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面前的瑪莎拉蒂'

刑法 瑪莎拉蒂 交通 傳染病 大飲飲於市 2019-07-25
"

如果你還珍視自由,那麼你肯定不願意面見刑法。如果你正在追逐自由,現世間衡量自由最普適的標尺是所謂“財務自由”,而豪車品牌“瑪莎拉蒂”無疑是財務自由最好的代言者之一。刑法和“瑪莎拉蒂”,作為自由相斥的兩端,在近日的河南永城市卻產生了激烈的碰撞。從歷史經驗和現實結果看,刑法面前,“瑪莎拉蒂”代言人都將失去她的自由。

失去自由的理由有多種,其中討論最激烈的一種,是瑪莎拉蒂女車主涉嫌構成危害公共安全犯罪,永城市公安局的“案件情況通報”也確認了這一點。不過法律界普遍討論的話題是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中的“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犯罪”的罪與罰,為此飲君想討論的是:

1、既然“瑪莎拉蒂”女車主屬於醉酒駕駛,為何沒有以“危險駕駛罪”進行討論的可能性?

2、既然刑法規定的交通肇事罪也屬於危害公共安全犯罪,為何沒有以此罪進行討論的可能性?

3、有人可能提出質疑1和2的法定刑太低,但刑法規定交通肇事罪有“交通肇事逃逸緻人死亡”的加重情節,為何不可認定為該罪的加重情節?

在討論以上問題之前,首先應明確的是,無論是“寶馬7系”還是“瑪莎拉蒂”,在刑法面前均屬於機動車。駕駛機動車經常涉及的罪名主要有:(1)危險駕駛罪;(2)交通肇事罪;(3)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4)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這四個罪名都屬於刑法分則第二章“危害公共安全罪”罪名。為使讀者有直觀認識,羅列四個罪名刑法規定如下:

第一百一十五條 【放火罪】【決水罪】【爆炸罪】【投放危險物質罪】【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放火、決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或者以其他危險方法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失火罪】【過失決水罪】【過失爆炸罪】【過失投放危險物質罪】【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過失犯前款罪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一百三十三條 【交通肇事罪】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因而發生重大事故,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運輸肇事後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別惡劣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緻人死亡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一百三十三條 之一 【危險駕駛罪】在道路上駕駛機動車,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拘役,並處罰金:

(一)追逐競駛,情節惡劣的;

(二)醉酒駕駛機動車的;

(三)從事校車業務或者旅客運輸,嚴重超過額定乘員載客,或者嚴重超過規定時速行駛的;

(四)違反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規定運輸危險化學品,危及公共安全的。

機動車所有人、管理人對前款第三項、第四項行為負有直接責任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第3款,已經直接回答了問題1,即駕駛機動車女車主有醉酒駕駛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理由是其他犯罪是危險駕駛罪的結果加重犯,本文不展開)。那麼重點需要討論的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與交通肇事罪的區別,尤其是造成死亡結果情形與適用交通肇事逃逸緻人死亡加重情節的區別。

一、交通肇事罪與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區別

駕駛機動車,只要造成了人員傷亡結果,一般以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傷3人以上為標準,即構成交通肇事罪。而一旦駕駛機動車的行為人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的行為,具有與放火、決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的行為相當的公共危險,則行為同時符合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要件。在此基礎上,如果行為人是疏忽大意或者過於自信,則成立過失犯罪(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如果行為人對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及結果持希望或者放任的態度,則成立故意犯罪(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故罪名區分的標準在於,行為是否具有與放火、決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的行為相當的公共危險,是否屬於相當的公共危險則需要司法判斷。

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造成死亡後果)與交通肇事罪逃逸緻人死亡加重情節的區別

從二者的法定刑看,適用上具有明顯差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刑為死刑;交通肇事逃逸緻人死亡的法定最高刑為十五年。二者的區別除應適用於前述交通肇事罪行為的公共危險性較輕之外,最主要的差別在於“致人死亡”的行為不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造成他人死亡後果,危害公共安全行為直接造成了死亡結果;而交通肇事罪造成死亡後果的並非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行為本身造成的,死亡結果是由逃逸行為造成的。

這裡需要進一步解釋為何“逃逸行為”能夠造成死亡結果——即交通肇事行為僅造成傷害結果,或者同時造成死亡及傷害結果,逃逸行為使傷害結果轉化為死亡結果。反之,如果逃逸行為不是使傷害結果轉化及惡化為死亡結果,而是如女車主一樣在逃逸過程中另外造成不特定或者多數人具有重傷或死亡的危險,則仍應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認定。

綜上,飲君認為,慎飲固不符合“放浪形骸之外”的自由價值,但“慎與飲”與“慎行”則常成為“昔人興感之由”。刑法面前,人身自由才是最高價值。

"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