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荒:他的第二武魂沉寂,吃下銀劍後,武魂居然提升

螞蟻 劍靈 慈祥 文物 小說 縱橫中文網 2018-12-05

書荒:他的第二武魂沉寂,吃下銀劍後,武魂居然提升

此眼睜開天地異變,萬物盡滅。

當初雲長宵武魂能震懾全場,如果第二武魂在人前顯現,單單氣息,就能讓家族所有人跪地。

眼睛的光芒大盛,將雲言籠罩,體內宇宙,太陽浮現同樣金色眼睛,一道光芒激射而出,貫穿螞蟻武魂。

武魂被金色光芒貫穿,靈魂粉碎痛苦曼然全身。

“臥草,嗜主!”

這個強大的武魂,不容許跟渣渣級別武魂在一起?

雲言在劇痛中暈過去,醒過來後,第二武魂再次陷入沉寂,即使再強行,也顯現不了。

“別弄死第一武魂,就下線啊。”

沒有了第一武魂,第二武魂下線,以後怎麼修煉,咦?

螞蟻武魂還在。

螞蟻武魂被金光渲染,等級還是是青銅一星狀態,通體金色透著金屬光澤,有些地方,跟之前螞蟻武魂有所不同。

武魂變異?

“言兒睡著了嗎?”

雲言打了一個激靈,連忙打開門看,門外站著漂亮美婦,風韻猶存,舉手投足間透著成熟的韻味。

雲言眨巴眨巴眼睛說:“母親,怎麼會來的?”

眼前正是雲言母親,雲家現任家主,雲琴音。

母親慈祥一笑,猶如花朵盛開,眼中透著溫暖說:“怎麼兒子長大了,不能讓母親來房間了,言兒到叛逆期了,母親很傷心啊,想起你小時候...。”

雲言連忙把母親領進門說:“母親不是到城外辦事,要一段時間才回來嗎?”

母親失落說:“本想兒子武魂覺醒儀式趕回來,只是抱歉,還是沒來得及,陪伴在你身邊。”

不能在兒子艱難陪伴身邊,母親十分愧疚。

雲言苦笑說:“幸好母親不在,不然,可要讓您臉上丟光了。”

母親雙手溫柔托住他的臉龐,水晶般的雙眼透著如水溫柔,搖頭說:“不論發生什麼,言兒永遠是我的驕傲,不就是沒有覺醒武魂,多大的事....。”

雲言錯愕說:“母親,我覺醒了武魂。”

“你覺醒了武魂,不應該...。”母親立刻反應過來說錯話了,連忙改口說:“回來聽說你變成廢材了,還以為沒有覺醒武魂了。哈哈哈,來,快給母親看看你的武魂。”

雲言也沒有太過在意,星芒在頭頂凝聚,化為小小金色螞蟻。

死死盯著雲言頭頂的螞蟻,母親嘴裡喃喃自語:“怎麼只是青銅一星?”

雲言愕然說:“母親怎麼了?”

“抱歉,剛趕回來,有些累了。”母親醒悟過來,知道失態了,說:“言兒恭喜你覺醒了武魂,看看給你準備什麼禮物。”

母親從包裹裡拿出銀白的長劍,雲言歡喜說:“一品靈器。”

母親慈祥說:“慶祝你武魂覺醒的禮物,以後可要努力修行。”

雲言接過靈器劍,歡喜不得了,母親說:“我就不妨礙言兒修煉了,先回去休息。”

母親離開後,雲言撫摸著手中銀劍,有種奇怪感覺,手中彷彿不是一把劍,而是散發著香味雞腿,口水不停流下,想要一口咬下去。

不行不行,母親送給他的禮物,怎麼能吃呢。

“修煉修煉,努力修煉。”

雲言想通過修煉,將古怪念頭扔去,可螞蟻武魂顯現後,更加難控制住食慾。

只是一小口,咬一小口應該可以的。

不自主拿起靈器劍,張開嘴巴咬下。

咔吱咔吱

金屬壓碎聲響起,連雲言也驚訝,他普通人的牙齒,居然一口咬嘣靈器劍。

靈器劍入口,居然覺得十分美味。

咬起來像薯片香脆,以前難以接受鐵腥味,居然覺得芳香,味道有點像冰糖的甜,當回過神來,只吃剩劍柄。

雲言舔了舔嘴角,有些意猶未盡。

他絕對是瘋了。

雲言還想著到底怎麼一回事,突然武魂發出亮光,肚子裡的金屬渣透出靈魂氣息,螞蟻武魂將金屬和劍靈吸收。

螞蟻武魂光芒大成,金色光澤更深,兩道青色光芒綻放而出,在頭頂上化為兩粒青星。

青銅二星!

“武魂提升?”

這令雲言驚訝得,不能再驚訝了,吃掉金屬靈器劍後,武魂等級居然提升了。

能提升等級的武魂,簡直是聞所未聞。

螞蟻武魂又如何,可升級的螞蟻武魂。

哪怕是螻蟻,也可逆天。

雲言仔細觀察小小金色螞蟻,突然想到,以前看書也看過一種吃金屬和兵器的螞蟻。

噬金蟻,不列階,特異昆蟲靈獸,出生跟普通螞蟻無異,通過吞噬金屬成長。

明明是普通螞蟻武魂,為何突然變成噬金蟻?

想起第二武魂那道金色光芒。

“難道第二武魂的能力引發武魂變異?”

雲言想要再次催動,探究清楚,可第二武魂沒有任何反應。

“這到底是什麼武魂。”

青銅二星修煉速度提升很大,不是由一變二簡單,速度是幾何增加,短時間體內靈氣充盈,形成周天運轉。

喝!

雲言大喝一聲,靈氣散發處體外。

練氣境一重。

雲言還沒有來得及興奮。

啪!

房門被人從外蹬開,囂張傲然少年走進來說:“雲言,給我滾出來!”

自家房門突然被蹬開,雲言心裡不悅說:“找我何事?”

眼前此人年紀比雲言大一歲,是雲言同門家族子弟,雲侯袁。

以前在家族裡雲言風光無限,雲侯袁是處處巴結,每次不是畢恭畢敬,連房門都不敢進。

“給你送丹藥。”

覺醒儀式後家族會發十粒丹藥,給剛覺醒的家族弟子輔助修煉。

雲侯袁臉上寫滿不悅,彷彿在說廢物沒有資格拿到丹藥,他的存在就是浪費家族資源。

對方沒有好臉色,雲言也不客氣對待說:“把丹藥放在桌面上,可以離開了。”

見到廢物敢對他不客氣,雲侯袁就不高興了。

雲侯袁搖晃手中藥瓶,得意說:“想要丹藥,跪在地上叫我爺爺啊。”

幼稚!

雲言冷笑說:“以你的智商,只能想出這種弱智為難手法嗎?”

雲侯袁得意說:“怎麼不想要丹瓶藥了嗎?”

“叫你爺爺沒問題。”雲言若無其事攤手說。

本文來自小說《蒼穹鬥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