襲人最後為何離開寶玉,還說“好歹留著麝月”?

襲人 賈璉 婚姻 薛姨媽 少讀紅樓 2017-07-16

襲人最後為何離開寶玉,還說“好歹留著麝月”?

讀紅樓,有個問題一直縈繞我在心中,襲人是寶玉身邊的首席大丫鬟,且前八十回中,已然被王夫人認可,並內定為寶玉未來的姨娘,這是賈府盡人皆知的事情,但為何脂批中卻透露出了她後來離開了寶玉,嫁給了蔣玉菡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文第三回,首次交代了襲人的背景:原來這襲人亦是賈母之婢,本名珍珠。賈母因溺愛寶玉,生恐寶玉之婢無竭力盡忠之人,素喜襲人心地純良,克盡職任,遂與了寶玉。……這襲人亦有些痴處:伏侍賈母時,心中眼中只有一個賈母,如今服侍寶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個寶玉。只因寶玉性情乖僻,每每規諫寶玉,心中著實憂鬱。

襲人首先是賈母身邊的大丫鬟,被賈母指到寶玉身邊伺候,可見襲人之品性,後文抄檢大觀園時,寶玉曾這麼評價襲人:你是頭一個出了名的至善至賢之人。當時晴雯被趕,寶玉心裡正在懷疑襲人等人,細讀這話,不像是寶玉誇讚襲人,倒像是充滿了諷刺。

而前八十回紅樓之中,至少在眾人面前,襲人為人處事還是穩重和平,遵禮守教的,尤其寶玉捱打後向王夫人進言的一番肺腑之言,使得襲人從此被王夫人看重。這一次,襲人一番為寶玉的心,讓王夫人另眼相看,三次大呼“我的兒”,並向襲人承諾說“我自然不辜負你”。

我們知道,通行本後四十回,襲人在寶玉出家後,被王夫人和薛姨媽安排嫁給了蔣玉菡,雖然這個結果是對的,但“寶玉出家,所以襲人出嫁”的原因卻經不起推敲。

原文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語”一回,告訴了我們一些真相,襲人母兄要贖她出去,她哭著固是不肯,因為她此時已將寶玉看成她的未來和終身依靠,庚辰本這一回有這樣的一條批語:“花解語”一段乃襲卿滿心滿意將玉兄為終身得靠,千妥萬當,故有是。餘閱至此,餘為襲卿一嘆。丁亥春。畸笏叟。

襲人最後為何離開寶玉,還說“好歹留著麝月”?

襲人既然將寶玉看成終身依靠,為何畸笏叟還嘆呢?也許這時畸笏叟已經知道了襲人的結局,實際上,襲人的命運結局早在第五回,她的判詞裡就已經交代:枉自溫柔和順,空雲似桂如蘭。堪羨優伶有福,誰知公子無緣。也就是說她最後嫁給了一個戲子。

原文第二十八回,通過寶玉和蔣玉菡表贈私物,互換汗巾子,我們已經知道襲人歸著,此後必將嫁給蔣玉菡為妻,且通過蔣玉菡的女兒歌,我們更能印證襲人的命運結局。蔣玉菡說道:女兒悲,丈夫一去不回歸。女兒愁,無錢去打桂花油。女兒喜,燈花並頭結雙蕊。女兒樂,夫唱婦隨真和合。

這裡說到了“女兒愁,無錢去打桂花油”照應了第五回中襲人判詞那幅畫的描述:又見後面畫著一簇鮮花,一床破席。由此可知,襲人嫁給蔣玉菡以後,日子過的可能並不好,屬於貧寒夫妻。

關於襲人離開寶玉的文字,早在原文第二十回的時候,脂批就提前透露了細節。寶玉給麝月蓖頭一段文字後,庚辰本有一條很重要的脂批:閒閒一段兒女口舌,卻寫麝月一人。襲人出嫁之後,寶玉、寶釵身邊還有一人,雖不及襲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負寶釵之為人也。故襲人出嫁後雲“好歹留著麝月”一語,寶玉便依從此話。可見襲人雖去實未去也。

這段脂批有很大的信息量,第一個就是提到了寶玉寶釵結為夫妻一件大事,第二個就是襲人出嫁是在寶玉寶釵婚後,且此時寶玉根本沒有出家,第三個是襲人出嫁時留了一句話“好歹留著麝月”,寶玉聽從了。

由此可知,襲人是因為寶玉出家才出嫁的推論沒有任何根據,且襲人說“好歹留著麝月”,這話聽著好像心中有委屈和不忍,有不願但又不得不離開的意思在裡面。

襲人最後為何離開寶玉,還說“好歹留著麝月”?

有人認為襲人是被寶玉趕走的,因為寶玉先是忍受不了她的規諫趕走了她,後來又忍受不了寶釵的規諫,於是出家為僧;還有人認為襲人是無情無義之人,賈府敗落之後選擇離開了寶玉另嫁他人,從脂批中說襲人是“好勝所誤”,以及她捱了寶玉窩心腳以後“不覺將素日想著後來爭榮誇耀之心盡皆灰了”等處可知,襲人是個一心想往上爬的勢利之人。

其實這些推斷都有些片面,要說襲人無情無義,那麼庚辰本二十八回回前批:茜香羅、紅麝串寫於一回,蓋琪官雖系優人,後回與襲人供奉玉兄寶卿得同終始者,非泛泛之文也。這段話又怎麼解釋呢?明明脂批說襲人和蔣玉菡供奉了寶玉寶釵始終,且二十回裡也曾透露,八十回後有一回的標目即:花襲人有始有終。可知,襲人絕不是無情無義之人。

寶玉有沒有可能趕走襲人呢?這個更不可能,以寶釵的世故成熟,她與寶玉婚後,必然對襲人看重,她不會允許寶玉趕走襲人,且以寶玉對女兒的那種呵護愛護之情,這個女兒又是他曾經苦苦要留在身邊,與他發生過關係的襲人,所以這些都不可能發生。

而我們似乎通過襲人“好歹留著麝月”的不捨與無奈之意,可以做出這樣的推斷,即八十回後賈府被抄家,因此敗落,不得不遣散大量奴婢,也許不是沒有養活這些奴婢的能力,而是賈府終究不似往日,已然被朝廷盯上,不願再留著大量婆子丫鬟等下人,以免招搖再次落人口實。

襲人最後為何離開寶玉,還說“好歹留著麝月”?

原文第七十二回,賈府已現頹勢,資金週轉困難,拆東牆補西牆,到處倒賣東西,管家林之孝對賈璉提了一個建議,原文:因又說起家道艱難,(林之孝)便趁勢又說:“人口太重了。不如揀個空日回明老太太老爺,把這些出過力的老家人用不著的,開恩放幾家出去。一則他們各有營運,二則家裡一年也省些口糧月錢。再者裡頭的姑娘也太多。俗語說:‘一時比不得一時。’如今說不得先時的例了,少不得大家委屈些,該使八個的使六個,該使四個的便使兩個。若各房算起來,一年也可以省得許多月米月錢。況且裡頭的女孩子們一半都太大了,也該配人的配人。成了房,豈不又孳生出人來。”

也許,從這時候開始,賈府就已經在分批裁人了,先裁的是婆子和小丫頭,然後就是各房裡的大丫頭,而襲人、麝月等丫鬟亦在被裁名單上,因為此時襲人還只是一個丫鬟,並沒有成為寶玉的妾,被裁之時,襲人含恨離去,考慮到寶玉身邊無人照顧,就苦求了寶玉寶釵,要求留下麝月,寶玉答應了,王夫人等得知,想到襲人一片苦心,就同意了。

等到賈府真正敗落後,寶玉淪為乞丐,襲人得知,與茜雪、小紅等忠僕,經過多方營救搜尋,與蔣玉菡一起曾經供養了寶玉寶釵夫婦一段日子,後來寶玉看破紅塵,拋妻棄婢,懸崖撒手,再也沒有回來。

作者:夕四少,歡迎關注我的頭條號:少讀紅樓,為你講述不一樣的紅樓故事。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