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元暢王麗坤搜查上元宮,一無所獲鄭元暢卻以為王麗坤在騙他!

無雙將寶石主人在上元宮的消息告知蘭王,鳳青請命搜查上元宮,無雙這時才得知寶石的主人竟然是鳳青的母親。蘭王帶著兩人前往密室搜查,可太后早已經得知消息轉移了季柔桑,她對於幾人要搜查一事並未多加阻止,最終鳳青此行一無所獲。 密室水晶棺消失無蹤,鳳青失落離開。

鄭元暢王麗坤搜查上元宮,一無所獲鄭元暢卻以為王麗坤在騙他!

無雙追上鳳青,她希望鳳青能夠相信她所說的話,鳳青卻認為這是無雙令他回宮所編造的謊言,他對於無雙又是失望又是生氣。季柔桑在鳳青心中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鳳青警告無雙不準再以季柔桑的名義來欺騙他,之後憤怒離去。

龍呤殿中,蘭王深覺日之事有異,他帶著滿心疑慮再進密道,卻發現了季柔桑正處於水晶棺內。此時,太后現身,她很是欣慰蘭王在鳳青與她之間,並沒有出賣她。面對著蘭王的質問,太后將事情告訴了他。

鄭元暢王麗坤搜查上元宮,一無所獲鄭元暢卻以為王麗坤在騙他!

原來,當年季柔桑乃是先帝最寵愛的妃子,太后因嫉妒而對季柔桑痛下殺手。後來,先皇尋回季柔桑的屍體,將她放在水晶棺材中,期盼著她有一日能醒過來。這麼多年來,太后每日都守著這副水火不侵,刀兵不破的水晶棺材。

經過二十多年時光的打磨,太后早已經芳華消逝,而季柔桑容顏卻未有一分變化,如同二十年前一般美貌。太后認為季柔桑定是一個妖孽。當年如果她不除掉季柔桑,今日,登上寶座的人絕不可能是蘭王,而是蕭鳳青。

鄭元暢王麗坤搜查上元宮,一無所獲鄭元暢卻以為王麗坤在騙他!

蘭王堅信鳳青不會與他爭奪皇位,太后卻笑蘭王太天真,無雙乃是鳳青推薦給蘭王,而無雙身上所佩戴的寶石與季柔桑的寶石一模一樣,她相信無雙定是大蘭的另一個妖后。

眼見蘭王袒護無雙,維護鳳青,太后十分寒心,她堅定地表示這江山乃是她替蘭王爭下的,她希望能夠看到母子同心一統江山的局面,若是不同心,她寧可毀了江山也不願讓它落在季柔桑之子鳳青身上。 鳳青漂泊在江中的小船上,他一邊飲酒消愁一邊想著無雙。

鄭元暢王麗坤搜查上元宮,一無所獲鄭元暢卻以為王麗坤在騙他!

德順在大船上為了讓鳳青回來便提起了無雙。一聽到無雙的名字,鳳青乾脆起身斬斷繩索,隨著小船漂泊在江中。他告訴德順,如若他出了什麼事,希望德順能將他下輩子再報蘭王恩情的話告知蘭王。至於那個聶無雙,他想他這一輩子做鬼也不會放過她。

翠華軒中,無雙自請處罰,希望蘭王能夠替她查明白這件事情。她心內很清楚,如若此事沒有查明白,這件事就會成為她和鳳青之間的一根刺。蘭王希望這件事情能小事化了,息事寧人,因此他讓無雙替他承擔下這個被人誤解的罪名。

鄭元暢王麗坤搜查上元宮,一無所獲鄭元暢卻以為王麗坤在騙他!

蘭王行至門口,遇到了前來的杜太醫,但凡被皇帝寵幸過的女子都需要檢查身體,然後再稟報給皇后,蘭王聽此便暗中將一些事情告知杜太醫,希望這件事情能成為兩人之間的祕密。 淑妃與寶婕妤在議論著無雙侍寢之事。這時,杜太醫受淑妃傳喚前來寢宮,淑妃詢問他關於無雙的身體情況。

後宮眾妃貴體之事,只有皇上皇后才可知曉,杜太醫本不願透露可淑妃卻以杜若威脅。無奈,杜太醫只好將無雙侍寢前乃是處子之身告知淑妃。寶婕妤聽此十分激動,直呼不可能,她認為無雙定是一個挑拔蘭王與睿王兄弟關係的人。淑妃為人處事向來比寶婕妤更沉穩,她希望寶婕妤匆再無風起浪,蘭王與睿王兩人的關係向來十分堅固。

鄭元暢王麗坤搜查上元宮,一無所獲鄭元暢卻以為王麗坤在騙他!

離國,高洋對於九燎攻打離國一事十分憂心,顧清鴻在辭官之際遞上了自己所撰寫好的文書,建議高洋向蘭國求援。現如今蘭離兩國已斷邦交,高洋拉不下顏面遞上求援書,他有意 以顧清鴻的首級平息蘭國的怒火。

這時,高嫣來到朝堂,她保下了顧清鴻並提出自己的意向,她願意前往蘭國和親,保住離國。 公主和親遠遠比顧清鴻首級來得更加有效,朝堂眾臣都一致贊同高嫣的建議,高嫣也向高洋保證,自己定會將高洋所想要的一切都一一奪回。

離開朝堂後,顧清鴻輕喚高嫣一聲嫣兒,這個稱呼若在以往,高嫣必然欣喜萬分。但如今,她與顧清鴻早已經斷了情緣,她是離國的公主,即將前往蘭國和親。或許在未來的日子裡,她會與繆芊芊一同爭寵,一同在後宮之中老死。

鄭元暢王麗坤搜查上元宮,一無所獲鄭元暢卻以為王麗坤在騙他!

國師鬼鮫前去追尋百鳥之跡,姣童主動請求陪嫁至蘭國。高洋同意了姣童的請求,卻對於高嫣十分擔憂,他生怕高嫣會愛上蘭王,蘭王成為第二個顧清鴻。與此同時的蘭國內,清遠將兩顆蛋重新放回至溪流中並多加陪伴,國師鬼鮫也探得鳳凰鳥就處於東林寺中。季柔桑多年來一直守護的護國神鳥即將現世。 蘭國後宮,鳳青歸來,皇后有意讓兩人解開心結,和好如初,便故意讓兩人同行至御書房。

途中,無雙再次讓鳳青保證自己所說之話的真實,鳳青卻不再在乎此事,他讓鳳青好好享受當下的生活,過往的一切都不再重要,現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無雙好好待皇上。兩人之間從此兩清,曾經說過的一切承諾和話語都隨風消散。

這時,杜若出現,無雙悶悶不樂讓杜若將玫瑰酥轉給交蘭王便離開。無雙離去,鳳青將所有的不快都發洩在捉弄杜若上,他讓杜若為他把脈。聽到杜若的一句為情所困和無雙的名字,鳳青乾脆直接將無雙的玫瑰酥和杜若的藥箱扔於湖中,引得杜若十分氣憤。

鄭元暢王麗坤搜查上元宮,一無所獲鄭元暢卻以為王麗坤在騙他!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