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女在廣西生活了十多年,生了5個孩子!志願者憑諧音為她找到家人

社會 南國早報 2018-12-07

“小妹,你怎麼這麼瘦,這些年你過得好不好……”12月4日中午,欽州市靈山縣文利鎮搭簡村委會大田口村,從千里之外趕來的姜冉冉抱著妹妹姜倩倩失聲大哭。

姜冉冉是姜倩倩的三姐。和姜冉冉一起來認親的還有大姐。距離她們姐妹上次相見,已經過去了十幾年。

流浪女在廣西生活了十多年,生了5個孩子!志願者憑諧音為她找到家人

三姐姜冉冉與妹妹姜倩倩(前右穿黃衣者)相見抱頭大哭。

“撿”回家的老婆

兩年前,大田口村村民鄧朝遠的第五個孩子出生,因為母親沒有身份證,孩子辦不了出生證明。

在醫院工作的寶貝回家志願者“軍歌”經過仔細詢問才知道,孩子的媽媽是多年以前被鄧朝遠從廣東東莞“撿”回來的。

今年51歲的鄧朝遠說,十多年前,他一直在東莞打工。2006年農曆四月的一天,他在東莞街頭認識了一名流浪女子,他給她買水買飯,一來二去,兩人就生活在一起,隨後又帶她回到了老家靈山。

這個流浪的女子就是孩子的媽媽。“她身子有病,我先後花了五六萬元給她看病,還借了外債。病好以後,她給我生了小孩,現在我們有一個兒子四個女兒。”鄧朝遠說,十多年前他就想幫她尋找親人,但因地址不準確,寫過的幾封信均被退回,所以尋親的事就拖了一年又一年。

憑諧音找到親人

瞭解這名母親的遭遇後,“軍歌”為她在寶貝回家網登記尋親,並協助她申請成為民政部門的幫扶對象。

尋親第一步,自然是蒐集她對孃家的回憶信息。今年1月底,“軍歌”多次來到鄧朝遠家中,進行了面對面的溝通交流,蒐集到的信息包括,名叫張倩倩(音),老家在河南省的同北村(音),還有記憶中父母的名字。她說,十多年前的某一天,她在河南省的信陽(或滎陽)火車站上車,準備前往父母給他介紹的對象家。後來身份證被搶走,不知道怎麼後來就到了東莞。至於在東莞兩年間的情況,她表現得非常抗拒,不願回憶。

帶著這些零星的信息,志願者“涼開水”接下了為她尋親的任務,希望能從“張倩倩”的口音、信息間找到突破口,但由於她在廣西生活已有十多年,口音發生了較大變化,在河南尋親一時未能找到突破口。今年3月,“涼開水”出差時在手機屏幕上看到了一個志願者名字“南陽-桐柏縣-無關風月”,讓她想到“同北”與“桐柏”發音相近,於是她請“無關風月”多多關注。

雖然對於“無關風月”提起的一個個地名都沒有印象,但對桐柏縣埠江的別稱“雙河”,“張倩倩”說“知道,我去過”。塵封已久的記憶終於變得清晰。經過多方聯繫,志願者與“張倩倩”家人取得聯繫,家人確認“張倩倩”就是當地失蹤多年的女子姜倩倩。

往事不堪回首

三姐姜冉冉說,她們家裡一共姐妹四個,姜倩倩是最小的,一出生就送了人。“養父家有兩個孩子,一男一女,他們是親生的,我是抱來的,養父對我一點都不好,經常打罵,哪怕是生病了,也不給看病。有一次,養父還抄起小凳子砸到我嘴上。”姜倩倩說。

十四五歲時,養父給姜倩倩介紹了一個對象。“那個男的對我也不好,我沒上過學不認字,他教我認字,我學不會他就打我。他還經常賭錢,輸了就喝得大醉,醉了就回到家打我。說我生不了孩子,我病了也不給我錢去看病。”說起往事,姜倩倩哭了起來。她說,兩人生活了不長一段時間,就想離開這個男人。

姜冉冉說,家裡距離倩倩的養父家有幾十公里,她記得有一次妹妹回到親生父母家採摘黑木耳,摘完以後就不想再回養父家。再後來,妹妹就失蹤了。失蹤半年多,父親就去世了。“小妹這些年受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現在找到了,有機會我們帶她回老家看望母親,也希望她將來的日子越來越好。”姜冉冉說。

來源丨南國早報客戶端記者 王世傑

編輯丨何秀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