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寺院緊緊挨著公路,在往來車輛的塵囂中卻顯得異常安靜。初秋的青海,草甸還沒有泛黃,但秋色已經瀰漫著這裡。雖說它的規模不及塔爾寺,但這座寺廟因靜謐之美而吸引了我。蒼茫的草原上,“阿柔”二字令人心生遐想。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寺院緊緊挨著公路,在往來車輛的塵囂中卻顯得異常安靜。初秋的青海,草甸還沒有泛黃,但秋色已經瀰漫著這裡。雖說它的規模不及塔爾寺,但這座寺廟因靜謐之美而吸引了我。蒼茫的草原上,“阿柔”二字令人心生遐想。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走進寺院,一股難以形容的安靜令人心情愉悅,寺院更顯古樸。凡是去過高原旅遊的朋友,對於藏傳佛寺的建築風格一定是不陌生的,但不同的寺院卻因不同歷史文化而各顯魅力。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寺院緊緊挨著公路,在往來車輛的塵囂中卻顯得異常安靜。初秋的青海,草甸還沒有泛黃,但秋色已經瀰漫著這裡。雖說它的規模不及塔爾寺,但這座寺廟因靜謐之美而吸引了我。蒼茫的草原上,“阿柔”二字令人心生遐想。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走進寺院,一股難以形容的安靜令人心情愉悅,寺院更顯古樸。凡是去過高原旅遊的朋友,對於藏傳佛寺的建築風格一定是不陌生的,但不同的寺院卻因不同歷史文化而各顯魅力。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就如這阿柔大寺,最早是一座帳房寺院,這在高原是非常罕見的一種建築模式。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寺院緊緊挨著公路,在往來車輛的塵囂中卻顯得異常安靜。初秋的青海,草甸還沒有泛黃,但秋色已經瀰漫著這裡。雖說它的規模不及塔爾寺,但這座寺廟因靜謐之美而吸引了我。蒼茫的草原上,“阿柔”二字令人心生遐想。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走進寺院,一股難以形容的安靜令人心情愉悅,寺院更顯古樸。凡是去過高原旅遊的朋友,對於藏傳佛寺的建築風格一定是不陌生的,但不同的寺院卻因不同歷史文化而各顯魅力。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就如這阿柔大寺,最早是一座帳房寺院,這在高原是非常罕見的一種建築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2006年,寺院依據歷史記載和在老僧人的指導下,當地信教群眾1500多人積極參與縫製,歷時7天完成了牛毛帳房經堂的復原工作。帳房佔地面積1189平方米,其中室內面積300平方米,高4米,由16根牛皮拉繩、34根5.5米直徑40釐米的頂杆、79根腳杆、1根橫樑共同搭建起來的。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寺院緊緊挨著公路,在往來車輛的塵囂中卻顯得異常安靜。初秋的青海,草甸還沒有泛黃,但秋色已經瀰漫著這裡。雖說它的規模不及塔爾寺,但這座寺廟因靜謐之美而吸引了我。蒼茫的草原上,“阿柔”二字令人心生遐想。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走進寺院,一股難以形容的安靜令人心情愉悅,寺院更顯古樸。凡是去過高原旅遊的朋友,對於藏傳佛寺的建築風格一定是不陌生的,但不同的寺院卻因不同歷史文化而各顯魅力。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就如這阿柔大寺,最早是一座帳房寺院,這在高原是非常罕見的一種建築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2006年,寺院依據歷史記載和在老僧人的指導下,當地信教群眾1500多人積極參與縫製,歷時7天完成了牛毛帳房經堂的復原工作。帳房佔地面積1189平方米,其中室內面積300平方米,高4米,由16根牛皮拉繩、34根5.5米直徑40釐米的頂杆、79根腳杆、1根橫樑共同搭建起來的。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共用牛毛1920斤,牛毛繩2520米,牛毛撣子2160米,可容納僧人500-600名,是世界上最大的牛毛帳房之一,堪稱“吉斯尼世界之最。”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寺院緊緊挨著公路,在往來車輛的塵囂中卻顯得異常安靜。初秋的青海,草甸還沒有泛黃,但秋色已經瀰漫著這裡。雖說它的規模不及塔爾寺,但這座寺廟因靜謐之美而吸引了我。蒼茫的草原上,“阿柔”二字令人心生遐想。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走進寺院,一股難以形容的安靜令人心情愉悅,寺院更顯古樸。凡是去過高原旅遊的朋友,對於藏傳佛寺的建築風格一定是不陌生的,但不同的寺院卻因不同歷史文化而各顯魅力。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就如這阿柔大寺,最早是一座帳房寺院,這在高原是非常罕見的一種建築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2006年,寺院依據歷史記載和在老僧人的指導下,當地信教群眾1500多人積極參與縫製,歷時7天完成了牛毛帳房經堂的復原工作。帳房佔地面積1189平方米,其中室內面積300平方米,高4米,由16根牛皮拉繩、34根5.5米直徑40釐米的頂杆、79根腳杆、1根橫樑共同搭建起來的。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共用牛毛1920斤,牛毛繩2520米,牛毛撣子2160米,可容納僧人500-600名,是世界上最大的牛毛帳房之一,堪稱“吉斯尼世界之最。”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很遺憾的是,由於時間匆匆,我並沒有找到這座世界最大的牛毛帳房。可依舊是被這座具有奇特文化的古寺所吸引。對於藏傳佛寺,雖然不熟悉,但也不陌生,恰好格魯派是我最著迷的一派。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寺院緊緊挨著公路,在往來車輛的塵囂中卻顯得異常安靜。初秋的青海,草甸還沒有泛黃,但秋色已經瀰漫著這裡。雖說它的規模不及塔爾寺,但這座寺廟因靜謐之美而吸引了我。蒼茫的草原上,“阿柔”二字令人心生遐想。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走進寺院,一股難以形容的安靜令人心情愉悅,寺院更顯古樸。凡是去過高原旅遊的朋友,對於藏傳佛寺的建築風格一定是不陌生的,但不同的寺院卻因不同歷史文化而各顯魅力。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就如這阿柔大寺,最早是一座帳房寺院,這在高原是非常罕見的一種建築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2006年,寺院依據歷史記載和在老僧人的指導下,當地信教群眾1500多人積極參與縫製,歷時7天完成了牛毛帳房經堂的復原工作。帳房佔地面積1189平方米,其中室內面積300平方米,高4米,由16根牛皮拉繩、34根5.5米直徑40釐米的頂杆、79根腳杆、1根橫樑共同搭建起來的。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共用牛毛1920斤,牛毛繩2520米,牛毛撣子2160米,可容納僧人500-600名,是世界上最大的牛毛帳房之一,堪稱“吉斯尼世界之最。”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很遺憾的是,由於時間匆匆,我並沒有找到這座世界最大的牛毛帳房。可依舊是被這座具有奇特文化的古寺所吸引。對於藏傳佛寺,雖然不熟悉,但也不陌生,恰好格魯派是我最著迷的一派。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漫步這裡,靜下浮世之心,不由發現時光的廢墟在怎麼荒唐,也掩埋不住它燁燁閃耀的光芒。如今的阿柔大寺由護法神殿、八寶如意她、大經堂、僧舍等組成。雖是陰天,但依舊可見建築上的古樸和精美。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寺院緊緊挨著公路,在往來車輛的塵囂中卻顯得異常安靜。初秋的青海,草甸還沒有泛黃,但秋色已經瀰漫著這裡。雖說它的規模不及塔爾寺,但這座寺廟因靜謐之美而吸引了我。蒼茫的草原上,“阿柔”二字令人心生遐想。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走進寺院,一股難以形容的安靜令人心情愉悅,寺院更顯古樸。凡是去過高原旅遊的朋友,對於藏傳佛寺的建築風格一定是不陌生的,但不同的寺院卻因不同歷史文化而各顯魅力。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就如這阿柔大寺,最早是一座帳房寺院,這在高原是非常罕見的一種建築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2006年,寺院依據歷史記載和在老僧人的指導下,當地信教群眾1500多人積極參與縫製,歷時7天完成了牛毛帳房經堂的復原工作。帳房佔地面積1189平方米,其中室內面積300平方米,高4米,由16根牛皮拉繩、34根5.5米直徑40釐米的頂杆、79根腳杆、1根橫樑共同搭建起來的。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共用牛毛1920斤,牛毛繩2520米,牛毛撣子2160米,可容納僧人500-600名,是世界上最大的牛毛帳房之一,堪稱“吉斯尼世界之最。”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很遺憾的是,由於時間匆匆,我並沒有找到這座世界最大的牛毛帳房。可依舊是被這座具有奇特文化的古寺所吸引。對於藏傳佛寺,雖然不熟悉,但也不陌生,恰好格魯派是我最著迷的一派。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漫步這裡,靜下浮世之心,不由發現時光的廢墟在怎麼荒唐,也掩埋不住它燁燁閃耀的光芒。如今的阿柔大寺由護法神殿、八寶如意她、大經堂、僧舍等組成。雖是陰天,但依舊可見建築上的古樸和精美。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這些建築不僅受到藏傳佛教寺院傳統藝術的影響,也結合了漢式殿宇建築藝術。各色幡、幃、綢緞、哈達、天花布陣藻井,廊坊精雕細刻,陳設豐富多彩,牆面做有梯形磚腿和棕色嵌框的藏窗,有的以鞭麻層突出銅鏡,殿堂之前多設前廊,做楞八楞柱或曼八楞柱飾,其上託掌塔、魚掌等,有的再向上託以斗拱等等。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寺院緊緊挨著公路,在往來車輛的塵囂中卻顯得異常安靜。初秋的青海,草甸還沒有泛黃,但秋色已經瀰漫著這裡。雖說它的規模不及塔爾寺,但這座寺廟因靜謐之美而吸引了我。蒼茫的草原上,“阿柔”二字令人心生遐想。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走進寺院,一股難以形容的安靜令人心情愉悅,寺院更顯古樸。凡是去過高原旅遊的朋友,對於藏傳佛寺的建築風格一定是不陌生的,但不同的寺院卻因不同歷史文化而各顯魅力。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就如這阿柔大寺,最早是一座帳房寺院,這在高原是非常罕見的一種建築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2006年,寺院依據歷史記載和在老僧人的指導下,當地信教群眾1500多人積極參與縫製,歷時7天完成了牛毛帳房經堂的復原工作。帳房佔地面積1189平方米,其中室內面積300平方米,高4米,由16根牛皮拉繩、34根5.5米直徑40釐米的頂杆、79根腳杆、1根橫樑共同搭建起來的。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共用牛毛1920斤,牛毛繩2520米,牛毛撣子2160米,可容納僧人500-600名,是世界上最大的牛毛帳房之一,堪稱“吉斯尼世界之最。”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很遺憾的是,由於時間匆匆,我並沒有找到這座世界最大的牛毛帳房。可依舊是被這座具有奇特文化的古寺所吸引。對於藏傳佛寺,雖然不熟悉,但也不陌生,恰好格魯派是我最著迷的一派。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漫步這裡,靜下浮世之心,不由發現時光的廢墟在怎麼荒唐,也掩埋不住它燁燁閃耀的光芒。如今的阿柔大寺由護法神殿、八寶如意她、大經堂、僧舍等組成。雖是陰天,但依舊可見建築上的古樸和精美。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這些建築不僅受到藏傳佛教寺院傳統藝術的影響,也結合了漢式殿宇建築藝術。各色幡、幃、綢緞、哈達、天花布陣藻井,廊坊精雕細刻,陳設豐富多彩,牆面做有梯形磚腿和棕色嵌框的藏窗,有的以鞭麻層突出銅鏡,殿堂之前多設前廊,做楞八楞柱或曼八楞柱飾,其上託掌塔、魚掌等,有的再向上託以斗拱等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佈置中最特別的就是內部精美的壁畫,更加豐富了宗教的藝術性。壁畫多表現釋迦牟尼、宗喀巴、四大天王、度母等形象,以佛教故事和活動為主要內容。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寺院緊緊挨著公路,在往來車輛的塵囂中卻顯得異常安靜。初秋的青海,草甸還沒有泛黃,但秋色已經瀰漫著這裡。雖說它的規模不及塔爾寺,但這座寺廟因靜謐之美而吸引了我。蒼茫的草原上,“阿柔”二字令人心生遐想。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走進寺院,一股難以形容的安靜令人心情愉悅,寺院更顯古樸。凡是去過高原旅遊的朋友,對於藏傳佛寺的建築風格一定是不陌生的,但不同的寺院卻因不同歷史文化而各顯魅力。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就如這阿柔大寺,最早是一座帳房寺院,這在高原是非常罕見的一種建築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2006年,寺院依據歷史記載和在老僧人的指導下,當地信教群眾1500多人積極參與縫製,歷時7天完成了牛毛帳房經堂的復原工作。帳房佔地面積1189平方米,其中室內面積300平方米,高4米,由16根牛皮拉繩、34根5.5米直徑40釐米的頂杆、79根腳杆、1根橫樑共同搭建起來的。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共用牛毛1920斤,牛毛繩2520米,牛毛撣子2160米,可容納僧人500-600名,是世界上最大的牛毛帳房之一,堪稱“吉斯尼世界之最。”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很遺憾的是,由於時間匆匆,我並沒有找到這座世界最大的牛毛帳房。可依舊是被這座具有奇特文化的古寺所吸引。對於藏傳佛寺,雖然不熟悉,但也不陌生,恰好格魯派是我最著迷的一派。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漫步這裡,靜下浮世之心,不由發現時光的廢墟在怎麼荒唐,也掩埋不住它燁燁閃耀的光芒。如今的阿柔大寺由護法神殿、八寶如意她、大經堂、僧舍等組成。雖是陰天,但依舊可見建築上的古樸和精美。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這些建築不僅受到藏傳佛教寺院傳統藝術的影響,也結合了漢式殿宇建築藝術。各色幡、幃、綢緞、哈達、天花布陣藻井,廊坊精雕細刻,陳設豐富多彩,牆面做有梯形磚腿和棕色嵌框的藏窗,有的以鞭麻層突出銅鏡,殿堂之前多設前廊,做楞八楞柱或曼八楞柱飾,其上託掌塔、魚掌等,有的再向上託以斗拱等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佈置中最特別的就是內部精美的壁畫,更加豐富了宗教的藝術性。壁畫多表現釋迦牟尼、宗喀巴、四大天王、度母等形象,以佛教故事和活動為主要內容。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這些建築風格和壁畫在藏傳佛寺中也較為常見,可細節的打磨和雕刻往往呈現著大局之美。唯有靜下心來,唯有探索它,才能發現歲月塵封之外的寧靜和祥和。寺院周邊是草原和雪山,這裡就像一座避世的地方,令人們修心,也修身。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寺院緊緊挨著公路,在往來車輛的塵囂中卻顯得異常安靜。初秋的青海,草甸還沒有泛黃,但秋色已經瀰漫著這裡。雖說它的規模不及塔爾寺,但這座寺廟因靜謐之美而吸引了我。蒼茫的草原上,“阿柔”二字令人心生遐想。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走進寺院,一股難以形容的安靜令人心情愉悅,寺院更顯古樸。凡是去過高原旅遊的朋友,對於藏傳佛寺的建築風格一定是不陌生的,但不同的寺院卻因不同歷史文化而各顯魅力。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就如這阿柔大寺,最早是一座帳房寺院,這在高原是非常罕見的一種建築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2006年,寺院依據歷史記載和在老僧人的指導下,當地信教群眾1500多人積極參與縫製,歷時7天完成了牛毛帳房經堂的復原工作。帳房佔地面積1189平方米,其中室內面積300平方米,高4米,由16根牛皮拉繩、34根5.5米直徑40釐米的頂杆、79根腳杆、1根橫樑共同搭建起來的。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共用牛毛1920斤,牛毛繩2520米,牛毛撣子2160米,可容納僧人500-600名,是世界上最大的牛毛帳房之一,堪稱“吉斯尼世界之最。”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很遺憾的是,由於時間匆匆,我並沒有找到這座世界最大的牛毛帳房。可依舊是被這座具有奇特文化的古寺所吸引。對於藏傳佛寺,雖然不熟悉,但也不陌生,恰好格魯派是我最著迷的一派。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漫步這裡,靜下浮世之心,不由發現時光的廢墟在怎麼荒唐,也掩埋不住它燁燁閃耀的光芒。如今的阿柔大寺由護法神殿、八寶如意她、大經堂、僧舍等組成。雖是陰天,但依舊可見建築上的古樸和精美。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這些建築不僅受到藏傳佛教寺院傳統藝術的影響,也結合了漢式殿宇建築藝術。各色幡、幃、綢緞、哈達、天花布陣藻井,廊坊精雕細刻,陳設豐富多彩,牆面做有梯形磚腿和棕色嵌框的藏窗,有的以鞭麻層突出銅鏡,殿堂之前多設前廊,做楞八楞柱或曼八楞柱飾,其上託掌塔、魚掌等,有的再向上託以斗拱等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佈置中最特別的就是內部精美的壁畫,更加豐富了宗教的藝術性。壁畫多表現釋迦牟尼、宗喀巴、四大天王、度母等形象,以佛教故事和活動為主要內容。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這些建築風格和壁畫在藏傳佛寺中也較為常見,可細節的打磨和雕刻往往呈現著大局之美。唯有靜下心來,唯有探索它,才能發現歲月塵封之外的寧靜和祥和。寺院周邊是草原和雪山,這裡就像一座避世的地方,令人們修心,也修身。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秋風中,廣袤的天地之間,一群年輕僧人們正在打籃球。這是阿柔大寺給予我最是生動的畫面,當野草搖曳生姿,當他們來回跑動,本是有聲響的環境卻如此安寧,美好。

"

青海雄踞於世界屋脊的東北部,境內磅礴蒼茫,群山聳立。青海作為“西域之衝”、“海藏咽喉”。自古便是漢、藏等各族文化交匯之處。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遺蹟要包括有塔爾寺、瞿曇寺、東關清真大寺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在青海,還有這麼一座古老的藏傳佛寺,它坐落於蒼茫天地之間,藏匿於瑪卿雪山一帶,周邊沒有居民區也沒有林立商鋪,它靜謐得差點讓世人遺忘了它。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阿柔大寺,為阿柔(即阿力克)部落的格魯派寺院,這是一座古老的寺院,始建於明萬年間。阿柔大寺最早以帳房寺院著稱,這是遊牧民族特有的建寺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雖然沒有固定位置,但當時的帳房寺也有一定的規模,主要有大經堂、護法殿、供佛殿、僧房及膳房等五大部分組成。時有帳篷70餘頂及少量蒙古包,僧侶200餘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據悉,它曾是世界最大帳篷寺院。後在明萬曆三十三年,阿柔大寺開始建造固定寺院,並形成了這般規模,成為祁連地區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但為了保留昔日的帳房寺院文化,令遊客更能容易的理解這座古老的寺廟,寺院的一座大殿就以帳房形式所建。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寺院緊緊挨著公路,在往來車輛的塵囂中卻顯得異常安靜。初秋的青海,草甸還沒有泛黃,但秋色已經瀰漫著這裡。雖說它的規模不及塔爾寺,但這座寺廟因靜謐之美而吸引了我。蒼茫的草原上,“阿柔”二字令人心生遐想。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走進寺院,一股難以形容的安靜令人心情愉悅,寺院更顯古樸。凡是去過高原旅遊的朋友,對於藏傳佛寺的建築風格一定是不陌生的,但不同的寺院卻因不同歷史文化而各顯魅力。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就如這阿柔大寺,最早是一座帳房寺院,這在高原是非常罕見的一種建築模式。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2006年,寺院依據歷史記載和在老僧人的指導下,當地信教群眾1500多人積極參與縫製,歷時7天完成了牛毛帳房經堂的復原工作。帳房佔地面積1189平方米,其中室內面積300平方米,高4米,由16根牛皮拉繩、34根5.5米直徑40釐米的頂杆、79根腳杆、1根橫樑共同搭建起來的。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共用牛毛1920斤,牛毛繩2520米,牛毛撣子2160米,可容納僧人500-600名,是世界上最大的牛毛帳房之一,堪稱“吉斯尼世界之最。”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很遺憾的是,由於時間匆匆,我並沒有找到這座世界最大的牛毛帳房。可依舊是被這座具有奇特文化的古寺所吸引。對於藏傳佛寺,雖然不熟悉,但也不陌生,恰好格魯派是我最著迷的一派。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漫步這裡,靜下浮世之心,不由發現時光的廢墟在怎麼荒唐,也掩埋不住它燁燁閃耀的光芒。如今的阿柔大寺由護法神殿、八寶如意她、大經堂、僧舍等組成。雖是陰天,但依舊可見建築上的古樸和精美。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這些建築不僅受到藏傳佛教寺院傳統藝術的影響,也結合了漢式殿宇建築藝術。各色幡、幃、綢緞、哈達、天花布陣藻井,廊坊精雕細刻,陳設豐富多彩,牆面做有梯形磚腿和棕色嵌框的藏窗,有的以鞭麻層突出銅鏡,殿堂之前多設前廊,做楞八楞柱或曼八楞柱飾,其上託掌塔、魚掌等,有的再向上託以斗拱等等。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佈置中最特別的就是內部精美的壁畫,更加豐富了宗教的藝術性。壁畫多表現釋迦牟尼、宗喀巴、四大天王、度母等形象,以佛教故事和活動為主要內容。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但這些建築風格和壁畫在藏傳佛寺中也較為常見,可細節的打磨和雕刻往往呈現著大局之美。唯有靜下心來,唯有探索它,才能發現歲月塵封之外的寧靜和祥和。寺院周邊是草原和雪山,這裡就像一座避世的地方,令人們修心,也修身。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秋風中,廣袤的天地之間,一群年輕僧人們正在打籃球。這是阿柔大寺給予我最是生動的畫面,當野草搖曳生姿,當他們來回跑動,本是有聲響的環境卻如此安寧,美好。

青海阿柔大寺,曾是世界最大的帳房寺院,因交通不便而鮮為人知

【旅遊信息】

1、寺院門票15元

2、由於沒有直達車輛前往,建議選擇自駕旅行或包車旅遊。

3、寺院位於祁連縣治八寶東南21公里處,在今草大阪鄉政府所在地貢白加龍。

"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