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丹峽口古城

山丹 明朝 王允 清朝 五彩山丹 2017-06-19

山丹峽口古城

峽口古城是甘涼古道上至關重要的一處古城關隘。在清朝之前,去往西域的車馬人等,歷經此地,必須經過此處關隘。峽口古城地處焉支山餘脈和北部山峰夾持的峽谷當中,地理位置非常險要。明朝詩人嶽正有詩句“兩山張掖如鸞峙,一水中流似馬奔”寫的就是此地壯麗景象。在去峽口之前,我們先去看看山丹大地上另一處與峽口古城一樣重要的扼守甘青要道的關隘,這個關隘就是大名鼎鼎的扁都口。

扁都口(今屬民樂縣)是從青海西寧進入河西走廊唯一的一條通道。這條通道我走過一次,真可謂是“除卻此路無它途”。那年秋天,應一個朋友之邀,我們取道扁都口去了西寧。祁連山高入雲霄,扁都口谷深路狹,如若堅守此處關隘,縱然有千軍萬馬,也斷然不能翻越此山。祁連山平均海拔在三千米以上,所以山中天氣晦暝多變,陰晴無常,時而一晴如洗,碧空萬里,時而陰雨霏霏,冷風刺骨。據史料記載,公元615年,隋煬帝西巡河西走廊,在翻越祁連山的途中,隨行將士凍死過半,其中一個妃子因寒生病而死,在當地有娘娘廟。要知道,那可是六月天氣。我還記得那次去西寧,途徑一個叫俄博的小鎮,我們在那裡小憩,那裡的人們臉膛通紅、黧黑,紅的透亮,黑的泛光。那是扁都口之行和俄博小鎮留給我的最深刻的印象。

山丹峽口古城

此地如此險要,在這個關隘和山丹大地、峽口古城等地戰鬥過和駐守過的軍事將領都有誰呢,他們是:霍去病、趙破奴、馬賢、哥舒翰、按竺邇(蒙古汗國名將)、馮勝、王允中(山丹人)、武振(山丹人)、王進寶等人。王允中是山丹籍武將中戰功顯赫、爵位最高的一位將軍,官至甘肅總兵、光祿大夫,將軍病逝故里,奉旨御葬,其葬禮規格之高,在歷代文臣武將也是少有。將軍晚年,曾捐巨資重修河西名剎山丹大佛寺。這些為國謀取、開疆闢域或鎮守一方的將領們,他們是這片土地上的英雄楷模,也是這片土地上的軍魂典範,他們為這片土地的安定團結做出了卓越貢獻,也為這片土地的繁榮富強提供了有力的軍事保障。

山丹峽口古城

出涼州西行三百里,便是峽口古城。峽口古城作為一處軍事關隘,可以追溯到大月氏時期。屈指算來,此處關隘於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歲月了。峽口古城地處甘涼古道細如蜂腰之地,所以此地有“甘涼咽喉”之稱。此處關隘張騫走過,唐玄奘走過,陳子昂走過,林則徐走過。公元1553年(明嘉靖三十二年),刑部郎中陳棐巡視河西防務,途徑峽口古城,見此處地勢險要,易守難攻,便欣然奮筆寫下“鎖控金川”四個大字,並嵌刻於巨石之上,其字大如鬥,現已成為峽口古城的一處人文勝蹟。另一位在山丹刻石立記的人物是左宗棠。左公率部收復新疆、途徑山丹的時候,專程去尋訪周小泉故里及其後族,並手書“周小泉故里”,刻石立記于山丹小東門之外。周小泉是明代河東學派理學宗師之一,生長於山丹,成就於秦州。秦州就是現在的天水。

我們來看一組與峽口古城有關的數字。《重刊甘鎮志·兵防志·軍制》記載:明代“山丹衛原額兵六千七百七十名,實際一千五百五十一名”。《重刊甘鎮志·兵防志·堡寨》記載:“山丹衛領堡一十有六”,而“石峽口堡”一堡就有“輪戍兵常額二千二百二十八名,實在兵七百二名。其中騎兵六百三十七名”。也就是說,駐守峽口的實際兵員,是山丹衛總兵員的近一半,且多為騎兵,可見峽口城的重要性。

峽口古城除了軍事作用,還負責郵傳遞運。峽口古城中曾設硤口驛,峽口驛置甲軍40名,騾馬21匹,車牛23輛,專司郵遞。峽口古城東、西10裡的地方分別設停雲鋪和豐城鋪,專門負責郵傳急遞,直至清朝。

山丹峽口古城

峽口在更早的時候叫澤索谷。澤索谷大概也是匈奴語,和焉支山、祁連山一樣,現在已經很難說清楚它的確切意思了。峽口古城面積約19萬平方米,開南、北門,有甕城,北門外有外城,四周有護城河。這座古城和東北邊的明長城連為一體,形成嚴密的防守措施。這座古城我去過多次,城池殘破不堪,北邊城門殘洞尚在。城中有過街樓,上書“威震乾坤”的匾額。過街樓因年久失修,給人以風雨飄搖、蒼涼冷落之感。每次我瞭望這座古城的時候,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悽楚悲愁和愴然憂傷。

山丹峽口古城

有關峽口古城的故事和傳說很多,最有名的是狄青的傳說。據說狄青鎮守西北期間,修復長城,日夜操勞,積勞成疾,病逝於峽口古城,其隨身攜帶的寶物“閉水珠”也一同葬埋。其子性直,就依照狄青遺言,打造了一口石頭棺材,將其父安葬於峽口附近,因此古峽口的水就乾涸了。山丹大地有“找到狄青的墳,富裕山丹一縣人”的傳說。優美的傳說,寄託了山丹人民對水的渴盼和對將軍的愛戴之情。

山丹峽口古城

峽口古城東二十里處便是定羌廟。定羌廟原為平定羌人而修建的廟宇。定羌廟在早年間是很有名的。定羌廟裡有關羽等人的畫像,據說還有王進寶將軍的畫像。公元一九五六年,出於民族團結的考慮而改名繡花廟。唐代詩人王維、陳子昂,明代詩人嶽正、張楷,清代詩人林則徐、謝歷等均有峽口古城和定羌廟的詩文。清代詩人謝歷的《登定羌廟城樓有感》一詩,情思悠遠,愴然凝重,然悲壯而不悲傷,深沉卻不低沉,堪與唐詩相媲美,錄為一觀。

山丹峽口古城

定羌古戍獨登樓,臨眺無端悵遠遊。

煙雨一天憑對酒,英雄千古幾封侯?

塞鴻飄渺長空遠,羌管悠揚野草秋。

為問漢家教射客,到今何用姓名留。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