是他“渡盡劫波”後,對生命與人性的又一重感悟。可惜的是,在日漸快節奏、娛樂主義的觀影市場,吳宇森對一個時代的追憶與柔情可能並不討好,觀眾換代帶來的水土不服也是影響影片的重要因素。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我不主張電影為了適應某種固定觀影模式而改變節奏。因為,我總不願意相信,人再不願意思考。”吳宇森在接受採訪時曾如是說。

一生只做一件事,新作《追捕》迴歸大師本色

知其難為而為之,在急功近利的時代秉持一份初心和堅持,這是吳宇森影片裡男性角色俠骨情腸的彰顯,現實中也是導演其人的秉性。早年師承武俠片導演張徹的他,如今是少有的堅持拍攝老派槍戰的導演,師父的“刀”“劍”化成了槍花,不變的依舊是俠膽和英氣。

面對波譎雲詭的觀眾口味,吳宇森卻坦言:“一個電影能夠得到大多數人欣賞,就已經很滿足了,沒有可能贏得全世界的,能夠贏的是我終於花盡了我的責任,去拍好一個電影。”香港導演特有的“大男子主義”,在吳宇森身上像是師承傳人對門派遺風的堅守,倔強又顯得可愛。

11月24日,由吳宇森導演,張涵予、福山雅治、戚薇主演的電影《追捕》將在全國上映拋開影片內容,單就“吳宇森”這個名字就極具話題性。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吳宇森何許人也?

他執導的《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曾成為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令早年的周潤發由“票房毒藥”而大紅大紫,昆汀和小李都是他的迷弟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有眼疾的吳宇森導演在《追捕》每天高負荷的通告和強光下 一直流淚

從在大師神壇熠熠發光,再到跌落,我們不禁會問一句:“我們在失去吳宇森嗎?”

很顯然,擔心是多餘的。對於新作,吳宇森坦言更期望迴歸自己的風格。“一個導演不應該離開自己的風格太久。所以這次回來放放鴿子,開開槍,重回刺激的感覺”,經歷了《太平輪》的浮沉後,導演吳宇森要用《追捕》重新證明自己。

《太平輪》非吳宇森之過,資本綁架下是難訴的家國情懷

事實上,單把《太平輪》國內影市觸礁的責任扣在吳宇森頭上,實在有些矯枉過正。這部預算高達3億元、明星雲集的影片,最終收益慘淡,分成上下兩部的方式也遭到“敘事拖沓”“3D效果不佳”的吐槽,“上部結束時主角還沒有登船”。然而,這並非是吳宇森之過,也有他受資本市場綁架的苦衷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把《太平輪》分為上下集、拍成3D版本都是跟吳宇森最初的設想相悖的。對於這樣一部愛情史詩電影,他認為不適合做成3D。最終,資方計算下來,認為對於這部預算浩大的影片,分成上下部才能回本甚至盈利,還是說服了吳宇森,將一個完整故事拆成上下部“賣兩次”。

另一方面,相關發行方在宣發上的投入程度也受到質疑。發行方對影片不抱有太大信心,除卻沒有大規模落地活動,相關硬廣投入也偏少,新片上映時常規的口碑、點映場都沒有凸顯優勢;對於佔據售票總量半壁江山的在線票務網站,《太平輪(下)》在與電商的低價票推廣中,也弱於同期其他影片。

而就《太平輪》影片內容而言,更不能單純以“爛片”劃分。該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大時代中三對不同背景的情侶間的悲歡離合,戰爭與災難下,愛情、人性的光亮一面,是吳宇森真正想呈現的,也是他家國情懷的濃縮。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2012年,經歷6次化療後,吳宇森剛剛擺脫死神陰霾,便把目光投向國內尚屬空白的史詩片。《太平輪》可以說是他“渡盡劫波”後,對生命與人性的又一重感悟。可惜的是,在日漸快節奏、娛樂主義的觀影市場,吳宇森對一個時代的追憶與柔情可能並不討好,觀眾換代帶來的水土不服也是影響影片的重要因素。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我不主張電影為了適應某種固定觀影模式而改變節奏。因為,我總不願意相信,人再不願意思考。”吳宇森在接受採訪時曾如是說。

一生只做一件事,新作《追捕》迴歸大師本色

知其難為而為之,在急功近利的時代秉持一份初心和堅持,這是吳宇森影片裡男性角色俠骨情腸的彰顯,現實中也是導演其人的秉性。早年師承武俠片導演張徹的他,如今是少有的堅持拍攝老派槍戰的導演,師父的“刀”“劍”化成了槍花,不變的依舊是俠膽和英氣。

面對波譎雲詭的觀眾口味,吳宇森卻坦言:“一個電影能夠得到大多數人欣賞,就已經很滿足了,沒有可能贏得全世界的,能夠贏的是我終於花盡了我的責任,去拍好一個電影。”香港導演特有的“大男子主義”,在吳宇森身上像是師承傳人對門派遺風的堅守,倔強又顯得可愛。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五十年如一日,一生只做一件事。這是吳宇森對待電影的態度。在《追捕》的拍攝過程裡,為了追趕進度,時常要連夜趕戲。這樣“連軸轉”式的緊張拍攝對於71歲的吳宇森來說其實是個不小的考驗。儘管如此,吳宇森也沒有一次提前離開片場。趕戲趕了3天,吳宇森也就結結實實的在劇組“紮根”了3天。提起這件事,吳宇森則語氣淡然:“盡我的能力拍好我的電影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發佈會上,吳太也稱先生是“把寂寞留給了她,把熱情留給了電影”。縱使已是古稀之年,吳宇森也奔忙於新片的深夜通告,在眼疾流淚的情況下依然堅持工作,令人感動。

11月24日,由吳宇森導演,張涵予、福山雅治、戚薇主演的電影《追捕》將在全國上映拋開影片內容,單就“吳宇森”這個名字就極具話題性。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吳宇森何許人也?

他執導的《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曾成為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令早年的周潤發由“票房毒藥”而大紅大紫,昆汀和小李都是他的迷弟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有眼疾的吳宇森導演在《追捕》每天高負荷的通告和強光下 一直流淚

從在大師神壇熠熠發光,再到跌落,我們不禁會問一句:“我們在失去吳宇森嗎?”

很顯然,擔心是多餘的。對於新作,吳宇森坦言更期望迴歸自己的風格。“一個導演不應該離開自己的風格太久。所以這次回來放放鴿子,開開槍,重回刺激的感覺”,經歷了《太平輪》的浮沉後,導演吳宇森要用《追捕》重新證明自己。

《太平輪》非吳宇森之過,資本綁架下是難訴的家國情懷

事實上,單把《太平輪》國內影市觸礁的責任扣在吳宇森頭上,實在有些矯枉過正。這部預算高達3億元、明星雲集的影片,最終收益慘淡,分成上下兩部的方式也遭到“敘事拖沓”“3D效果不佳”的吐槽,“上部結束時主角還沒有登船”。然而,這並非是吳宇森之過,也有他受資本市場綁架的苦衷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把《太平輪》分為上下集、拍成3D版本都是跟吳宇森最初的設想相悖的。對於這樣一部愛情史詩電影,他認為不適合做成3D。最終,資方計算下來,認為對於這部預算浩大的影片,分成上下部才能回本甚至盈利,還是說服了吳宇森,將一個完整故事拆成上下部“賣兩次”。

另一方面,相關發行方在宣發上的投入程度也受到質疑。發行方對影片不抱有太大信心,除卻沒有大規模落地活動,相關硬廣投入也偏少,新片上映時常規的口碑、點映場都沒有凸顯優勢;對於佔據售票總量半壁江山的在線票務網站,《太平輪(下)》在與電商的低價票推廣中,也弱於同期其他影片。

而就《太平輪》影片內容而言,更不能單純以“爛片”劃分。該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大時代中三對不同背景的情侶間的悲歡離合,戰爭與災難下,愛情、人性的光亮一面,是吳宇森真正想呈現的,也是他家國情懷的濃縮。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2012年,經歷6次化療後,吳宇森剛剛擺脫死神陰霾,便把目光投向國內尚屬空白的史詩片。《太平輪》可以說是他“渡盡劫波”後,對生命與人性的又一重感悟。可惜的是,在日漸快節奏、娛樂主義的觀影市場,吳宇森對一個時代的追憶與柔情可能並不討好,觀眾換代帶來的水土不服也是影響影片的重要因素。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我不主張電影為了適應某種固定觀影模式而改變節奏。因為,我總不願意相信,人再不願意思考。”吳宇森在接受採訪時曾如是說。

一生只做一件事,新作《追捕》迴歸大師本色

知其難為而為之,在急功近利的時代秉持一份初心和堅持,這是吳宇森影片裡男性角色俠骨情腸的彰顯,現實中也是導演其人的秉性。早年師承武俠片導演張徹的他,如今是少有的堅持拍攝老派槍戰的導演,師父的“刀”“劍”化成了槍花,不變的依舊是俠膽和英氣。

面對波譎雲詭的觀眾口味,吳宇森卻坦言:“一個電影能夠得到大多數人欣賞,就已經很滿足了,沒有可能贏得全世界的,能夠贏的是我終於花盡了我的責任,去拍好一個電影。”香港導演特有的“大男子主義”,在吳宇森身上像是師承傳人對門派遺風的堅守,倔強又顯得可愛。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五十年如一日,一生只做一件事。這是吳宇森對待電影的態度。在《追捕》的拍攝過程裡,為了追趕進度,時常要連夜趕戲。這樣“連軸轉”式的緊張拍攝對於71歲的吳宇森來說其實是個不小的考驗。儘管如此,吳宇森也沒有一次提前離開片場。趕戲趕了3天,吳宇森也就結結實實的在劇組“紮根”了3天。提起這件事,吳宇森則語氣淡然:“盡我的能力拍好我的電影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發佈會上,吳太也稱先生是“把寂寞留給了她,把熱情留給了電影”。縱使已是古稀之年,吳宇森也奔忙於新片的深夜通告,在眼疾流淚的情況下依然堅持工作,令人感動。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但吳宇森並非電影傳統的固守者,而是獨闢蹊徑地開創一脈。槍戰火花在他手中演繹成舞蹈芭蕾般的韻律感、浪漫感,飛槍、雙雄模式成為他的影片招牌,白鴿、教堂、聖母等意象在槍火四濺的場面外昇華出人性與道義的光輝。

《英雄本色》中,周潤發飾演的小馬哥前去復仇,藏槍、推門、射擊等一連串的動作在音樂配合下被賦予舞蹈似流暢的節奏,該片段也成為一代人追憶的經典。《英雄本色》不僅一掃吳宇森事業低谷期的陰霾,票房大獎雙豐收,也開啟了“英雄電影”這一新紀元。

11月24日,由吳宇森導演,張涵予、福山雅治、戚薇主演的電影《追捕》將在全國上映拋開影片內容,單就“吳宇森”這個名字就極具話題性。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吳宇森何許人也?

他執導的《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曾成為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令早年的周潤發由“票房毒藥”而大紅大紫,昆汀和小李都是他的迷弟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有眼疾的吳宇森導演在《追捕》每天高負荷的通告和強光下 一直流淚

從在大師神壇熠熠發光,再到跌落,我們不禁會問一句:“我們在失去吳宇森嗎?”

很顯然,擔心是多餘的。對於新作,吳宇森坦言更期望迴歸自己的風格。“一個導演不應該離開自己的風格太久。所以這次回來放放鴿子,開開槍,重回刺激的感覺”,經歷了《太平輪》的浮沉後,導演吳宇森要用《追捕》重新證明自己。

《太平輪》非吳宇森之過,資本綁架下是難訴的家國情懷

事實上,單把《太平輪》國內影市觸礁的責任扣在吳宇森頭上,實在有些矯枉過正。這部預算高達3億元、明星雲集的影片,最終收益慘淡,分成上下兩部的方式也遭到“敘事拖沓”“3D效果不佳”的吐槽,“上部結束時主角還沒有登船”。然而,這並非是吳宇森之過,也有他受資本市場綁架的苦衷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把《太平輪》分為上下集、拍成3D版本都是跟吳宇森最初的設想相悖的。對於這樣一部愛情史詩電影,他認為不適合做成3D。最終,資方計算下來,認為對於這部預算浩大的影片,分成上下部才能回本甚至盈利,還是說服了吳宇森,將一個完整故事拆成上下部“賣兩次”。

另一方面,相關發行方在宣發上的投入程度也受到質疑。發行方對影片不抱有太大信心,除卻沒有大規模落地活動,相關硬廣投入也偏少,新片上映時常規的口碑、點映場都沒有凸顯優勢;對於佔據售票總量半壁江山的在線票務網站,《太平輪(下)》在與電商的低價票推廣中,也弱於同期其他影片。

而就《太平輪》影片內容而言,更不能單純以“爛片”劃分。該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大時代中三對不同背景的情侶間的悲歡離合,戰爭與災難下,愛情、人性的光亮一面,是吳宇森真正想呈現的,也是他家國情懷的濃縮。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2012年,經歷6次化療後,吳宇森剛剛擺脫死神陰霾,便把目光投向國內尚屬空白的史詩片。《太平輪》可以說是他“渡盡劫波”後,對生命與人性的又一重感悟。可惜的是,在日漸快節奏、娛樂主義的觀影市場,吳宇森對一個時代的追憶與柔情可能並不討好,觀眾換代帶來的水土不服也是影響影片的重要因素。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我不主張電影為了適應某種固定觀影模式而改變節奏。因為,我總不願意相信,人再不願意思考。”吳宇森在接受採訪時曾如是說。

一生只做一件事,新作《追捕》迴歸大師本色

知其難為而為之,在急功近利的時代秉持一份初心和堅持,這是吳宇森影片裡男性角色俠骨情腸的彰顯,現實中也是導演其人的秉性。早年師承武俠片導演張徹的他,如今是少有的堅持拍攝老派槍戰的導演,師父的“刀”“劍”化成了槍花,不變的依舊是俠膽和英氣。

面對波譎雲詭的觀眾口味,吳宇森卻坦言:“一個電影能夠得到大多數人欣賞,就已經很滿足了,沒有可能贏得全世界的,能夠贏的是我終於花盡了我的責任,去拍好一個電影。”香港導演特有的“大男子主義”,在吳宇森身上像是師承傳人對門派遺風的堅守,倔強又顯得可愛。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五十年如一日,一生只做一件事。這是吳宇森對待電影的態度。在《追捕》的拍攝過程裡,為了追趕進度,時常要連夜趕戲。這樣“連軸轉”式的緊張拍攝對於71歲的吳宇森來說其實是個不小的考驗。儘管如此,吳宇森也沒有一次提前離開片場。趕戲趕了3天,吳宇森也就結結實實的在劇組“紮根”了3天。提起這件事,吳宇森則語氣淡然:“盡我的能力拍好我的電影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發佈會上,吳太也稱先生是“把寂寞留給了她,把熱情留給了電影”。縱使已是古稀之年,吳宇森也奔忙於新片的深夜通告,在眼疾流淚的情況下依然堅持工作,令人感動。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但吳宇森並非電影傳統的固守者,而是獨闢蹊徑地開創一脈。槍戰火花在他手中演繹成舞蹈芭蕾般的韻律感、浪漫感,飛槍、雙雄模式成為他的影片招牌,白鴿、教堂、聖母等意象在槍火四濺的場面外昇華出人性與道義的光輝。

《英雄本色》中,周潤發飾演的小馬哥前去復仇,藏槍、推門、射擊等一連串的動作在音樂配合下被賦予舞蹈似流暢的節奏,該片段也成為一代人追憶的經典。《英雄本色》不僅一掃吳宇森事業低谷期的陰霾,票房大獎雙豐收,也開啟了“英雄電影”這一新紀元。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此後,《喋血雙雄》、《縱橫四海》、《辣手神探》等多部同類型電影接連出世,在動作暴力的外殼下凸顯人性的光輝一面、可貴的男性情誼以及對時代的思考,是吳宇森在影片外更想傳遞的。著名導演昆汀也是吳宇森的忠實迷弟,當他為其頒發威尼斯電影節“終身成就金獅獎”時,更直接喊出“我的摯愛吳宇森”。

硬漢動作+舞蹈美感,《追捕》是中國動作片別具一格之作

我們曾在之前提過:“三流導演靠才華,二流導演靠情商,一流導演靠格局,大師靠價值觀。”縱覽華語動作電影,將動作場面拍得張力十足者有,富有喜劇趣味者也有,但是能把強烈的動作性與舞蹈般美感結合,蕩氣迴腸如一曲華彩樂章的,只有吳宇森。

雖然是呈現激烈的打鬥場面,但落腳點卻是人性中的光輝一面、博愛的一面。從《英雄本色》到《喋血雙雄》,再到《追捕》,一以貫之的是俠肝義膽,男性之間的堅固情誼。

11月24日,由吳宇森導演,張涵予、福山雅治、戚薇主演的電影《追捕》將在全國上映拋開影片內容,單就“吳宇森”這個名字就極具話題性。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吳宇森何許人也?

他執導的《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曾成為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令早年的周潤發由“票房毒藥”而大紅大紫,昆汀和小李都是他的迷弟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有眼疾的吳宇森導演在《追捕》每天高負荷的通告和強光下 一直流淚

從在大師神壇熠熠發光,再到跌落,我們不禁會問一句:“我們在失去吳宇森嗎?”

很顯然,擔心是多餘的。對於新作,吳宇森坦言更期望迴歸自己的風格。“一個導演不應該離開自己的風格太久。所以這次回來放放鴿子,開開槍,重回刺激的感覺”,經歷了《太平輪》的浮沉後,導演吳宇森要用《追捕》重新證明自己。

《太平輪》非吳宇森之過,資本綁架下是難訴的家國情懷

事實上,單把《太平輪》國內影市觸礁的責任扣在吳宇森頭上,實在有些矯枉過正。這部預算高達3億元、明星雲集的影片,最終收益慘淡,分成上下兩部的方式也遭到“敘事拖沓”“3D效果不佳”的吐槽,“上部結束時主角還沒有登船”。然而,這並非是吳宇森之過,也有他受資本市場綁架的苦衷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把《太平輪》分為上下集、拍成3D版本都是跟吳宇森最初的設想相悖的。對於這樣一部愛情史詩電影,他認為不適合做成3D。最終,資方計算下來,認為對於這部預算浩大的影片,分成上下部才能回本甚至盈利,還是說服了吳宇森,將一個完整故事拆成上下部“賣兩次”。

另一方面,相關發行方在宣發上的投入程度也受到質疑。發行方對影片不抱有太大信心,除卻沒有大規模落地活動,相關硬廣投入也偏少,新片上映時常規的口碑、點映場都沒有凸顯優勢;對於佔據售票總量半壁江山的在線票務網站,《太平輪(下)》在與電商的低價票推廣中,也弱於同期其他影片。

而就《太平輪》影片內容而言,更不能單純以“爛片”劃分。該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大時代中三對不同背景的情侶間的悲歡離合,戰爭與災難下,愛情、人性的光亮一面,是吳宇森真正想呈現的,也是他家國情懷的濃縮。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2012年,經歷6次化療後,吳宇森剛剛擺脫死神陰霾,便把目光投向國內尚屬空白的史詩片。《太平輪》可以說是他“渡盡劫波”後,對生命與人性的又一重感悟。可惜的是,在日漸快節奏、娛樂主義的觀影市場,吳宇森對一個時代的追憶與柔情可能並不討好,觀眾換代帶來的水土不服也是影響影片的重要因素。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我不主張電影為了適應某種固定觀影模式而改變節奏。因為,我總不願意相信,人再不願意思考。”吳宇森在接受採訪時曾如是說。

一生只做一件事,新作《追捕》迴歸大師本色

知其難為而為之,在急功近利的時代秉持一份初心和堅持,這是吳宇森影片裡男性角色俠骨情腸的彰顯,現實中也是導演其人的秉性。早年師承武俠片導演張徹的他,如今是少有的堅持拍攝老派槍戰的導演,師父的“刀”“劍”化成了槍花,不變的依舊是俠膽和英氣。

面對波譎雲詭的觀眾口味,吳宇森卻坦言:“一個電影能夠得到大多數人欣賞,就已經很滿足了,沒有可能贏得全世界的,能夠贏的是我終於花盡了我的責任,去拍好一個電影。”香港導演特有的“大男子主義”,在吳宇森身上像是師承傳人對門派遺風的堅守,倔強又顯得可愛。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五十年如一日,一生只做一件事。這是吳宇森對待電影的態度。在《追捕》的拍攝過程裡,為了追趕進度,時常要連夜趕戲。這樣“連軸轉”式的緊張拍攝對於71歲的吳宇森來說其實是個不小的考驗。儘管如此,吳宇森也沒有一次提前離開片場。趕戲趕了3天,吳宇森也就結結實實的在劇組“紮根”了3天。提起這件事,吳宇森則語氣淡然:“盡我的能力拍好我的電影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發佈會上,吳太也稱先生是“把寂寞留給了她,把熱情留給了電影”。縱使已是古稀之年,吳宇森也奔忙於新片的深夜通告,在眼疾流淚的情況下依然堅持工作,令人感動。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但吳宇森並非電影傳統的固守者,而是獨闢蹊徑地開創一脈。槍戰火花在他手中演繹成舞蹈芭蕾般的韻律感、浪漫感,飛槍、雙雄模式成為他的影片招牌,白鴿、教堂、聖母等意象在槍火四濺的場面外昇華出人性與道義的光輝。

《英雄本色》中,周潤發飾演的小馬哥前去復仇,藏槍、推門、射擊等一連串的動作在音樂配合下被賦予舞蹈似流暢的節奏,該片段也成為一代人追憶的經典。《英雄本色》不僅一掃吳宇森事業低谷期的陰霾,票房大獎雙豐收,也開啟了“英雄電影”這一新紀元。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此後,《喋血雙雄》、《縱橫四海》、《辣手神探》等多部同類型電影接連出世,在動作暴力的外殼下凸顯人性的光輝一面、可貴的男性情誼以及對時代的思考,是吳宇森在影片外更想傳遞的。著名導演昆汀也是吳宇森的忠實迷弟,當他為其頒發威尼斯電影節“終身成就金獅獎”時,更直接喊出“我的摯愛吳宇森”。

硬漢動作+舞蹈美感,《追捕》是中國動作片別具一格之作

我們曾在之前提過:“三流導演靠才華,二流導演靠情商,一流導演靠格局,大師靠價值觀。”縱覽華語動作電影,將動作場面拍得張力十足者有,富有喜劇趣味者也有,但是能把強烈的動作性與舞蹈般美感結合,蕩氣迴腸如一曲華彩樂章的,只有吳宇森。

雖然是呈現激烈的打鬥場面,但落腳點卻是人性中的光輝一面、博愛的一面。從《英雄本色》到《喋血雙雄》,再到《追捕》,一以貫之的是俠肝義膽,男性之間的堅固情誼。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新作《追捕》的別具一格,是當下動作片不可超越的,經典如老酒一樣的個人動作風格值得我們細細品味。並且,這更能看作是其經典風格的迴歸:不僅有福山雅治和張涵予組成吳宇森擅長的“雙雄”模式,舞蹈般、講求節奏感的槍戰場面,唯美化的視覺處理也將重現熒屏。

此番,“異國基因”下的“雙雄”組合充滿新鮮感。正直硬朗的國際律師杜丘由張涵予出演。對此,吳宇森直言“張涵予可以代表中國的硬漢,他的表演充滿感情”;飾演警官矢村的則是日本“神探專業戶”福山雅治。

11月24日,由吳宇森導演,張涵予、福山雅治、戚薇主演的電影《追捕》將在全國上映拋開影片內容,單就“吳宇森”這個名字就極具話題性。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吳宇森何許人也?

他執導的《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曾成為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令早年的周潤發由“票房毒藥”而大紅大紫,昆汀和小李都是他的迷弟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有眼疾的吳宇森導演在《追捕》每天高負荷的通告和強光下 一直流淚

從在大師神壇熠熠發光,再到跌落,我們不禁會問一句:“我們在失去吳宇森嗎?”

很顯然,擔心是多餘的。對於新作,吳宇森坦言更期望迴歸自己的風格。“一個導演不應該離開自己的風格太久。所以這次回來放放鴿子,開開槍,重回刺激的感覺”,經歷了《太平輪》的浮沉後,導演吳宇森要用《追捕》重新證明自己。

《太平輪》非吳宇森之過,資本綁架下是難訴的家國情懷

事實上,單把《太平輪》國內影市觸礁的責任扣在吳宇森頭上,實在有些矯枉過正。這部預算高達3億元、明星雲集的影片,最終收益慘淡,分成上下兩部的方式也遭到“敘事拖沓”“3D效果不佳”的吐槽,“上部結束時主角還沒有登船”。然而,這並非是吳宇森之過,也有他受資本市場綁架的苦衷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把《太平輪》分為上下集、拍成3D版本都是跟吳宇森最初的設想相悖的。對於這樣一部愛情史詩電影,他認為不適合做成3D。最終,資方計算下來,認為對於這部預算浩大的影片,分成上下部才能回本甚至盈利,還是說服了吳宇森,將一個完整故事拆成上下部“賣兩次”。

另一方面,相關發行方在宣發上的投入程度也受到質疑。發行方對影片不抱有太大信心,除卻沒有大規模落地活動,相關硬廣投入也偏少,新片上映時常規的口碑、點映場都沒有凸顯優勢;對於佔據售票總量半壁江山的在線票務網站,《太平輪(下)》在與電商的低價票推廣中,也弱於同期其他影片。

而就《太平輪》影片內容而言,更不能單純以“爛片”劃分。該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大時代中三對不同背景的情侶間的悲歡離合,戰爭與災難下,愛情、人性的光亮一面,是吳宇森真正想呈現的,也是他家國情懷的濃縮。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2012年,經歷6次化療後,吳宇森剛剛擺脫死神陰霾,便把目光投向國內尚屬空白的史詩片。《太平輪》可以說是他“渡盡劫波”後,對生命與人性的又一重感悟。可惜的是,在日漸快節奏、娛樂主義的觀影市場,吳宇森對一個時代的追憶與柔情可能並不討好,觀眾換代帶來的水土不服也是影響影片的重要因素。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我不主張電影為了適應某種固定觀影模式而改變節奏。因為,我總不願意相信,人再不願意思考。”吳宇森在接受採訪時曾如是說。

一生只做一件事,新作《追捕》迴歸大師本色

知其難為而為之,在急功近利的時代秉持一份初心和堅持,這是吳宇森影片裡男性角色俠骨情腸的彰顯,現實中也是導演其人的秉性。早年師承武俠片導演張徹的他,如今是少有的堅持拍攝老派槍戰的導演,師父的“刀”“劍”化成了槍花,不變的依舊是俠膽和英氣。

面對波譎雲詭的觀眾口味,吳宇森卻坦言:“一個電影能夠得到大多數人欣賞,就已經很滿足了,沒有可能贏得全世界的,能夠贏的是我終於花盡了我的責任,去拍好一個電影。”香港導演特有的“大男子主義”,在吳宇森身上像是師承傳人對門派遺風的堅守,倔強又顯得可愛。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五十年如一日,一生只做一件事。這是吳宇森對待電影的態度。在《追捕》的拍攝過程裡,為了追趕進度,時常要連夜趕戲。這樣“連軸轉”式的緊張拍攝對於71歲的吳宇森來說其實是個不小的考驗。儘管如此,吳宇森也沒有一次提前離開片場。趕戲趕了3天,吳宇森也就結結實實的在劇組“紮根”了3天。提起這件事,吳宇森則語氣淡然:“盡我的能力拍好我的電影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發佈會上,吳太也稱先生是“把寂寞留給了她,把熱情留給了電影”。縱使已是古稀之年,吳宇森也奔忙於新片的深夜通告,在眼疾流淚的情況下依然堅持工作,令人感動。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但吳宇森並非電影傳統的固守者,而是獨闢蹊徑地開創一脈。槍戰火花在他手中演繹成舞蹈芭蕾般的韻律感、浪漫感,飛槍、雙雄模式成為他的影片招牌,白鴿、教堂、聖母等意象在槍火四濺的場面外昇華出人性與道義的光輝。

《英雄本色》中,周潤發飾演的小馬哥前去復仇,藏槍、推門、射擊等一連串的動作在音樂配合下被賦予舞蹈似流暢的節奏,該片段也成為一代人追憶的經典。《英雄本色》不僅一掃吳宇森事業低谷期的陰霾,票房大獎雙豐收,也開啟了“英雄電影”這一新紀元。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此後,《喋血雙雄》、《縱橫四海》、《辣手神探》等多部同類型電影接連出世,在動作暴力的外殼下凸顯人性的光輝一面、可貴的男性情誼以及對時代的思考,是吳宇森在影片外更想傳遞的。著名導演昆汀也是吳宇森的忠實迷弟,當他為其頒發威尼斯電影節“終身成就金獅獎”時,更直接喊出“我的摯愛吳宇森”。

硬漢動作+舞蹈美感,《追捕》是中國動作片別具一格之作

我們曾在之前提過:“三流導演靠才華,二流導演靠情商,一流導演靠格局,大師靠價值觀。”縱覽華語動作電影,將動作場面拍得張力十足者有,富有喜劇趣味者也有,但是能把強烈的動作性與舞蹈般美感結合,蕩氣迴腸如一曲華彩樂章的,只有吳宇森。

雖然是呈現激烈的打鬥場面,但落腳點卻是人性中的光輝一面、博愛的一面。從《英雄本色》到《喋血雙雄》,再到《追捕》,一以貫之的是俠肝義膽,男性之間的堅固情誼。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新作《追捕》的別具一格,是當下動作片不可超越的,經典如老酒一樣的個人動作風格值得我們細細品味。並且,這更能看作是其經典風格的迴歸:不僅有福山雅治和張涵予組成吳宇森擅長的“雙雄”模式,舞蹈般、講求節奏感的槍戰場面,唯美化的視覺處理也將重現熒屏。

此番,“異國基因”下的“雙雄”組合充滿新鮮感。正直硬朗的國際律師杜丘由張涵予出演。對此,吳宇森直言“張涵予可以代表中國的硬漢,他的表演充滿感情”;飾演警官矢村的則是日本“神探專業戶”福山雅治。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片中,導演還為兩人精心設計了一場在鴿舍對打的戲份。標識性的白鴿實力上演“勸架”,巧妙的救了兩個人的命。這兩個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男人,由一開始的誤會到之後的信任,聯手完成上子彈、開槍射擊的動作,或在年輕觀眾裡或將引發不俗反響。

另外,片中女主演戚薇、吳飛霞、河智苑等也令人眼前一亮。吳宇森曾稱,女人才是他心中真正的大英雄。片中,戚薇的打鬥戲份與文戲堪同吃重,其出演的角色兼具女性的柔美與男性的果決。

11月24日,由吳宇森導演,張涵予、福山雅治、戚薇主演的電影《追捕》將在全國上映拋開影片內容,單就“吳宇森”這個名字就極具話題性。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吳宇森何許人也?

他執導的《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曾成為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令早年的周潤發由“票房毒藥”而大紅大紫,昆汀和小李都是他的迷弟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有眼疾的吳宇森導演在《追捕》每天高負荷的通告和強光下 一直流淚

從在大師神壇熠熠發光,再到跌落,我們不禁會問一句:“我們在失去吳宇森嗎?”

很顯然,擔心是多餘的。對於新作,吳宇森坦言更期望迴歸自己的風格。“一個導演不應該離開自己的風格太久。所以這次回來放放鴿子,開開槍,重回刺激的感覺”,經歷了《太平輪》的浮沉後,導演吳宇森要用《追捕》重新證明自己。

《太平輪》非吳宇森之過,資本綁架下是難訴的家國情懷

事實上,單把《太平輪》國內影市觸礁的責任扣在吳宇森頭上,實在有些矯枉過正。這部預算高達3億元、明星雲集的影片,最終收益慘淡,分成上下兩部的方式也遭到“敘事拖沓”“3D效果不佳”的吐槽,“上部結束時主角還沒有登船”。然而,這並非是吳宇森之過,也有他受資本市場綁架的苦衷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把《太平輪》分為上下集、拍成3D版本都是跟吳宇森最初的設想相悖的。對於這樣一部愛情史詩電影,他認為不適合做成3D。最終,資方計算下來,認為對於這部預算浩大的影片,分成上下部才能回本甚至盈利,還是說服了吳宇森,將一個完整故事拆成上下部“賣兩次”。

另一方面,相關發行方在宣發上的投入程度也受到質疑。發行方對影片不抱有太大信心,除卻沒有大規模落地活動,相關硬廣投入也偏少,新片上映時常規的口碑、點映場都沒有凸顯優勢;對於佔據售票總量半壁江山的在線票務網站,《太平輪(下)》在與電商的低價票推廣中,也弱於同期其他影片。

而就《太平輪》影片內容而言,更不能單純以“爛片”劃分。該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大時代中三對不同背景的情侶間的悲歡離合,戰爭與災難下,愛情、人性的光亮一面,是吳宇森真正想呈現的,也是他家國情懷的濃縮。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2012年,經歷6次化療後,吳宇森剛剛擺脫死神陰霾,便把目光投向國內尚屬空白的史詩片。《太平輪》可以說是他“渡盡劫波”後,對生命與人性的又一重感悟。可惜的是,在日漸快節奏、娛樂主義的觀影市場,吳宇森對一個時代的追憶與柔情可能並不討好,觀眾換代帶來的水土不服也是影響影片的重要因素。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我不主張電影為了適應某種固定觀影模式而改變節奏。因為,我總不願意相信,人再不願意思考。”吳宇森在接受採訪時曾如是說。

一生只做一件事,新作《追捕》迴歸大師本色

知其難為而為之,在急功近利的時代秉持一份初心和堅持,這是吳宇森影片裡男性角色俠骨情腸的彰顯,現實中也是導演其人的秉性。早年師承武俠片導演張徹的他,如今是少有的堅持拍攝老派槍戰的導演,師父的“刀”“劍”化成了槍花,不變的依舊是俠膽和英氣。

面對波譎雲詭的觀眾口味,吳宇森卻坦言:“一個電影能夠得到大多數人欣賞,就已經很滿足了,沒有可能贏得全世界的,能夠贏的是我終於花盡了我的責任,去拍好一個電影。”香港導演特有的“大男子主義”,在吳宇森身上像是師承傳人對門派遺風的堅守,倔強又顯得可愛。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五十年如一日,一生只做一件事。這是吳宇森對待電影的態度。在《追捕》的拍攝過程裡,為了追趕進度,時常要連夜趕戲。這樣“連軸轉”式的緊張拍攝對於71歲的吳宇森來說其實是個不小的考驗。儘管如此,吳宇森也沒有一次提前離開片場。趕戲趕了3天,吳宇森也就結結實實的在劇組“紮根”了3天。提起這件事,吳宇森則語氣淡然:“盡我的能力拍好我的電影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發佈會上,吳太也稱先生是“把寂寞留給了她,把熱情留給了電影”。縱使已是古稀之年,吳宇森也奔忙於新片的深夜通告,在眼疾流淚的情況下依然堅持工作,令人感動。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但吳宇森並非電影傳統的固守者,而是獨闢蹊徑地開創一脈。槍戰火花在他手中演繹成舞蹈芭蕾般的韻律感、浪漫感,飛槍、雙雄模式成為他的影片招牌,白鴿、教堂、聖母等意象在槍火四濺的場面外昇華出人性與道義的光輝。

《英雄本色》中,周潤發飾演的小馬哥前去復仇,藏槍、推門、射擊等一連串的動作在音樂配合下被賦予舞蹈似流暢的節奏,該片段也成為一代人追憶的經典。《英雄本色》不僅一掃吳宇森事業低谷期的陰霾,票房大獎雙豐收,也開啟了“英雄電影”這一新紀元。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此後,《喋血雙雄》、《縱橫四海》、《辣手神探》等多部同類型電影接連出世,在動作暴力的外殼下凸顯人性的光輝一面、可貴的男性情誼以及對時代的思考,是吳宇森在影片外更想傳遞的。著名導演昆汀也是吳宇森的忠實迷弟,當他為其頒發威尼斯電影節“終身成就金獅獎”時,更直接喊出“我的摯愛吳宇森”。

硬漢動作+舞蹈美感,《追捕》是中國動作片別具一格之作

我們曾在之前提過:“三流導演靠才華,二流導演靠情商,一流導演靠格局,大師靠價值觀。”縱覽華語動作電影,將動作場面拍得張力十足者有,富有喜劇趣味者也有,但是能把強烈的動作性與舞蹈般美感結合,蕩氣迴腸如一曲華彩樂章的,只有吳宇森。

雖然是呈現激烈的打鬥場面,但落腳點卻是人性中的光輝一面、博愛的一面。從《英雄本色》到《喋血雙雄》,再到《追捕》,一以貫之的是俠肝義膽,男性之間的堅固情誼。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新作《追捕》的別具一格,是當下動作片不可超越的,經典如老酒一樣的個人動作風格值得我們細細品味。並且,這更能看作是其經典風格的迴歸:不僅有福山雅治和張涵予組成吳宇森擅長的“雙雄”模式,舞蹈般、講求節奏感的槍戰場面,唯美化的視覺處理也將重現熒屏。

此番,“異國基因”下的“雙雄”組合充滿新鮮感。正直硬朗的國際律師杜丘由張涵予出演。對此,吳宇森直言“張涵予可以代表中國的硬漢,他的表演充滿感情”;飾演警官矢村的則是日本“神探專業戶”福山雅治。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片中,導演還為兩人精心設計了一場在鴿舍對打的戲份。標識性的白鴿實力上演“勸架”,巧妙的救了兩個人的命。這兩個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男人,由一開始的誤會到之後的信任,聯手完成上子彈、開槍射擊的動作,或在年輕觀眾裡或將引發不俗反響。

另外,片中女主演戚薇、吳飛霞、河智苑等也令人眼前一亮。吳宇森曾稱,女人才是他心中真正的大英雄。片中,戚薇的打鬥戲份與文戲堪同吃重,其出演的角色兼具女性的柔美與男性的果決。

我們在失去吳宇森?

對導演吳宇森而言,《追捕》可能不是最經典的,但是最適合的。影片《追捕》將於11月24日正式公映。屆時,骨灰影迷不僅可以重溫吳導的經典風格與意象,其他年輕觀眾也能從影片中體驗到新的樂趣。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