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精魂薛寶釵

薛寶釵 林黛玉 牡丹 白露 紅樓夢研究 2018-12-06

本文作者林緒泉,學者,廣東平遠縣東石中心小學高級語文教師。專注書法藝術,關注紅學,古典文學,詩詞。

花之精魂薛寶釵

作者

林緒泉

一、山中高士晶瑩雪

花之精魂薛寶釵

(原文)寶玉看了又不解。又去取那“正冊”看時,只見頭一頁上畫著是兩株枯木,木上懸著一圍玉帶;地下又有一堆雪,雪中一股金簪。也有四句詩道: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黛玉是玉帶,寶釵自然是金簪。"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林黛玉是"世外仙姝",寶釵是"山中高士"。她有涵養,通人情,在處理各種關係中,她始終能夠得體、從容、進退有據。

寶釵肌膚勝雪,容貌豐美,氣度非凡、端莊大方,內具金玉之性,綿裡藏針,柔中帶剛。外露晶瑩之質。寶釵生性豁達,知書達禮,見多識廣,談吐有致,視野開闊,能屈能伸,凡事遊刃有餘。身上既有著精明算計的本領,又有著濃郁的淑女氣質。她"淡極始知花更豔",淑女風華綽約;她"珍重芳姿自掩門",給人以冷的感覺,卻"任是無情亦動人"。

(原文)寶釵原生的肌膚豐澤,一時褪不下來,寶玉在傍邊看著雪白的胳膊,不覺動了羨慕之心。暗暗想道:“這個膀子若長在林姑娘身上,或者還得摸一摸;偏長在他身上,正是恨我沒福。”忽然想起“金玉”一事來,再看看寶釵形容,只見臉若銀盆,眼同水杏,脣不點而含丹,眉不畫而橫翠,比黛玉另具一種嫵媚風流,不覺又呆了。

二、冰清玉潔自天然

花之精魂薛寶釵

林黛玉眼中,花謝花飛,悽慘慘慼戚,只曉得手把花鋤淚暗灑;而寶釵眼裡,蝴蝶花間舞翩躚,生機盎然,於是她欣欣然撲蝶香汗淋漓;寶釵的詩,都與花草有關;寶釵的"冷香丸",集春夏秋冬四季之花蕊,用四時之甘露調和,埋在桂花樹下。如此精華之物,非山中高士豈能配得?

(原文)“春天開的白牡丹花蕊十二兩,夏天開的白荷花蕊十二兩,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兩,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兩。將這四樣花蕊,於次年春分這日晒幹,和在藥末子一處,一齊研好,又要雨水這日的雨水十二錢,白露這日的露水十二錢,霜降這日的霜十二錢,小雪這日的雪十二錢。”

寶釵住的蘅蕪院,奇花異草遍地,芳芳四溢,宛如仙境。

(原文)賈母忙命攏岸,順著雲步石梯上去,一同進了蘅蕪院。只覺異香撲鼻,那些奇草仙藤,愈冷愈蒼翠,都結了實,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愛。

(原文)因而步入門時,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瓏山石來,四面群繞各式石塊,竟把裡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且一樹花木也無,只見許多異草,或有牽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嶺,或穿石腳,甚至垂簷繞柱,縈砌盤階,或如翠帶飄搖,或如金繩蟠屈,或實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香氣馥,非凡花之可比。賈政不禁道:“有趣!只是不大認識。”

黛玉住的是瀟湘館,抽的籤是"風露清愁",莫怨東風當自嗟,自是芙蓉花無可奈何的悲嘆。寶釵抽的是"豔冠群芳"牡丹花,端的是含苞怒放,國色天香。

(原文)說著,便順腳一徑來至一個院門前,看那鳳尾森森,龍吟細細:正是瀟湘館。寶玉信步走入,只見湘簾垂地,悄無人聲。走至窗前,覺得一縷幽香從碧紗窗中暗暗透出,寶玉便將臉貼在紗窗上。

(原文)忽抬頭見前面一帶粉垣,數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眾人都道:“好個所在!”

三、任是無情亦動人

花之精魂薛寶釵

寶釵孝順、聰慧、博學、含蓄、堅韌、博愛,通透一切是非,看破人間生死。看透盛衰,知卻冷暖,人世間的功名利祿,於她,已經沒有了吸引力。

(原文) “當日有他父親在日,酷愛此女,令其讀書識字。”

(原文) “自父親死後,見哥哥不能依貼母懷,他便不以書字為事,只留心針黹家計等事,好為母親母親分憂。”

寶釵在賈府,身處膏粱錦繡之場,卻始終堅守抱朴守真的理想,絲毫不為所動。 “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 她要做的,就是儘自己的能力,比大家都有更高的智慧、更廣的見識。

(原文) “這些妝飾原出於大官富貴之家的小姐,你看我從頭至腳可有這些富麗閒妝?然七八年之先,我也是這樣來的,如今一時比不得一時了,所以我都自己該省的就省了。將來你這一到了我們家,這些沒用的東西,只怕還有一箱子。咱們如今比不得他們了,總要一色從實守分為主,不比他們才是。”

只有閱盡世態炎涼,才能真正懂得這種生活的滋味。這種滋味正如她的“冷香丸”。戚序本亦有一條脂批雲:歷著炎涼,知著甘苦,雖離別亦能自安,故名曰冷香丸。又以謂香可冷得,天下一切無不可冷者。“閱盡世態炎涼,更需遍嘗人間甘苦。”(戚序本第7回雙行夾批)

林黛玉前世是絳珠仙草,偶有神瑛侍者澆灌才得以延命。湘雲的《詠白海棠》"幽情慾向嫦娥訴"既是她自己宿命,又何嘗不是黛玉的宿命?她來還淚; "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寶釵來人間,是來歷劫。想來薛寶釵前世應是山中牡丹花之精魂,朝霓玉露日夜相伴,冰清玉潔來自天然。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