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清明時 你還祭祖嗎?

清明節 烙餅 自行車 文化 人民網 2017-04-02

春風吹拂,拋起一捧黃土,一幕幕的記憶,歷久彌香,因為永久逝去而更為珍貴和痛徹心扉。又是一年清明時,春風落日寄哀思。

清明節的起源,據傳始於古代帝王將相“墓祭”之禮,後來民間亦相仿效,於此日祭祖掃墓,歷代沿襲而成為中華民族一種固定的風俗。清明在墓前祭祖掃墓,這個習俗在中國起源甚早。早在西周時對墓葬就十分重視。到了唐玄宗時,下詔定寒食掃墓為當時“五禮”之一,因此每逢清明節來到,“田野道路,士女遍滿,皁隸傭丐,皆得父母丘墓。”(柳宗元《與許京兆書》)掃墓遂成為社會重要風俗。

清明節將至,漂泊在外的甘肅遊子講述他們的祭祖故事,寄託哀思。

祭祖故事:清明節承載著兒時美好的記憶

張順禕是甘肅天水師範學院學生,她給記者講述了他的祭祖故事。

在甘肅老家蘭州,祭祖被籠統的稱為“上墳”,每年上墳的日子是日曆上“清明節”的一週前的週六,為的是能讓放假的學生趕上這次一年一次的拜祖的日子,以求學而有成,金榜題名。每到上墳的時候,就是整個家族聚的最整齊的時候。小時候,對於我們這群懵懂的小孩子來說,上墳帶給我們的歡樂僅次於過年。

上墳的地方有兩處,一處屬於整個家族,大多數祖先被安葬的地方,叫做“老墳”,爺爺的墳在另外一處,是“新墳”。每到上墳的日子,大人們早早起來就忙活開了,因為有兩處地方要去。按照老家習俗,父親準備好了松木和柏枝子,母親烙餅和炒菜。等一切準備就緒,大家便坐上自家的農用車裡一起出發。

先去的是爺爺的墳,因為是在大山裡,加上有些地方已經被廠子佔去,路不太好走,身體不大好的長輩寧願下車走兩步也不願承受路途的顛簸。到了之後要先檢查自家的土墳有沒有被水衝到或者被老鼠打了洞的地方,這些代表著整個家族的風水,如果有的話要馬上填土修復,沒有自然是最好的,但也要象徵性的填土,因為土象徵著生命的孕育。填土是很有講究的,用鐵鍬填土的話,只能填三下、六下,最多為九下,三指天地人,六是順數,九是變數。儀式是非常重要的。父親將事先剪好的黃紙和五色彩紙獻在墳頭,還需要供豬鼻子,以求不要有豬來拱自家的墳。各家要將自家帶來的菸酒茶水、水果吃食放在專門設的“小桌子上”,是請祖先先品嚐的意思。接著大家一起圍在墳前,把劈好的松木從低到高壘起來,撒上柏枝子,意味著把柴火和溫暖送給祖先。再點著早就準備好的紙錢,希望祖先在另一個地方過得富裕,也祈求祖先把好運帶給整個家族。

這是一年中燒紙錢燒的最多的一次,順便把烙餅放進去,老人們說,吃了燒焦的烙餅晚上睡覺不磨牙。這個時候,父親都會說一些吉祥話,請逝者安息併為家族祈福。儀式完畢,就輪到茶酒吃食上場了,大家圍坐在氈席上,品嚐各家帶來的飯菜。趁此團聚機會,男長輩們會一起劃幾拳喝幾杯,女長輩們趁閒嘮家常,小孩子們也玩瘋了。

我膽子小,每次都是爬不到一半就灰溜溜滑下來,只能在山腳下羨慕地看著哥哥們爬到最高處朝我招手。印象最深的還是幾個姐姐親手做得小窩,我既不會爬山也不會做小窩,實在是錯過了很多樂趣。

事畢,大家按原路回家,準備一樣的東西再去老墳。去老墳會碰見更多親戚,當然也更為熱鬧。

對於我而言,在離開家鄉的這幾年裡,“清明節”三個字已經遠遠沒有祭祖的意味了,取而代之的僅僅是三天假期。事實上,在哥哥姐姐都參加工作沒有時間來上墳之後,上墳在我心中就已經沒有以前那麼熱鬧了。

新墳如今埋葬著爺爺和伯伯,我還記得小時候上墳時,伯伯家帶來的食物最好吃。而哥哥姐姐也都已成家,這些屬於我的記憶怕是要留給以後的小輩來經歷了。

祭祖故事:遠望,土墳帶著思念

莊得瑋是泉州師範大學學生,她告訴記者,在甘肅老家永登縣,祭祖一般在清明之前的週末,有時候春意已濃,雖在大西北的甘肅,但也暖意融融,大家開車到山腳便停下來結伴上山也當是踏青了。但有時候雖然已是四月仍然有雨雪天,尤其是山上背陰處還蓋著薄薄一層雪,大家依然爬山掃墓。各地習俗不同流程有繁有簡,我們屬於後者,先鏟乾淨墳邊雜草培新土然後給墳頭蓋上紙錢然後上供焚燒紙錢行禮叩頭就算完了,雖然簡單其中意義卻也重大。因為在外上學我已經有三年沒有去掃墓但我依然記得以前的情景,高三那年的清明去掃墓時,熱衷風水的大伯一定要讓我鏟三袋新土培在墳頭,以求祖宗保佑金榜題名,雖是有些迷信但其中蘊含的也不過是長輩們的希望罷了。

又是一年清明時,而我還身在異鄉與同學聊聊清明習俗,雖各地習俗不同但是掃墓祭祖的心情意義又好像都是一樣的。

祭祖故事:遠在海外清明節濃濃的鄉愁

身在黎巴嫩的王有慶是一名隧道技術人員,作為海外遊子今年有幸能千里迢迢回甘肅老家祭祖。

3月的貝魯特正值雨季,作為一名到黎巴嫩工作僅半年的西北人,還未完全適應這裡的氣候;上班途中經過當地的村子,路邊會有一群孩子衝著我們的車喊一句阿拉伯語,同事告訴我,那是“我愛你”的意思。一起工作的有不少敘利亞人,據說他們剛來的時候,戴著大金鍊子,基本上不會幹活,現在大金鍊子沒了,活兒幹得熟練了,不變的是見到中國人,還是會用“China good”來打招呼。

月初跟家裡聯繫,說計劃3月底上墳,算了一下日子,這回休假剛好趕上上墳。結束工作後,給家人和族中長輩買了一些特色食品作為禮物,就匆匆踏上了歸國的旅程。

上墳是一年中除去過年,能見到基本上所有家族成員的機會,在外地工作的兄弟姐妹,在遠方求學的侄子侄女,基本上都會安排好時間回來一趟。過去一年中有喜事的人家,添丁進口的、考上大學的、找到工作的,會在上墳這一天買一隻羊來祭祀祖先,與族人分享。這種情況下,上墳更像是一次盛大的家族聚餐。

小時候上墳基本上是走著去的,揹著各色吃食和紙貨翻山越嶺,條件好的人家會把東西放在自行車上,一家簇擁在周圍,推著自行車上山;再後來就用拖拉機等之類的農用車代替,既裝了東西又拉了人;現在呢,山腳下密密麻麻地停放著各款轎車、越野車。生活越來越好了,來上墳的人新老交替,但磕下一個頭、撒下一杯酒時的心情似乎沒有改變。

祭祖故事:母親教我們用感恩之心做人

劉建忠是甘肅省國稅局的一名工作人員,清明節到了,他寫下了這樣的文字寄託自己的對母親的懷念。

母親走了九年多了,而我對她的思念卻越來越濃了。每當清明等祭祀日子臨近的時候,幾乎每晚都能夢見她。夢有時很清晰,清晰地能看到母親的皺紋和白髮,以及她撫摸過我的手掌的溫度,我就是醒了也不敢睜眼,怕一睜眼夢碎了,於是靜靜的閉著眼,一遍又一遍地回味著夢中的情景,感受著久違的母愛,享受著久違的溫馨;夢有時又很模糊,只記得她來過。

馬上就是清明節了,母親在世時,是她帶著我們祭奠祖先,而現在,該我們祭奠她了。

在甘肅河西老家,祭祖的日子一年共有四次,依次是清明節、中元節、農曆十月初一晚和大年三十晚。尤其是清明和七月十五,是一定是要到墳冢去掃墓的,老家人稱之為“上墳”。母親在世時,對這些節點非常重視,即便是在困難時期,也能做到雖貧無敢缺,後來日子慢慢好了,更是不會懈怠。

每年離清明還很遠的時候,母親就開始張羅上墳的事。考慮到子女們有的在工作,有的在上學,有的在外地,為了不耽誤大家的學習和工作,於是定下某一個週末,早早就通知家裡的大小老少按時參加。母親也便開始忙活起來——買上幾卷麻紙,然後從鄰居家借來印“陰票子(冥幣)”的模子,那模子簡單粗糙,我依稀記得上半部分反刻“冥府銀行”,下半部分反刻一個“伍圓”或者“拾圓”的字樣,四周刻著看不懂的花邊。母親用紅墨水摻了水,便把這神聖而艱鉅的“拓票”任務交給我們兄弟姐妹幾個。我們幾個分工合作,一個負責用小刷子將紅墨水刷在模子上,一個負責一排一排拓過去,拓好一張,另一個負責揭過去,等到墨幹,還有一個就得把大張的紙按照票面大小裁剪成小張……簡單重複的勞動,一干就是幾個小時,年少貪玩的我們覺得好累啊,於是偷機耍滑,動輒印出歪歪扭扭、墨水過濃或者過淡的票子,母親見狀,便要嚴厲地教訓我們,所表達的意思都是要敬重祖先之類的。我們聽罷,心中充滿了敬畏,於是再不敢敷衍了事。事畢,將陰票子和麻紙摞在一起,摺疊成三指寬的紙條,然後用細麻繩紮起來。做完這些工作,母親就催促我們趕緊把模子還給鄰居。而母親會在上墳的前一天,買來肉和蔬菜,然後滷肉,擇菜洗菜,發發面(“發發面”張掖方言,就是酵母發麵)。第二天,早早起床,蒸壽桃,拌涼菜,一切準備停當,一家老少帶好燒紙和祭品,年輕力壯的我們騎上自行車,前後各帶一個小孩和老人,聲勢浩大地直奔目的地。

到了墳上,母親將祭品依次擺開,燃香點燭,在每個墳頭上壓上麻紙,打掃墳周。燒紙的時候,母親總要給列祖列宗說道說道,告訴他們“孩子們來給你們燒紙了,活著的時候捨不得花,現在缺啥就買啥,再不要省著了……”那時候我總是偷偷地笑,想著人都不在了,誰能聽到呢!但後來我給母親燒紙,也會說這些,因為在我心裡,覺得母親從未離開過,她一直在我們身邊。祭奠完畢,母親總會把祭品賞賜一點給我們吃,說是祭品有祖先的靈氣,能驅病消災。

如今,在每個祭祀的日子臨近時,我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過往有母親陪伴的時光。她老人家雖然走了,卻給我們留下了豐富的遺產,她不但教會了我們尊老愛幼,愛國守法,明禮誠信,謙敬禮讓等做人的基本素養。從她對祖先的敬重到對幫助過我們的人念念不忘中我們學會了用感恩之心做人,從她對家人的關愛到對周邊人乃至乞討者的幫助中我們學會了用大愛之心做事,從她對未來美好生活孜孜不倦的追求中我們學會了堅定自信......她把自己在中國傳統文化和道德的沃土中汲取的營養,身體力行的又傳給了我們。這是多麼彌足珍貴的財富,無可取代。

作家馮玉雷:將祭祀作為一種淨化心靈、積極向上的文化活動

清明祭祖掃墓,是中華民族綿延數千年的習俗,可以慎終追遠,敦親睦族,有些海外遊子甚至會千里迢迢回鄉祭祖。但也有人覺得,現在有的年輕人對清明節沒概念,祭拜先人的民眾鮮有年輕人的身影。

針對這一現象,《絲綢之路》雜誌社社長、總編輯、作家馮玉雷指出,現在由於各種原因,好多年輕人清明節都無法回家祭祖,《朱子家訓》中說:“祖宗雖遠,祭祀不可不誠。”強調一個“誠”字,誠心誠意,可以在任何地方、以任何追思方式向先祖表達敬意和懷念,將祭祀作為一種淨化心靈、積極向上的文化活動,這樣才能與時代發展合拍,也才能真正做到對傳統文化的傳承與發展。(呼雙鵬 實習生 王媛)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