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密碼是親子互動的鑰匙

心理健康 查爾斯·庫利 法國 心理 陝西教育頻道 2017-06-18

美國社會學家庫利把兒童自我發展的最初階段描述為“鏡中自我”,他們把與之互動的重要他人(如父母或老師)當作一面鏡子,從重要他人的反映中發展自我意識。在孩子社會化的過程中,父母是孩子身心健康的保障者、情感的支持者,也是其社會適應問題的緩衝器與避震器。

健康的人生需要安全舒適的親子依戀關係。良好的親子依戀關係,是通過親子之間的眼神接觸、身體觸摸和擁抱等互動來促成的,為幼小的孩子提供一個探索世界的安全島,促使其發展自己詮釋世界的自我機制,健全完善人格的發展。

親子關係的質量與父母使用的情緒語言有關。親子互動中通過言語構建出來的家庭氣氛、溝通期許和情緒互動,不僅給孩子的個性發展提供模板,也為孩子的心理健康提供了或亮麗或灰暗的情緒底色。

法國哲學家、社會學家福柯認為,親子間語言溝通中存在權力運作關係。正向積極的情緒互動呈現的是親子平等、開放的權力共享關係,能提升親子關係;而負面情緒,尤其是生氣或暴怒這些張力很大的情緒,常呈現出彼此關係中極不平衡的權力關係,弱勢一方如果無法抵禦凌厲的情緒壓迫,往往會選擇忽略對方不友善的言語,或與之保持心理距離,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久而久之,親子間權力關係處於嚴重不對等,溝通往往就阻斷或絕緣了。

父母使用的情緒語言,不僅能促進孩子發展內在的自我概念,也在親子關係中重新再現父母早期在原生家庭中發展出的自我。

如果父母內心潛藏著童年時被拋棄、被分離的恐懼,內在自我就比較卑微,在關係中常表現為過分自尊,唯恐失去掌控性。這類父母與孩子互動時,常通過各種方式來控制孩子,不善於通過語言表達溫情和對孩子的關心,不自覺地以嚴厲、尖銳、冷冰冰甚至是無情的情緒語言教育孩子,以掩飾自己內心的焦慮、恐懼甚至憤怒。這類父母情緒溝通的語言特點是典型的“活該類”——“怎麼可以不照我說的話做呢?”“你看,剛剛不是叫你不要跑太快嗎,現在跌倒了吧!活該!”這樣“活該”的情感語境下,讓孩子感覺到父母的拒絕,自覺不被愛、不值得愛,表現為低自尊和低自信。

如果父母是在充滿否定和責罵的原生家庭中長大,其內在自我往往是比較負面、缺乏安全感的,溝通模式常常是譏笑、責罵式的,不自覺地會以羞辱和踐踏他人自尊的方式來確立自己絕對的權威,以消除自己內心潛在的恐懼。比如“你畫的是小鳥?一點都不像!”“你是豬啊!弄成這樣!”“怎麼這麼笨?這也不懂!”……慢慢地,這些充斥著羞辱的情緒語言,打壓和踐踏著孩子的自尊心,孩子會不自覺地自我貶斥、自我打壓,嚴重缺乏自信心。

被簡單粗暴教養長大的父母,其語言也常常簡單粗暴、專制且不容置疑,會通過強迫或恐嚇來逼迫孩子絕對服從,比如“趕快去做!不然我要打人喔!”“聽到沒有?到底要我講幾百次!”這樣的溝通方式,會讓孩子求變的內在動機低迷,從而自發“想做”的慾望越來越低,自我承擔責任意識也隨之下降。父母從方便管理的角度來管教孩子,喜歡恐嚇類的口頭禪,如“你再哭就把你丟掉!”“再不乖我就叫警察來!”“你再這樣,下次就不帶你出來玩了!”幼小的孩子由於長時間害怕或擔憂被拋棄,內心充滿恐懼感或不安全感,久而久之,孩子的心理健康發生問題的概率大大增加。

那些喜歡通過比較來刷自己和孩子的存在感的父母,嘴裡常常提到的都是鄰家孩子的好和自家孩子的不足:“你這孩子真的很笨,不像隔壁哥哥馬上就會了!”“真是沒用,考得這麼差,怎麼人家小王都會!”對自己孩子問題無限放大,令孩子自卑,失去自信,長大後容易自我矮化,成就不大。

還有一種要求回報的父母,常常令孩子感受到的不是父母的愛,而是無法償還的情感高利貸。“父母供你吃穿,你到底懂不懂感激呀!”“你要什麼就買給你,還不滿足嗎?”帶情感綁架的父母猶如追債人,讓孩子覺得害怕、無奈和不滿,一心想逃離,容易自我孤立。長遠來說,會增加孩子對發展各種關係的恐懼感,從而掏空孩子人格的情感內裡。

如果親子關係長時間充斥負面情緒,會使孩子看待世界的角度趨於消極,容易焦慮不安,在不確定性的情境中容易表現為拒絕或攻擊他人,無力從新的經驗中學習。反之,親子關係中的情緒語言越溫暖、開放,孩子就越有足夠的安全感,越勇於嘗試,越易感到幸福,越不易出現偏差行為,成年後與他人越容易發展出健康幸福的關係,成就也越高。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