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歷史漫步|垣崇祖堰水灌城

南北朝 魏孝文帝 占卜 韓信 淮南發佈 2017-07-16

南北朝時期,以建康為都的南朝,把都城建康當作大舞臺,你方唱罷我登場,朝代更迭猶如走馬燈一般。宋文帝劉義隆之後,劉宋宗室紛亂不已,輔政的權臣蕭道成逐漸掌握大權。建元元年(479年),蕭道成“受禪”建立齊國,史稱“蕭齊”。劉裕建立的劉宋政權維持了60年被蕭齊所取代。此時,出逃至北魏的劉宋宗室劉昶,在北魏的扶持下,興兵“復國”,揭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南北對壘之戰。

劉昶,字休道,為宋文帝劉義隆的第九子。宋文帝元嘉二十二年(445年)封為義陽王,任輔國將軍、南彭城太守、下邳太守。孝武帝大明初年,徵為祕書監,任驍騎將軍、中軍將軍,南彭城、下邳二郡太守。大明八年(464年),任徵北將軍、鎮守徐州,持節都督徐州、兗州、南兗州、青州、冀州、幽州、豫州之樑郡諸軍事,為一方藩鎮。前廢帝劉子業即位後,忌憚劉昶勢力過大,圖謀殺死劉昶。劉昶不得已而轉投北魏。劉昶轉投北魏之時,曾寫下一首絕句表明心跡:“白雲滿鄣來,黃塵暗天起。關山四面絕,故鄉幾千裡!”受劉子業所逼,黃塵漫卷,關山四絕,真的是走投無路,無奈亡命,情何以堪!

劉昶轉投北魏,原屬蕭齊的淮河以北大片國土為北魏所有。劉昶受到北魏孝文帝重用,先後迎娶北魏武邑公主、建興長公主、平陽長公主,任駙馬都尉、丹陽王。劉昶雖然叛逃,但劉宋畢竟是自己的故國,並未興兵南犯,邊境地區還算平靜。蕭齊篡位後,作為宋文帝劉義隆十八個兒子中碩果僅存的劉昶,一心要借北魏勢力恢復劉宋,北魏也樂於扶植一個傀儡政權,支持劉昶麾兵南向。

淮南歷史漫步|垣崇祖堰水灌城

蕭齊建元二年(480年),北魏孝文帝執政的第九個年頭,這個一心想有所作為的北魏皇帝,以蕭齊篡政為由頭,打著支持劉昶復國的旗號,命劉昶等人率領20萬步騎進攻壽陽。蕭道成對此早有防備,並且做出相應的部署,把能征善戰的垣崇祖放在壽陽這個重要的戰略要地擔任防守。垣崇祖在劉宋時期便戰功卓著,後來在淮陰與蕭道成相識,英雄相惜。垣崇祖是個性情中人且頗為自負,經常自比韓信、白起,但對蕭道成十分佩服。而蕭道成也十分器重垣崇祖。蕭道成知道,自己稱帝之後,北魏以及劉昶一定會藉此大做文章,他把垣崇祖調往淮南,還叮囑他說:“我新有天下,夷虜不識運命,必當動其蟻眾,以送劉昶為辭。賊之所衝,必在壽春。能制此寇,非卿莫可。”(《南齊書·垣崇祖傳》)蕭道成把垣崇祖從兗州刺史調任為豫州刺史,持節監豫、司二州諸軍事,進駐壽陽(今壽縣),積極防備北魏來犯。

二月,北魏大舉興兵南下。劉昶在興兵之時,涕泗橫流,跪拜眾將士,請求同心協力,決戰取勝,以恢復劉宋,一副哀兵之態。隨後,與拓跋嘉(鬱豆眷)一道率兵直撲壽陽。垣崇祖知道,北魏大軍挾勢而來,眾寡懸殊,必須出奇制勝。早在北魏大軍到來之前,便命人在城西北攔截淝水(今東淝河)修築大壩,人為抬高水位,形成圍堰;在圍堰下游另外築起一座戍城,四周挖掘深塹作為城濠,命數千人駐守戍城,作為壽陽城的拱衛,靜待北魏來犯。與此同時,對壽陽外城,內郭加強守備,形成積極防禦陣勢。垣崇祖對他的長史封延伯說出了自己的制敵設想:壽陽城易守難攻,敵人短時間難以得手。然而敵眾達數十萬,優勢明顯,肯定不甘無功而返。既然壽陽城一時難以攻下,求戰心切的魏兵必然會把戍城作為目標。“見塹狹城小,謂一往可克,當以蟻附攻之。放水一激,急逾三峽,事窮奔透,自然沉溺。此豈非小勞而大利邪?”(《南齊書·垣崇祖傳》)

淮南歷史漫步|垣崇祖堰水灌城

垣崇祖是這樣想的,而劉昶、拓跋嘉也是這樣做的。北魏大軍挾其鋒銳,直撲戍城,企圖一鼓而破。見敵人果然中計,垣崇祖喜不自勝,身著休閒服裝,頭戴白紗帽,乘坐小轎在城頭指揮,手裡還拿著占卜的玩藝兒,一副氣定神閒之態。魏軍靡集城下,輪番上陣,一心要攻破戍城。戰至午後,已呈現人疲馬乏之勢。垣崇祖見時機已到,下令掘開小史埭圍堰,滔滔淝水順勢而下,正在攻城的北魏士卒頓時身陷洪流,人馬隨洪流漂沒,被衝入深塹或淹溺者達數千人。劉昶的哀兵之態未能收必勝之效,遭到重創後紛紛退逃北去。垣崇祖這一招挫敵鋒銳,又乘勝追擊,把北魏軍趕至淮河以北,兩軍進入對峙狀態。

壽陽大戰之後,劉昶並不死心,屢次興兵與蕭齊作戰,而爭奪的中心還是淮南地區。作為邊關大將,垣崇祖知道北魏的實力,只能採取固守之策。壽陽孤城難守,必須在周邊修築相應的戍城作為壽陽的拱衛,方可保證壽陽無虞。在這樣的情況下,垣崇祖一邊與劉昶作戰,一邊調集兵士在淮河東岸建立下蔡戍城,以緩解壽陽壓力,形成應援之勢。

建元二年(480年)冬,劉昶率北魏兵再度進攻淮南,揚言平毀下蔡故城(今鳳臺縣城關)。見北魏大軍來勢洶洶,垣崇祖下令放棄下蔡故城,收縮在東岸的戍城防守。隨後,北魏大軍佔領下蔡,並對下蔡故城進行破壞,掘毀城牆。此舉激怒了垣崇祖,他親率部屬渡過淮河,直撲下蔡故城。劉昶所部都是劉宋舊將,對垣崇祖的聲名早有所聞,面對垣崇祖親冒矢石來戰,心理上早已輸了大半。北魏兵對城牆的破壞反而幫了垣崇祖的忙,一陣衝殺便突破劉昶的防線。北魏兵招架不住,棄城而逃,垣崇祖率兵追奔數十里,斬獲千人之多。經過這次戰鬥,劉昶與北魏在淮南一線再無建樹,雙方對峙如常。

垣崇祖在淮南鎮守4年,除了肅整軍備外,還仿效鄧艾進行屯田。由於淮南地區一直有屯田的傳統,垣崇祖把大量廢棄的土地通過屯田的方式加以利用,使得邊境地區再現豐收景象,既解決了糧秣供給難題,也使邊防得以鞏固。垣崇祖揚威淮南,使得北魏不敢再有圖謀。

淮南歷史漫步|垣崇祖堰水灌城

建元四年(482年),齊高帝蕭道成晏駕,武帝蕭頤即位。蕭齊本是篡奪劉宋而立國,深恐權臣篡位,遂把垣崇祖召回京師。

垣崇祖身為高帝舊部,對蕭道成十分敬重,又常年戍邊,疏於對武帝蕭頤的結交。蕭頤雖然有意結交垣崇祖,可惜也沒有這樣的機會。早在蕭道成在位時,身為太子的蕭頤有意籠絡垣崇祖。有一次,垣崇祖回京師,太子在東宮設宴加以款待。這本是拉近二人關係的好機會,但沒想到酒後即接到蕭道成旨意,告知垣崇祖,邊境事務疏忽不得,必須星夜返回壽陽。傳口諭的是荀伯玉,是另一名追隨蕭道成的重臣。垣崇祖接到口諭後不敢怠慢,隨即動身返回前線,連向太子告辭的禮節也沒顧,太子極為不滿。太子覺得垣崇祖心裡只有皇帝而沒有太子。

垣崇祖被召回京師後,武帝雖然擢升其為散騎常侍、左衛將軍,但對他並不信任。畢竟功高蓋主,又握有兵權,只要心存異志,武帝自知難以節制。永明元年(483年),蕭頤先是將垣崇祖遷任為內官,奪去他的兵權。隨後,以謀反罪把垣崇祖、荀伯玉誅殺。垣崇祖被殺時,年僅44歲。

與垣崇祖對壘多年的劉昶最終也沒能完成復國的春秋大夢。北魏太和十七年(493年),孝文帝封劉昶為齊郡開國公、宋王。太和十八年(494年),任大將軍。太和二十一年(497年),劉昶帶著遺憾在彭城去世,享年62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