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廉頗叫反間計,捧趙括也叫反間計,范雎的反間計已臻化境

趙括 廉頗 范雎 白起 歷史檔案解密 2017-04-11

攻韓之戰是在秦大將王齕的率領下進行的。

勢如破竹。

韓國重鎮野王城說拔就拔了,下一個目標是上黨。

沒有人懷疑上黨的命運和野王城有什麼不同。關於這一點,就連上黨守臣馮亭也不懷疑。

強弱他奶奶的太懸殊了。

但是馮亭心裡並不慌。

不錯,上黨失守是沒有懸念的,可誰來接收是有懸念的。

我把上黨白送給趙國行不行?在秦軍攻佔之前。

馮亭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這是別無選擇的選擇,卻也是一個陰險的選擇。

因為馮亭要把趙國拖下水。

但是趙國不是那麼容易被拖下水的——有人看出了馮亭的陰險所在。

平陽君趙豹。

平陽君趙豹認為,世界上的肥肉味道都很鮮美,但不一定都能下嚥。

因為鉤子。

隱藏在肥肉裡頭的鉤子。

趙國現在正面臨這樣的危險——如果接受上黨,秦國肯定要拿趙國開刀。到時候我們趙國沒嚐到肥肉的味道,卻被肥肉裡頭的鉤子鉤個正著。

但趙王卻不這樣認為。趙王認為:肥肉,我所欲也;鉤子,我所避也,這是一件可以兩全其美的事情。關鍵是誰去守上黨。

馮亭守不住上黨,但廉頗能守住——廉將軍就是那個既能嚐到肥肉味道,卻又不被肥肉裡頭的鉤子傷著的趙國國家利益守護神。

情況確實是這樣。

廉頗帶著二十萬趙軍來援上黨,在長平關與秦軍展開了面對面的交鋒。

廉頗PK王齕的結果是——前者穩如泰山,我自巍然不動。

戰國的歷史在這裡陷入了僵局。四個月的時間裡,王齕率領的秦軍硬是未能推進半步。

趙王似乎以雄辯的事實證明了他當初的判斷:肥肉,我所欲也;鉤子,我所避也,這是一件可以兩全其美的事情。

但是范雎的眼睛卻在此時眯了起來。

因為他看到了一個人。

趙括。

擅長紙上談兵的趙括。

毀廉頗叫反間計,捧趙括也叫反間計,范雎的反間計已臻化境

如果是他而不是廉頗去守長平關,那麼歷史的僵局將不復存在。

可趙括代替廉頗去守長平關,可能嗎?

范雎認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他的人生經歷,就是化不可能為可能的過程。

現在最重要的一點是,要讓趙王起疑。只有趙王起了疑心,趙括才能代替廉頗去守長平關。

趙王果然起疑心了。

因為發生了兩件重大的事情。

一是他的手下老是有意無意地跟他說,趙括是如何如何的牛,甚至牛過了他已故的老爸。

二是廉頗在長達四個月的時間裡不思進取,反而損兵折將、連失三城。

事實上這第二件事情真是冤枉廉頗了。

因為不是他乾的。是其手下將領趙茄立功心切貿然出擊的後果,結果連失三城,最後連自己的命都丟了。

只是這樣的賬,趙王沒有算到當事人趙茄頭上,而是直接算到了廉頗頭上。

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人註定是要背黑鍋的,雖然他毫無過錯,只是崗位使然——可誰讓你處在領導者的崗位上呢?

廉頗背黑鍋的一個重要標誌是他被調離了領導崗位,取代他的是趙括。

不過,這實在談不上是趙括的成功,而是——

范雎的成功。

為什麼趙王的手下力吹趙括是如何如何的牛?因為存在一個背後推手。

這個背後推手就是范雎。

這一招說到底應屬於反間計的範疇——不錯,毀一個人叫反間計,捧一個人也叫反間計。范雎活學活用反間計,真可謂已臻化境。

毀廉頗叫反間計,捧趙括也叫反間計,范雎的反間計已臻化境

趙括雄赳赳氣昂昂地出征去了,他老媽卻哭得死去活來。

因為趙括屁股後面跟了二十萬趙軍。

加上已在長平固守的二十萬,這四十萬人的命運就捏在趙括一人手裡。

就在他的一念間。

事實上不僅是四十萬人,還包括整個趙國。很難想像四十萬趙軍死翹翹了,趙國還能安然無恙。

此前,趙括他媽曾經心急如焚地找到趙王,希望他能收回成命,別讓趙括貿然出征。

但是毫無效果。

因為趙括的口才太好了,好得讓趙王驚為天人。

也因為趙王身邊的人拼死力薦,讓趙王覺得不用他就會天打五雷轟。

便用他。

便出發。

便將一個曾經的大國推到了歷史的懸崖邊上。

在長平,趙括的口才遭遇了白起的長刀,這真是一次致命的遭遇。趙括付出的代價是他手下的四十萬大軍。

他們死得很慘,基本上都是被活埋的。

白起之所以要如此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是因為他遭遇了一個千古難題,並且——

無法破解。

毀廉頗叫反間計,捧趙括也叫反間計,范雎的反間計已臻化境

不錯,是有四十萬趙軍投降他了,但是如何處置他們呢?

這是一個龐大無比的火藥桶,隨時可能將秦軍炸得粉身碎骨。

因為秦軍的總數不過二十萬。

白起終於下定決心——坑殺他們。

一夜之間,失去武器的四十萬趙軍魂歸九天,從而創下了人類戰爭史上一次性死亡人數最多的記錄。而不久之後,白起也為自己這一次空前絕後的大坑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他死在杜郵,讓他去死的人則是他為之立下赫赫戰功的秦王!

所謂因果報應,那真叫一個屢試不爽啊。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