扳倒嚴嵩的是海瑞?海瑞官太小,實際上是他

明朝 嚴嵩 海瑞 徐階 呂老師的歷史課 2017-06-25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小時候很喜歡聽田連元播講的評書《海瑞鬥嚴嵩》。這部書講的是清正剛廉的海瑞扳倒貪官嚴嵩的事,很是精彩。

因此,在我的腦海裡,正直的海瑞扳倒了貪汙的嚴嵩,這就是板上釘釘的史實。

扳倒嚴嵩的是海瑞?海瑞官太小,實際上是他

其實不然,海瑞的官太小,雖然他很正直,嫉惡如仇,但想扳倒首輔嚴嵩,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真正扳倒嚴嵩的,是徐階。

徐階,松江府華亭縣人(今上海松江)。這哥們從小就是個傳奇人物,之所以傳奇,是因為經歷了太多掉井裡、墜懸崖卻不死的神奇的事。其生命力之強,堪稱打不死的小強。

這些獨特的經歷,跟以後他在官場上百折不撓,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性格有很大的關係。

嘉靖二年,徐階中進士,成績相當好,全國第二,也就是探花。按照慣例,他被分到瀚林院當編修。這是個非常枯燥卻又很前途的職業。想進入大明的內閣,這是個繞不過去的坎。當然也有極少數的例外。

此時的徐階,太年輕,太熱血,太叛逆,註定要為此付出代價,這個代價,有些大。

當時,內閣大學士張孚敬提出去掉孔子的王號,降低祭祀孔子的標準。這受到皇帝的支持,因此很多讀聖賢書出身的大臣不敢反對。

除階反對了,後果很嚴重。他被派到福建延平府當推官。當時的福建,屬於人煙稀少的蠻荒地區,被派到那裡,基本上政治生命就宣告結束了。

扳倒嚴嵩的是海瑞?海瑞官太小,實際上是他

更嚴重的是,徐階罵了張孚敬:背叛生於依附。我未依附於你,何來背叛?

老張哪受過這種氣,自然往死裡整他,沒少在皇帝面前是他的眼藥。嘉靖也很不喜歡除階,甚至在柱子上刻了“除階小人,永不敘用”八個字作為座右銘,沒事就看兩眼,加深下印象。

如果你以為徐階就此將在福建終老一生,那你就錯了。靠著從小就有的那種打不死的精神,他在福建審冤獄,興教育,捕盜賊,幹得有聲有色,政績卓越,步步高昇。

到各地當官之後,他居然又神奇地回到了京城。而此時他的官職,是國子監祭酒、禮部侍郎,後來又做到了吏部尚書,離入閣直差一步。這三個職務,分開相當於國家行政學院院長、文化部副部長、人事部部隊。入閣,就相當於國務委員了。

不知道為什麼嘉靖忘了柱子上的那八個字。

此時嚴嵩是內閣首輔,經營了數十年,結成了龐大的嚴黨,當真是權傾朝野。

徐階雖然正直,看不慣嚴嵩等人的作為,但還不至於和他鬧翻臉,以命相搏。畢竟,他和嚴嵩,不是一個級別的。

有三件事,讓徐階下定了和嚴嵩死磕到底的決心。

一件是嚴嵩害死了徐階的好朋友、清官楊繼盛。楊繼盛這個人,清廉,骨頭硬,看不慣嚴黨的作為,挺身而出。槍打出頭鳥,他的下場很慘。

扳倒嚴嵩的是海瑞?海瑞官太小,實際上是他

第二件是嚴嵩害死了首輔夏言,當上了首輔。夏言是徐階參加考試時的主考。按規矩,他是徐階的老師。這個人不喜歡拉幫結派,但很正直,給了徐階很多幫助。

第三件事是蒙古俺答部打到京城下,殺人放火,形勢危急,作為首輔,嚴嵩的做法居然是:任他們燒殺,殺夠了,搶夠了,蒙古人自然會走。

這就很有點不要臉了。

作為首輔,你貪汙也好,賣官也好 ,結黨也好,但是你得幹事,你得心裡有老百姓。百姓被外族掠殺,首輔不顧百姓死活,不僅是行政不作為,而且是瀆職和犯罪。

這件事,徹底激怒了正直的徐階。他知道,只有把嚴嵩拉下馬,才能改變現實。

此時的他,似乎也有這個資本。因為他已經是內閣次輔。

首輔與次輔,一個一把手,一個二把手,大家品階相同,應該是一個重量級的選手。

可惜,徐階錯了,在這一把手面前,二把手永遠只有活在一把手的影子裡。

徐階不清楚這一點,貿然出擊,結果大敗而回,幾乎搭上性命。

痛定思痛,他選擇了隱忍,沉寂,尋找時機。他知道,能決定嚴嵩生死的,只有皇帝。於是,失敗後的徐階,像變了一個人。

嚴嵩支持的,哪怕是錯的,他也支持。嚴嵩反對的,哪怕是錯的,他也反對。他甚至將自己的孫女嫁給嚴嵩的孫子作妾。妾,小老婆,地位之低,可以問度娘。

皇帝喜歡的,徐階都支持。皇帝想修宮殿,徐階擠出銀子也要修。皇帝喜歡青詞,徐階心中萬般不願,也開始寫,並且越寫越好。相反,年過八十的嚴嵩,越來越不招皇帝喜歡。

徐階的隱忍沒有白廢,他贏得了皇帝嚴嵩的信任。他的官也越來越大,內閣次輔,太子太傅,東閣大學士。此時,他終於有了和嚴嵩PK的實力和資格。

機會,只給有準備的人。抓住機會,致命一擊,徐階先扳倒了嚴黨的核心、嚴嵩的智囊嚴世藩。

最後,他抓住嚴嵩的破綻,揮出了致命的一劍,扳倒了嚴嵩。

海瑞的最大官職,是右僉都御史、吏部右侍郎。可惜,這兩個官職不是北京的,是南京的。

南京是大明的副都。當年朱棣遷都北京,把南京的一整套機構和官職全部保留。他的目的是,一旦北京有難,回南京所有的東西都是現成的,可以正常運轉。

不過大明一直沒有事,南京的機構和官吏便一直閒著沒事,白白地費銀子。南京的官,雖然和北京的官享受一樣的福利待遇,而手裡一點兒實權也沒有。

南京右僉都御史,相當於監察部副部長,正三品;南京吏部右侍郎,相當於南京人事部常務副部長。從二品或正三品。

以這樣的實力和嚴嵩鬥,不用想都知道結果。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