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丹這個地方

山丹 胭脂山 歷史 張掖 阿拉善右旗 ? 山丹微生活 2019-04-24

山丹這個地方,很是有些古怪。雖處偏遠彈丸之地,促狹貧瘠之所,國人多有不知。但因古據"河西走廊"蜂腰之處,"絲綢之路"重要節點,今處312重要國道之中,歷來又是多民族雜居商旅流動之地,所以,接受外來新鮮事物多而快,且兼容幷蓄,極具包容性,卻又不失傳統歷史的風貌。逐漸形成了現在這種古今交融,東西揉雜的特別風格。


山丹這個地方


這裡不僅地貌奇妙,且人奇怪,語言特別,風俗也奇特的很(山丹人自稱為"日鬼地很",是另類、特別,還有點邪性的意思,雖顯粗鄙,卻也貼切。),與僅隔數裡之遙的相鄰縣市都大相徑庭。


山丹這個地方


先說地貌。

山丹這個地方,大約以312國道(或漢明長城)為界,北部大多荒灘戈壁,光山禿嶺。越龍首山而至紅寺湖村,與內蒙古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鎮接壤。縣城向北沿甘蒙線一過龍首山口,撲面而呈現給你的景象,頗像是到了火星上,紅橙色的地表,枯山丘陵、荒涼野性,卻又羊、駝成群,樹木其間,令人不解。尾隨而至,才發現在荒山溝壑中,竟然時有泉湧,有的甚至是溫泉,簡直令人難以置信,"日鬼"的很。

山丹這個地方


山丹這個地方


而南面卻是與祁連山相鄰,森林草原、雪山湖泊,水草豐美、牛羊遍地。聞名天下的焉支山,軍馬場大草原都在此處。這讓許多未親臨考察過山丹的朋友們詫異,他們大多憑印象或乘蘭新線列車經過,窗外所見多為荒漠戈壁。而面對我朋友圈中風格迴異,天差地別的圖像,竟難以置信,頻頻詢問求證,以至對這個小縣無法定義,很是困惑不解。


山丹這個地方


再說人。

都以為山丹人是歷史上多種少數民族雜居生活繁衍之結果,但查閱資料和本地多種家譜所見,卻大多為山、陝、豫(山西大槐樹)甚至江浙地區移民之後,大漢血統居多。現在雖號稱域內有漢、回、藏、滿等12個民族,但全縣20餘萬人中,實際少數民族人數不足千人,實出意外了。

也許因此基因,所以山丹人人脈極廣,老闆也多,可以說遍佈全國以至海外。到了年底,且看滿街豪車橫行,人也多橫行,根本不管什麼交通規則,紅停綠行,任性的很。銀行堵塞,商場堵塞,各處各種堵塞,一派繁華喧囂之景象。


山丹這個地方


山丹這個地方,人大方,大氣!低收入,但高消費。走南闖北的人多,見多識廣,意識超前,消費也超前。若有朋自遠方來,那還了得!必是高檔酒樓,星級酒店,專車接送,全程陪同。且呼朋喚友,吆五喝六,山珍海味,美酒佳餚,儘管上來,大碗篩來!寧可借錢賒賬,也絕對要有排場,要有面子,"丟不起那人″!


山丹這個地方


就是吃個地攤小吃"撥拉子",也已今非昔比。須知這原本幾十元可飽的親民小吃,現在由於本地駐軍和旅遊宣傳的作用,己然成為"奢侈品"了,動輒上千元。自己平時都不敢吃的,可名聲在外,人家點了名,也只好"啞巴吃黃蓮"了,說來人家都不信,不說也罷。這也就是山丹的外地朋友多且"回頭率″頗高的主要緣由。

甚至到酒泉敦煌等河西地區吃飯住店時若是嫌費,當地人一問你是山丹人,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我們這裡的物價還不是你們山丹人抬起來的,掏錢"!以至傳說一到週末,張掖市商場裡的大宗商品前,售貨員頗不耐煩地對搞價的人說,"你倒底賣不買,不買算了,一過中午山丹人來一車都拉走了,根本不搞價的"。山丹人有錢,"豪氣!″成了"人傻錢多″的典範。

山丹這個地方


山丹這個地方


大家都喝酒,猜拳行令花樣繁多也尋常。可山丹人又不尋常了,非弄出個穗子拳來獨步天下。五、寶(零)不要也就罷了,贏了"倆好"拳喝酒翻番也還能理解,可"大運"、"壽星"等等拳術裡複雜的歲數大小、輩分尊卑等等貌似很有道理讓你難以反駁的套路說辭,再配以極其誠懇認真的謙卑神情,更何況還有載歌載舞的"尕老漢″,"一大一小一槓子"的腦筋急轉彎,"塔爾寺″、"上山下山看風景"的倍數喝法等等等等,搞的外地人云裡霧裡,還沒弄清楚是咋回事就被搞大了。以至於後來再到山丹時,一提起"穗子拳"來時,眼睛裡透出的那種恐懼和絕望,也著實令人難忘。


山丹這個地方


山丹這個地方,語言上也另類,許多詞語極具想象力和創造性。譬如形容瀑布叫"跌水",一看就比"瀑布"來的更加形象生動。

又如形容人跌倒,根據不同情狀,分別稱為:一個"冒跟頭",一個"馬爬兒",一個"邊跤",一個"仰癱兒",一個"坐咕咚"!看看這詞語用的!方位,姿態,聲音等等全有了,準確精煉,情形昭然若出,多麼的形象直觀。

而且方言中土普(普通話)結合,"山普話"頗可與蘭州的"京蘭腔″好有一比。又古為今用,有如"喋、咥(dié )"飯了麼、快"排(pei)",(快跑的意思。霍城鎮),"落歿",你給我說個"子曰"來等許多上古詞還夾雜在方言中大量使用,又洋為中用,0k,bye-bye,please也時有耳聞。但隨著時代的更迭發展,有些含義已演變得有點促狹甚至貶義了,以至說"可以",都能說出"可求矣"這種文痞相加,且古意盎然的話來,也是醉了。


山丹這個地方


再看風俗。

比如過節,冬至,全中國都在吃餃子或湯圓,山丹偏不,要吃牛娃子飯。

此飯有來歷。以祁店村的風俗"搗老爺"為例,其實含有"搗"和"禱"的雙重含義,"搗″是形式。小子們手持長棍,隨處亂搗,見啥搗啥,雞飛狗跳,目的就是冬閒節日裡圖個熱鬧,出個響動,讓這家人出血(出錢出物)而已。所謂"牛娃子"飯,其實就是百家所出食物的雜燴飯。而深層次的原因,當然是藉此"搗"而達到"禱"的目的。祈禱來年風調雨順,有個好收成,有個好日子,但畢竟與眾不同,顯得個別。


山丹這個地方


臘八節,中國人都吃八寶粥,山丹人又特別了,要吃散飯(也叫稠飯,即稠糊狀的麵食,以青稞面的為佳),或各種花樣製成的麵食菜丁肉丁等混合而成的飯,基本都是粘稠類的,俗稱"糊塗飯"。老輩人說是人吃了此飯後就開始犯糊塗了,又值年節,就瘋狂的購物花錢,胡吃海喝,把一年的積蓄一掃而光。及至來年清明時,一場春雨當頭淋下,才恍然醒悟,悔之不及,只好到先人墳前大哭一場,各自四散奔波再去打工掙錢了。然再到臘八,又是如此,周而復始,死不悔改。此說雖是戲謔之言,卻也似有些道理。且自認為是天定之讖,非人力所能改之,那就認命吧!

還有,老人歿了,全國都是黑色或紫色棺,山丹不行,必須得是大紅的!紅白喜事麼,吉祥!

......

凡此種種,不一而足,奇葩啊!卻又極具個性魅力,引人入勝。令人愛恨交織,卻又沉醉其中,難以自拔。

山丹這個地方,實在是"日鬼地很"!

2019.2


山丹這個地方


王少軍,男,甘肅省山丹縣人。畢業於西北師範大學,文學學士。現為甘肅省美術家協會會員、 "寫生中國" 甘肅河西分部副主席、張掖市美術家協會副祕書長、張掖市美術教育研究會副會長、山丹縣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學高級教師。有多種形式百餘幅美術作品在各級展覽或書刊中入選、展出、發表和獲獎,作品被北京民族文化宮等機構和個人收藏,發表多篇專業論文,有詩文散見於報刊。現供職于山丹縣第二中學。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