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應力性骨折的保羅-加索爾,會在巨人的噩夢中遺憾退場嗎?


遭遇應力性骨折的保羅-加索爾,會在巨人的噩夢中遺憾退場嗎?

“保羅-加索爾,因為遭遇左腳應力性骨折將繼續缺陣聖安東尼奧馬刺接下來的比賽,歸期未定”。這是今天格雷格-波波維奇在接受採訪時對媒體透露的事情,也是每個人都不願聽到的消息。

在今天聖安東尼奧馬刺與明尼蘇達森林狼的比賽之前,保羅-加索爾脫掉了保護靴參與了訓練,那一刻已經缺席十二場比賽的他復出似乎就在眼前。但出於對球員健康負責的審慎態度,聖安東尼奧馬刺隨後還是讓他接受了隊醫之外專家團隊的檢查。而第二診斷意見證實保羅-加索爾遭遇了左腳應力性骨折,他不得不再一次穿上剛剛脫下不久的保護靴,耐心靜待著復出的確定日期。

應力性骨折,這個傷病名詞曾經給無數中國球迷造成過強烈的不適感。它成為了壓垮多年來傷病纏身的姚明的最後一根稻草,最終讓這位國人驕傲只能帶著無盡的遺憾在31歲的年紀草草退役。當然,受到腳部應力性骨折折磨的絕不僅僅只有姚明,這個傷病一度也是無數巨人的夢魘。

遭遇應力性骨折的保羅-加索爾,會在巨人的噩夢中遺憾退場嗎?

雄鹿中鋒布魯克-洛佩茲曾在2013年因右腳應力性骨折而賽季報銷,在康復之後他逐漸避開對抗在三分線外架起了炮臺;而喬爾-恩比德康復之前遭遇過右腳應力性骨折,連續多年的傷病史讓人曾對他的未來謹慎樂觀,傳奇中鋒比爾-沃頓更是應力性骨折下的慘劇,他因傷競技狀態嚴重下滑,他從MVP級別的運動員淪為替補,最後帶著腳上交織在一起的碎骨離開球場。

這個傷病的痛苦之處在於難以徹底擺脫,科學的診治和合理的規劃出場時間縱然會起到效果,但相對而言更多的則是球員被迫逐漸改變打法,在場上如履薄冰。保羅-加索爾在38歲的年紀遭遇如此重創,讓人們不得不為他的前景感到擔憂。

格雷格-波波維奇在得知這個消息後也有一些失落,面對媒體他直言:“第二陣容會想念他的,因為有他在,他會找到移動的隊友,他缺席時真的挺影響第二陣容。”


遭遇應力性骨折的保羅-加索爾,會在巨人的噩夢中遺憾退場嗎?

這並不是馬刺老帥第一次如此發聲。九天前,在聖安東尼奧馬刺與新奧爾良鵜鶘比賽前,波波維奇表達了對大加索爾的想念:“他在第二陣容打得真的很不錯,他是一名出色的傳球手,在他左右的人都移動得很好。”那場比賽馬刺最終不敵鵜鶘,儘管他們的命中率出色,但籃筐保護和銜接段球的轉移做得十分糟糕,而這恰恰是保羅-加索爾的價值。

這個賽季,38歲的保羅-加索爾代表聖安東尼奧馬刺出戰了9場比賽,場均不過17.4分鐘的出場時間裡,可以交出6.8分6.1個籃板以及亮眼的3.3次助攻。他的三分命中率達到了生涯最高的57.1%,他的腳步已經跟不上聯盟絕大多數的後衛和內線,但身高、長臂以及對防守位置的選擇,依然可以讓他場均送出1.1次封蓋。他的比賽貢獻值達到了15.0,位列聯盟第29位,而在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內甚至略高於德瑪爾-德羅贊,高居第一。

雖然這一切的樣本很小,但還是證明了保羅-加索爾對於眼下這支馬刺仍然有著很重要的意義。

遭遇應力性骨折的保羅-加索爾,會在巨人的噩夢中遺憾退場嗎?

過去的夏天對於保羅-加索爾而言,是一個充滿感傷的離別季。他作別了託尼-帕克,看著這個男人離開了燃盡他青春的聖安東尼奧,加盟夏洛特黃蜂開啟了人生新的篇章;他在個人的社交媒體上對費爾南多-阿隆索送去祝願與稱讚。彼時,這位偉大的西班牙賽車手已經確認即將告別已經馳騁了十七載的一級方程式賽場。

在收到了並肩多年的戰友胡安-卡洛斯-納瓦羅退役的決定後,他抒發了無盡的感慨——謝謝你為籃球帶來的一切,很榮幸這些年來與你一起成長;他也見證了隊友馬努-吉諾比利最終放下羈絆正式將自己的籃球生涯畫上句點,對此他也不吝溢美之詞對吉諾比利送上了極高的評價——一個擁有偉大職業生涯的、傑出的籃球運動員。

九月,當遠離的遠離,退役的退役這一切塵埃落定之後,保羅-加索爾出席了西班牙豪門巴塞羅那為納瓦羅舉辦的退役儀式。望著大屏幕上閃過的畫面以及好友納瓦羅人生中很多自己有幸參與的重要時刻,他似乎看到了自己退役時的畫面。

遭遇應力性骨折的保羅-加索爾,會在巨人的噩夢中遺憾退場嗎?

何處合成愁?離人心上秋。在這個年紀親歷無疑是一種殘忍。保羅-加索爾的傷春悲秋,瞬間將世界的記憶拉回到老黃曆。

十幾年前,正值巔峰的費爾南多-阿隆索在那片賽道上力戰邁克爾-舒馬赫,第一之爭的背後是分秒必爭的決心,二人金樑並稱,一時難分瑜亮;胡安-卡洛斯-納瓦羅就像他響亮的綽號“炸彈”一樣炸在敵軍陣前,引爆了國際賽場上一個又一個驚豔的時刻;託尼-帕克風馳電掣的奔跑,他身體裡的馬達彷彿永遠不會停轉;馬努-吉諾比利甩著即將漸漸離他遠去的長髮,撕碎了為他鑄造一面面銅牆鐵壁……

但隨著浪花淘盡英雄,所有人只剩下垂垂老矣的身軀。任憑你多麼努力也抓不住流逝的時間,你最終都要離開。

遭遇應力性骨折的保羅-加索爾,會在巨人的噩夢中遺憾退場嗎?

保羅-加索爾必然明白這個無法對抗的規律,只是在離開之前,他還有一些不服老的驕傲,或者說是對更完滿的職業生涯的憧憬。

“我會繼續留在聖安東尼奧馬刺,我渴望繼續戰鬥三年,在40歲後退役。”這是休賽期裡,保羅-加索爾對未來的展望。這樣的期望並不容易。去年夏天,科懷-倫納德與馬刺的裂痕無法修復被交易幾成定局。而保羅-加索爾也被捲入流言之中,他大概率是交易的籌碼,似乎隨時有離開的可能。

對此,見慣風浪的保羅-加索爾鎮定的迴應——我不關心,無論我去到哪裡,結果好的還是壞的。繼續和籃球走下去才是他唯一的目標。為了這個目標,訓練館裡多了一個忙碌的高大身影。臥推、力量訓練佔據了保羅-加索爾大部分的生活。

遭遇應力性骨折的保羅-加索爾,會在巨人的噩夢中遺憾退場嗎?

擁有19年生涯的史蒂夫-納什,始終拒絕油炸食品、可樂、一切高熱量的甜食,強行讓自己適應苦行僧式的生活狀態;生涯來到了第21個賽季的德克-諾維斯基依然精神矍鑠,瑜伽、臥推、賽前一絲不苟拉伸和賽後的深度按摩早已成為了他生活中必備的功課。

並不是每一名球員都會將自己訓練的細節與世界分享,但我們最終還是會從運動員的競技狀態中得到這些密碼。與擁有漫長生涯的兩人大致相仿,在這個年紀依然能夠保持著不錯的狀態保羅-加索爾必然有他的祕訣。無論多少不為人知的細節,我們可以確定一件事情——保羅-加索爾,是一個活在自我監督之下的、有毅力的個體。

自律,讓擁有漫長的職業生涯變成了可能,延續神奇的魔法不外如是。

10月25日,新賽季開始一週之後,在與印第安納步行者隊的比賽裡保羅-加索爾替補出場。這一場普通的常規賽,讓保羅-加索爾迎來了屬於他的里程碑——他的職業生涯出場數達到了1200場,排在老隊友託尼-帕克之後,位列歷史第39位。

遭遇應力性骨折的保羅-加索爾,會在巨人的噩夢中遺憾退場嗎?

1200場,對於保羅-加索爾是一項偉大的成就,但在這背後你應該記住同德克-諾維斯基一樣,這個2001年的探花秀也曾因為國際球員的身份而長時間承受著巨大的侮辱。

孟菲斯灰熊時期無法率領球隊在季後賽中取得成績上的突破,在洛杉磯湖人第一次總決賽之旅的狼狽,他被貼上“軟蛋”的標籤。最終讓輿論逆轉的不是世俗的偏見被消融,也不是他在搶七生死戰鎖定勝局一扣後的怒吼,而是當一個又一個比他們“更強硬”的球員離開這片賽場,人們終於明白,當年華老去還選擇站在這裡,本身就是最強硬的姿態。

時間的力量不會讓這些榮譽遲到,十七年職業生涯走過,驀然回首,保羅-加索爾早已成為了國際球員之中毋庸置疑的傳奇。

遭遇應力性骨折的保羅-加索爾,會在巨人的噩夢中遺憾退場嗎?

怎樣才是38歲的、真實的保羅-加索爾?

他是一個敬業的球員,帶著那句“無論是首發和替補這對我並不重要,我只想打出高效的表現,無論球隊哪種決定我都沒有任何意見”尊重球隊所有的安排;

他是一個甘於為球隊犧牲的球員。在去年的克里斯-保羅爭奪戰中為他主動跳出合同釋放空間,隨著保羅最終奔赴休斯頓,3年4800萬的合同是馬刺心甘情願贈與他的。而不明就裡的人卻諷刺拿著大合同的他過於自私;

他和這支球隊早已融為一體,因傷缺席的這段時間加索爾不會每場隨隊,但他還是密切關注球隊的動態。當阿爾德里奇、德羅贊、或者每一名隊友貢獻表現出色後,他都會第一時間在社交媒體上送去鼓勵。

遭遇應力性骨折的保羅-加索爾,會在巨人的噩夢中遺憾退場嗎?

在如今聖安東尼奧馬刺隊保羅-加索爾不用獨挑大樑,也無需揹負太多的壓力。他發揮的是蒂姆-鄧肯生涯暮年的作用,場上是球隊的軸,場下則是維繫球隊的紐帶。這一切都回歸了兩年前在蒂姆-鄧肯離開之後,聖安東尼奧馬刺鎖定保羅-加索爾的原因——希望他將鄧肯精神層面與戰術低位的價值儘可能的延續下去。

聖安東尼奧馬刺還在等待著保羅-加索爾的迴歸,讓我們也為他虔誠的祈禱。身體裡依然充滿能量的他值得一個更體面地離開方式,而不是像這樣,在傷病的折磨中狼狽退場。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