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文史哲》:革命樣板戲《龍江頌》學習札記

樣板戲 列寧 政治 文化 老兵方陣 2018-12-16

更多精彩請在右上角關注!每天為你更新!

1975年《文史哲》:革命樣板戲《龍江頌》學習札記

立共產主義理想做繼續革命戰士——革命樣板戲《龍江頌》學習札記

【作者】賈錦福

【期號】197503

列寧曾經指出,整個社會主義時期,就是衰亡著的資本主義與成長著的共產主義彼此鬥爭的時期。傳統的私有觀念是衰亡著的資本主義因素,共產主義風格則是成長著的共產主義因素。革命樣板戲《龍江頌》中江水英身上共產主義風格的光輝,就是在同李志田等人的私有觀念作鬥爭的過程中煥發出來的。

《龍江頌》裡的李志田不是壞幹部,特別從他後來的轉變上看。對於李志田這個本位主義思想嚴重的人,如果從世界觀上找出他所以走了一段彎路的原因,從江水英如何幫助他提高階級鬥爭、路線鬥爭覺悟,逐步樹立共產主義理想的鬥爭過程去汲取經驗,這就有極其重要的現實教育意義。

1975年《文史哲》:革命樣板戲《龍江頌》學習札記

李志田是龍江大隊隊長、黨支部委員,但他的實際行動卻告訴人們,他的世界觀還沒有跳出小生產者的圈子,他狹隘、短淺的政治視野,使他只能看到本大隊的一隅之地,看不到後山公社九萬畝良田,當然更看不到整個世界。總之,“大隊”就是他觀察問題、處理矛盾的軸心,一切活動都是圍繞這個“軸心”旋轉。因此,當他一遇到:是解救後山公社九萬畝,犧牲自己大隊的三百畝,還是保住自己大隊的三百畝,犧牲後山公社九萬畝這麼一場“公私交鋒戰”時,他的自私、偏見的思想作風就表現得淋漓盡致,而又特別頑固。他口口聲聲“我的高產指標”,“我的超產分紅”,“我的晚季損失”,“我的……”;時時想著為墾荒“咱流過多少血和汗”,“咱度過多少暑和寒”。他開口是“我”,閉口是“咱”,卻又用“我說的都是集體的”來打掩護,想用擴大了的“私”字冒充“公”字。明明是他自己想不通,卻推說“這群眾工作怎麼做”來“將”江水英的軍。列寧說:“我們是站在資本主義社會的土壤上建設的,我們要同勞動者身上也有的、經常拖無產階級後腿的一切弱點和缺陷進行鬥爭。”江水英從李志田嚴重的私有觀念上,認識到幫助、教育、改造李志田的重要性和艱鉅性。她決心使李志田走出狹小的思想天地,開闊他的革命胸懷,引導他去著眼大局。江水英能清楚地把握李志田的思想病根,針鋒相對地啟發他想到那後山九萬畝“多少人流過多少血和汗,多少人度過多少暑和寒”,先讓他從龍江大隊的圈子裡放開眼量,看到別的大隊,想到社會主義大集體。李志田的思想被觸動了,這是他勞動人民的階級本質所決定的。他開始認識到“按理說是應該丟”,為了服從這個“理”,他勉強同意了“丟”。但李志田並沒有從世界觀上徹底解決問題,思想並沒有真通,局部和全局的關係在他心目中並沒有統一起來,他只是先不肯為全局“丟”,繼而轉到消極被動地一“丟”了事而已。因此,當江水英提出要“自力更生,想辦法補回損失”時,李志田又是感到多麼出乎意外啊。江水英為大局而丟,丟得主動,為大局去補,補得積極的全局觀念是李志田所理解不了的。正因為這樣,李志田又從本位主義出發,非常痛快地接受了江水英“堤外損失堤內補”的方案。“燒一窯磚就是兩千元錢”啊,李志田的積極性又習慣地圍繞著那根私字的軸心異常興奮地轉動起來了。江水英和李志田“公私交鋒戰”的第一個回合,就是這樣結束的。

1975年《文史哲》:革命樣板戲《龍江頌》學習札記

初戰告捷,表現在江水英排除了堵江抗旱的主要阻力,初步說服了李志田。但矛盾只是得到了暫時的緩和,並沒有真正解決。由於當時階級鬥爭的蓋子還沒有徹底揭開,江水英對李志田的幫助還只能停留在這個地步上。事實也是這樣,嚴重的私有觀念和本位主義思想一直支配著李志田的行動。當阿更在黃國忠煽動下,提前燒窯時,李志田也儘管批評了阿更,但是在阿更“淹了田,又丟了磚”怎麼辦的質問下,他卻無以對答,這實際上是引起了他思想上的共鳴。在會戰龍江的緊張戰鬥中,李志田也儘管跳進了風嘯浪湧的合龍口,去搶險合龍大壩,但他的思想境界和根本目的不是象江水英那樣胸懷共產主義理想,發揚共產主義風格,而是為了“早點合上龍,早點從三千畝上補回損失”。江水英焦急不安的是龍江水是否到了後山,而李志田念念不忘的是“燒窯的柴草是否準備好了”。因此,大壩一合龍,李志田也就以為大功告成,萬事大吉。這一段時間,江、李的思想鬥爭一直在潛流中醞釀、激盪。

1975年《文史哲》:革命樣板戲《龍江頌》學習札記

李志田“砍柴草餐風宿露五天整”,興沖沖返回龍江村,階級敵人黃國忠和資本主義自發勢力的代表常富象一群蒼蠅又圍著李志田嗡嗡亂叫,李志田經不住這股邪勁的侵襲,私有觀念和惡意挑唆,驅使他決定採取貿然關閘的錯誤行動。他全然不顧阿堅伯的勸阻,甚至說出:“緊急中我有權作出決斷”。李志田沒有忘記施行自己的最後一點“權威”,而這也正是階級敵人之所以特別看中他的地方。在黃國忠心目中,李志田要比阿更、常富的地位重要得多,象常富這樣的普通社員,私心再重,最多不過是堵江抗旱的一個消極因素罷了,而李志田的思想境界儘管比常富高得多,但他是“一隊之長”,手中有權,作用很大,黃國忠就是利用李志田當權的地位,妄圖來實現他的罪惡陰謀,而李志田也險乎上了他的鉤。此時此刻,李志田私字惡性膨脹,憑藉著黨和人民給他的權力,自覺不自覺地去做違反人民利益的事,替階級敵人張目。當李志田掙脫阿堅伯的阻攔,就要關上閘門,共產主義風格水即將中斷的千鈞一髮之際,江水英在這矛盾衝突的風口浪尖上,挺身而出,堅決要把閘門“全部開足”,要“承擔最大的犧牲”,江、李的思想鬥爭也就達到了公開的、白熱化的程度,“公私交鋒戰”的第二個回合,就這樣激烈地展開了。

1975年《文史哲》:革命樣板戲《龍江頌》學習札記

李志田坦率地暴露了自己一直壓抑在內心的真實思想。但資產階級世界觀決定他看問題只能是黑白顛倒是非混淆,他似乎滿腹委屈地訴說自己是處處服從江水英,時時顧全大局的,而又振振有詞地把江水英斥責成一個不關心社員利益的個人主義者,他連用三個“對得起嗎”的反問句,氣勢洶洶,直逼江水英。其實,目光短淺、一味追求“大隊紅旗”榮譽、置全局利益於度外的正是他李志田自己,狹隘的鄉土人情的一層薄薄面紗絲毫掩蓋不了他同全局利益背道而馳的錯誤行徑。李志田明明在搞擴大了的私字,卻認為自己是處處為了“集體”。江水英成竹在胸,她知道傳統私有觀念和階級敵人對李志田的雙重腐蝕是嚴重的,她決心用階級鬥爭的事實和遠大的共產主義理想,對症下藥徹底根治李志田的病根。江水英首先用龍江村三年前暴雨成災,後山階級弟兄崇高的共產主義風格來和李志田身上狹隘的傳統私有觀念作鮮明對比,接著又用驚心動魄的階級鬥爭事實教育他。原形畢露、束手就擒的黃國忠對李志田無疑是當頭一棒,使他被嚴重的私有觀念和本位主義思想搞昏了的頭腦,受到震動,認為自己是上了階級敵人的“當”。但他還沒有徹底清醒,他不能深挖自己頭腦裡的“私”字。江水英乘勝奮進,循循善誘,擊破了他掩護私有觀念的最後一道防線,一針見血地指出:“敵人利用了你的私字,私字掩護了敵人”,這句話猶如重錘響鼓,銳不可當,徹底摧毀了李志田私有觀念的斷牆殘堡,使他愧恨交集地說:“你挖出了我的病根”。“世界觀的轉變是一個根本的轉變”。江水英深深地懂得李志田雖然已經從“私”字沉重的禁錮中擺脫出來,並不意味著他世界觀的徹底轉變。所以,當李志田痛悔地低下頭時,江水英就又趁熱打鐵,一幫到底。她知道李志田的私有觀念所以那樣根深蒂固,階級敵人纏身所以那樣年深日久,最主要原因是他忘記了共產黨人最終奮鬥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缺乏遠大的革命理想。於是,江水英就讓戰友抬起頭來,並一步一步引導他登高望遠,讓他的目光能越出“三千畝土地”,透過“巴掌山”,再從後山“多少人流過多少血和汗”去進一步看到全世界的“多少奴隸未解放,多少窮人遭饑荒”,從逐步擴大的兩個“多少”中,使李志田心裡從裝上後山“多少”階級兄弟,最後又裝上全世界“多少”未解放的奴隸,樹立“讓革命紅旗插遍四方”的共產主義理想。公字閘上,江水英那富有哲理性的問話,意味深長、激情洋溢的唱詞,使李志田深受啟發,徹底猛醒,他終於無限激動地高喊:“水英,開閘吧!”這是何等的動人肺腑!人們的心扉也象被一陣春風吹開一樣,感到清新和激動。從李志田的“關閘”到“開閘”,生動地說明共產主義在李志田思想裡的勝利,顯示了無產階級世界觀改造世界的強大威力。龍江風格水從“公字閘”裡洶湧而過,一瀉千里,這正是李志田思想上“私字閘”被徹底打開的結果,也象徵著李志田在“公”字的起點上,開始向著共產主義偉大目標挺身邁步。

1975年《文史哲》:革命樣板戲《龍江頌》學習札記

在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中,“小資產階級的自發勢力從各方面來包圍無產階級,浸染無產階級,腐蝕無產階級”,缺乏遠大的共產主義理想,就不能戰勝資產階級法權和資產階級法權觀念的包圍,就不能徹底地與傳統的私有觀念進行決裂,就不能自覺地堅持對資產階級的全面專政,而這樣的“革命者”,充其量不過是革命的同路人。他們只擁護和贊成無產階級在某個階段、某個領域裡所取得的勝利,當革命大軍繼續向共產主義勝利進軍時,他們就會“船到碼頭,車到站”,停頓下來,掉離大隊,去苦心經營他們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安樂窩”。萬里長征的第一步,也就成了他們“革命到頭”的最後一步。轉變以前的李志田就其思想狀況而言,就類同這樣的“革命者”。如果不是江水英向他擊以猛掌,使他一步步地看清共產主義的遠大目標,千方百計地讓他跟上大軍,繼續前進,就有陷入資產階級泥坑而不能自拔的可能,這是多麼危險的情景。誠然,李志田不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在執行縣委的決定和反對破掉攔水壩上,都足以表現李志田對黨、對社會主義、對集體事業的態度同資本主義自發勢力的代表常富是截然不同的。李志田主要是思想問題,是資產階級世界觀沒有得到徹底改造,因此,在如何正確處理局部和全局的關係問題上,他自覺不自覺地犯了錯誤。

1975年《文史哲》:革命樣板戲《龍江頌》學習札記

“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線正確與否是決定一切的。”在堵江抗旱的這場“公私交鋒戰”上,李志田的思想政治上的路線是不正確的,究其根源,就是他嚴重的私有觀念和本位主義思想作崇的結果。本位主義就是擴大了的“私”字,它“只注意自己小團體的利益,不注意整體的利益,表面上不是為個人,實際上包含了極狹隘的個人主義,同樣地具有很大的銷蝕作用和離心作用。”李志田為自己的本位主義爭辯,僅僅是對“大隊”負責任,對“大隊紅旗”負責任,對大隊的“榮譽”負責任,而不是對革命負責任,不是對黨的利益、全局的利益負責任。這種本位主義必然是破壞社會主義所有制,削弱無產階級專政。在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要徹底克服本位主義,就要限制資產階級法權,破除資產階級法權觀念,樹立共產主義思想,擴大共產主義因素。只有象江水英那樣,時刻牢記“我們推翻了地主和資產階級,掃清了道路,但是我們還沒有建成社會主義大廈”,胸懷共產主義大目標,徹底批判資產階級法權觀念,不停頓地挖掘滋生資本主義的土壤,“造成使資產階級既不能存在,也不能再產生的條件”,才能使黃國忠這樣的階級敵人無機可趁;才能在第二個、第三個比黃國忠更陰險、更狡猾的階級敵人出現時,就能立即識破他,戰勝他;才能保證無產階級專政的任務落實到每個基層,使社會主義江山堅如磐石,萬古長青。

聲明:文章來自網絡收集整理,不代表本號觀點!

更多精彩請在右上角關注!點擊“瞭解更多”進入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