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時節,願得年年,常見中秋月'

"

“今天,又是中秋,你回家嗎?”“回啊,我這不正準備著嗎?”看著鄰居大一包小一包地往下拎著,我的一顆心也早已飛到了老家——那個我永遠眷戀的地方。

"

“今天,又是中秋,你回家嗎?”“回啊,我這不正準備著嗎?”看著鄰居大一包小一包地往下拎著,我的一顆心也早已飛到了老家——那個我永遠眷戀的地方。

好時節,願得年年,常見中秋月

為了怕母親擔心,昨天,我就早早地和母親通了一個電話。母親呢,在電話那頭,還是那麼輕聲細語地說著:“你要是忙,就不要回來了,工作要緊。我和你爸好著呢!”“工作都做完了,在這裡也無聊,想看看你。”儘管手頭上的工作在喊人,但是有什麼比陪父母更重要的呢?母親沒有作聲,但是我知道她一定很開心。

只是這一個電話,又不知道要讓母親忙多少時候了。每次回家,母親要是事先知道消息,總會跑到街上去置辦一些她平時捨不得吃的老母雞和鴨,捨不得買的肉和魚。這樣一來,她和父親就要丟下手頭上的工作,忙上一天。

母親有腰肌勞損和骨質增生的病患,不能彎腰。這樣折騰一次,她就要痛苦幾天。看著母親撐著腰走路,眉頭皺得深刻,卻硬撐著不哼一聲,我能輕鬆嗎?有一段時間,我回家,不和母親打招呼,帶著食物回家。母親呢,反而更忙了,她會想方設法給我準備一些能帶的東西——芝麻花生這些家裡出產的東西不提,她還會買一些新上市的芡實、螃蟹和鵝,讓我們帶著嚐鮮。看著母親這樣,我是推也不是,拿也不是——自己作為一個兒子,沒有盡到多少孝心,卻還要父母為自己勞心勞力,真的不應該,可是卻又無可奈何。作為子女,我能做的,恐怕只有多用些心,不讓他們為自己擔心了吧。

而節日回家,我是不敢不提前和父母說的,因為過往的經歷告訴我,這樣的做法無疑是在折磨父母——

"

“今天,又是中秋,你回家嗎?”“回啊,我這不正準備著嗎?”看著鄰居大一包小一包地往下拎著,我的一顆心也早已飛到了老家——那個我永遠眷戀的地方。

好時節,願得年年,常見中秋月

為了怕母親擔心,昨天,我就早早地和母親通了一個電話。母親呢,在電話那頭,還是那麼輕聲細語地說著:“你要是忙,就不要回來了,工作要緊。我和你爸好著呢!”“工作都做完了,在這裡也無聊,想看看你。”儘管手頭上的工作在喊人,但是有什麼比陪父母更重要的呢?母親沒有作聲,但是我知道她一定很開心。

只是這一個電話,又不知道要讓母親忙多少時候了。每次回家,母親要是事先知道消息,總會跑到街上去置辦一些她平時捨不得吃的老母雞和鴨,捨不得買的肉和魚。這樣一來,她和父親就要丟下手頭上的工作,忙上一天。

母親有腰肌勞損和骨質增生的病患,不能彎腰。這樣折騰一次,她就要痛苦幾天。看著母親撐著腰走路,眉頭皺得深刻,卻硬撐著不哼一聲,我能輕鬆嗎?有一段時間,我回家,不和母親打招呼,帶著食物回家。母親呢,反而更忙了,她會想方設法給我準備一些能帶的東西——芝麻花生這些家裡出產的東西不提,她還會買一些新上市的芡實、螃蟹和鵝,讓我們帶著嚐鮮。看著母親這樣,我是推也不是,拿也不是——自己作為一個兒子,沒有盡到多少孝心,卻還要父母為自己勞心勞力,真的不應該,可是卻又無可奈何。作為子女,我能做的,恐怕只有多用些心,不讓他們為自己擔心了吧。

而節日回家,我是不敢不提前和父母說的,因為過往的經歷告訴我,這樣的做法無疑是在折磨父母——

好時節,願得年年,常見中秋月

上師範的時候,有一年中秋,因為得了重感冒,經不得風,就躲在學校裡,不回家。母親聽回家的同學說我生病,她就連夜抓到縣城來。那時,從老家到縣城,只有兩班公共汽車。五十多裡山路,母親卻硬是走了一整個晚上。第二天早上八點多鐘,她突然來到我的床前,我嚇了一跳。母親一頭的露水,連睫毛上都是,眼睛紅紅的,臉也顯得有些蒼白——很顯然,母親是又著急又心焦啊!看著一陣風都能吹跑了的母親,我的眼睛溼潤了。

那夜的月亮是那麼的圓,那麼的亮,母親卻一點不記得。後來,我多次提起那夜的月亮——圓圓的,金黃色,還帶著火焰般的金邊,但是母親卻總是搖搖頭,笑笑——是啊,她的心思都在我的身上,哪裡還有時間去關注什麼月亮圓不圓呢?

儘管月亮怎麼樣,她一點不記得,但是她放在懷裡的月餅卻記得清清楚楚。她的懷裡揣著一塊老月餅,因為跑得急,早已揉碎了,但是母親還是歡天喜地捧到了我的面前,並愧疚地說:“本來還想帶一點桂花糕,出門的時候忘記了。”望著母親,我的眼眶溼潤了。那天吃到的月餅,我以為是今生吃到的最香最甜的月餅,因為那裡面浸透了母親深深的愛。而母親卻對此感到遺憾,每每提起,她總會說——明明月餅放在胸前,包著手帕,怎麼就散成了那樣呢?或許在她看來,給兒子的應該是最完美的,不應該有任何的瑕疵——這是絕對不能容許的。

後來,我才知道,母親那天一回家,連晚飯都沒吃,抓起了一塊月餅就上了路。那麼遠的路,從中午到第二天上午,十幾個小時沒有吃飯,沒有喝水,是什麼信念在支撐著她呢?每每想起,我的心總會莫名的痛。我恨我自己,不就是一個小感冒嗎?不就是走路有些飄嗎?為什麼就不能抗一下呢?我還是個什麼兒子呢?哎!

"

“今天,又是中秋,你回家嗎?”“回啊,我這不正準備著嗎?”看著鄰居大一包小一包地往下拎著,我的一顆心也早已飛到了老家——那個我永遠眷戀的地方。

好時節,願得年年,常見中秋月

為了怕母親擔心,昨天,我就早早地和母親通了一個電話。母親呢,在電話那頭,還是那麼輕聲細語地說著:“你要是忙,就不要回來了,工作要緊。我和你爸好著呢!”“工作都做完了,在這裡也無聊,想看看你。”儘管手頭上的工作在喊人,但是有什麼比陪父母更重要的呢?母親沒有作聲,但是我知道她一定很開心。

只是這一個電話,又不知道要讓母親忙多少時候了。每次回家,母親要是事先知道消息,總會跑到街上去置辦一些她平時捨不得吃的老母雞和鴨,捨不得買的肉和魚。這樣一來,她和父親就要丟下手頭上的工作,忙上一天。

母親有腰肌勞損和骨質增生的病患,不能彎腰。這樣折騰一次,她就要痛苦幾天。看著母親撐著腰走路,眉頭皺得深刻,卻硬撐著不哼一聲,我能輕鬆嗎?有一段時間,我回家,不和母親打招呼,帶著食物回家。母親呢,反而更忙了,她會想方設法給我準備一些能帶的東西——芝麻花生這些家裡出產的東西不提,她還會買一些新上市的芡實、螃蟹和鵝,讓我們帶著嚐鮮。看著母親這樣,我是推也不是,拿也不是——自己作為一個兒子,沒有盡到多少孝心,卻還要父母為自己勞心勞力,真的不應該,可是卻又無可奈何。作為子女,我能做的,恐怕只有多用些心,不讓他們為自己擔心了吧。

而節日回家,我是不敢不提前和父母說的,因為過往的經歷告訴我,這樣的做法無疑是在折磨父母——

好時節,願得年年,常見中秋月

上師範的時候,有一年中秋,因為得了重感冒,經不得風,就躲在學校裡,不回家。母親聽回家的同學說我生病,她就連夜抓到縣城來。那時,從老家到縣城,只有兩班公共汽車。五十多裡山路,母親卻硬是走了一整個晚上。第二天早上八點多鐘,她突然來到我的床前,我嚇了一跳。母親一頭的露水,連睫毛上都是,眼睛紅紅的,臉也顯得有些蒼白——很顯然,母親是又著急又心焦啊!看著一陣風都能吹跑了的母親,我的眼睛溼潤了。

那夜的月亮是那麼的圓,那麼的亮,母親卻一點不記得。後來,我多次提起那夜的月亮——圓圓的,金黃色,還帶著火焰般的金邊,但是母親卻總是搖搖頭,笑笑——是啊,她的心思都在我的身上,哪裡還有時間去關注什麼月亮圓不圓呢?

儘管月亮怎麼樣,她一點不記得,但是她放在懷裡的月餅卻記得清清楚楚。她的懷裡揣著一塊老月餅,因為跑得急,早已揉碎了,但是母親還是歡天喜地捧到了我的面前,並愧疚地說:“本來還想帶一點桂花糕,出門的時候忘記了。”望著母親,我的眼眶溼潤了。那天吃到的月餅,我以為是今生吃到的最香最甜的月餅,因為那裡面浸透了母親深深的愛。而母親卻對此感到遺憾,每每提起,她總會說——明明月餅放在胸前,包著手帕,怎麼就散成了那樣呢?或許在她看來,給兒子的應該是最完美的,不應該有任何的瑕疵——這是絕對不能容許的。

後來,我才知道,母親那天一回家,連晚飯都沒吃,抓起了一塊月餅就上了路。那麼遠的路,從中午到第二天上午,十幾個小時沒有吃飯,沒有喝水,是什麼信念在支撐著她呢?每每想起,我的心總會莫名的痛。我恨我自己,不就是一個小感冒嗎?不就是走路有些飄嗎?為什麼就不能抗一下呢?我還是個什麼兒子呢?哎!

好時節,願得年年,常見中秋月

第二次沒有在中秋回家,是因為我的工作丟了。那時,心高氣傲,受不得一點委屈。突然之間,就被人踢出了公司,還連一個理由都沒有。那種打擊透徹心扉,有一種莫名的挫敗感和屈辱感。這樣的境況之下,自己覺得沒臉見人,就躲在出租屋裡,關了手機,自我療傷。

中秋前,我是答應了母親要回家的。可是,到了中秋,我卻失約啦。母親不知道我怎麼啦,發瘋地到處打電話,發瘋地到處找人問,卻沒有我的一點消息——身邊僅有的幾個朋友都回家了,他們也不知道我去了哪兒。母親看我始終沒有回來,心急如焚,一邊祈禱著神靈的庇佑,一邊拉著父親坐火車就趕到了廣州。他們找了一個上午,才在十二點的時候,找到了我棲身的小小出租屋。

那天,母親就像一個“移動的超市”一樣,給我帶來了苦柚,芝麻,花生,鹹魚,老雞等她辛苦積攢下的東西,還買了月餅,桂花糕、香蕉和鮭魚。父親說,母親想給我一個驚喜,給我一個意外的中秋節。“哪裡不是過中秋呢?到廣州過中秋,我以前想都不敢想呢?”母親卻岔開了話題,輕輕地笑著說,還摸了摸我的頭。那天,父母自始至終沒有提我丟了工作的事,只是和我說著家鄉的一些逸聞趣事——我想,他們或許是不想觸碰我內心的痛吧。

"

“今天,又是中秋,你回家嗎?”“回啊,我這不正準備著嗎?”看著鄰居大一包小一包地往下拎著,我的一顆心也早已飛到了老家——那個我永遠眷戀的地方。

好時節,願得年年,常見中秋月

為了怕母親擔心,昨天,我就早早地和母親通了一個電話。母親呢,在電話那頭,還是那麼輕聲細語地說著:“你要是忙,就不要回來了,工作要緊。我和你爸好著呢!”“工作都做完了,在這裡也無聊,想看看你。”儘管手頭上的工作在喊人,但是有什麼比陪父母更重要的呢?母親沒有作聲,但是我知道她一定很開心。

只是這一個電話,又不知道要讓母親忙多少時候了。每次回家,母親要是事先知道消息,總會跑到街上去置辦一些她平時捨不得吃的老母雞和鴨,捨不得買的肉和魚。這樣一來,她和父親就要丟下手頭上的工作,忙上一天。

母親有腰肌勞損和骨質增生的病患,不能彎腰。這樣折騰一次,她就要痛苦幾天。看著母親撐著腰走路,眉頭皺得深刻,卻硬撐著不哼一聲,我能輕鬆嗎?有一段時間,我回家,不和母親打招呼,帶著食物回家。母親呢,反而更忙了,她會想方設法給我準備一些能帶的東西——芝麻花生這些家裡出產的東西不提,她還會買一些新上市的芡實、螃蟹和鵝,讓我們帶著嚐鮮。看著母親這樣,我是推也不是,拿也不是——自己作為一個兒子,沒有盡到多少孝心,卻還要父母為自己勞心勞力,真的不應該,可是卻又無可奈何。作為子女,我能做的,恐怕只有多用些心,不讓他們為自己擔心了吧。

而節日回家,我是不敢不提前和父母說的,因為過往的經歷告訴我,這樣的做法無疑是在折磨父母——

好時節,願得年年,常見中秋月

上師範的時候,有一年中秋,因為得了重感冒,經不得風,就躲在學校裡,不回家。母親聽回家的同學說我生病,她就連夜抓到縣城來。那時,從老家到縣城,只有兩班公共汽車。五十多裡山路,母親卻硬是走了一整個晚上。第二天早上八點多鐘,她突然來到我的床前,我嚇了一跳。母親一頭的露水,連睫毛上都是,眼睛紅紅的,臉也顯得有些蒼白——很顯然,母親是又著急又心焦啊!看著一陣風都能吹跑了的母親,我的眼睛溼潤了。

那夜的月亮是那麼的圓,那麼的亮,母親卻一點不記得。後來,我多次提起那夜的月亮——圓圓的,金黃色,還帶著火焰般的金邊,但是母親卻總是搖搖頭,笑笑——是啊,她的心思都在我的身上,哪裡還有時間去關注什麼月亮圓不圓呢?

儘管月亮怎麼樣,她一點不記得,但是她放在懷裡的月餅卻記得清清楚楚。她的懷裡揣著一塊老月餅,因為跑得急,早已揉碎了,但是母親還是歡天喜地捧到了我的面前,並愧疚地說:“本來還想帶一點桂花糕,出門的時候忘記了。”望著母親,我的眼眶溼潤了。那天吃到的月餅,我以為是今生吃到的最香最甜的月餅,因為那裡面浸透了母親深深的愛。而母親卻對此感到遺憾,每每提起,她總會說——明明月餅放在胸前,包著手帕,怎麼就散成了那樣呢?或許在她看來,給兒子的應該是最完美的,不應該有任何的瑕疵——這是絕對不能容許的。

後來,我才知道,母親那天一回家,連晚飯都沒吃,抓起了一塊月餅就上了路。那麼遠的路,從中午到第二天上午,十幾個小時沒有吃飯,沒有喝水,是什麼信念在支撐著她呢?每每想起,我的心總會莫名的痛。我恨我自己,不就是一個小感冒嗎?不就是走路有些飄嗎?為什麼就不能抗一下呢?我還是個什麼兒子呢?哎!

好時節,願得年年,常見中秋月

第二次沒有在中秋回家,是因為我的工作丟了。那時,心高氣傲,受不得一點委屈。突然之間,就被人踢出了公司,還連一個理由都沒有。那種打擊透徹心扉,有一種莫名的挫敗感和屈辱感。這樣的境況之下,自己覺得沒臉見人,就躲在出租屋裡,關了手機,自我療傷。

中秋前,我是答應了母親要回家的。可是,到了中秋,我卻失約啦。母親不知道我怎麼啦,發瘋地到處打電話,發瘋地到處找人問,卻沒有我的一點消息——身邊僅有的幾個朋友都回家了,他們也不知道我去了哪兒。母親看我始終沒有回來,心急如焚,一邊祈禱著神靈的庇佑,一邊拉著父親坐火車就趕到了廣州。他們找了一個上午,才在十二點的時候,找到了我棲身的小小出租屋。

那天,母親就像一個“移動的超市”一樣,給我帶來了苦柚,芝麻,花生,鹹魚,老雞等她辛苦積攢下的東西,還買了月餅,桂花糕、香蕉和鮭魚。父親說,母親想給我一個驚喜,給我一個意外的中秋節。“哪裡不是過中秋呢?到廣州過中秋,我以前想都不敢想呢?”母親卻岔開了話題,輕輕地笑著說,還摸了摸我的頭。那天,父母自始至終沒有提我丟了工作的事,只是和我說著家鄉的一些逸聞趣事——我想,他們或許是不想觸碰我內心的痛吧。

好時節,願得年年,常見中秋月

那個中秋,我一生難忘,直到今天。母親一個人在出租屋裡忙碌地給我準備中秋晚飯,還不時地跑到我的身邊,問問我喜歡吃什麼味道的鮭魚,老雞是燉還是紅燒……我看她一個人進進出出的,趕過去給她幫忙,卻被她趕了出來——那麼小的地方,只站到一雙腳,你來了,不是添亂嗎?到客廳裡呆著,就等著我給你燒好吃的吧。吃飯的時候,不善飲酒的父親端著酒杯勸我喝酒,說喝酒能忘記煩惱,嵇康就是一個酒仙,把喝酒提高到了文化的高度。酒仙不是劉伶嗎?我就和他爭了起來。話匣子打開了,說的就多了。喝著喝著,就醉了,我痛哭了起來。我是不是哭了,我不記得了——醉酒斷片,那是第一次。

現在,每每還想起當年事,自己都覺得有些荒唐。後來,才知道,他們早就猜到我工作丟了,只是怕我傷心才沒有說出來。而勸我喝酒,是父親的主意,他說,人只有喝多了,才願意主動發洩。只是他不知道喝酒會讓人斷片,就是今天,母親說父親做事不靠譜,還經常拿這件事說事。

有了這兩次的教訓,從那以後,中秋節我再也沒有和父母失約過。因為我不想讓父母擔心,我只希望他們每年都能有一個歡樂而祥和的中秋團圓夜。

"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