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的故事

清朝 故事 睡前一篇故事會 2018-12-18

清朝光緒年間,安徽桐城有個棺材鋪,掌櫃的名叫孟錫山。這年冬天,下了一場罕見的鵝毛大雪。夜裡。孟錫山剛打烊,門外就響起了一陣敲門聲。孟錫山輕輕推開門,見一個長髮女子蹲在屋簷下啜泣,身上只裹了條破毯子。

感恩的故事

女子顫抖地說:“大哥,能讓我借宿一晚麼?我身上分文沒有,實在無處安身。”孟錫山是個熱心腸,這天寒地凍的,哪能讓人在街上待著呀。孟錫山趕緊將女子領進門,在爐子裡添了點黑炭,又給女子煮了碗麵條,女子終於感覺不那麼冷了。孟錫山這才發現,女子長得很清秀,身段曼妙,只是臉色有些蒼白。閒聊間。孟錫山才知道女子叫紫兒。棺材鋪只有一間臥室,孟錫山尷尬地說:

“紫兒姑娘,今晚你就睡我床上吧?”紫兒警惕地問:“那……那你呢?”孟錫山趕緊說:“你別誤會,我睡外面。”紫兒感激地說:“大哥,謝謝你!”說罷。轉身進了臥室。

第二天,孟錫山特意起了個大早。誰知他敲了半天門,裡面也沒人答應。孟錫山推門一看。床上竟然空無一人,那被子還是昨天的模樣,似乎都沒動過。孟錫山很奇怪,昨晚明明見女子進了臥室,她究竟睡哪兒了呢?女子不辭而別,孟錫山不禁有些悵然若失。

當晚,孟錫山正在屋裡喝高粱酒,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孟錫山急急地開門,紫兒竟然又來了,顫抖地說:“大哥,能再讓我借宿一晚麼?”孟錫山求之不得,趕緊給她添了雙筷子。紫兒羞澀地說:“大哥,你真好!”孟錫山很想知道,紫兒這一天去哪裡了,可是又不好意思問。

半夜裡,孟錫山輾轉難眠,腦海裡全是紫兒俊俏的模樣。轉念一想,孟錫山不禁暗暗罵自己,人家孤苦無依的,又那麼相信自己,怎麼能動那歪腦筋呢?想著想著,他終於進入了夢鄉。

清早,孟錫山又去喊紫兒吃飯,誰知臥室裡又空無一人。孟錫山嘆了口氣,只怪自己睡得太死,紫兒又不辭而別了。正這時,門外突然有人大喊:“孟掌櫃在麼?”孟錫山開門一看。原來是劉府的管家。這劉府是桐城數一數二的有錢人,早就惡名遠揚,誰也不敢惹。孟錫山趕緊問:“管家,有什麼事麼?”管家沒好氣地說:“廢話,來這裡當然是買棺材了!”說罷,他隨手指了指院子裡的一具薄棺材,“就要這具吧!”說罷,扔給孟錫山幾文錢。孟錫山敢怒不敢言,眼睜睜地看著家丁將棺材抬走了。

那天,孟錫山坐在櫃檯後面,不由自主得想紫兒。他這才明白,自己已經愛上她了。可是,紫兒每次都來去匆匆,誰知道她願不願意呢?轉眼又天黑了,孟錫山早早地打烊,滿懷希望地等待紫兒回來。

終於,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孟錫山迫不及待地開門,門外竟然站著一個陌生女子,她穿得十分單薄,也許跑得太急。竟然還丟了一隻鞋子。女子雙手抱著肩膀。央求道:“大哥,能讓我借宿一晚麼?外面實在太冷了。”孟錫山有點為難,倘若是平時,他一定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他只怕紫兒一會兒也來,那自己就百口莫辯了。可是。女子無家可歸,總不能讓她凍死在街頭呀。孟錫山咬了咬牙,只好將女子領進了屋子。當晚,孟錫山又睡在了外屋。慶幸的是,紫兒一整晚都沒有來。

第二天,孟錫山剛起床,就見女子正坐在屋子裡縫針。院子裡,孟錫山的髒衣服被洗乾淨晾上了。廚房裡。也已經香氣撲鼻。剎那間,孟錫山不禁心頭一熱。孟錫山自小父母早亡,從沒享受過別人的照顧,他終於感覺到家裡有個女人有多好。這時,女子替他補好了衣服,笑著說:“大哥,餓了吧?快吃飯。”吃晚飯,女子開始麻利地收拾碗筷,也不說走。孟錫山不好意思問,只好由她去。

就這樣,女子在棺材鋪住了半個月。那段日子。女子足不出戶,將孟錫山照顧得十分周到。孟錫山感覺自己有點離不開她了,只是每次問她身世,她總是支支吾吾的。只說自己叫小蘭。孟錫山想,也許小蘭有什麼難言之隱,就不再問她了。

慢慢地,孟錫山不再想紫兒了。半年後,他和小蘭成了親,兩口子十分恩愛,將棺材鋪經營得有聲有色。

這天,孟錫山正在院子裡刨木料。突然,兩個衙役怒氣衝衝地闖了進來,不由分說將孟錫山拷走了,嚇得小蘭渾身顫抖。

在衙門,孟錫山焦急地問:“老爺,小人究竟犯了什麼罪?”縣令說:“大膽刁民,你強搶劉府的丫環小蘭為妻,還敢狡辯?”隨後,縣令急急地宣判:“將孟錫山押入天牢,並沒收全部家產!”

當晚。孟錫山在牢裡痛哭不已。他不明白,自己怎麼就糊里糊塗吃了官司。迷迷糊糊間,突然有人婀娜地走進了牢房,哽咽地說:“大哥,你受委屈了!”孟錫山大驚,“紫兒,你怎麼回來了?這半年你去了哪裡?”紫兒仍舊披著那條破毯子,感動地說:“真沒想到,大哥仍然掛念著我。只可惜,你我陰陽相隔,有緣卻無分。放心吧。明天一早,那狗縣令就會放了你,到時。你就和小蘭團聚了……”說罷,紫兒深情地望了他一眼,飄身走了。孟錫山奮力伸出雙手。這才發覺是南柯一夢。

第二天清早,縣令果然親自將孟錫山放了出來。臨走前,縣令顫抖地說:“孟公子,本府昨日多有冒犯,還請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孟錫山滿腹狐疑地回了家,剛走到門口。就見小蘭焦急地站在門口。他忍不住衝上前去,將小蘭緊緊摟在了懷裡。終於。小蘭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小蘭9歲就賣身劉府當了丫環。那晚,劉府少爺藉著酒勁想強暴小蘭,小蘭誓死不從,慌亂中跳河自盡。劉少爺嚇壞了,趕緊派管家去買棺材。誰知晚上小蘭的屍體剛放進棺材,裡面就傳來了咿咿呀呀的唱戲聲。那聲音十分恐怖,嚇得眾人落荒而逃。

唱戲的就是紫兒。她算準了小蘭遇險。早早地躲進了那具棺材裡,結果被劉府家丁抬回了家。其實小蘭並沒有淹死,紫兒在棺材裡拍了拍她後背,小蘭吐出了堵在胸口的水,就死而復生了。眾人逃走後,紫兒告訴小蘭,那棺材鋪的孟掌櫃是個好人,可以許配終身。但是,紫兒怕孟錫山牽掛自己,不讓小蘭說出實情。小蘭無路可走,只好半夜來敲門投宿。小蘭失蹤後,劉府只當鬧鬼。膽戰心驚地將空棺材埋下了地。

幾天前。小蘭忍不住上街買了點柴米油鹽,不巧被劉府的管家看見,一路跟蹤到了棺材鋪。其實劉府少爺對棺材鋪早就垂涎已久,他送了點銀兩給縣令,結果孟錫山被打人了天牢。

當晚,劉府少爺溜進了棺材鋪,想強暴小蘭,突然,院子裡又傳出了咿咿呀呀的唱戲聲。很快,紫兒從棺材裡慢慢爬了出來,說道:“你竟敢強迫民女,謀財害命,拿命來……”一邊說,一邊懸空著向他抓去。劉府少爺被嚇丟了魂,當即斃命。紫兒告訴小蘭,明天孟錫山就會回來,說罷知,飄身而去。然後,紫兒又將劉府少爺斃命的景象託夢給縣令。縣令嚇醒後,猛然看見紗帳上有血淋淋的幾個字:“放了孟錫山,不然也要你的命……”縣令嚇得屁滾尿流,第二天立刻放了孟錫山……

孟錫山聽罷,終於明白了,原來紫兒真的是女鬼。怪不得她每次都不睡床,而是睡在了院中的棺材裡。可是,孟錫山又猜不透,紫兒為什麼對自己這樣好?既幫他找了媳婦,又在危難之時及時解救他。

這時,小蘭突然說:“其實紫兒在三年前就認識你了!”孟錫山搖了搖頭,“怎麼可能,我根本就沒見過她。”小蘭說:“三年前,你途經公雞嶺,是不是在荒野之中看見了一堆白骨?”孟錫山點了點頭。小蘭嘆了口氣,說:“其實那就是紫兒。紫兒生前是個歌妓,後來她喜歡上了一個書生。誰知那書生是個負心漢,不禁騙走了紫兒的畢生積蓄,還將她拋屍荒野。那天,你不忍心那堆白骨受風吹雨淋,用隨身攜帶的破毯子蓋了上去。紫兒感謝你贈衣之恩,這才前來報答……”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