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作者:白麟@白鵝紀

“剛剛看到佐川快遞的車來了,Switch有貨了麼?”,某二手遊戲商店,有人這麼問道。自發售以來,Nintendo Switch(以下簡稱Switch)就一直都缺貨。網上許多人們在詛咒二道販子的同時,回收二手遊戲的商店也經常順帶成為眾矢之的。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最近,遊戲媒體電Fami採訪了連鎖遊戲商店GEO兩位相關店員,他們為人們講述了日本遊戲界的現狀。這個“沒有二手遊戲店,就無法成立的日本遊戲市場”到底是什麼情況?就讓我們一起看一下這篇訪談吧。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1. 熾熱的Switch爭奪戰

——本次訪談,想從零售店來看一下游戲界,於是先問一下,最近成為話題的Switch的缺貨問題,兩位感覺如何呢?

GEO商品定價員海津(以下簡稱海津):非常麻煩。

GEO店員片岡(以下簡稱片岡):問題超大。一共就5臺機器,卻有200人排隊。

海津:供給與需求至少也得相差十倍吧。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片岡(左)海津(右)

——供需不平衡呢(笑)

海津:現在銷售速度很快,不到半年賣了約150萬臺。Switch在掌機裡面很暢銷,如果當成家用機,銷售數字也是相當嚇人。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之前預測“到年底大概能賣200萬臺”,但這個數字大概在10月或11月就會被輕易突破了吧。雖然在加緊生產,但是用戶需求卻更加熱烈。

——對電玩店來說這是個好消息麼?

海津:說高不高興,當然是高興……不過這程度有些太極端了(笑)。現在這樣,購物季時會很恐怖吧。不但大人買不到機器,想玩《噴射戰士2》與《超級馬里奧 奧德賽》的小孩也不能玩的情況繼續下去……

——那就讓人不好受了。

海津:我想要儘量多一個人玩到遊戲、但提高供給有難度……現在和當年的DS Lite發售時很像。當時,每5分鐘就有一通電話打過來問DS Lite有沒有貨(笑)。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片岡:Switch發佈之後,每個週末也是這種感覺(笑)。

海津:DS Lite那個時候,社交媒體還沒有這麼興盛,也沒有成為大話題。只是經常有人打電話來問下有沒有貨的感覺。

片岡:現在的話,有人發“送貨車來了”的消息,馬上就會有一群人殺到呢。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現在信息戰相當激烈……但他們知道送貨車裡有什麼嘛?

片岡:應該不知道。不過收銀員會告訴別人“現在送貨車來了,裡面有Switch”。《噴射戰士2》發售時,也經常連續出現“上架前就已經賣完”的情況。

海津:現在這個時代,用戶也能掌握店鋪進貨情況了呢。不過最有趣的是,雖然Switch現在火成這樣,但發售當天卻很容易買到(笑)。

——這麼一說,發售當天確實有很多店有存貨。然後下次何時出貨呢……?

海津:出貨計劃我不清楚,但任天堂沒有故意控制出貨量。雖然經常有人說什麼“飢餓營銷”,這次真不是。但也不太可能一下子在國內提供100萬臺存貨吧。

——這麼多機器,不好辦呢。

2. 應對黃牛的無盡攻防

——話說回來,你這裡預約不收定金,於是肯定會有“預約卻不買”的情況吧。

海津:總會有一定比例預約卻不提貨的人,不過我們還是按照預約數進貨。公司在發售日那周,週末之後還不來取貨就會當做取消訂單。

——說起來,從遊戲開發商那裡聽到“最近預約遊戲的人減少了”。你們這裡是什麼情況?

海津:我們的並沒有觀察到預約下降的現象。這是加強服務的結果吧,我們店能通過APP免費預約。雖然會有副作用,但做生意沒辦法。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GEO的APP

——預約減少會有什麼問題?

海津:預約數是個重要的進貨參考數字。如果預約數少,就會判斷“這東西沒什麼人氣”並減少訂單數。不過如果商品發售後很受歡迎,就可能出現客人來了也買不到的情況。

——原來如此。黃牛也讓這些問題加劇了呢。

片岡:我們也確實覺得這是個問題。也有顧客提醒我們“黃牛在網上轉賣喔”(笑)。但我們其實沒有什麼辦法。雖然一些店用抽選來確保公平,但很多店沒有這樣做的條件。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店裡的Switch抽籤購買告示

3. 二手的意義與實體的未來

——進入正題,GEO不僅銷售Switch這樣的新貨,還賣二手遊戲。有人說“二手遊戲賺的錢,不會分給遊戲製作商,所以不是好事”。那麼,如果二手遊戲消失了,遊戲市場會怎樣呢?

海津:首先我們公司運營會變困難吧(笑)。新遊戲與二手遊戲的銷售比例,我們公司是6:4。用來買新遊戲的資金,也來部分來自於二手收益。二手沒了,新遊戲也會少進貨吧。

——電玩店也會變少。

海津:如果只能在網上賣二手,實體店電玩店會大量減少,接著遊戲價格就升高了吧。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片岡:分發渠道變少會導致漲價。

——雖然大多數玩家不知道,但正因為存在二手市場,才讓新遊戲不漲價。

海津:在遊戲軟件和硬件市場中,我們這種小店鋪貢獻了3~4成銷售額。雖然現在部分份額被電商或者大商場搶走。但如果發售方限制在幾個大店裡的話,很可能導致遊戲本身變得沒有人買。

片岡:說到二手市場,車輛以及住宅也是這樣呢。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沒了二手車,新車也會漲價。不過讀者卻未必轉得過這個彎呢……(笑)

海津:二手遊戲的官司,15年前就已經結了。現在的遊戲製作商也基本不與二手遊戲鬧彆扭。

片岡:現在有DLC,就算二手也能賺得到。

——這些二手遊戲全都是“實體”吧。但人們都說“未來下載版要變為主流”,這個時代到來了要怎麼辦?

海津:雖然不願意見到這種將來,但是變成這樣的可能性不是0。但是還是需要一些時間吧,首先網絡必須要進一步強化。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東京都內的情況我不清楚。但郊外網速慢的地方不少。然後另一個限制就是硬盤容量了。存入所有遊戲,需要相當大的硬盤。

——也有遊戲開發商說“要繼續發行實體版”呢。

海津:不只是我們,流通與宣傳也是以實體版為前提。為了不變成那樣,我們要創造“來店裡買的意義”,防止出現“沒人在實體店買→實體遊戲賣不掉→不製作實體版”這樣的最糟糕情況。反過來說,只要還有“來店裡買的意義”,那麼實體店就不會100%消失。

4. 回收遊戲的精妙工作

——作為二手商店,你們是怎麼回收遊戲的呢?

海津:新貨是和企業買的話,二手商品就是從顧客手中買了。回收的價格,也要參考專用軟件。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軟件界面,可以看到店內遊戲的販賣情況和在庫數量

負責人維持一定在庫數,看數據設置合理價格,然後將報價發送到各個店鋪。新遊戲每天都要檢查價格,比如說這張《怪物獵人》系列最新作,就比剛才降了300日元。

——然後要如何設定遊戲在庫數呢?

海津:參考過去的成績與潛力,一個月觀察一次銷售數字吧。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怪物獵人XX》8月上旬某周,這款遊戲賣了1600~1700部,於是先把目標庫存設定成7000~8000。考慮到接下來有降價,遊戲會賣得更多,接著把目標庫存數設定成了15000部。

——這麼多二手商品,要存放在哪兒?

片岡:基本就是店裡加工一下,然後直接上架。

海津:但是如果某款遊戲積壓過多,還會使用店內物流來移動庫存。流行順序也是從都市到郊外,最新版機器城市中心銷量好。反過來在郊外某些店,PS3也能很好賣。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GEO這種連鎖店會很有優勢呢。

海津:1200家分店的好處很多,我們的商品可以在全日本內流通。如果只有一家店,碰到附近顧客只買《怪物獵人》,《龍與地下城》沒人買的情況,那就只能束手無策了。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5. 回收商眼中的市場“異變”

——按照遊戲品質來定價也可行吧。

海津:遊戲質量影響價格的類型,就是開放世界遊戲與在線對戰遊戲了。尤其是那些發售DLC的作品,還會因為DLC而導致玩家回購。最明顯的就是《彩虹六號:圍攻》這款遊戲了吧,這部2015年12月發行的FPS遊戲,回收價從來沒低於過5000日元,如此堅挺的遊戲可不多。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彩虹六號:圍攻》是一款多平臺遊戲,發售後也曾有多款DLC

——為什麼一直沒怎麼降價呢?

海津:庫存一直都很少。大家一直以為彩虹六號不是熱賣作品,但最近它卻人氣高漲。《巫師3:狂獵》也是這樣,最近海外遊戲很受歡迎。因為發生了這種事,與《GTA V》的影響,明年的《荒野大鏢客2》預測銷量也調高到了50萬。以後歐美作品突然大賣的例子會越來越多吧。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作品暢銷呢?

海津:《尼爾:機械紀元》很是厲害,最近在庫數才開始增加,回收價也終於低於3000日元了。雖然價格沒有彩虹六號高,但劇情類遊戲緊俏的例子很罕見,SE應該也是很少遇到這種情況吧。

——這是很好的事。

海津:之前的國內市場,一般也就《馬里奧》或者《勇者鬥惡龍》能這麼賣。這是以前無法想象的情況,所以現在也必須要精通海外遊戲了。但現在已經不是《如龍》或者《街霸》的時代了。

——反過來說,新品過多也會導致對應的二手遊戲降價吧?

海津:雖然一直都小心這個,但“雖然前一部作品大受好評,玩家都在翹首期待新作,但出來的東西卻不能讓人滿意……”的模式相當難迴避(笑)。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這些傳說中的垃圾遊戲,對店鋪來說是負擔麼?

海津:如果只說二手遊戲的話,這種遊戲通過控制最終價格,還能辦法消化。只要把剩下的新貨全部賣掉,最終還能盈餘,不如說新遊戲更難賺。畢竟新遊戲成本高,收回成本甚至可能需要數年。

——這麼一說,同時做新貨與二手生意,也能分散風險。

海津:分散風險很重要。進貨價定死的新遊戲利潤不高,二手遊戲收購價與賣出價都能自己定。

——就算是二手作品,GEO主要賣的也是新遊戲的二手呢。

海津:沒錯。雖然本公司在售的商品有1萬部以上,但絕大多數都是新作的二手。老作品也是3個月才調整一次的價格,並擺放在架子上。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那些老過頭的遊戲,就定期做促銷一口氣賣掉。雖然想要避免這種情況,但是那些陳舊的的體育遊戲,真的只能儘快處理掉。

6. 電玩店的變化與未來

——最後問一下游戲市場與零售店的發展與變化吧。

海津:首先主機遊戲消費者確實在減少。今年受Switch影響可能上升,但市場滑坡已久,想要恢復10年前7000億日元規模市場非常困難,不過這不表示主機遊戲就沒人玩了。據我們統計,現在的顧客以20歲前半的大學生團體為主。年齡比過去高,還有繼續升高的趨勢。今後如何吸引低齡用戶,將成為一大課題。

——比如說小學生玩家。

海津:沒錯。《妖怪手錶》賣了300萬部,說明小學生玩家很多。雖然整體市場縮小,但主機遊戲市場本身是不會消失。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另外關於“智能設備搶奪主機遊戲市場”這種話題,你是怎麼想的呢?

海津:我覺得反而有很多用戶從手機遊戲迴流了。賣了150萬部的《智龍迷城Z》就是個好例子。《寵物精靈GO》不但把很多人拉了回來,還帶來許多高年齡層用戶。雖然不是所有聯動都能成功,但智能手機反哺主機的例子還是很多的。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智龍迷城Z》這種,完全就是手遊玩家迴流呢。

海津:這幾年一直賣不過20萬的《實況棒球》系列,最近多機種合計也超過50萬。《碧藍幻想》也要出主機遊戲,這種情況如果可以一直繼續下去,遊戲市場和電玩店就不會有問題。

——繼續問一下,這10年來,電玩店有什麼改變嗎?

片岡:經營系統基本沒變,但是對外宣傳變化巨大。現在會用推特進行宣傳。另一個就是APP了吧,我們店的APP不僅能下訂單,也能看到遊戲回收價。

——你們是怎麼應對亞馬遜這種電子商店的競爭的呢?

片岡:亞馬遜不是超級巨頭嘛,“你要的東西我全都有”的感覺。直接對戰絕對贏不了。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於是,我們想突出“能夠直接來店裡選擇與購買”這點,來差異化經營。然後有些心思,現實商鋪才能做。比如說熟悉機器的店員,店內裝飾……

海津:導購過程與網絡上不一樣呢。

片岡:然後最近亞馬遜還發生送貨拖延問題。這方面實體店能做到“想要買就有,發售當天就能玩”,這一點也讓客人安心呢。

守護遊戲市場的二手遊戲——業內談日本遊戲市場

遊戲發售日跑到電玩店排隊,對一些客人來說已經成為一個活動了吧。買到遊戲後,自顧自說著“馬上回去開玩!”的顧客,也顯得很是開心呢(笑)。

本次訪談就先到這裡。雖然看起來“玩一遍轉手的二手玩家”有些狡猾,但從訪談裡面看出。正因為二手市場的存在,遊戲業才能夠成立呢。同時實體遊戲銷售產業,也遠未到退出歷史舞臺的時候。對電玩或者二手話題,如果大家有什麼想說的話,也歡迎寫評論留言。

如果喜歡本文,歡迎收藏和關注【白鵝紀】頭條號!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