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董鄂妃為何對順治帝有如此強的吸引力?

董鄂氏的一生可用“紅顏薄命”四個字概括,她的悲劇不僅在於她入宮前的特殊經歷,更在於無法掙脫滿蒙聯姻的桎梏,她的一生給後世留下太多的話題……孝獻端敬皇后董鄂氏是順治在世時所冊封的第三位皇后,但董鄂氏的皇后身份卻是在去世後追封的。

她的身世、她的得寵以及順治在她去世後的出家之念, 都給她短暫的生命增添了令人回味的因素。

孝獻端敬皇后董鄂氏的骨灰被安置在順治孝陵的地宮之內,而在清東陵中順治的地宮是惟一沒有被盜過的,她與他在身後的確得到了長久的寧靜。

在所有清一代的宮掖中,董鄂氏都是最具傳奇色彩的一位人物。民間還一度盛行董鄂氏實際是漢女的說法,此人名董白(字小宛),系蘇州著名歌伎,才貌雙全。

揭祕:董鄂妃為何對順治帝有如此強的吸引力?

網絡配圖

在清軍南下時董氏被掠,因貌美絕倫而被送至北京皇宮,成為順治帝的寵妃。

實際上,這位蘇州名伎在崇禎十五年(1642年)就已經被江南才子冒襄金屋藏嬌,媒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錢謙益。而清軍在順治二年南下時,冒家的財產確實被洗劫一空,但董小宛並未成為戰利品被送到北京。

董小宛因肺結核病醫治無效,在順治八年去世,享年28歲。顯而易見,董小宛並非董鄂妃。

《清史稿·后妃傳》對董鄂妃有如下記述:“董鄂氏,內大臣鄂碩女,年十八入侍,上眷之特厚,寵冠三宮,十三年八月立為賢妃,十二月進為皇貴妃,行冊立禮,頒赦。”且不說皇貴妃在後宮的地位僅次於皇后,在冊立皇貴妃時大赦天下,已經是極不尋常的跡象,順治在八年、十一年兩次冊立皇后均未大赦天下,不難看出皇貴妃董鄂氏在順治心中所具有的獨一無二的地位。

鄂碩隸屬滿洲正白旗,從天聰九年(1634年)以來歷經戰陣、屢立戰功,被賜予世襲子爵。

鄂碩之女生於崇德四年(1639年),在盛行早婚的時代,13歲左右基本完婚,比順治小一歲的董鄂氏何以要遲至18歲始入宮掖?更何況,18歲也早就過了入宮待選的年齡。

在清代官方的記載中,對董鄂氏入宮前的身世一直諱莫如深。

揭祕:董鄂妃為何對順治帝有如此強的吸引力?

在西方人撰寫的有關著作對此卻有所披露,《湯若望傳》一書指出:“順治皇帝對於一位滿籍軍人之夫人,起了一種火熱愛憐,當這位軍人因此斥責他的夫人時,他竟被對於他這斥責有所聞知的‘天子’親手打了一個極怪異的耳摑。

這位軍人於是乃因怨憤致死……皇帝遂將這位軍人的未亡人收入宮中,封為貴妃。”據陳垣先生考證:這位軍人的夫人就是被封為皇貴妃的董鄂氏,而董鄂氏的前夫就是順治的弟弟襄親王博穆博果爾。

順治朝實錄也的確留下了耐人尋味的文字:襄親王博穆博果爾在順治十三年七月初三去世,七月初九“禮部擇吉於八月十九日冊妃,上以和碩襄親王薨逝,不忍舉行……”因襄親王之死而不忍心冊封董鄂氏,足以反映出順治、董鄂氏、襄親王之間存在著不同尋常的關係。

已經為人婦的董鄂氏能在順治的視野中出現,很可能同清代實行的命婦輪流到後宮侍奉后妃的制度有一定的關係。已經成為襄親王妃的董鄂氏自然在命婦之列,到宮內侍奉后妃,也就為順治同她的不期而遇提供了條件。

可真應了那句“夢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值得注意的是,孝莊皇太后在順治十一年四月初五頒佈了懿命,以“嚴上下之體,杜絕嫌疑”為由,停止實施這個歷代都沒有的命婦入侍制度。

揭祕:董鄂妃為何對順治帝有如此強的吸引力?

皇太后很可能已經聽到多情天子同弟媳董鄂氏的某些風流韻事。按照太后的佈置冊立內侄孫女為皇后即將舉行,此時哪能節外生枝;再說襄親王博穆博果爾又是個很看重禮法的人,一旦得知王妃紅杏出牆、移情別戀,肯定無法忍受;為了滿蒙聯姻、為了家庭的和睦,孝莊決定立即把一切都消滅在萌芽中,切斷順治同董鄂氏幽會的途徑,讓他們把剛剛萌生的戀情冷卻、淡化,在無聲無息中消失。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