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做人忌滿,萬事求缺!


曾國藩:做人忌滿,萬事求缺!


文:向尚瞰 讀史專欄作家


《易經》曰: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人道惡盈而好謙。

天道虧盈,我們看月亮,月滿則虧,月圓後,亮光就開始一天一天減少;月未滿時,亮光卻一天一天增加,這就是“天道”。

我們看水,滿了就向低窪的地方流,這就是“地道”。

人道惡盈好謙,“惡”就是厭惡,就是厭惡“盈”,怕自滿,好謙虛。別人看到你得志,就生起嫉妒心,就想方法加害於你,找你的麻煩。當你處於低下地位的時候,別人倒憐憫你,同情你,想幫助你一點。

曾國藩:做人忌滿,萬事求缺!


唐朝魏徵說:“自滿者,人損之;自謙者,人益之。”就是這個意思。

韓國作家崔仁浩創作的長篇小說《商道》,自2000年在韓國出版以來,僅兩年時間發行量就突破了200萬冊,被韓國企業當作“企業聖經”;在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中國臺灣等地也迅速佔據暢銷書榜,形成亞洲文化圈中的“《商道》熱”。

2003年8月,世界知識出版社在上海圖書交易會上引進推出該書,一月訂數即達15萬冊。可見其受歡迎勢頭的強勁。該書講述的是19世紀初朝鮮鉅商林尚沃,從一個卑微的雜貨店員成為天下第一商的真實而傳奇的一生,以及他在經商中悟得的“財上平如水,人中直似衡”的所謂“商道”。

曾國藩:做人忌滿,萬事求缺!


林尚沃之所以能取得巨大的成功,得益於他師父石崇大師的三句真言:第一是“死”,只有自己對死有所感悟,敢於把自已置之死地,才能戰勝人生的危機;

第二是“鼎”,對財富、權力和名譽之慾望必須如鼎之三足,保持平衡,人生才不會傾覆;

而最緊要的是第三“戒盈杯”,一隻裝得太滿酒就會消失、斟入七分才可飲用的酒杯,這杯時刻提醒他的主人不可欲心膨脹。

林尚沃帶著石崇大師的這些教誨弄潮於商界,成了“天下第一商”。

在晚年,他從“戒盈杯”得到的啟示,又將自已的全部財產返還社會,住在農村每天種菜賞花,讀書撰文,安分自足地度過餘生。

戒盈杯,確有其物,即景德鎮的九龍公道杯。它是一種酒器,杯心直立一龍首,外底部有一漏孔。入注水,淺,則滴水不漏;滿,則水流殆盡。故稱“戒盈杯”。

手持“戒盈杯”,實際上是在提醒人們:凡事要適度,不可過貪,否則將一無所得。

曾國藩:做人忌滿,萬事求缺!


前清曾國藩,對戒盈的認識,與林尚沃有相似之處。他的官位最高曾經做到四省的總督,真的像小皇帝一樣。但他書念得多,知道擁有的權利太大,已經過了頭,不是好事情,就為書房題名“求闕齋”,別人求圓滿無缺,曾國藩卻求“闕”。

闕者缺也,就是求欠缺用以提醒自己不能盈滿。由於他地位愈高愈懂得謙恭的重要,所以不僅能夠保得住自身的善始善終,就是他的後人也因為能遵他的遺教過得都不錯。

日本明治時代有個著名的禪師叫南隱,他的一杯茶的故事常常為人們所津津樂道。有一天,一位大學教授特地來向南隱問禪,南隱以茶水招待,他將茶水注入這個訪客的杯中,杯滿之後他還繼續注入,這位教授眼睜睜地看著茶水不停地溢出杯外,直到再也不能沉默下去了,終於說道:“已經滿出來了,不要倒了。”

南隱這時才意味深長地說:“你的心就像這隻杯子一樣,裡面裝滿了你自己的看法和主張,你不先把自己的杯子倒空,叫我如何對你說禪?”

南隱禪師要人“先把自己的杯子倒空”的話,不僅是佛學的禪義,更是人生的至理名言。

心太滿,什麼東西都裝不進去;心不滿,才能有足夠的裝填空間。只有虛其心,才能實其腹,才能接受別人的幫助,得益於人。

曾國藩:做人忌滿,萬事求缺!


見不盡者,天下之事。讀不盡者,天下之書。參不盡者,天下之理。虛懷若谷,低身處下,永不自滿,才是向上的車輪,才能百尺竿頭不斷進步。

勢不可使盡,福不可享盡,便宜不可佔盡,聰明不可用盡。做人忌滿,萬事求缺,萬萬不可風頭太勁,氣勢太盛。一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二則,槍打出頭鳥,不利明哲保身。

人們之所以要常懷“高處不勝寒”的恐懼,就是因為高處的人極易自滿大意,極易輕視對手輕視危機,而且極易招致他人的怨尤妒羨,如果不時時刻刻有那種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戒懼謹慎心態,那麼從高處跌下來的結局就會更慘。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