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凱文—杜蘭特,這是我的故事。

​我是凱文—杜蘭特,這是我的故事。

杜蘭特加冕fmvp

兒時起,哥倫比亞特區貧民窟旁蜿蜒的波托馬克河,哺育了我艱辛的童年,籃球成為了唯一掙脫這一切困苦的征途。2007年,夢想照進現實,我被超音速隊用榜眼籤選中,西雅圖夜未眠,家也在此生根。

然而,命運的捉弄似乎並未就此停歇,榜眼秀、2012年總亞軍,“千年老二”之名不脛而走,我徒攜一身疲倦,聯盟最頂端那些燦若星辰的名字與我依舊相去甚遠。但回望逝去在歲月長河中的28個春秋,於我而言,這顯然算不得什麼。88年我生於華盛頓,甚至來不及記清爸爸的模樣,他便離我而去,黑色的夢中只有哥哥託尼陪伴我,直到8歲那年查爾斯—克雷格進入我的世界裡,他帶來了籃球。

​我是凱文—杜蘭特,這是我的故事。

杜蘭特由媽媽一手撫養長大

自那以後,我每天徒步15分鐘前往心目中的籃球聖殿,唯有那裡能讓我忘卻一切煩惱。也是在那時,我穿上了23號,我告訴媽媽,我要成為一名職業球員。媽媽支持我,她帶我去小山訓練衝刺,帶我去布朗教練那兒練習投籃,然後,我認識了一輩子的朋友比斯利,我們一起帶領美洲虎拿了全國冠軍。

​我是凱文—杜蘭特,這是我的故事。

杜蘭特和比斯利是高中摯友

時光荏苒,往事如昨,橡樹山高中與德州大學的記憶依舊深刻,我卻已然進入了聯盟。撕裂之城選擇了奧登,我則被看作西雅圖崛起的基石。後來,我遇到了傑夫、拉塞爾,賽吉爾和詹姆斯,無論如何,他們是我一輩子的兄弟,我們曾經一起浴血奮戰、勇往直前。

​我是凱文—杜蘭特,這是我的故事。

昔日的雷霆曾經風光無限

然而,也許是上天嫌我們太強,讓我們聚在一起時,都不曾巔峰,接連幾年,我們折戟沉沙,甚至14年我拿到了夢寐以求的MVP獎盃,我仍無法染指奧布萊恩杯,不等了,等不到的。

金州,我來了。

縱使前進如何凶險,我不躲避,殺不死我的只能讓我更強,我要登上巔峰,我討厭一直做第二。我這輩子都在取悅別人,現在我要為自己而活。今天,我站在了世界之巔,我是FMVP,我是冠軍,這不是結尾,一切剛剛開始。

​我是凱文—杜蘭特,這是我的故事。

如今的杜蘭特一往無前

凡是為攻擊我而造的武器都必將被摧毀

凡是在審判中詆譭我言論都必將被定罪。

——《舊約·以塞亞書》54章17節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