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

體恤士卒

講到司馬穰苴殺人立威,當然,僅僅是威信似乎僅僅能做到令行禁止,但打仗時,靠的還不僅有軍法,還有勇氣。

司馬穰苴便在行軍期間,親自去照顧屬下們的住宿,飲食,還有傷病,醫藥等,他甚至將自己的錢,自己的食物拿出來同士兵們分享,這讓士兵們真正從心理認同了這個將軍,司馬穰苴的口糧也是按照士卒的統一標準。

在春秋時期,人們把階級與面子看得比命還重要,被晏子設計搞死的三個猛士便是如此,而司馬穰苴身為將軍,卻關心像自己一樣低賤的士卒,士卒們因此覺得受到了重視,知遇之恩,難以相報,唯有命搏。就這樣,到了快上戰場時,生病不能行動的士卒都打算直接上戰場殺敵

"

體恤士卒

講到司馬穰苴殺人立威,當然,僅僅是威信似乎僅僅能做到令行禁止,但打仗時,靠的還不僅有軍法,還有勇氣。

司馬穰苴便在行軍期間,親自去照顧屬下們的住宿,飲食,還有傷病,醫藥等,他甚至將自己的錢,自己的食物拿出來同士兵們分享,這讓士兵們真正從心理認同了這個將軍,司馬穰苴的口糧也是按照士卒的統一標準。

在春秋時期,人們把階級與面子看得比命還重要,被晏子設計搞死的三個猛士便是如此,而司馬穰苴身為將軍,卻關心像自己一樣低賤的士卒,士卒們因此覺得受到了重視,知遇之恩,難以相報,唯有命搏。就這樣,到了快上戰場時,生病不能行動的士卒都打算直接上戰場殺敵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司馬穰苴)

燕國和晉國知道齊國軍隊竟是這種情況後都很擔心,就一個個地撤離,離開了齊國的領地。

戰爭到這就算是取得了勝利,但軍隊的法規依然存在,直到司馬穰苴一行人到了齊國都城外,司馬穰苴才將戰時的法規全部解除,可見司馬穰苴對待戰爭態度嚴肅,但他又能將正常生活與戰爭做到完美的分別。這件事之後,司馬穰苴就成了齊國的大司馬,自此之後,田氏一族算是在齊國站穩了腳跟。

殺機暗藏

然而這麼一個曾經地位卑賤之人,竟敢殺死莊賈,因此國內的另外3個大貴族鮑氏,高氏,國氏覺得司馬穰苴的存在是對他們的一種威脅。

在這裡,這些不懂兵法的國公大臣只看到了司馬穰苴殺了他們的人,卻沒想到司馬穰苴是否是不得不殺,而他殺死莊賈並不是因為他不尊重老牌貴族,而是為了戰爭的勝利,他必須做到一切都為戰爭做準備。這些大氏對司馬穰苴的敵視是由於他們的誤會,但根源卻是他們的短視,而這也就成為了這些大族滅亡的原因之一。

這些齊國老牌貴族為了搞掉司馬穰苴,便天天在齊景公面前說司馬穰苴的壞話,本來齊景公不會為此太過於計較,可惜中間發生了一件事導致齊景公開始不喜歡司馬穰苴。

喝酒誤事

這事還得從齊景公喜歡喝酒說起,景公特別能玩,某天景公晚上在宮中喝了些酒,但覺得這還不夠有趣,就跑到晏子家中,請他同自己一起喝酒,結果到了那裡,晏子卻說他不能陪君王喝酒,並且趁此教育了景公一番,這景公興致就這樣被敗壞了一下。

但是沒關係,晏子不行我就去找司馬穰苴嘛,於是屁顛屁顛地到了司馬穰苴家,司馬穰苴見國君來了,立馬穿上軍服,問景公哪裡又需要打仗,結果景公就說不是打仗來的,我來叫你喝酒。這話一出口,司馬穰苴就蛋疼了,說道:"喝酒不是我的事,自有大臣專門陪您喝酒,我是您的將軍,只負責打仗。"景公沒辦法就回去了。

"

體恤士卒

講到司馬穰苴殺人立威,當然,僅僅是威信似乎僅僅能做到令行禁止,但打仗時,靠的還不僅有軍法,還有勇氣。

司馬穰苴便在行軍期間,親自去照顧屬下們的住宿,飲食,還有傷病,醫藥等,他甚至將自己的錢,自己的食物拿出來同士兵們分享,這讓士兵們真正從心理認同了這個將軍,司馬穰苴的口糧也是按照士卒的統一標準。

在春秋時期,人們把階級與面子看得比命還重要,被晏子設計搞死的三個猛士便是如此,而司馬穰苴身為將軍,卻關心像自己一樣低賤的士卒,士卒們因此覺得受到了重視,知遇之恩,難以相報,唯有命搏。就這樣,到了快上戰場時,生病不能行動的士卒都打算直接上戰場殺敵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司馬穰苴)

燕國和晉國知道齊國軍隊竟是這種情況後都很擔心,就一個個地撤離,離開了齊國的領地。

戰爭到這就算是取得了勝利,但軍隊的法規依然存在,直到司馬穰苴一行人到了齊國都城外,司馬穰苴才將戰時的法規全部解除,可見司馬穰苴對待戰爭態度嚴肅,但他又能將正常生活與戰爭做到完美的分別。這件事之後,司馬穰苴就成了齊國的大司馬,自此之後,田氏一族算是在齊國站穩了腳跟。

殺機暗藏

然而這麼一個曾經地位卑賤之人,竟敢殺死莊賈,因此國內的另外3個大貴族鮑氏,高氏,國氏覺得司馬穰苴的存在是對他們的一種威脅。

在這裡,這些不懂兵法的國公大臣只看到了司馬穰苴殺了他們的人,卻沒想到司馬穰苴是否是不得不殺,而他殺死莊賈並不是因為他不尊重老牌貴族,而是為了戰爭的勝利,他必須做到一切都為戰爭做準備。這些大氏對司馬穰苴的敵視是由於他們的誤會,但根源卻是他們的短視,而這也就成為了這些大族滅亡的原因之一。

這些齊國老牌貴族為了搞掉司馬穰苴,便天天在齊景公面前說司馬穰苴的壞話,本來齊景公不會為此太過於計較,可惜中間發生了一件事導致齊景公開始不喜歡司馬穰苴。

喝酒誤事

這事還得從齊景公喜歡喝酒說起,景公特別能玩,某天景公晚上在宮中喝了些酒,但覺得這還不夠有趣,就跑到晏子家中,請他同自己一起喝酒,結果到了那裡,晏子卻說他不能陪君王喝酒,並且趁此教育了景公一番,這景公興致就這樣被敗壞了一下。

但是沒關係,晏子不行我就去找司馬穰苴嘛,於是屁顛屁顛地到了司馬穰苴家,司馬穰苴見國君來了,立馬穿上軍服,問景公哪裡又需要打仗,結果景公就說不是打仗來的,我來叫你喝酒。這話一出口,司馬穰苴就蛋疼了,說道:"喝酒不是我的事,自有大臣專門陪您喝酒,我是您的將軍,只負責打仗。"景公沒辦法就回去了。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轉自網絡,意在比喻司馬穰苴拒絕領導喝酒的請求)

那麼景公為什麼僅僅去找他們喝酒呢?個人覺得不僅在於興致,更在於試探,同他喝了酒,好,那就證明你是願意認我這個國君的,你要是不喝,那就證明一你不喜歡我這個國君, 二你不把我這個國君放在眼裡,連這個命令都敢違抗。

第二天上朝,司馬穰苴和晏子又齊齊上書勸國君不該深夜到人家家裡去喝酒,這可把景公給氣懵了,我請你們喝酒是看得起你們,這叫禮賢下士懂不懂(當然,這裡的禮是在景公心中的禮),你們不接受就算了,還敢當面來進諫說我有過錯?

本來景公經過一夜的清醒,已經對自己行為有了點後悔,但今天看到這倆人一同上諫,地位還都一個比一個高,這讓自己的臉往哪放,於是心中就有了不快。

"

體恤士卒

講到司馬穰苴殺人立威,當然,僅僅是威信似乎僅僅能做到令行禁止,但打仗時,靠的還不僅有軍法,還有勇氣。

司馬穰苴便在行軍期間,親自去照顧屬下們的住宿,飲食,還有傷病,醫藥等,他甚至將自己的錢,自己的食物拿出來同士兵們分享,這讓士兵們真正從心理認同了這個將軍,司馬穰苴的口糧也是按照士卒的統一標準。

在春秋時期,人們把階級與面子看得比命還重要,被晏子設計搞死的三個猛士便是如此,而司馬穰苴身為將軍,卻關心像自己一樣低賤的士卒,士卒們因此覺得受到了重視,知遇之恩,難以相報,唯有命搏。就這樣,到了快上戰場時,生病不能行動的士卒都打算直接上戰場殺敵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司馬穰苴)

燕國和晉國知道齊國軍隊竟是這種情況後都很擔心,就一個個地撤離,離開了齊國的領地。

戰爭到這就算是取得了勝利,但軍隊的法規依然存在,直到司馬穰苴一行人到了齊國都城外,司馬穰苴才將戰時的法規全部解除,可見司馬穰苴對待戰爭態度嚴肅,但他又能將正常生活與戰爭做到完美的分別。這件事之後,司馬穰苴就成了齊國的大司馬,自此之後,田氏一族算是在齊國站穩了腳跟。

殺機暗藏

然而這麼一個曾經地位卑賤之人,竟敢殺死莊賈,因此國內的另外3個大貴族鮑氏,高氏,國氏覺得司馬穰苴的存在是對他們的一種威脅。

在這裡,這些不懂兵法的國公大臣只看到了司馬穰苴殺了他們的人,卻沒想到司馬穰苴是否是不得不殺,而他殺死莊賈並不是因為他不尊重老牌貴族,而是為了戰爭的勝利,他必須做到一切都為戰爭做準備。這些大氏對司馬穰苴的敵視是由於他們的誤會,但根源卻是他們的短視,而這也就成為了這些大族滅亡的原因之一。

這些齊國老牌貴族為了搞掉司馬穰苴,便天天在齊景公面前說司馬穰苴的壞話,本來齊景公不會為此太過於計較,可惜中間發生了一件事導致齊景公開始不喜歡司馬穰苴。

喝酒誤事

這事還得從齊景公喜歡喝酒說起,景公特別能玩,某天景公晚上在宮中喝了些酒,但覺得這還不夠有趣,就跑到晏子家中,請他同自己一起喝酒,結果到了那裡,晏子卻說他不能陪君王喝酒,並且趁此教育了景公一番,這景公興致就這樣被敗壞了一下。

但是沒關係,晏子不行我就去找司馬穰苴嘛,於是屁顛屁顛地到了司馬穰苴家,司馬穰苴見國君來了,立馬穿上軍服,問景公哪裡又需要打仗,結果景公就說不是打仗來的,我來叫你喝酒。這話一出口,司馬穰苴就蛋疼了,說道:"喝酒不是我的事,自有大臣專門陪您喝酒,我是您的將軍,只負責打仗。"景公沒辦法就回去了。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轉自網絡,意在比喻司馬穰苴拒絕領導喝酒的請求)

那麼景公為什麼僅僅去找他們喝酒呢?個人覺得不僅在於興致,更在於試探,同他喝了酒,好,那就證明你是願意認我這個國君的,你要是不喝,那就證明一你不喜歡我這個國君, 二你不把我這個國君放在眼裡,連這個命令都敢違抗。

第二天上朝,司馬穰苴和晏子又齊齊上書勸國君不該深夜到人家家裡去喝酒,這可把景公給氣懵了,我請你們喝酒是看得起你們,這叫禮賢下士懂不懂(當然,這裡的禮是在景公心中的禮),你們不接受就算了,還敢當面來進諫說我有過錯?

本來景公經過一夜的清醒,已經對自己行為有了點後悔,但今天看到這倆人一同上諫,地位還都一個比一個高,這讓自己的臉往哪放,於是心中就有了不快。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晏嬰

這時候重點來了,現在景公僅僅是不快,但鮑氏,高氏,國氏的人敏銳地發現了這個機會,他們趁機到國君面前說司馬穰苴的壞話,景公本來就對這兩個人有意見,但晏子在當時的地位特殊,本來莊公死後,晏子是十分不願意出來做官的,可景公想盡辦法最終將晏子安排上了官位,因此景公理解晏子不同自己尋歡作樂,這個可以接受。

喝酒非喝酒,探心為真心

但司馬穰苴就不一樣了,景公自己對司馬穰苴可是有知遇之恩,雖然司馬穰苴是被晏子引薦,但重用他的卻是自己,然而在大軍出發前司馬穰苴卻殺死了自己的親信,並且將自己的使者給搞了一通,這由不得景公不仔細斟酌一下司馬穰苴是想幹嘛,於是藉此機會,當晚景公就去請司馬穰苴喝酒,可這司馬穰苴竟然絲毫面子都不給,是想幹嘛,莫不是反叛石錘,畢竟晏子一直心向舊朝,現在國內的兩個重要人物都是一派人,這要是真的打算謀反,景公還真沒什麼辦法,於是景公就決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發難,將司馬穰苴的職務給罷免掉,從此以後,司馬穰苴鬱郁不歡,最終不得志病死。

"

體恤士卒

講到司馬穰苴殺人立威,當然,僅僅是威信似乎僅僅能做到令行禁止,但打仗時,靠的還不僅有軍法,還有勇氣。

司馬穰苴便在行軍期間,親自去照顧屬下們的住宿,飲食,還有傷病,醫藥等,他甚至將自己的錢,自己的食物拿出來同士兵們分享,這讓士兵們真正從心理認同了這個將軍,司馬穰苴的口糧也是按照士卒的統一標準。

在春秋時期,人們把階級與面子看得比命還重要,被晏子設計搞死的三個猛士便是如此,而司馬穰苴身為將軍,卻關心像自己一樣低賤的士卒,士卒們因此覺得受到了重視,知遇之恩,難以相報,唯有命搏。就這樣,到了快上戰場時,生病不能行動的士卒都打算直接上戰場殺敵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司馬穰苴)

燕國和晉國知道齊國軍隊竟是這種情況後都很擔心,就一個個地撤離,離開了齊國的領地。

戰爭到這就算是取得了勝利,但軍隊的法規依然存在,直到司馬穰苴一行人到了齊國都城外,司馬穰苴才將戰時的法規全部解除,可見司馬穰苴對待戰爭態度嚴肅,但他又能將正常生活與戰爭做到完美的分別。這件事之後,司馬穰苴就成了齊國的大司馬,自此之後,田氏一族算是在齊國站穩了腳跟。

殺機暗藏

然而這麼一個曾經地位卑賤之人,竟敢殺死莊賈,因此國內的另外3個大貴族鮑氏,高氏,國氏覺得司馬穰苴的存在是對他們的一種威脅。

在這裡,這些不懂兵法的國公大臣只看到了司馬穰苴殺了他們的人,卻沒想到司馬穰苴是否是不得不殺,而他殺死莊賈並不是因為他不尊重老牌貴族,而是為了戰爭的勝利,他必須做到一切都為戰爭做準備。這些大氏對司馬穰苴的敵視是由於他們的誤會,但根源卻是他們的短視,而這也就成為了這些大族滅亡的原因之一。

這些齊國老牌貴族為了搞掉司馬穰苴,便天天在齊景公面前說司馬穰苴的壞話,本來齊景公不會為此太過於計較,可惜中間發生了一件事導致齊景公開始不喜歡司馬穰苴。

喝酒誤事

這事還得從齊景公喜歡喝酒說起,景公特別能玩,某天景公晚上在宮中喝了些酒,但覺得這還不夠有趣,就跑到晏子家中,請他同自己一起喝酒,結果到了那裡,晏子卻說他不能陪君王喝酒,並且趁此教育了景公一番,這景公興致就這樣被敗壞了一下。

但是沒關係,晏子不行我就去找司馬穰苴嘛,於是屁顛屁顛地到了司馬穰苴家,司馬穰苴見國君來了,立馬穿上軍服,問景公哪裡又需要打仗,結果景公就說不是打仗來的,我來叫你喝酒。這話一出口,司馬穰苴就蛋疼了,說道:"喝酒不是我的事,自有大臣專門陪您喝酒,我是您的將軍,只負責打仗。"景公沒辦法就回去了。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轉自網絡,意在比喻司馬穰苴拒絕領導喝酒的請求)

那麼景公為什麼僅僅去找他們喝酒呢?個人覺得不僅在於興致,更在於試探,同他喝了酒,好,那就證明你是願意認我這個國君的,你要是不喝,那就證明一你不喜歡我這個國君, 二你不把我這個國君放在眼裡,連這個命令都敢違抗。

第二天上朝,司馬穰苴和晏子又齊齊上書勸國君不該深夜到人家家裡去喝酒,這可把景公給氣懵了,我請你們喝酒是看得起你們,這叫禮賢下士懂不懂(當然,這裡的禮是在景公心中的禮),你們不接受就算了,還敢當面來進諫說我有過錯?

本來景公經過一夜的清醒,已經對自己行為有了點後悔,但今天看到這倆人一同上諫,地位還都一個比一個高,這讓自己的臉往哪放,於是心中就有了不快。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晏嬰

這時候重點來了,現在景公僅僅是不快,但鮑氏,高氏,國氏的人敏銳地發現了這個機會,他們趁機到國君面前說司馬穰苴的壞話,景公本來就對這兩個人有意見,但晏子在當時的地位特殊,本來莊公死後,晏子是十分不願意出來做官的,可景公想盡辦法最終將晏子安排上了官位,因此景公理解晏子不同自己尋歡作樂,這個可以接受。

喝酒非喝酒,探心為真心

但司馬穰苴就不一樣了,景公自己對司馬穰苴可是有知遇之恩,雖然司馬穰苴是被晏子引薦,但重用他的卻是自己,然而在大軍出發前司馬穰苴卻殺死了自己的親信,並且將自己的使者給搞了一通,這由不得景公不仔細斟酌一下司馬穰苴是想幹嘛,於是藉此機會,當晚景公就去請司馬穰苴喝酒,可這司馬穰苴竟然絲毫面子都不給,是想幹嘛,莫不是反叛石錘,畢竟晏子一直心向舊朝,現在國內的兩個重要人物都是一派人,這要是真的打算謀反,景公還真沒什麼辦法,於是景公就決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發難,將司馬穰苴的職務給罷免掉,從此以後,司馬穰苴鬱郁不歡,最終不得志病死。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齊景公

事實上,司馬穰苴的被罷免我們從剛開始就可以看出預兆,景公是個什麼樣的人?

看一下他重用人才的原則:重視"自己人",什麼叫自己人?就是會玩的,會同我好好玩的,我就重用你,把你當親信,何以見得?看看那三士,除了田開疆真的有戰功,哪一個不是因為同景公關係好而能得到重用,這重用到什麼地步呢?

三士敢在朝中撒野,蔑視其他官員,最後連晏子都敢惹,結果就被晏子設計搞死了。不過個人認為當時晏子目的在於離間國君與三士,誰知道這三個人愣頭青楞得讓人無語,竟直接全部自殺了,這可超出了晏子的預料,讓晏子少不了挨景公的罵(當然景公要麼不說心裡彆扭,要麼就口頭上責怪幾句)。

由此可見景公任用人關鍵就是重用自己人,你能力強不強我不管,關鍵時刻發揮出你能力就好,你要是同我關係不怎麼樣,不好意思,小黑屋送給你。

"

體恤士卒

講到司馬穰苴殺人立威,當然,僅僅是威信似乎僅僅能做到令行禁止,但打仗時,靠的還不僅有軍法,還有勇氣。

司馬穰苴便在行軍期間,親自去照顧屬下們的住宿,飲食,還有傷病,醫藥等,他甚至將自己的錢,自己的食物拿出來同士兵們分享,這讓士兵們真正從心理認同了這個將軍,司馬穰苴的口糧也是按照士卒的統一標準。

在春秋時期,人們把階級與面子看得比命還重要,被晏子設計搞死的三個猛士便是如此,而司馬穰苴身為將軍,卻關心像自己一樣低賤的士卒,士卒們因此覺得受到了重視,知遇之恩,難以相報,唯有命搏。就這樣,到了快上戰場時,生病不能行動的士卒都打算直接上戰場殺敵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司馬穰苴)

燕國和晉國知道齊國軍隊竟是這種情況後都很擔心,就一個個地撤離,離開了齊國的領地。

戰爭到這就算是取得了勝利,但軍隊的法規依然存在,直到司馬穰苴一行人到了齊國都城外,司馬穰苴才將戰時的法規全部解除,可見司馬穰苴對待戰爭態度嚴肅,但他又能將正常生活與戰爭做到完美的分別。這件事之後,司馬穰苴就成了齊國的大司馬,自此之後,田氏一族算是在齊國站穩了腳跟。

殺機暗藏

然而這麼一個曾經地位卑賤之人,竟敢殺死莊賈,因此國內的另外3個大貴族鮑氏,高氏,國氏覺得司馬穰苴的存在是對他們的一種威脅。

在這裡,這些不懂兵法的國公大臣只看到了司馬穰苴殺了他們的人,卻沒想到司馬穰苴是否是不得不殺,而他殺死莊賈並不是因為他不尊重老牌貴族,而是為了戰爭的勝利,他必須做到一切都為戰爭做準備。這些大氏對司馬穰苴的敵視是由於他們的誤會,但根源卻是他們的短視,而這也就成為了這些大族滅亡的原因之一。

這些齊國老牌貴族為了搞掉司馬穰苴,便天天在齊景公面前說司馬穰苴的壞話,本來齊景公不會為此太過於計較,可惜中間發生了一件事導致齊景公開始不喜歡司馬穰苴。

喝酒誤事

這事還得從齊景公喜歡喝酒說起,景公特別能玩,某天景公晚上在宮中喝了些酒,但覺得這還不夠有趣,就跑到晏子家中,請他同自己一起喝酒,結果到了那裡,晏子卻說他不能陪君王喝酒,並且趁此教育了景公一番,這景公興致就這樣被敗壞了一下。

但是沒關係,晏子不行我就去找司馬穰苴嘛,於是屁顛屁顛地到了司馬穰苴家,司馬穰苴見國君來了,立馬穿上軍服,問景公哪裡又需要打仗,結果景公就說不是打仗來的,我來叫你喝酒。這話一出口,司馬穰苴就蛋疼了,說道:"喝酒不是我的事,自有大臣專門陪您喝酒,我是您的將軍,只負責打仗。"景公沒辦法就回去了。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轉自網絡,意在比喻司馬穰苴拒絕領導喝酒的請求)

那麼景公為什麼僅僅去找他們喝酒呢?個人覺得不僅在於興致,更在於試探,同他喝了酒,好,那就證明你是願意認我這個國君的,你要是不喝,那就證明一你不喜歡我這個國君, 二你不把我這個國君放在眼裡,連這個命令都敢違抗。

第二天上朝,司馬穰苴和晏子又齊齊上書勸國君不該深夜到人家家裡去喝酒,這可把景公給氣懵了,我請你們喝酒是看得起你們,這叫禮賢下士懂不懂(當然,這裡的禮是在景公心中的禮),你們不接受就算了,還敢當面來進諫說我有過錯?

本來景公經過一夜的清醒,已經對自己行為有了點後悔,但今天看到這倆人一同上諫,地位還都一個比一個高,這讓自己的臉往哪放,於是心中就有了不快。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晏嬰

這時候重點來了,現在景公僅僅是不快,但鮑氏,高氏,國氏的人敏銳地發現了這個機會,他們趁機到國君面前說司馬穰苴的壞話,景公本來就對這兩個人有意見,但晏子在當時的地位特殊,本來莊公死後,晏子是十分不願意出來做官的,可景公想盡辦法最終將晏子安排上了官位,因此景公理解晏子不同自己尋歡作樂,這個可以接受。

喝酒非喝酒,探心為真心

但司馬穰苴就不一樣了,景公自己對司馬穰苴可是有知遇之恩,雖然司馬穰苴是被晏子引薦,但重用他的卻是自己,然而在大軍出發前司馬穰苴卻殺死了自己的親信,並且將自己的使者給搞了一通,這由不得景公不仔細斟酌一下司馬穰苴是想幹嘛,於是藉此機會,當晚景公就去請司馬穰苴喝酒,可這司馬穰苴竟然絲毫面子都不給,是想幹嘛,莫不是反叛石錘,畢竟晏子一直心向舊朝,現在國內的兩個重要人物都是一派人,這要是真的打算謀反,景公還真沒什麼辦法,於是景公就決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發難,將司馬穰苴的職務給罷免掉,從此以後,司馬穰苴鬱郁不歡,最終不得志病死。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齊景公

事實上,司馬穰苴的被罷免我們從剛開始就可以看出預兆,景公是個什麼樣的人?

看一下他重用人才的原則:重視"自己人",什麼叫自己人?就是會玩的,會同我好好玩的,我就重用你,把你當親信,何以見得?看看那三士,除了田開疆真的有戰功,哪一個不是因為同景公關係好而能得到重用,這重用到什麼地步呢?

三士敢在朝中撒野,蔑視其他官員,最後連晏子都敢惹,結果就被晏子設計搞死了。不過個人認為當時晏子目的在於離間國君與三士,誰知道這三個人愣頭青楞得讓人無語,竟直接全部自殺了,這可超出了晏子的預料,讓晏子少不了挨景公的罵(當然景公要麼不說心裡彆扭,要麼就口頭上責怪幾句)。

由此可見景公任用人關鍵就是重用自己人,你能力強不強我不管,關鍵時刻發揮出你能力就好,你要是同我關係不怎麼樣,不好意思,小黑屋送給你。

一代英才司馬穰苴敗就敗在對於人情的忽視

(轉自網絡,影射齊景公任人注重誰能陪自己玩)

而司馬穰苴卻不精於人情世故,他或許對兵理很有鑽研,但卻對與人相處方面有所欠缺,如果他能意識到自己地位的特殊,認識到景公請自己喝酒的目的在於安撫景公,那司馬穰苴的下場絕對不會太差,三大貴族敢去說司馬穰苴的壞話,最後說不定景公厭煩的人就成了三大家族的人。

可惜的是沒有如果,所以,筆者個人建議,如果一個人在某方面有很強的才能,那最好再去找一位智慧的同伴做朋友,放古代就是找一位好的門客或者家臣,同時自己要願意接受別人的意見,不能自以為是,這樣,自己的一生就不會壞到哪裡去。

"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