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起兩根懶骨頭

◎千人伊麵

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天天變樣,像一撮乾枯的茶葉,在生活這塊滾燙的開水裡恢復了鮮活

耿海洋要去上班了,親朋們翹首以待。

他12歲的時候,堪稱神童。22歲時,頂著林志穎一樣的盛世容顏,遊走於多種職業。32歲,母親患了惡疾,他全職陪伴,五年後,母親走了,他像只斷線的風箏,凹陷著雙頰,不出去工作,彷彿與世隔離。

42歲的耿海洋坐在幾個面試官中間,大家面面相覷:這大煙鬼一樣的模樣,不會有毛病吧?耿海洋的表姐打包票一樣走到面試官面前:“放心、放心,他能幹好。”表姐是部門主管,她主動邀請耿海洋到建築工地上班。建築工地,不需要你有多大背景,行就幹,不行就走人,沒什麼可說的。

耿海洋上班第一天,破天荒地起個大早,老父起得比他還早,早早為他準備了半桌子早餐。中午排隊打飯時,他看到一身鐵鏽的民工左手三饅頭、右手倆大碗,大碗往地上一蹲,就開始狼吞虎嚥。

跟耿海洋交接工作的是一位退休的李工,他送給耿海洋一套被褥:“我要走了,這些東西送給你,不要嫌棄,我一次都沒有用過。”單位中午安排休息的床位,可李工很自覺,他打呼嚕厲害,他怕他的呼嚕聲干擾別人,竟放棄中午躺在床上休息的權利。耿海洋心裡動了一下,他目送老李離開,老李瀟灑地揮一下手:“工作愉快,小夥子!”

建築工地,是最辛苦的現場,有時候打混凝土的大罐車緊挨著辦公室,轟轟隆隆,吵吵嚷嚷。外邊的工人如同在硝煙瀰漫的戰場上衝鋒陷陣,辦公室的人員就像在陣地指揮作戰的軍官。耿海洋發揮他的數學特長,熟悉工作程序後漸漸找到一些更快捷的計算方法,大家驚喜之餘,親切地叫他“海洋哥”。

海洋哥其實溫和又敏感,他在噪聲中煎熬一整天,到晚上耳朵才清靜下來,他在烈日下暴晒一上午,中午才來到空調房,幸福都是對比出來的,沒有苦哪有甜,沒有苦怎麼知道甜?心臟在起起伏伏中律動起來。

工長老孫頭,是工地一寶。他見了誰都“嫵媚”地一笑,然後自己給自己對白:“我要好好掙錢,好好掙錢,我要養我的小孫孫!”“小孫孫多大了?跟你親嗎?”老孫頭一瞪眼:“小孫孫還在他媽媽肚子裡呢。”

試驗室的老張,明明可以天天回家,他卻要一週回一次家,他把他的工作當作繡花一樣,做到盡善盡美,他常說:“有工作多好,我喜歡工作。”十幾間辦公室窗明几淨,那都是老張義務為大家打掃的。

工地上有個叫阿炳的小夥子,人很誠懇,可工作經驗不足,領導拍著桌子罵他:“阿炳,我告訴你,這次就是你的錯,我要狠狠罰你!我要開除你!”耿海洋坐在阿炳身邊,他感覺到阿炳全身在發抖,可阿炳百罵不還口,他誠誠懇懇地認錯,以至於大家都不好意思再去批評他。頂著烈日、冒著暴雨,阿炳在工地上一身泥一身汗,這讓人想起那個奔跑的阿甘,遇到困難算什麼,我要奔跑、奔跑。

還有那個年輕的胖胖的主管,簡直就是個電動娃娃,手機一刻不停地掛在耳朵上,嘴裡指點著、手裡比畫著、腳步如雨點,走到哪裡哪裡就天降甘霖,他轉動著被汗水溼透的大腦袋,一百件事等著他,他也有條不紊,人家就是不煩,就是不煩呢。

認真工作的人,值得尊敬。在艱苦環境下結交的朋友都是“戰友”,情深誼厚。

從前,耿海洋的態度就是“大不了我不幹”,反正家裡有餘糧。可來到這個地方,他改變了想法。老孫、老張們拼命工作,並不是沒有錢,相反,他們兒女成材,根本用不著他們去養育孫子。阿炳更是有房產、有妻室的“闊主”,但是男人嘛,總要做點事情,面對生活的種種困難,解決掉,不也是一種“遊戲解鎖”?你把困難當樂趣,把麻煩當甘甜,生活就會回報你樂趣和甘甜。

翹首等待耿海洋撂挑子的人沒有想到,耿海洋堅持下來了,而且那從未發芽的愛情種子,竟在這半年吹開了花朵。功夫在戲外,愛情的功夫在哪裡?大家不得而知。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天天變樣,像一撮乾枯的茶葉,在生活這塊滾燙的開水裡恢復了鮮活,那些懶惰、孤僻、矯情、無常……傳說中的種種臭毛病,不治而愈。

曾國藩曾說:養活一團春意思,撐起兩根窮骨頭。這窮骨頭可以改成“懶骨頭”,只要不懶,撐起這兩根懶骨頭,生活處處都是春意思。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