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困時代》第二章放牛娃學生娃22、男娃女娃受欺辱

武飛 老子 作家達度 2019-04-16

22、男娃女娃受欺辱

運東的屁股好得差不多了,生活也就恢復了常態。該上學還是上學,該放牛還是放牛,該吃傢伙還是照常吃傢伙。

這天晚學放得早,運東就把牛趕到水草豐美的鯽魚湖邊。哪曉得還有人比他更早放牛呢。遠遠地,他發現那放牛的像是唐之強家的梅子,於是就加快速度追了上去。本來,小娃易忘事。可是一看到梅子,運東就想起了那天被她父親害得慘哪,現在屁股還隱隱作痛呢。

唐之強家的大兒子唐永旺比運東大一歲,已經上二年級了,女兒梅子比運東小一歲,還沒有上學。唐之強的小弟弟唐之家跟他兒子永旺同年,也只比運東大一歲,因為說話結結巴巴,怕醜,就沒有上學,所以他家放牛一般都是唐之家的事。沒想到今天居然是梅子在放牛,可讓他逮著機會了,也好報她爸那一撞之仇。兩個放牛娃一攏堆就開始拌嘴,很快就互相罵起來。

《貧困時代》第二章放牛娃學生娃22、男娃女娃受欺辱

《貧困時代》第二章放牛娃學生娃22、男娃女娃受欺辱

運東很少罵人,但他聽別人罵過。那個叫武飛飛的,是放牛娃中的一個刺兒頭,比運東大兩歲,特別好罵人。武飛飛仗著他爸爸武少啟在公社當幹部,膽子大得驚人,在學校連老師也敢罵。村裡許多大人小娃都被他罵過,大家背地裡都叫他“流氓阿飛”。

這時,運東就學了武飛飛的腔調罵梅子:“我*你姆媽。”

梅子不會罵人,就跟著運東回罵:“我*你姆媽。”

運東心想梅子是個女的,就壞笑著問:“你拿什麼*?”

梅子也跟著問:“你拿什麼*?”

運東就說:“我拿***呢。”

梅子也跟著說:“我拿***呢。”

運東大笑起來:“你是個女娃,哪來的**?”

梅子也反問道:“你哪來的**?”

……

正當他們二人罵得上勁,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武飛飛來了。

“老遠就聽到,你兩個在*什麼*啊?”武飛飛人沒過來,聲音已經飛過來了。

一見武飛飛來了,運東就像老鼠見了貓,不敢吱聲了。

可是,武飛飛不會輕易放過他,罵道:“你這個小**,欺負人家女娃子,你要*什麼*啊?拉出來老子看看!”說著就用手去掏運東的褲襠。運東本能地用手一擋,卻被武飛飛用力一掀,摔倒在地。武飛飛趕過來,抄進他的褲襠,使勁一捏,疼得運東大叫了一聲。

武飛飛大笑著說:“你這個小**根子,只有蠶蛹兒大,*你媽個球啊。”又轉對梅子說,“要不要摳出來你看看?”

梅子立刻捂住臉,連聲說:“不看不看,羞死人了。”

運東哭咧著嘴說:“我要告訴我家格龍叔叔……打你……”

武飛飛起身說:“老子又沒撩他,也不怕他,老子也沒怎麼你呀。”他轉過身去罵梅子,“還有你這個小*,**都冇長,也要*他媽,給老子摸摸看。”

梅子嚇壞了。武飛飛根本不顧梅子的哭嚷,硬是把手伸進褲襠裡摸了一把,笑著說:“小***的,又沒有**,*什麼*,還不如看我的。”武飛飛說著,就掏出**來,對著太陽屙尿,一邊屙一邊說:“別人說屙三尺高的尿,那算什麼?老子可以屙一丈高,你們信不信?”

武飛飛屙完了,說:“老子**這麼大,*一下還差不多。”他就衝著梅子道:“你剛才還要*他媽呢,現在來跟我***。”說著就朝梅子走過去。

梅子嚇得大聲哭嚷,喊人救她。可是哪有人呢?她像一隻受驚的兔子,眼看就要落入虎口了。

運東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他不能眼睜睜看著梅子被欺負。不知從哪兒來了一股勇氣,麻起膽子大聲叫了起來:“格龍叔叔來了!來打這個流氓阿飛……”

武飛飛先是一愣,然後四下看了看,接著罵道:“你這個小**要敲死了!老子先收拾你再說。”他一邊說,一邊朝運東凶了過來。

運東哪是他的對手,幾下就被打倒在地,又被他騎在身上捶打,運東只能作無用的反抗。

《貧困時代》第二章放牛娃學生娃22、男娃女娃受欺辱

梅子趁他們打架的當兒,停止了哭泣,牽了牛偷偷地逃走。

一會兒,武飛飛打累了,運東也無力反抗了,武飛飛就勾起頭來找梅子。他發現梅子正在溜走,連忙爬起來叫道:“你這個**不要走,老子還沒有*呢!”他又凶惡地朝梅子跑過去。梅子已經嚇得魂不附體,很快就被他壓在地上。梅子哭嚷著不依,武飛飛就在她身上亂摳一氣。無奈梅子力氣太小,終於被他***(此處刪去18字)……

夕陽把它那血色的餘光,從湖邊樹木的縫隙裡射下來,像一隻不瞬的眼睛,冷冷地注視著正在發生的一切……

夜裡,運東和梅子被兩家的大人找回到家裡。

村裡發生了這麼一樁異乎尋常的事,大家不免議論紛紛。只見梅子哭哀哀的,十分傷心。運東像被霜打蔫了似的,無精打采。那個武飛飛呢?嘴裡一刻不停地狡辯著。他說:“我媽說了我,我一個小孩子家知道什麼呀,我只是摸了她一下,又沒有搞真的呢。”

由於武飛飛的爸爸是公社幹部,在村裡赫赫有名,比一個生產隊長,甚至一個大隊書記掌的權還要大。平常時候,誰吃了雄心豹子膽敢去惹他?梅子的爸爸唐之強,跟運東的伯伯應格嚴,都不過是無職無權的普通社員,出了這檔子事,還能把人家咋地?當灣裡幾個有頭有臉的人出來一勸和,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武飛飛的事算是了了,可是運東的事卻來了。

第二天一大早,唐之強兩口子就尋上門來,指著鼻子問上臉地教訓格嚴說:“你那個娃該有幾多拐喲,昨天的事就是從你屋的運東罵我梅子開始的,說不定你屋的娃是跟武飛飛串通好了,專門來欺負我家梅子的。我們又是怎麼得罪了你們?你們不把娃兒教好,我們就用大人來打的!”

格嚴抹了一把濺上臉來的涎分子,說道:“哎呀,看你這話說的,我們還不曉得呢。運東昨天回來,看樣子像是被人打了,我們還以為他又從牛背上摔下來了呢。”

陳安穎一聽“又從牛背上摔下來”,就接口道:“我屋的娃上回從牛背上摔下來,還不是被你害的……”

唐之強家的李娃一聽陳安穎這話,麻臉立刻就漲紅了,大聲說道:“陳姐,你說這話是麼意思?你今天不給我說清楚,我還不依了你!”

格嚴一邊把陳安穎往身後拉,一邊說:“我屋的運東放牛去了還沒回來,我等他一回來就問他。要是像你們說的,我就饒不了他!”

唐之強也把李娃往後一拉,說:“怎麼教訓你屋的娃是你們的事。我只告訴你,以後再不允許發生這樣的事!”

這時,隊長應于山一路喊工喊過來了。唐之強兩口子也就氣咻咻地離去了。

陳安穎還在喋喋不休:“上回他害了我娃,今天他還敢尋上門來,真是跛子的屁股邪完了……”

運東跟其他放牛的小夥伴們一樣騎在牛背上,迎著初升的太陽,一路歌兒回來了。殊不知一餐死傢伙正等著他呢。

運東進屋時毫無防備,腦殼上突然就吃了兩巴掌。只見他父親聲色俱厲地喝道:“你昨天闖了什麼禍?”

運東一邊哭著一邊說:“我沒有闖禍……是武飛飛……他打了我們兩個……”

父親道:“你是不是跟武飛飛一起欺負了梅子?”

運東說:“不是……是武飛飛……欺負我們……”

父親道:“人家為什麼說是你先罵梅子的?”

運東嘟嚕道:“我罵梅子,是,是……”

啪啪——運東頭上頸上早捱了幾巴掌,又被父親拖到神堂前罰跪。運東的腦殼都被打蒙了,耳門子還嗡嗡直響。他唯一的反應就是咧開嘴來大聲嚎哭。

母親正在廚屋收拾鍋碗,聞聲趕上前來,罵他父親不知青紅皁白就打娃。

隔壁的玉芝婆也過來勸架,說:“你這個人也真是的,聽人家說的鬼話就打娃呀,那唐家屋的‘長子’從來就不是個好東西。”

聽了玉芝婆的話,運東哭得更傷心了。

陳安穎要把運東拉起來吃飯,怎麼也拉不動。她知道運東的犟勁發了,誰也沒辦法,只好把他父親推走。說人家都出工了,你快走吧。

趁父親找工具出工,運東爬起來,憋著氣,抓了書包就去上學。他習慣了這樣,一生氣就不吃飯,但不上學可不行。他心裡怨恨哪,都是那狗日的武飛飛惹的禍,昨天在外面捱打,今天又在屋裡捱打。他越想越生氣,決定找個人幫他出這口惡氣。對了,還是要告訴格龍叔叔,恐怕也只有格龍叔叔才能降得住這狗日的武飛飛了。

《貧困時代》第二章放牛娃學生娃22、男娃女娃受欺辱

達度簡介:本名應才兵,湖北仙桃人,碩士研究生學歷,中國作協會員,湖北省報告文學學會副會長。已在《中國作家》《中國報告文學》《中篇小說月報》《北京文學》《長江文藝》等發表出版作品200多萬字。著有中短篇小說集《直人橫人圓人彎人》,《就這樣把你征服》,長篇小說《貧困時代》,長篇報告文學《體操神話》,軍旅報告文學《世界屋脊上的鋼鐵長城》,《塵封七十年的抗日名將曾錫珪》等。《體操神話》獲湖北省第七屆五個一工程獎,《世界屋脊上的鋼鐵長城》入選《2012中國報告文學年選》,《喜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獲中宣部中國夢徵文二等獎。2014年為中國作家協會定點深入生活作家,在湖北洪湖市定點深入生活,完成長篇小說《貧困時代》,被稱為江漢平原版“平凡的世界”,“一部精彩呈現江漢平原地域史詩的力作”。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