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從趙師秀溫庭筠再到黃庭堅,十年風雨飄零,相思入骨心相知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江湖夢,刀光劍影,快意恩仇。看似瀟灑逍遙,我行我素,可終究也逃不過一個情字。即使百鍊成鋼的英雄硬漢,也會在遇到愛情的那一刻將全副武裝化為心頭的繞指柔。

中國的古詩詞,其實截取出來品讀,就是一部江湖兒女的愛恨情仇錄。從趙師秀到溫庭筠,再到黃庭堅,從他們的筆下,我們可以重新解讀出不一樣的韻味。關於初見,關於相思,關於江湖,江湖兒女幾多情,江湖夜雨幾層溼。

江湖:從趙師秀溫庭筠再到黃庭堅,十年風雨飄零,相思入骨心相知

“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有約不來過夜半,閒敲棋子落燈花”,趙師秀的《約客》為我們展現了英雄與紅顏初識的情愫。煙雨江南本就是一個容易產生愛情的地方,他與她就在這裡相遇了。或許是人面桃花相映紅的清新脫俗吸引了英雄,他在此刻逗留了數日。

轉眼就到梅子黃時雨,家家戶戶都籠罩在煙雨濛濛中。窗外池塘邊上的青草也愈發青翠,和著陣陣蛙聲,這個夏日更令英雄充滿期待。與紅衣姑娘約好在這裡對酒當歌,不知為何遲遲沒有出現,時間已過了午夜。英雄無聊地敲著桌面上的棋子,燈芯燃盡後的燈花也隨之震落。

江湖:從趙師秀溫庭筠再到黃庭堅,十年風雨飄零,相思入骨心相知

“井底點燈深燭伊,共郎長行莫圍棋。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溫庭筠的《新添聲楊柳枝詞》為我們描繪了紅顏與英雄相愛後的深情。那夜黃梅時節家家雨的約定,終究沒有被辜負。可再多的深情也沒能羈絆住他那想漂泊的心,此夜過後就是離別。伊人只能深情囑咐夫君莫要耽誤了約定的歸期,一起下過的棋,一起喝過的酒,都在原地等你回來。

收拾好一起玩過的“長行”博戲,你走後,誰人與伊共長行。可看著骰子中間的粒粒紅點,很想提醒夫君,這是顆顆入骨的紅豆,更是發自心底絲絲入骨的相思,你知不知啊。

江湖:從趙師秀溫庭筠再到黃庭堅,十年風雨飄零,相思入骨心相知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傳書謝不能。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黃庭堅的《寄黃幾復》為我們刻畫了英雄與紅顏久別的思念。閒敲棋子落燈花,這一敲,就是十年哇。那一年,英雄為紅顏而敲,可這十年的棋音與花落,都是隨著紅顏入骨的相思而明滅。

江湖險惡,再勇猛的英雄也有累的一天。他多想回到那個如詩如畫的煙雨江南,可北方的風雨如晦牽絆住了他的腳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莫不如此。南北相隔,音書難寄,怎不惆悵。他年灼灼桃李下相逢已情深,十里春風裡共飲一杯酒,在這飄蕩江湖風雨十年的日日夜夜,都在心頭思念成灰。那入骨的相思,怎會不知啊。

江湖:從趙師秀溫庭筠再到黃庭堅,十年風雨飄零,相思入骨心相知

英雄氣短,也只會發生在相思入骨的那一刻。此間十年風雨飄零,遇鬼殺鬼,見惡殺惡,不曾有一絲心軟。唯有深夜相思入骨,不知流盡多少英雄淚。紅巾翠袖不曾見,肝腸寸斷有誰知?

此時若問心中閒愁都幾許,恰如“一川菸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北方的風塵迷離了雙眼,南方的煙雨銘刻在心間,惟願早日南歸,與伊人“倚樓聽風雨,淡看江湖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