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希特之二:法權哲學&倫理學|近代哲學'

倫理 哲學 伊曼努爾·康德 政治 憲法 文化 哲學和其他慰藉 2019-08-23
"


1 法權哲學

在耶拿時期,費希特從已經確立的知識學的原理出發,系統地闡釋了法權和倫理學思想。

費希特在法權哲學中第一次推演出“個體自我”的概念:個體的人,作為理性的存在物,不但在本質上是自由的,而且具有一種自由的效用性,即具有從事表象活動和意志活動從而使客觀物質世界發生變化的能力。

人註定是過社會生活的。費希特揭示了人的社會本質,在他看來,承認他人的主體性地位是自我意識、自由意識得以產生的最高條件,法權關係與倫理關係所確立的自由關係就是作為社會成員和主體的各個個體通過相互限制、相互要求又相互給予來實現的。費希特賦予主體性以現實的能動性,從而把法權和倫理關係納入社會關係中加以考察,突破了康德倫理學的形式主義侷限,為法權哲學和倫理學充實了豐富、具體的現實內容。

法權概念涉及的是在感性世界中表現出來的東西。法權的規則是:你要依據關於一切與你有聯繫的其他人的自由概念,限制你的自由。

費希特從反對封建專制的立場出發,認為制定憲法的原則是人民主權、共和政體、行政權和監督權的分立與絕對一致的意見,一部憲法只有以這四項原則為依據,才是合乎理性、合乎法權的。

2 倫理學

法權領域和道德領域同時作為實踐的領域,它們的規律都是從最高的知識學原理中推導出來的,前者包含的是權利概念,後者包含的是義務概念。法權所約束的是個人的隨意性而不是良心,道德規律則無條件地要求履行責任。對於自由的實現來說,道德是目的,法權不過是手段。

費希特區分了三種自由,即先驗的自由、塵世的自由和政治的自由。所謂先驗的自由,即第一獨立原因的能力,也就是康德所說的絕對開始一種狀態的能力亦即自由因;所謂政治的自由,是指在國家中人們除了在自己給自己制定的法律之外就不承認任何法律。至於塵世的自由,在費希特看來是一切有限精神的最終教化目的,而這種塵世的自由實質上就是指道德的自由。這表明倫理學在整個知識學的體系中佔有極為重要的地位,它既在最初的發生方面表明了經驗自我起源於純粹自我的過程,也在最後的結果方面整個從人提煉出純粹自我。所以,“倫理學高於任何其他專門的哲學學科(因而也高於法權學說)”。

費希特所說的道德的自由就是按照絕對獨立性的概念自己規定自己的能力,而獨立性概念包含兩個環節:能力和堅定不移地使用這種能力的規律。自我自己規定自己的自由也就是自律,這也正是康德哲學的結論。

費希特力圖證明我們不但擁有為自由而自由的目的概念,而且還有指向客觀對象、改變世界的自由能力,也只有通過對自由產物的認識,我們才能確證自由理念,展示倫理學的現實、豐富的內容。

倫理衝動是一種混合衝動,它從自然衝動中獲取它所指向的內容,純粹衝動選取自然衝動的一部分,使之產生一種不同於自然本身本然會出現的因果性。只有把純粹衝動與自然衝動部分地結合起來,道德使命、倫理原則在其實際的執行中才是可能的。如果只執著於純粹衝動,執著於倫理學的形式方面,而完全不顧及自然衝動和倫理學的內容,那樣的倫理學是不會向人們證明任何積極的行動的。所有單純形式的倫理學只關注純粹衝動,必然會導致自我的不斷否定,最終消失在神祕的上帝之中,這也是一切存天理、滅人慾思想的邏輯起點。

在這裡,費希特把自己的倫理學與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學區分開來:只著眼於高級欲求能力,就會單純得到道德形而上學,它是形式的和空洞的。只有把高級欲求能力和低級欲求能力綜合統一起來,才能得到一門倫理學,它必定是實在的。

在費希特看來,物質軀體和作為意志決斷的理智力量是個體自我的兩個條件,這兩個條件都是以絕對獨立性、道德自由為終極目的的,因而,人不但是目的,也是工具或手段。人的目的的原則只能在與他人的關係中,在個人與社會的完全和諧一致中才能得到貫徹和實現。在此基礎上,費希特把道德性的形式條件——你要永遠按照對於你的責任的最佳信念去行動,或者說,你要按照你的良心去行動——賦予了實質性的內容,並具體規定了人對於生命的責任、對於他人的責任、對於家庭和社會各階層的責任。這就是他在實踐理性至上性原則指引下的倫理學思想。


"


1 法權哲學

在耶拿時期,費希特從已經確立的知識學的原理出發,系統地闡釋了法權和倫理學思想。

費希特在法權哲學中第一次推演出“個體自我”的概念:個體的人,作為理性的存在物,不但在本質上是自由的,而且具有一種自由的效用性,即具有從事表象活動和意志活動從而使客觀物質世界發生變化的能力。

人註定是過社會生活的。費希特揭示了人的社會本質,在他看來,承認他人的主體性地位是自我意識、自由意識得以產生的最高條件,法權關係與倫理關係所確立的自由關係就是作為社會成員和主體的各個個體通過相互限制、相互要求又相互給予來實現的。費希特賦予主體性以現實的能動性,從而把法權和倫理關係納入社會關係中加以考察,突破了康德倫理學的形式主義侷限,為法權哲學和倫理學充實了豐富、具體的現實內容。

法權概念涉及的是在感性世界中表現出來的東西。法權的規則是:你要依據關於一切與你有聯繫的其他人的自由概念,限制你的自由。

費希特從反對封建專制的立場出發,認為制定憲法的原則是人民主權、共和政體、行政權和監督權的分立與絕對一致的意見,一部憲法只有以這四項原則為依據,才是合乎理性、合乎法權的。

2 倫理學

法權領域和道德領域同時作為實踐的領域,它們的規律都是從最高的知識學原理中推導出來的,前者包含的是權利概念,後者包含的是義務概念。法權所約束的是個人的隨意性而不是良心,道德規律則無條件地要求履行責任。對於自由的實現來說,道德是目的,法權不過是手段。

費希特區分了三種自由,即先驗的自由、塵世的自由和政治的自由。所謂先驗的自由,即第一獨立原因的能力,也就是康德所說的絕對開始一種狀態的能力亦即自由因;所謂政治的自由,是指在國家中人們除了在自己給自己制定的法律之外就不承認任何法律。至於塵世的自由,在費希特看來是一切有限精神的最終教化目的,而這種塵世的自由實質上就是指道德的自由。這表明倫理學在整個知識學的體系中佔有極為重要的地位,它既在最初的發生方面表明了經驗自我起源於純粹自我的過程,也在最後的結果方面整個從人提煉出純粹自我。所以,“倫理學高於任何其他專門的哲學學科(因而也高於法權學說)”。

費希特所說的道德的自由就是按照絕對獨立性的概念自己規定自己的能力,而獨立性概念包含兩個環節:能力和堅定不移地使用這種能力的規律。自我自己規定自己的自由也就是自律,這也正是康德哲學的結論。

費希特力圖證明我們不但擁有為自由而自由的目的概念,而且還有指向客觀對象、改變世界的自由能力,也只有通過對自由產物的認識,我們才能確證自由理念,展示倫理學的現實、豐富的內容。

倫理衝動是一種混合衝動,它從自然衝動中獲取它所指向的內容,純粹衝動選取自然衝動的一部分,使之產生一種不同於自然本身本然會出現的因果性。只有把純粹衝動與自然衝動部分地結合起來,道德使命、倫理原則在其實際的執行中才是可能的。如果只執著於純粹衝動,執著於倫理學的形式方面,而完全不顧及自然衝動和倫理學的內容,那樣的倫理學是不會向人們證明任何積極的行動的。所有單純形式的倫理學只關注純粹衝動,必然會導致自我的不斷否定,最終消失在神祕的上帝之中,這也是一切存天理、滅人慾思想的邏輯起點。

在這裡,費希特把自己的倫理學與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學區分開來:只著眼於高級欲求能力,就會單純得到道德形而上學,它是形式的和空洞的。只有把高級欲求能力和低級欲求能力綜合統一起來,才能得到一門倫理學,它必定是實在的。

在費希特看來,物質軀體和作為意志決斷的理智力量是個體自我的兩個條件,這兩個條件都是以絕對獨立性、道德自由為終極目的的,因而,人不但是目的,也是工具或手段。人的目的的原則只能在與他人的關係中,在個人與社會的完全和諧一致中才能得到貫徹和實現。在此基礎上,費希特把道德性的形式條件——你要永遠按照對於你的責任的最佳信念去行動,或者說,你要按照你的良心去行動——賦予了實質性的內容,並具體規定了人對於生命的責任、對於他人的責任、對於家庭和社會各階層的責任。這就是他在實踐理性至上性原則指引下的倫理學思想。


費希特之二:法權哲學&倫理學|近代哲學


"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