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美文)

美文 王淙淙 王淙淙 2017-09-27

人到中年(美文)

1.

四十歲那年,我的眼睛開始出現昏花的症狀。是從看書那裡發現的,書本離眼睛近的時候,書上的字影影綽綽看不大清楚,往遠處一挪,可就清楚了許多。家裡人說是看手機的緣故,可後來有很長一段時間不看手機的時候,依然是這樣的狀況,去醫院看了醫生,說是眼睛花的症狀。從醫院出來,心想著這也太早了些吧?那時候,我眼部周圍的皮膚還相當緊緻,幾乎不大見什麼魚尾紋,但怎麼眼睛就這麼早花了呢?

但醫生下的定論是比較有科學依據的,後來就領了這個現實。記住了自己眼花的年齡是在四十歲。

跟著眼花開始發作的另一症狀是耳背。

我講課經常使用的語音高度是中音,學生模仿著我的聲音高度也用中音回答問題,答著答著我就訓斥起他們來。我批評他們聲音如同蚊蠅嗡嗡,總害我聽不清楚。直到有一天一個情商高的小男生課下悄悄問我怎麼了時,我才意識到問題出在自己身上。不是學生聲音變了,而是我的耳朵已經對中音的回答失去了聽力,孩子們非要用高出我的聲音回答我才能聽得清楚。有了眼花的經驗,耳背這件事上我也不去醫院做檢查了,只知道歲月真的不會饒過每一個紅塵中人,它這把殺豬刀砍到哪裡,哪裡就會出現傷痕。之於我,它不過先從我的眼睛耳朵下手罷了。

人到中年(美文)

2.

四十二歲,我開始出現胸悶,傷心,無聲淚流,不會大聲發作的狀況。拖了一年,直到四十三歲的今天,感覺不敢再拖下去的時候去了醫院做正規檢查。短短的一年,我竟然出現了迅速衰老的徵兆。用仁濟堂那個中醫的原話,就是感覺怎麼一下子老了這麼多。左心房功能減退,怪不得我總覺得胸悶背疼;胃部更是傷痕累累。我以前的臉色比較紅潤有光澤,而這一年多來臉色總是木渣渣的暗黃,人也總愛犯困,沒有精神,總想長長舒口氣,但總也不能徹頭徹尾地舒完整。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人總是會因禍得福的。

因為身體實實在在不如以前了,就開始反思如今的果源自哪些因?反思過後,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生命清空與放逐。

首先斷掉的是自己嗜好辛辣的飲食習慣,一天三頓飯以粥和清淡菜食為主。舅舅送來了沈丘的老式月餅,吃了一口後家裡人不讓吃第二口,就很聽話地只吃了一口作罷。曾經的恩恩怨怨,怨怨恩恩,也努力地放下與清空。

過去的生命如同斑駁的牆壁,現在自己拿著一把鏟子,把刻滿歲月印記的橫紋豎紋一鏟子一鏟子剷掉,再塗上嶄新的白漆,讓生命的興旺再一次重新開始。

人到中年(美文)


3.

醫生建議辭掉班主任工作,在這個問題上,我思考了幾天。這個班,我已經帶了整整一年,這一年的時間,我認為孩子們有了質的改變與突破。我在想,當他們已經習慣一個班主任的管理模式後,如果再重新適應一個新班主任的管理模式,中間銜接過渡的一段時間,一定會有所倒退的。那時候,我眼見著正走上坡路的孩子突然倒跌,我內心一定是不安歉疚的。現在他們已經是五年級的大孩子了,我想如果我能再堅持兩年,把他們順利送畢業,我一定會有燦爛的心境在生命裡灼灼燃燒,所以我沒有聽取醫生的建議,也沒有向學校提什麼要求,我相信好的初心一定會得到上蒼的眷顧,捨棄的同時也一定會得到。像是一句名言——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

人到中年(美文)

4.

喜歡在秋天的夜晚散步,看花與葉子的飄落,看生命的又一種死裡重生。今晚,我撐著雨傘,走了一截長長的夜路。微醺的路燈光裡,銀杏的葉子美得無法形容。彷彿黃銀製成的浮雕,突出在夜空中。我走在它的樹下,把撐著的雨傘放在地面,恣肆享受著葉子零落我的肩頭與傘面的生命斷層感。它慰藉著我生命的假斷層,使我和它一樣,走向又一種的重生。

青石板感覺的道牙,彷彿古代的雨巷。落葉與落花,是那清瘦清麗的女子,撐著一世界的詩意。道牙上,落著嫩黃的銀杏葉、潮紅的葉、半青黃的葉。一地清溼的蛋粉畫卷。而我,人在其中。(歡迎分享)

人到中年(美文)

人到中年(美文)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