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英宗很心累:藩王叔叔太難伺候

明英宗很心累:藩王叔叔太難伺候

在朱元璋看來,“親王居國,其樂甚於天子”,即做藩王比做皇帝要幸福,為什麼呢?因為藩王的“冠服、宮室、車馬、儀仗亞於天子,而自奉豐厚,政務亦簡。若能謹守藩輔之禮,不作非為,樂莫大焉。”而皇帝則不同,他要“總攬萬機,晚眠早起,勞心焦思,唯憂天下之難治。此親王所以樂於天子也。”《皇明祖訓》

可朱子朱孫們並不認同老祖宗的這個觀點,他們總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憋屈的人,於是不斷提出額外要求,越禮犯分,甚至干犯國法。本是用來拱衛朝廷的宗室就此演變成大明帝國不堪承受的累贅。

面對這樣的沉痾痼疾,被明朝官史譽為“天資聰明英武”的明英宗是如何處置的呢?

明英宗沖齡登基後首先碰到的藩王問題可能就要數移藩之難題了:那幫叔叔們為了能提高居住條件和環境,總是吵吵著要搬家。

宣德八年八月,也就是明英宗登極那年的後半年,早已就藩多年的淮王朱瞻墺上書給朝廷,抱怨自己就藩的廣東韶州地方不好,“常有瘴癘”,弄得身體很差,請求朝廷給他換個地方。淮王朱瞻墺是明仁宗的七兒子,明英宗的七叔,朱祁鎮打小就在皇奶奶那裡經常見到他。雖說叔侄之間有著一定的年齡差異,但這種血緣親情要比什麼朱元璋的其他兒孫們來得親近多了,所以當朱瞻墺提出想變換藩地時,明英宗隨即致書淮王,說:“聽說七叔您在韶州久受瘴癘侵擾之苦,侄兒我甚為同情。已令人在江西饒州府為您重新選擇一處藩府,就等您擇日搬遷了。”

老七在藩邸過的不舒心就遷徙,消息像長了翅膀一樣飛過千山萬水,首先飛到了老七的皇家諸兄弟那裡,最先對此有著很大反應的是他的五哥朱瞻墡。聽說自家七弟移藩成功的消息後,覺得自己更有資格提出此等要求的朱瞻墡於正統元年初就上奏給朝廷,說建藩於長沙的襄王府及其周邊形勢很不好,地勢低窪、潮溼,很不利於居住和生活。聽說襄陽地勢很高也很好,懇請朝廷恩准他到那裡就藩。朱瞻墡是明仁宗的五子,朱祁鎮的五叔,想當年宣宗皇帝英年早逝,驟然引發大明皇位繼承危機,那時朱祁鎮的奶奶張皇太后從“國有長君,社稷之福”的角度考慮,打算遠召長沙的這位五叔朱瞻墡(張皇太后的親兒子)來京繼承大統,雖說後來遭到了楊榮、楊士奇等老臣的反對而沒成功,但從更深遠處來看,朱瞻墡的分量與地位不容小覷。明英宗接到奏章後,隨即就批示:同意皇五叔的移藩請求,命令“有司於襄陽度地為建王府”,經過數月的營造,到正統元年七月新襄王府工程完工,朱祁鎮“書與襄王,令擇日起行遷移,仍敕湖廣三司量遣人船護送,毋有稽緩”。

小皇帝的五叔七叔都搬家了,我這個六叔為什麼就不能搬呢?明仁宗的六兒子荊王朱瞻堈在聽到兩兄弟移藩的消息後也動了搬家的念頭,但要搬家也得有充分的理由啊。朱瞻堈想了好久,就是沒想出什麼好藉口來,乾脆就依葫蘆畫瓢,重複兄弟們老掉牙的套路,於正統三年上奏給朝廷,提出自己要移藩河南的請求。明英宗接奏後立即回覆:“六叔您現在的藩邸是在建昌,建昌是江南的好地方,可不是什麼低窪潮溼、瘴癘橫行之地啊。您已經在那裡居住了10年多,安安穩穩,沒聽說有什麼不適的,再說誰能保證您到了河南就能萬般稱心。因此六叔您還是恪守皇祖之命,安靜以居,不可惑於邪言,驟求改徙”。

可荊王朱瞻堈哪裡聽得進侄兒的意見,依然不停地上奏,一再要求移藩,並編造了誰也搞不清的理由“(荊王)宮中有巨蛇,蜿蜒自樑垂地,或憑王座。瞻堈大懼,請徙。”英宗朝廷被逼無奈,最終於正統十年同意將其由建昌遷到了蘄州。

朱祁鎮皇叔中第四個提出要移藩的是明宣宗的二弟鄭王朱瞻埈。朱瞻埈是在永樂二十二年十月,也就是老爸明仁宗登基後的第三個月被冊封為鄭王的,但並沒有馬上就國,而是一直待在京城裡。洪熙元年明仁宗暴斃後,他與五弟襄王受母后之命一起監國,等待大哥朱瞻基回京即位。宣德元年,大哥明宣宗南征樂安,平定高煦之亂,鄭王朱瞻埈與五弟第二次一同監國。宣德四年,他才就國鳳翔藩邸。

在朱祁鎮的親叔叔中,這個叫朱瞻埈的排行最前,除了朱瞻基外,就數他年齡大,且兩次監國,資格很老。但他脾氣很差,“屢暴怒,杖人至死”,為此,正統五年,明英宗專門降敕警告了朱瞻埈,自那以後他的火氣收斂了一些,但還是時不時大發雷霆,體罰下人。

可能是老是生氣的原因,正統前期的朱瞻埈就是個抑鬱的病秧子和倒黴蛋,可他卻認為自己生病以及做事不順是因為建藩於鳳翔這個倒黴的地方,因此要求侄兒皇帝明英宗給他挪個藩地。明英宗沒馬上答應,朱瞻埈就不停地上書,將理由編得越來越多,說不僅自己老生病,就是“子女宮眷亦多不安,此必水土不相宜也。”明英宗最終拗不過資格很老的二叔,只好“命有司於懷慶建立王府”,隨後便讓他移藩河南懷慶。

其實,英宗當政時要求移藩的遠不止這些藩王,因為是親叔叔,英宗基本都予以了滿足,使得整個朝廷因為藩王搬家問題而忙得團團轉。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