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惡女往事2

唐武宗 小說 掌閱文學 2017-06-25

第二百零五章:惡女往事2

李雲鈺邁著小短腿兒蹣跚的向李炎小跑去,調皮的撲到了李炎的懷裡,李炎楞了一下,將李雲鈺小小的身子攬進了懷裡,李雲鈺則是咯咯的笑著。

李炎揉著李雲鈺的腦袋,“珏兒想不想學厲害的靈力呀?以後讓那個長老教你本事好不好?”指了指旁邊的李年。

“雲鈺都聽爺爺的。”

李炎的眼眶有些溼潤,拉著李雲鈺的小手,聲音有些哽咽。

“好,乖,乖孩子。”

以李年為首的長老,走到李雲鈺面前,行了一個武者的標準禮。

齊聲,“吾,以魂起誓,有生之年護她安好無恙,傾其所有教導。”

李雲鈺也感覺到了氣氛的嚴肅,從李炎懷裡滑下,面對著他們,同樣回了一個標準禮,雖然有些笨拙,但卻可以看出她的真誠。

“眾位長老不必多禮,真正應該行禮的是雲鈺才對,雲鈺年幼,但卻並非不懂事。從今往後還請諸位長老多多包涵雲鈺的缺點。”

說罷,又是深深的一鞠躬。面對長老,臉龐上還是滿滿的稚氣,卻已經隱隱有了大家風範。

李炎在一旁含笑看著李雲鈺,不難看出,李炎對她這番表現甚是滿意。

“好了,我們都是李家人,理應互相幫襯。現在你們是雲鈺的師傅,雲鈺也不可對師傅們發小姐脾氣,長老們就狠狠的教導她便是。”

“爺爺。”李雲鈺抱著李炎的胳膊撒嬌,“雲鈺可乖了呢,哪有什麼小姐脾氣,別在師傅們的面前抹黑雲鈺呀。”

“小姐很是聰慧,雖然年紀尚小,但不難看出少主定是花了不少功夫教導小姐的。相信小姐也會很用功學武的。”李年微微低頭說道。

“還是師傅好。師傅以後直接喊雲鈺的名字就好。”李雲鈺笑眯眯地對著李年撒嬌。

“哈哈,咱們去前廳吃飯吧,還有什麼恭維的話也等吃飽喝足了說。”李炎促狹的看著他們。

“可以吃飯了嗎?真好!雲鈺都快要餓扁了呢。”說罷還真的揉揉肚子,似乎真的要被餓扁了一般。

眾人被她嬌憨的模樣逗笑,李炎更是不給李雲鈺面子放聲豪笑。李年亦是眼裡溢滿笑意。

李雲鈺被眾人笑的有些不好意思,對著李炎李年扮了個鬼臉又邁著短腿兒向前廳跑去。

大家愣了一下,見正主不在全都爆出了笑聲。還沒跑遠的李雲鈺也聽到了,紅撲撲的小臉這下子可變成了猴屁股。

餐桌上氣氛好的不得了,一干長老以及李炎眼裡都帶著笑意,苓藍被臨陣脫逃的李雲鈺好一番撒嬌之後心情也好了許多,不再那麼一副期期艾艾的模樣。

一餐飯吃得溫馨無比,越可是溫馨離別就越是不捨,心情總算好轉的苓藍這時候卻又開始抹眼淚。

李流雲看著愛妻這般心裡著實不好受,但他又清楚的明白,這是女兒李雲鈺的命運,他輕嘆,心頭苦澀卻又自豪。他的女兒才多大,可表現出的聰慧與懂事讓他的心底一片柔軟。

李雲鈺並無任何別離時有的情緒,圓溜溜的眼笑的彎彎,紅潤的脣也忍不住的往上揚,生怕別人不知道她有多開心。

吃完飯,李流雲立刻帶著苓藍離開,溼了眼眶的苓藍,輕輕擁著李雲鈺,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清淺的吻,帶著不捨,帶著歉疚,帶著心疼。

“珏兒要乖。”苓藍哽咽著,興許是忍淚的緣故,聲音有些沙啞。

“嗯,珏兒會乖乖的聽師傅們的話,好好練功的。孃親放心。”李雲鈺點點頭,淺淺的笑著。

“娘每月都會去看你的。”說罷,鬆開李雲鈺,隨著李流雲離開,就怕再晚一點兒,眼裡的淚再也忍不住。

李雲鈺也似乎感覺到了苓藍情緒的不穩定,臉上的笑沒有剛開始的那般燦爛,開始有些心不在焉。

“李年,帶著雲鈺去若雪閣吧。”李炎見李雲鈺這般,心裡也有些不忍,想著,到了她自己的小閣樓興許會開心點吧。

李年點頭牽著晃神的李雲鈺,走到了若雪閣,若雪閣李年不是第一回來了,這個閣樓是當年李年親手設計監工的,裡邊兒的擺設也是和李流雲夫婦以及李炎一起決定的,可以說若雪閣是他的心血。

“小云鈺,你別想太多了,你身上的重擔是你必須要扛著的,或許對你來說有點兒不公平但.”李年沉默了一路,還是覺得和李雲鈺說這番話,可還沒說完便被李雲鈺打斷了。

“師傅說的,雲鈺都懂,父親和雲鈺說過很多回,明白自己有著帶領李家輝煌的責任。只是雲鈺不明白,為什麼孃親要那般,似乎.”

李雲鈺稚嫩的臉上有著與之不符的老成與疑惑,“似乎,孃親再也見不到雲鈺了一樣。”

“傻孩子,你娘她只是捨不得你受苦罷了。和我們幾個老頭子學武功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兒。你這般模樣可能承受的了?”李年失笑,揉了揉李雲鈺的腦袋,說到後面又有些擔憂。

李雲鈺也是極其懂事的笑著,得到了李年的解惑,那股子的機靈勁兒又回來了。“師傅放心,雲鈺可沒那麼嬌氣。”

“那樣最好,明兒可要早點兒起,自己起了就扎馬步吧,沒到早飯時間不準休息。”

這扎馬步聽著雖然輕鬆,但對於一個小孩兒來說到底不是件容易事兒。而且這早到底是要多早?李雲鈺自己心裡也得有個數。不得不說,這也是李年對於李雲鈺的第二個考驗。

“師傅放心。”李雲鈺並不是沒有扎過馬步,深知其中的不易,但也沒有膽怯。脆生生的應下了。

“嗯很好。房間裡有書,放得不高,自己好好休息下,若是悶了就看看書好了。沒什麼大事兒就不用找我們幾個師傅,明白嗎?”

李炎一副嚴師的模樣,毫不疼惜李雲鈺的年幼,讓她自力更生,沒有丫鬟沒有爹孃,她所有的一切都要依靠自己。

“是師傅。”李雲鈺也並沒有覺得不妥,一樣點點頭應承下來。

“差不多就是這樣了,那我就先走了。”李年想想應該是沒有忘記囑咐什麼,便離開了。

李年走後,李雲鈺躺在床上發呆。

良久,李雲鈺的眸子才恢復了以往的靈動,翻身下床,光著小腳丫子,跑到書櫃前隨意抽了本書翻了翻覺得還可以,便帶著它到書桌旁看了起來。

晚膳過後李雲鈺早早的歇下,一夜無夢。

當天邊泛著魚肚白時,李雲鈺便醒來了。洗漱一番出了房門。

清晨的空氣溼漉漉的,清清涼涼,深深吸一口,昏昏欲睡的感覺不復存在。

只是瞬間,李雲鈺便愛上了清晨的空氣,不僅僅是乾淨舒心,更重要的有一種特別的感覺,讓她整個人都舒暢。

她按著李年的要求,開始扎馬步,一開始的確很輕鬆,但越久她的腿便抖的越厲害,從之前的穩穩當當到現在的兩股顫顫,其中的辛苦只有扎過的人才知。

一個多時辰之後天已經完全的亮了,那顆閃閃的啟明星也隱匿了起來。

汗水從李雲鈺的兩頰滑下,紅潤的脣也緊抿著,胸腔的起伏劇烈,說明了她的疲憊。

李年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李雲鈺的身後,脣同李雲鈺一般緊抿著,眉頭亦是緊皺著,眼裡閃爍著心疼,欣慰,歉疚,百感交集。

終於,有人吆喝著吃早飯時,李雲鈺一直緊繃的身子稍稍放鬆一些,卻不敢一下子鬆氣,僵著身子一點一點的站好,顫著腿小步小步的走著,感覺腿上沒那麼無法忍受時,方才轉過身準備去前廳吃飯。

李雲鈺一回頭便看見李年滿臉嚴肅,似乎是不滿。李雲鈺心裡有些忐忑,低下頭,偶爾抬起頭瞄一眼李年,卻又不敢將視線停留太久,急急的埋下腦袋。

半天沒聽見李年說一句話,李雲鈺心裡更是忐忑不安,嚥了咽口水,鼓起勇氣抬頭。

“師,師傅,是不是雲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李雲鈺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讓李年的臉色更加難看。

李雲鈺快哭了,“師傅,雲鈺若是做了什麼錯事,您直說就好,就是批評李雲鈺幾句都行,別不說話呀。”

李年見李雲鈺這般,深吸了口氣平緩了心裡百般複雜的情緒,“沒事,你做得很好,但是千萬不要太過勉強自己。”

李雲鈺聽到李年的話,狠狠的鬆了口氣,小手拍著胸脯,細聲喃喃“呼,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李年看著賣萌的李雲鈺不禁感到好笑,搖搖頭臉上也有了淺淺的笑意。

“行了,去吃飯吧,吃完飯到這等我。”李年拍拍李雲鈺腦袋。似乎李家長輩對後生表達自己的喜愛時,都是蹂躪她的腦袋。

李雲鈺吐吐舌,俏皮的模樣還真是讓人想要好好蹂躪她的小臉蛋。本想跑著去前廳,可扎馬步的痠軟又讓她踉蹌了一下。

看著李雲鈺踉蹌,李炎的心一緊,疾步向前走到李雲鈺身旁,抓起李雲鈺的手傳送一些靈力來梳理筋骨脈絡。

李雲鈺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圓溜溜的眼睛瞪得更大,驚愕的樣子令人發笑。

“好了,去吃飯吧。”

“是!”李雲鈺甜甜的笑著。

用過早飯李雲鈺興致滿滿的到了練武場。李年早早的就在這兒等著李雲鈺,遠遠的看見她,突然靈機一動開始慢悠悠的耍起一套拳。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