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李璟李煜晏殊歐陽修王安石蘇軾通通落水

宋朝 李清照 歐陽修 蘇軾 唐風宋月 2017-05-03

李清照一竹竿打翻一船人,北宋詞人除周邦彥,其餘人通通落水

在青州屏居的漫長歲月中,李清照完成了其驚世駭俗之作——《詞論》!

詞這一文學方式,發展到李清照生活的時代,已有近三百年的歷史。其間詞壇名家輩出,而論詞者少。在這種情況下,李清照橫空出世,以其敏銳的感知力、豐厚的學養,論詞學發展的得失,品評前人創作得失,總結經驗、探尋規律,寫下了詞學裡程碑似的作品《詞論》。

李清照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李璟李煜晏殊歐陽修王安石蘇軾通通落水

針對詞作創作的現狀,回顧數百年前“鄭衛之聲日熾,流靡之變日煩”的創作歷程,李清照心底油然而生了一種捨我其誰的責任感。正是因此,她歷數“開元天寶間”李八郎以來“樂府聲詩”的發展歷史,並逐一檢討了五代南唐以來江南李璟、李煜父子與其臣工,本朝前輩詞人的優缺點。

在《詞論》中,李清照對歷代詞人褒揚多於批評,因此傳播開來後,在文壇引發了軒然大波。

李清照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李璟李煜晏殊歐陽修王安石蘇軾通通落水

茲錄《詞論》重點部分如下:

……五代干戈,四海瓜分豆剖,斯文道熄。獨江南李氏君臣尚文雅,故有“小樓吹徹玉笙寒”、“吹皺一池春水”之詞。語雖奇甚,所謂“亡國之音哀以思”者也。逮至本朝,禮樂文武大備。又涵養百餘年,始有柳屯田永者,變舊聲作新聲,出《樂章集》,大得聲稱於世。雖協音律,而詞語塵下。又張子野、宋子京兄弟、沈唐、元絳、晁次膺輩繼出,雖時時有妙語,而破碎何足名家。至晏元獻、歐陽永叔、蘇子瞻,學際天人,作為小歌詞,直如酌蠡水於大海,然皆句讀不葺之詩耳,又往往不合音律者何耶?、、、王介甫、曾子固文章似西漢,若作一小歌詞,則人必絕倒,不可讀也。乃知別是一家,知之者少。後晏叔原、賀方回、秦少游、黃魯直出,始能知之。又晏苦無鋪敘;賀苦少典重;秦即專主情致,而少故實。譬如良家美女,雖極妍麗豐逸,而終乏富貴態;黃即尚故實,而多疵。譬如良玉有瑕,價自減半矣……

觀千劍而後識器,操千曲而後曉聲。

李清照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李璟李煜晏殊歐陽修王安石蘇軾通通落水

透過《詞論》的文字可知,李清照是深入研究過這些詞人作品的。令所有人印象深刻的是,她對詞壇前輩的作品,不僅能看到優點與長處,集眾家所長為已長;更能指出這些詞人作品中的不足之處,識其不足,才能在自己的創作當中有所規避,揚長避短。

正是因為《詞論》囿於篇幅的原因,對前輩詞人作品褒少貶多,所以人們對李清對前代詞人的褒揚有選擇的無視,認為她藐視一切,妄自尊大,自然引來世人的訾議。

暫且不說李清照曾對前輩詞人的作品潛心學習,加以借鑑,僅就《詞論》中對各名家的批評是否正確,是否切中肯綮加以簡單分析:

李清照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李璟李煜晏殊歐陽修王安石蘇軾通通落水

南唐李璟、李煜父子的詞,“語雖奇甚”,但屬於“亡國之音哀以思”的評價乃是公論;柳永做為宋初詞壇巨擘,對於詞的貢獻自有公論。他為後人所詬病的重要原因恰恰是因為其風流不羈,作詞常常“雜以鄙語”,而且對風月場上之事多有淺露直白的描寫。李清照批評他部分詞作“詞語塵下”,事實清晰、證據確鑿,辯無可辯的。

稱張先、宋祁兄弟等“雖時時有妙語,而破碎何足名家?”也有道理。張先、宋祁享譽詞壇,確實只是因為一二名句而已,如張先之號“張三影”,宋祁號“紅杏尚書”。世人往往因欣賞名句而忽略了對詞作整體的審美和評價,這樣一來,自然難免失之偏頗。李清照不滿那種不顧藝術整體的創作和批評,單純把偶有妙句奇語的詞作評價太高,這種認識無疑是正確的。

李清照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李璟李煜晏殊歐陽修王安石蘇軾通通落水

《詞論》對晏殊、歐陽修、蘇軾不協音律之詞作,予以尖銳之批評。撇過晏殊、歐陽修、蘇軾等人詞作水平如何不講,單是幾人的社會地位、文壇地位就足以令後人肅然起敬,一個女性居然跳出來指摘他們詞作不合音律。李清照的大膽行徑,無疑是其飽受非議的重要原因。個人以為,宋室南渡後,蘇學重新煥發出勃勃生機。蘇軾走上神壇,他的詩詞文章成為神聖不可侵犯的東西。當所有人都讚不絕口時候,李清照卻批評起了蘇軾詞作不協音律。《詞論》在坊間廣為傳播之際,她自然就是眾矢之的了。

李清照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李璟李煜晏殊歐陽修王安石蘇軾通通落水

王安石雖有《桂枝香-正登臨送目》等詞作名篇,但他無意稱雄詞壇,雖不是名家,但李清照譏其詞“令人絕倒”,多少毀人太過……

李清照實在是狂的可以!

眾所周知,“世之著述,不能無病”。與一些不是捧殺、就是棒殺的文學批評家不同,李清照實事求是的辯證批評法雖令人耳目一新,卻也頗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意思。在詞壇,“自謂能擅其長”的李清照以其遠超儕輩的才華傲視群雄,在男權興盛的時代,自然會招來許多男性的羨慕妒嫉恨的。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