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徒金盤洗手(民間故事)

民俗 海寶 博聞故事 2019-04-16

餿主意

過去那會兒,天津衛管賭場叫寶局,規矩特多,寶局和賭徒都得照規矩辦事兒。

南市蘆莊子有個叫劉三的混混兒,好賭,手頭一有糟錢兒,就立馬轉身進了寶局,根本就不管家中老孃的死活。老人全憑孃家人偷偷接濟,才沒被餓死。

這天日上三竿,劉三從炕上翻起身,來到大街上一步三晃瞎溜達,瞅見一個叫花子跟前的破碗裡有十幾個大子兒,一把搶過來,扭頭就進了四海寶局。沒想到手氣特順,半天不到的工夫,他居然贏了10塊錢。

劉三覺得今兒運氣不賴,就把這10塊全押上,想狠狠地撈一把。結果,莊家一開寶,10塊就全打了水漂,只好垂頭喪氣地出了寶局。

這時,一個蓬頭垢面的叫花子湊過來:“爺,行行好,賞倆錢兒吧。”劉三很不耐煩:“去去去,一邊涼快去!”沒想到,叫花子卻像塊糖人兒,黏著他不放:“爺,恕我直言,看您的面相,這輩子發不了大財,但是……”

一聽這話,劉三立馬站住了,轉身盯著叫花子:“但是嘛呀?”叫花子立馬嬉皮笑臉遞上來要飯的碗。劉三眼珠子一轉:“今兒三爺手氣不好,改日再賞你。你先給爺說說,但是嘛啊?”

叫花子嘿嘿一笑:“要是三爺您敢豁出去,我包您每月都會有個麥兒黃,這財神爺就是那兒——”說完,他朝四海寶局那邊努了努嘴。

這話劉三還是頭一回聽說,他頓時來了勁兒:“甭跟三爺打馬虎眼兒,把話說明白了!”

叫花子卻跟他講起了條件:“三爺,事兒要是成了,您可得多賞我幾塊啊!”劉三點頭答應了。叫花子這才小聲在他耳邊“嘰嘰咕咕”地說了起來……

聽完後,劉三一下子火了:“臭叫花子,給三爺出的嘛餿主意啊?當爺是傻子啊?要剁你自個兒剁去,滾!”說完,抬起腳就把叫花子踢倒在了地上。

回到家後,劉三往炕上一躺,卻怎麼也睡不著,耳邊總是迴響著叫花子說的話。他翻來覆去想了一夜,老話說得好,富貴險中求,要是贏了,月月就有個麥兒黃,輸了,算自個兒倒黴,幹嘛不豁出去試一回呢?!

第二天早上,劉三起來後,在廚房找了一把生鏽的菜刀,提溜著出門直奔四海寶局而去!

這會兒,四海寶局剛開門不久,不少賭客正在押寶。莊家瞅了一圈賭客,問:“還有人押寶嗎?”

劉三立馬接了話:“我要滾賭!”

滾賭是嘛?就是賭徒沒錢賭了,剁下自個兒的左手小拇指,作為賭注,來最後一搏,贏了翻身就是爺,輸了抬屁股走人。

耍滾賭

眾人一聽,立馬嚇傻了,趕緊給劉三讓了個口子。他走到賭桌前,說:“膽小的麻溜兒閉上眼嘍!”說完,劉三“啪”的一聲,把左手往賭桌沿兒上一拍,右手立馬舉起了菜刀,刷地砍向賭桌上的手。看這架勢,眾人嚇得趕緊轉過身去。

只聽“咯噔”一聲,劉三左手的小拇指已經被剁下來了。他面不改色,把菜刀一扔,照那叫花子教的,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剁下來的斷指,往賭桌上一放,斷指指尖正對著莊家,然後右手做了個請的動作,全然不顧“滴答、滴答”淌血的左手。

莊家呢,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不驚也不慌,開口說:“開寶嘍——”賭客們一聽,也不管劉三那血淋淋的斷指了,目光齊刷刷地盯著賭桌上的寶盒。

劉三隻瞄了一眼骰子,就絕望地閉上了雙眼。這時,他才感覺到,左手小拇指處傳來一陣陣鑽心的疼。這回的疼算是白捱了。

莊家先把桌上的錢用耙子往跟前撥拉完,這才拿起一個帶鉤的杆兒,瞥了一眼劉三,把斷指輕輕挑起來,手腕一抖,斷指就被準確無誤地扔進了不遠處的垃圾桶:“押下一局!”

願賭服輸,劉三嘛話也沒說,在賭場打手的護送下,灰溜溜地走出了寶局門。

那叫花子正等在外面,見劉三出來,立馬迎上前來:“三爺,贏了嗎?”劉三疼得齜牙咧嘴,卻裝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兒:“三爺我今兒點背!”叫花子瞅著他血淋淋的左手,嚇得臉色蒼白:“您還是趕緊把傷口包紮一下吧。”

誰知,劉三卻突然用右手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包個屁!三爺我豁出去了!快說,接下來招兒是嘛?”

叫花子被劉三因疼痛而變得扭曲的臉給嚇壞了:“第二招兒,就是,就是……找疊兒。”

劉三沒聽明白:“嘛叫找疊兒?!”

叫花子哆嗦著說:“找疊兒就是脫個精光,上寶局叫罵,討打手的打,打死算白死,要是能活下來,以後您就是寶局的人了,每月有份子錢拿,但寶局要有事,您就得為寶局賣命。”

劉三一聽氣壞了:“姥姥的,為嘛不早說,讓三爺白扔了一根手指頭!”說著一把把叫花子推了個四仰八叉。

找疊兒

第三天,劉三身上裹了床破被子,就闖進了四海寶局,然後把破被子一撩,渾身上下只穿一褲衩兒,接下來,他開始指著打手破口大罵起來:“孫子,今兒三爺我找疊兒來啦,有種就把爺往死裡打,誰要是不動手,誰就是大姑娘養的!”

罵完後,劉三往地上一側躺,雙手抱著腦袋瓜子,兩腿一縮,護住了大根,只等打手動手。

打手頭子見他來找疊兒,哈哈一笑,招呼說:“還愣著幹嘛,招呼啊!”一幫子打手立馬圍上來,你一腳我一拳,可著勁兒打起了劉三。劉三呢,捱了打嘴卻不饒人,把打手的祖宗八代挨個兒罵了個遍。打手們下手更狠了,不一會兒,就把劉三全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沒法看了。

劉三一邊罵聲不停,一邊翻了個身,繼續讓打手拳打腳踢。直到他們打累了,這才停了手。此時的劉三,早已不能動彈,只有鼻子還有氣兒出。打手頭子一摸,喝起彩來:“劉三爺果然是條漢子!”叫人趕緊把他扶起來,扶到了後院,並打發人去請大夫。

療完傷後,打手頭子又叫來好酒好菜,款待了劉三一頓,派人把他抬回了家:“從這個月起,賬房會按時給你送來份子錢。記住了,傷好了就來護場子!”

回家後,老孃卻嚎啕大哭起來:“兒啊,是誰把你打成了這樣,還有沒有王法了啊?”劉三不耐煩了:“哭嘛?我這不是為了掙寶局的份子錢嘛!”

個把月後,劉三的傷就好了。這天,他一步三晃地去四海寶局護場子,還沒到門口呢,就被那叫花子攔住了:“三爺,恭喜您吶!”

劉三十分得意:“你這主意不賴,趕明兒我得空請你喝酒!”叫花子卻嬉皮笑臉地說:“三爺,您還是來點實惠的吧。”

劉三一聽,立馬翻了臉:“要嘛實惠?滾一邊去,請你喝酒,三爺我已經高抬你了。你想喝,爺還嫌惡心呢!”說完,大搖大擺地進了寶局。

叫花子衝著劉三的背影啐了一口吐沫:“走著瞧,早晚有一天,非把你炸成十八街的麻花不可!”

打這以後,劉三就成了四海寶局護場子的人,每月份子錢一到手,就到窯子裡去鬼混。對老孃還是不管不問。

這天晚上,劉三正在睡大頭覺,忽然聽到有人拍門,開門一看,是護場子的兩弟兄:“三哥,寶局攤上大事了,掌櫃的叫你趕緊過去!”

劉三一問才知道,前街新開了一家聚財寶局,人氣很旺,明擺著是來搶四海生意的,掌櫃的氣不忿兒,請了道上的人去談,沒想到,聚財的老闆卻叫起了板,說明兒在海河邊兒鬥油鍋。掌櫃的氣壞了,連夜叫人去抽籤兒。

劉三一聽,心裡“咯噔”一下,慌了神。他聽人說,鬥油鍋就是跳油鍋,跳油鍋的人由抽籤兒來定。籤兒分紅黑兩種,抽到紅籤兒不跳,要是抽到黑籤兒,就只能等著跳油鍋了。

劉三想開溜,誰知,那兩兄弟看得倍兒緊,實在脫不了身,只好硬著頭皮跟他們來到了寶局,心裡卻想著再逮空子溜。給祖師爺上完香後,掌櫃的帶著大夥兒喝酒盟誓:“明兒,我四海與聚財一決高下,受了傷的,家中老小全由寶局擔著,誰要是反悔,亂棍打死,絕不留情。開始抽籤!”

鬥油鍋

輪到劉三抽時,他猶豫了半天,選了一個有紅標記的籤兒,結果抽出來一瞅,竟然是第三個上場的黑籤,立馬癱軟在了地上。

緩過神兒後,劉三哭喪著臉想見老孃最後一面,不料,掌櫃的卻不答應:“誰也不準離開寶局,明兒一早就去海河邊兒!”

第二天,四海的人浩浩蕩蕩地來到了海河邊,聚財的人早就到了。空地上架著一口大鍋,下面柴火燒得很旺,鍋裡的油冒著大煙。鬥油鍋的規矩是:斗的一方先派人跳,應斗的人接著跳,如此輪流,直到其中有一方的人不敢跳為止。

聚財先派了個瘦子,只見他大搖大擺踩上凳子,雙腳毫不猶豫地踩進了滾燙的油鍋裡,接著聽到一陣“刺啦啦”的油炸聲,瘦子立馬大汗淋漓。看得劉三是心驚膽戰,渾身直打擺子。等中間人數到十時,幾個人把瘦子從鍋裡架出來,只見瘦子的雙腳已經被炸得沒有一塊好皮。

四海這邊第一個應戰的兄弟也不含糊,撲通一聲,直接跳進了鍋裡,疼得他是齜牙咧嘴,卻沒吭半聲。第一局,兩家鬥了個平手。到第二局時,聚財的人剛進了油鍋,就疼得哇哇大叫起來,氣得聚財的老闆臉色發黑,而四海的兄弟愣是咬緊牙關沒叫,贏了一局。掌櫃的十分高興,過來拍拍劉三的肩:“兄弟,要是你贏了這第三局,份子錢給你漲雙倍!”

第三局開始了。聚財應戰的是個老頭兒,剛踩進油鍋,就撲通一聲,整個人跌坐在了鍋裡。等大夥兒把他撈出來時,已經不像個人樣兒了。嚇得劉三魂兒都沒了。

劉三顫著腿兒,磨磨唧唧來踩油鍋邊兒的凳子,卻一腳踩空了,“咣噹”一下跌倒在地上。掌櫃的氣壞了,叫打手頭子去扶,誰知,他整個人已經軟成了一攤泥,扶不起來了。四海輸給了聚財。

等聚財的人走後,掌櫃的使了個眼色,一幫子人亂棍齊下,直到劉三被打得不動彈了,這才揚長而去。

老孃聞訊趕了過來,趴在兒子身上,哭天搶地。有人摸了摸劉三的脈,說已經不跳了,趕緊埋了吧。可她卻不答應,僱了個車,把劉三拉回了家,一守就是七天。

也是劉三命不該絕,到第八天時,居然醒了過來。當他知道是老孃撿回了自個兒的命後,抱著老孃“哇哇”大哭,賭咒發誓再也不進寶局半步了。傷好後,劉三成了個瘸子。親戚們見他收了心,就湊了些本錢,讓他在街上支了個水果攤兒,養活老孃。一年後,娘用攢下來的錢,給他張羅了個媳婦兒。

幾年後,老孃忽然對劉三說出了一個天大的祕密:四海寶局的掌櫃是劉三失散多年的表哥,寶局門口那叫花子,還有他從滾賭到抽黑籤,再到被亂棍打得半死不活,全是表哥一手安排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劉三對賭博徹底死心,走正道……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