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蒴果 虞姬 霸王別姬 讀書活 2019-07-26
"
"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春時撒種的虞美人草開了花,我的鄰居,尤其一些上了年紀的阿姨,悄悄問我:“怎敢種這東西?”我不解其意,她們便挨近我耳朵講:“這不是罌粟麼?”還真有些像,畢竟是罌粟科的。虞美人的方言我講不來,而我那些鄰居,他們中的大多數並不識“虞”字,以至於我要解釋這些花,還真費勁兒。但聽過《霸王別姬》的,又要另說了。鄰居里有個唱戲的花姨,她必定知道“虞姬”,自然也就曉得“虞美人”了。

虞美人命薄,總開不過兩天。宋代易幼學《詠虞美人草》中寫道“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詩中的“血染原頭草”就是虞美人草。傳聞虞姬死後,她的墳上長出了一種草,開著血染似的花,這花便被人叫做“虞美人”。我猜想,虞姬的“悲壯”色彩,大抵就是虞美人命短的主要原因了,紅顏薄命嘛,難怪古人興賤名好養。

"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春時撒種的虞美人草開了花,我的鄰居,尤其一些上了年紀的阿姨,悄悄問我:“怎敢種這東西?”我不解其意,她們便挨近我耳朵講:“這不是罌粟麼?”還真有些像,畢竟是罌粟科的。虞美人的方言我講不來,而我那些鄰居,他們中的大多數並不識“虞”字,以至於我要解釋這些花,還真費勁兒。但聽過《霸王別姬》的,又要另說了。鄰居里有個唱戲的花姨,她必定知道“虞姬”,自然也就曉得“虞美人”了。

虞美人命薄,總開不過兩天。宋代易幼學《詠虞美人草》中寫道“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詩中的“血染原頭草”就是虞美人草。傳聞虞姬死後,她的墳上長出了一種草,開著血染似的花,這花便被人叫做“虞美人”。我猜想,虞姬的“悲壯”色彩,大抵就是虞美人命短的主要原因了,紅顏薄命嘛,難怪古人興賤名好養。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家門外的虞美人草,是從幾百顆種子中脫穎而出的,至今開過花的,還未發現血染色,多是白、粉兩色。早晨橄欖形的花苞還裹有兩片淺綠色萼片,於細長直立的花梗上端垂著頭。到了中午,四片皺巴巴的花瓣已抱成一團,像個小拳頭似的,將萼片衝撞開。等花瓣全打開,或是打開兩片時,落在花瓣上的日光,能清楚地映照出花的肌理感。輕薄質地,光潔如綢,每片花瓣上還有五六道壓褶。有些花開得並不徹底,萼片扣在花瓣上,細看那萼片,上頭佈滿了絨毛,有點像刺蝟。藏在日光裡的夏風總是悄悄就將萼片除去了,它們落入土地,完成使命。此時,虞美人將花瓣徹底舒展開來,抬頭挺胸,時而隨風搖著花梗,時而安安靜靜享受日光。

到了傍晚,已經瞧不見早晨開的四五朵花了,花梗頂端只剩一粒蒴果,那些花瓣不知何時脫離母體,散得到處都是。起初,我懷疑是壞小孩覬覦花的貌美將其討去玩。見有小孩從花前經過,我便要將他們視為“嫌疑人”。第二日,才開不久的虞美人,又掉了花瓣。爸覺得不對勁兒,他認為:若是小孩兒貪玩,該是折一株走,而不是捋花瓣吧,還留下罪證。

"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春時撒種的虞美人草開了花,我的鄰居,尤其一些上了年紀的阿姨,悄悄問我:“怎敢種這東西?”我不解其意,她們便挨近我耳朵講:“這不是罌粟麼?”還真有些像,畢竟是罌粟科的。虞美人的方言我講不來,而我那些鄰居,他們中的大多數並不識“虞”字,以至於我要解釋這些花,還真費勁兒。但聽過《霸王別姬》的,又要另說了。鄰居里有個唱戲的花姨,她必定知道“虞姬”,自然也就曉得“虞美人”了。

虞美人命薄,總開不過兩天。宋代易幼學《詠虞美人草》中寫道“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詩中的“血染原頭草”就是虞美人草。傳聞虞姬死後,她的墳上長出了一種草,開著血染似的花,這花便被人叫做“虞美人”。我猜想,虞姬的“悲壯”色彩,大抵就是虞美人命短的主要原因了,紅顏薄命嘛,難怪古人興賤名好養。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家門外的虞美人草,是從幾百顆種子中脫穎而出的,至今開過花的,還未發現血染色,多是白、粉兩色。早晨橄欖形的花苞還裹有兩片淺綠色萼片,於細長直立的花梗上端垂著頭。到了中午,四片皺巴巴的花瓣已抱成一團,像個小拳頭似的,將萼片衝撞開。等花瓣全打開,或是打開兩片時,落在花瓣上的日光,能清楚地映照出花的肌理感。輕薄質地,光潔如綢,每片花瓣上還有五六道壓褶。有些花開得並不徹底,萼片扣在花瓣上,細看那萼片,上頭佈滿了絨毛,有點像刺蝟。藏在日光裡的夏風總是悄悄就將萼片除去了,它們落入土地,完成使命。此時,虞美人將花瓣徹底舒展開來,抬頭挺胸,時而隨風搖著花梗,時而安安靜靜享受日光。

到了傍晚,已經瞧不見早晨開的四五朵花了,花梗頂端只剩一粒蒴果,那些花瓣不知何時脫離母體,散得到處都是。起初,我懷疑是壞小孩覬覦花的貌美將其討去玩。見有小孩從花前經過,我便要將他們視為“嫌疑人”。第二日,才開不久的虞美人,又掉了花瓣。爸覺得不對勁兒,他認為:若是小孩兒貪玩,該是折一株走,而不是捋花瓣吧,還留下罪證。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為了找出虞美人“命薄”的原因,爸整個下午就坐在明廳的沙發上“監視”過路人,除了鳥懶懶地叫幾句,外頭未見有小孩,爸索性坐到門口吹吹風。立夏過後,熱氣濃得化不開,連風都是溫溫的。夏風吹拂爸的同時,也將虞美人的花瓣吹落了。花瓣隨風落去,有掉進花盆中的,也有落入邊上菜地的,還有貼住石壁並不掉入水溝的。這一幕被爸瞧見了,爸講採花賊是風時,我還不大信。

說來奇怪,虞美人花梗頂端維持了兩日的花時,竟是大雨鋪天蓋地澆了兩天的時候。不管大雨拍打得多厲害,花瓣始終是不掉的,只是沒了昂首挺胸的姿態,如早前的花蕾萼片,垂著頭。但風輕輕一吹,花瓣就飛了,爸講,它有種子,雨會弄壞了,所以它要保護,風呢,是幫助它的。

"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春時撒種的虞美人草開了花,我的鄰居,尤其一些上了年紀的阿姨,悄悄問我:“怎敢種這東西?”我不解其意,她們便挨近我耳朵講:“這不是罌粟麼?”還真有些像,畢竟是罌粟科的。虞美人的方言我講不來,而我那些鄰居,他們中的大多數並不識“虞”字,以至於我要解釋這些花,還真費勁兒。但聽過《霸王別姬》的,又要另說了。鄰居里有個唱戲的花姨,她必定知道“虞姬”,自然也就曉得“虞美人”了。

虞美人命薄,總開不過兩天。宋代易幼學《詠虞美人草》中寫道“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詩中的“血染原頭草”就是虞美人草。傳聞虞姬死後,她的墳上長出了一種草,開著血染似的花,這花便被人叫做“虞美人”。我猜想,虞姬的“悲壯”色彩,大抵就是虞美人命短的主要原因了,紅顏薄命嘛,難怪古人興賤名好養。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家門外的虞美人草,是從幾百顆種子中脫穎而出的,至今開過花的,還未發現血染色,多是白、粉兩色。早晨橄欖形的花苞還裹有兩片淺綠色萼片,於細長直立的花梗上端垂著頭。到了中午,四片皺巴巴的花瓣已抱成一團,像個小拳頭似的,將萼片衝撞開。等花瓣全打開,或是打開兩片時,落在花瓣上的日光,能清楚地映照出花的肌理感。輕薄質地,光潔如綢,每片花瓣上還有五六道壓褶。有些花開得並不徹底,萼片扣在花瓣上,細看那萼片,上頭佈滿了絨毛,有點像刺蝟。藏在日光裡的夏風總是悄悄就將萼片除去了,它們落入土地,完成使命。此時,虞美人將花瓣徹底舒展開來,抬頭挺胸,時而隨風搖著花梗,時而安安靜靜享受日光。

到了傍晚,已經瞧不見早晨開的四五朵花了,花梗頂端只剩一粒蒴果,那些花瓣不知何時脫離母體,散得到處都是。起初,我懷疑是壞小孩覬覦花的貌美將其討去玩。見有小孩從花前經過,我便要將他們視為“嫌疑人”。第二日,才開不久的虞美人,又掉了花瓣。爸覺得不對勁兒,他認為:若是小孩兒貪玩,該是折一株走,而不是捋花瓣吧,還留下罪證。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為了找出虞美人“命薄”的原因,爸整個下午就坐在明廳的沙發上“監視”過路人,除了鳥懶懶地叫幾句,外頭未見有小孩,爸索性坐到門口吹吹風。立夏過後,熱氣濃得化不開,連風都是溫溫的。夏風吹拂爸的同時,也將虞美人的花瓣吹落了。花瓣隨風落去,有掉進花盆中的,也有落入邊上菜地的,還有貼住石壁並不掉入水溝的。這一幕被爸瞧見了,爸講採花賊是風時,我還不大信。

說來奇怪,虞美人花梗頂端維持了兩日的花時,竟是大雨鋪天蓋地澆了兩天的時候。不管大雨拍打得多厲害,花瓣始終是不掉的,只是沒了昂首挺胸的姿態,如早前的花蕾萼片,垂著頭。但風輕輕一吹,花瓣就飛了,爸講,它有種子,雨會弄壞了,所以它要保護,風呢,是幫助它的。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雨和風,於虞美人短暫的花期來說,均起到了作用。雨將其灌溉,滋潤生長,風助其繁衍,生生不息。虞美人若非成片成片地長,雨勢稍大,就能給它們帶來“災難”。被雨大肆澆去的蒴果,腐爛,枯萎,迎接而來的是死亡。有時,甚至它們連蒴果都來不及生長,就被雨摧毀了。本要綻放的花苞,在雨的破壞下,先從萼片開始腐爛,第二日,這株虞美人的花苞便宣告死亡。每一場雨,對虞美人來講,都是喜憂參半的。摸不透而又冷酷瘋狂的雨,時而給點小恩小惠,讓虞美人們放鬆警惕,等到它們被眼前的一切麻痺時,雨的攻勢加大了,它們盡情地下,打落的花瓣,被土地牢牢吸住,沒多久,花瓣的一角逐漸變黑,最後與土地合二為一,這歸宿正如林黛玉所說:日久不過隨土化了,豈不乾淨。若虞美人們有足夠的抗力,則雨是福音,教它們免受太陽的炙烤而奄奄一息。若它們族群並不浩大,而雨又發了瘋,癲狂不已,它們只得將那美豔的花瓣,聚攏成蒴果的保護傘,叫雨的陰謀無法得逞。

"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春時撒種的虞美人草開了花,我的鄰居,尤其一些上了年紀的阿姨,悄悄問我:“怎敢種這東西?”我不解其意,她們便挨近我耳朵講:“這不是罌粟麼?”還真有些像,畢竟是罌粟科的。虞美人的方言我講不來,而我那些鄰居,他們中的大多數並不識“虞”字,以至於我要解釋這些花,還真費勁兒。但聽過《霸王別姬》的,又要另說了。鄰居里有個唱戲的花姨,她必定知道“虞姬”,自然也就曉得“虞美人”了。

虞美人命薄,總開不過兩天。宋代易幼學《詠虞美人草》中寫道“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詩中的“血染原頭草”就是虞美人草。傳聞虞姬死後,她的墳上長出了一種草,開著血染似的花,這花便被人叫做“虞美人”。我猜想,虞姬的“悲壯”色彩,大抵就是虞美人命短的主要原因了,紅顏薄命嘛,難怪古人興賤名好養。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家門外的虞美人草,是從幾百顆種子中脫穎而出的,至今開過花的,還未發現血染色,多是白、粉兩色。早晨橄欖形的花苞還裹有兩片淺綠色萼片,於細長直立的花梗上端垂著頭。到了中午,四片皺巴巴的花瓣已抱成一團,像個小拳頭似的,將萼片衝撞開。等花瓣全打開,或是打開兩片時,落在花瓣上的日光,能清楚地映照出花的肌理感。輕薄質地,光潔如綢,每片花瓣上還有五六道壓褶。有些花開得並不徹底,萼片扣在花瓣上,細看那萼片,上頭佈滿了絨毛,有點像刺蝟。藏在日光裡的夏風總是悄悄就將萼片除去了,它們落入土地,完成使命。此時,虞美人將花瓣徹底舒展開來,抬頭挺胸,時而隨風搖著花梗,時而安安靜靜享受日光。

到了傍晚,已經瞧不見早晨開的四五朵花了,花梗頂端只剩一粒蒴果,那些花瓣不知何時脫離母體,散得到處都是。起初,我懷疑是壞小孩覬覦花的貌美將其討去玩。見有小孩從花前經過,我便要將他們視為“嫌疑人”。第二日,才開不久的虞美人,又掉了花瓣。爸覺得不對勁兒,他認為:若是小孩兒貪玩,該是折一株走,而不是捋花瓣吧,還留下罪證。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為了找出虞美人“命薄”的原因,爸整個下午就坐在明廳的沙發上“監視”過路人,除了鳥懶懶地叫幾句,外頭未見有小孩,爸索性坐到門口吹吹風。立夏過後,熱氣濃得化不開,連風都是溫溫的。夏風吹拂爸的同時,也將虞美人的花瓣吹落了。花瓣隨風落去,有掉進花盆中的,也有落入邊上菜地的,還有貼住石壁並不掉入水溝的。這一幕被爸瞧見了,爸講採花賊是風時,我還不大信。

說來奇怪,虞美人花梗頂端維持了兩日的花時,竟是大雨鋪天蓋地澆了兩天的時候。不管大雨拍打得多厲害,花瓣始終是不掉的,只是沒了昂首挺胸的姿態,如早前的花蕾萼片,垂著頭。但風輕輕一吹,花瓣就飛了,爸講,它有種子,雨會弄壞了,所以它要保護,風呢,是幫助它的。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雨和風,於虞美人短暫的花期來說,均起到了作用。雨將其灌溉,滋潤生長,風助其繁衍,生生不息。虞美人若非成片成片地長,雨勢稍大,就能給它們帶來“災難”。被雨大肆澆去的蒴果,腐爛,枯萎,迎接而來的是死亡。有時,甚至它們連蒴果都來不及生長,就被雨摧毀了。本要綻放的花苞,在雨的破壞下,先從萼片開始腐爛,第二日,這株虞美人的花苞便宣告死亡。每一場雨,對虞美人來講,都是喜憂參半的。摸不透而又冷酷瘋狂的雨,時而給點小恩小惠,讓虞美人們放鬆警惕,等到它們被眼前的一切麻痺時,雨的攻勢加大了,它們盡情地下,打落的花瓣,被土地牢牢吸住,沒多久,花瓣的一角逐漸變黑,最後與土地合二為一,這歸宿正如林黛玉所說:日久不過隨土化了,豈不乾淨。若虞美人們有足夠的抗力,則雨是福音,教它們免受太陽的炙烤而奄奄一息。若它們族群並不浩大,而雨又發了瘋,癲狂不已,它們只得將那美豔的花瓣,聚攏成蒴果的保護傘,叫雨的陰謀無法得逞。

「虞美人」可憐血染原頭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但風可就不同了,風也有好壞,虞美人喜歡的是晴日的好風。它們不費吹灰之力,就將花瓣從花梗趕出去了,但並不馬上全部趕走,一片片落,頗有儀式感。等花瓣全落光了,蒴果踩著地頂著天,醞釀新生命。

我每天都能在虞美人附近撿到好些花瓣,這些花瓣並不因脫離了花梗就失去了美豔,它們仍是好看的。只要沒雨,掉下的花瓣色澤依舊,讓人移不開眼。撿來的花瓣,像一片片小扇貝,有些還掛著水珠,為了留住它們的美,我索性將這些小“扇貝”晒乾收了起來,這又是虞美人的另一種歸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