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飯(民間故事)

蘇軾 蘿蔔 蘇轍 故事 溜溜球的春天 2019-02-05

有一次,在京城,蘇東坡與好友劉貢父聊天,他說:“我與舍弟(蘇轍)寒窗苦讀時,差不多每天都享用三白飯,吃起來香噴噴的,因此忘記人世間還有許許多多值得品嚐的山珍海味。”

劉貢父動了好奇心,他問蘇東坡,三白飯包括哪些食材、食料?蘇東坡如實相告:一撮鹽、一碟生蘿蔔、一盆米飯。食物簡單到如此程度,應該說清苦至極,滋味如何,可想而知。劉貢父聞言大笑,也沒做多餘的點評。

過了一段日子,劉貢父寫信給蘇東坡,邀請他來家裡吃頓皛飯。蘇東坡不清楚皛飯有何講究,也沒可著勁去仔細琢磨。蘇東坡去了劉府,看到餐桌上的食物只有鹽末、蘿蔔和米飯,這才恍然大悟,“皛”字由三個“白”字疊羅漢疊成,豈不是早年他曾吃得津津有味的三白飯嗎?好友把玩笑直接開到餐桌上來了,蘇東坡並不氣惱,無非是任由“車軲轆”在肚子裡多轉悠一陣子。

蘇東坡領情,在劉府吃完皛飯後,他拱手作別,上馬回家。有道是“來而不往非禮也”。第二天,蘇東坡也擺了一桌毳飯,寫信邀劉貢父來吃。劉貢父明知這頓毳飯不可能比皛飯更為美味,但他左想右想,也想不出毳飯是什麼東西。好奇心佔據了上風,他如期而往,到蘇家去長見識。

有趣的是,兩人談古論今,聊了大半天,茶水喝了好幾壺,劉貢父飢腸轆轆,卻遲遲沒有食物充飢。於是客人直奔主題:“實在不好意思,我的肚子快餓扁了,怎麼還不見你說的毳飯上桌,莫非毳飯很難烹製?”

蘇東坡笑道:“請貢父少安毋躁!”主客之間這樣問答過三次後,劉貢父訴起苦來:“我實在是飢不可耐了!”蘇東坡這才站起身,揭開謎底:“鹽也毛,蘿蔔也毛,飯也毛,這頓飯不是毳飯是什麼?”在蜀地,“毛”與“冇”同音,意思是“無”,“毳飯”就是“三毛飯”,三毛就是三無。

劉貢父捧腹大笑,他說:“我早就料到你會報東門之役,但沒料到毳飯是三無飯,我幹坐這麼久,上了你的大當!”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