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學史事業的開拓者:樑思成

中國歷史 樑思成 林徽因 金嶽霖 公子說天下論古今 2017-05-30

導語:樑思成,建築學家樑思成逝世梁啟超的長子,乃李夫人所生,他是我國著名的建築大師,是中國古建築研究領域的著名學者。他和林徽因是著名的學者伉儷,人們傳說著他們不尋常的家世學識,傳說著她的美麗、才華、愛情,傳說著他半個世紀前對一座古城的痴迷與眷戀。

中國科學史事業的開拓者:樑思成

樑思成

樑思成,男,廣東省新會人,中國科學史事業的開拓者,著名的建築學家和建築教育家。畢生從事中國古代建築的研究和建築教育事業。系統地調查、整理、研究了中國古代建築的歷史和理論,是這一學科的開拓者和奠基者。曾參加人民英雄紀念碑等設計,是新中國首都城市規劃工作的推動者,建國以來幾項重大設計方案的主持者。是新中國國旗、國徽評選委員會的顧問。

父親:清清白白做人,做事勇往直前

樑思成1901年4月20日在日本東京出生時,是他父親梁啟超因“戊戌政變”失敗後流亡日本的第三年。童年時代的樑思成在日本的華僑學校上學,在父親的影響和督促下,樑思成自幼就攻讀《左傳》、《史記》等古籍,使他對中國古文化有良好的基礎和濃厚的興趣。當時是和庚子賠款以後,中國屢受外國欺凌,這種環境培養了樑思成濃厚的愛國主義和民族意識。

中國科學史事業的開拓者:樑思成

梁啟超曾經送給長子樑思成這樣一副對聯: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白鷗沒浩蕩,萬里誰能馴”。

這是一個父親希望自己的兒子做人清清白白,做事勇往直前。

1925年,梁啟超得到一本重新出版的800多年前宋朝頒佈的一部建築書《營造法式》,當即託人帶交給樑思成與林徽因,並在扉頁上寫道:“……一千年前有此傑作可為吾族文化之先寵也,……遂以寄思成、徽因永寶之。”樑思成與林徽因儘管當時還看不懂書中的宋代建築術語和內容,但父親激勵的話促使他們產生了研究中國建築歷史的願望。

中國科學史事業的開拓者:樑思成

樑思成建築畫

戰火紛飛 編寫《中國古代建築史》

1944年,樑思成開始撰寫《中國建築史》。這時,多病的身體折磨著他,脊椎軟骨硬化病使他不得不經常戴著鐵馬甲工作;學社經費來源的斷絕又使他不得不多次去重慶政府募化微薄的津貼;十分短缺的物質條件使得只能靠大量的線描圖來彌補照片的不足。在林徽因、莫宗江、盧繩等人的協助下,一部由中國人自己編寫的《中國古代建築史》,終於在抗日時期西南的一個小山莊裡完成了。在這部著作中,樑思成根據大量的實物和文獻資料,第一次按中國歷史的發展,將各時期的建築,從城市規劃、宮殿、陵墓到寺廟、園林、民居都作了詳細的敘述,並對各時期的建築特徵作了分析和比較。這些論述和分析都遠遠超過了過去外國人對中國建築的研究水平,達到了前人所沒有達到的高度。

中國科學史事業的開拓者:樑思成

樑思成與林徽因

樑思成和林徽因令人羨慕的愛情

1928年3月21日, 樑思成與林徽因在加拿大渥太華樑思成姐夫任總領事的中國總領事館舉行婚禮。之後按照其父梁啟超的安排,赴歐洲參觀古建築,於8月18日回京。婚後夫妻二人致力於建築事業,他們在山西對古建築所做的調查和實測工作,不僅對科學研究貢獻巨大,也使山西眾多埋沒在荒野的國寶級的古代建築開始走向世界,為世人所知。

學者金嶽霖,是中國一流的哲學家。回國後主要執教於清華和北大。他從青年時代起就飽受歐風美雨的沐浴,生活相當西化,身高一米八,極富紳士氣度。金嶽霖在晚年回憶說,他還是通過徐志摩認識林徽因的。

大概是1932年夏天,樑思成從河北寶坻考察古建築回來,林徽因告訴他自己同時愛上了兩個人,不知道該怎樣辦才好。當晚樑思成想了一夜,第二天他跟林徽因說:你是自由的,如果你選擇了老金,我祝你們永遠幸福。樑思成後來對他的第二個妻子林洙說,當時他和林徽因都哭了。後來林徽因把樑思成的話告訴了金嶽霖。金嶽霖說,思成能說這個話,可見他是真正愛著你,不願你受一點點委屈,我不能傷害一個真正愛你的人,我退出吧。

從那以後,他們三人毫無芥蒂,金嶽霖仍舊跟他們毗鄰而居,相互間更加信任。金嶽霖此後終生未娶,一直到八十多歲去世。

在林徽因去世後,樑思成曾跟林洙說過,作為徽因的丈夫,確實有點累。據林洙說,樑思成笑了笑說:“林徽因是個很特別的人,她的才華是多方面的。”樑思成這樣評價過林徽因之後,詼諧地說:“所以做她的丈夫很不容易。中國有句俗話,‘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可是對我來說,老婆是自己的好,文章是老婆的好。我不否認和林徽因在一起有時很累,因為她的思想太活躍,和她在一起必須和她同樣地反應敏捷才行,不然就跟不上她。”

中國科學史事業的開拓者:樑思成

樑思成

樑思成和陳佔祥提出了著名的“樑陳方案”

1950年2月,樑思成先生和陳佔祥先生共同提出《關於中央人民政府行政中心區位置的建設》,史稱“樑陳方案”。它的內容,不是樑思成反對拆城牆那麼簡單狹義,也不僅僅是為了一個北京古城的完整留存。“樑陳方案”所包含的正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城市發展理念,它是一個全面的、系統的城市規劃設計建設書。

“樑陳方案”是一份歷史文件,今天,它存在的價值,是告訴我們五十多年前,老北京曾經獲得過一種“完整保護”的選擇,新北京也是一度面對可能與北京偉大歷史遺存並肩發展而相映和生輝的前景。樑思成先生當年說“五十年後,歷史將證明我是對的”。如今,五十年已經逝去,新老北京仍在你爭我奪的悲劇中不能自拔,由此帶來的城市問題已波及這個城市裡的每一個人。看看身邊的北京,我們似乎就生活在“樑陳方案”的“讖語”裡面。

“樑陳方案”已是一份永遠不能再實施的文件,歷史已不可能再回到從前,先賢們雖命運多舛,卻獲得了與一個偉大城市共命運的意義。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