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陽:靈井與和陽

考古 文物 戰國時期 漢朝 合陽新鮮事兒 2017-05-04

靈井與和陽是原伏六鄉最西邊的兩個村莊,都算得上是合陽東鄉的大村子。兩個村子隔一條徐水溝的支溝,論起直線距離,也不過二里多路,可從這個村子走到那個村子,就得順溝沿繞一個大圈。年輕人腿腳好,翻溝過去,便進了許多。

合陽:靈井與和陽

兩個村子的村名在方言裡都念得完全轉了音。靈井叫“列接(liejie)”。之所以叫靈井,大約是村裡水淺又是甜水甜水的緣故,或者像靈泉的“泉”一樣有一眼可以給人帶來祥瑞的“井”亦未可知。“和陽”與縣名同音,方言卻叫“和嶽(yue)”,論來歷可就費解了。

合陽:靈井與和陽

按中國人的習慣,山水之南之北渭之“陽”可是在村子附近沒有叫“和”什麼的山或水。村中父老曾有“先有和陽村,後有合陽縣”的說法,原因何在,無從知道。因村中有一樣傳統性的柳條編簸箕工藝,不知起於何時,一直傳到今天,所以人們又稱其為“簸箕村”倒是名副其實的。

合陽:靈井與和陽

兩個村子隔溝相望,都有悠久的歷史。和陽村西北方的向寨頭有一個很大的遺址,他的西面正對著和陽村的古寨子;寨子的四周都是懸崖,只有一條小路可通。遺址上出土過新石器時代的石鐮、石斧、石紡輪,也出土過戰國時代的陶鬲(現存縣博物館)和陶罐。六十年代我五堂伯史德海在哪裡耩地時拾回一個陶製的器物。外形像拳頭,上面有幾個眼,外面手捏的痕跡清晰可見。當時認不出來是什麼東西,放在窗臺上:不知被那個孩子拿去當了了玩具。後來我才知道那是一隻古代的陶壎(xun), 心裡只叫可惜!清末合陽縣採訪局編纂的《合陽新志材料》中記載:劉仲城,在坊鎮東北五里和陽村。劉仲城具體在何處,現在無從得知,但能這麼記載,肯定有它的根據。《漢書》記載,劉仲是漢高祖的哥哥,封於代國(今山西大同),後因匈奴攻代時棄國而被赦為“合陽侯”。文革"中在村西南與靈井接界處,曾出土了一批形狀各異的青銅器,裝了滿滿一架子車,被紅衛兵作為革命行動拉到坊鎮當廢銅出賣。近年在那裡開了機磚廠。 又出土好幾個漢代大陶罐和其它器物。

合陽:靈井與和陽

靈井村三面環溝,呈半島形。村口是一座城,現在還保留著一段城牆。早先城牆上長著密密匝匝的大酸棗樹,每年村裡人都打下酸棗賣給藥鋪。1978年在村西北挖陂塘時出土一件戰國時代的銅鼎,這便是有名的“夏陽邦工鼎”鼎通高19.5釐米,腹徑21釐米,重3200克。鼎身上除有“邦工”“夏陽”的字樣外,還用大篆體鏨刻著鼎的重量和容量:“容一斗半鬥,重十一斤”。夏陽邦工鼎是一件禮器,它的兩耳為附耳,三足為獸蹄狀足,有益,蓋上飾有三個環狀形鈕,腹中部飾凸弦紋一道。它對究古夏陽的歷史提供了可靠的佐證,屬國家一級文物,是合陽縣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同時出土的還有銅甗和鴨頭銅壺,1980年代這裡又出土丁漢代的釜和甑,後來又出土了珍貴唐代“雙鸞雙簧折枝花卉銅鏡”,直徑達30多裡釐米,實為罕見。1990年代在村東曾出土一件鐵器,外形像釜,口徑50釐米左右,腹下有三個乳狀圓足,可惜鏽蝕嚴重,銘文難以辨認。

合陽:靈井與和陽

靈井與和陽西村原先都有一座規模宏大的壽聖守,和陽村現存明弘治三年(1490)所立“重修壽聖寺碑”,碑文中記載,該寺為宋代“治平初年整修口創,熙寧二年就賜壽聖寺名額”靈井村中鐘樓上懸掛的那口大鐵鐘,即是寺中遺物,工藝精美,聲音洪亮, 敲擊時周圍各村都可聽見,村人視為寶物。群眾傳說這口鐘和縣城鐘樓的鐘以及和陽村的鐘是三姊妹,和陽村的鐘是小妹妹。當年鑄鐘時老大和老二都是一次成型,可第三口咋也不成功。正在金火匠發愁的時候,他兒子來送飯。他一咬牙,把兒子撂進滾燙的鐵水裡。鍾自然鑄成了,可是和陽村的人不敢掛,因為掛起來一敲,鐘聲裡就伴隨著隱約可聞的小孩哭聲和“狠心的大呀”的慘叫聲,所以這口鐘就一直口朝天墩在地上。1958年“鋼鐵元帥升帳”的時候被打碎賣了廢鐵,而靈井村的大鐘至今仍安然無恙,鐘聲依然是村人集合的號令。從形制上分析,這口大鐘與現在懸掛於“烈士陵園”中的大鐘一樣,亦應是金代所鑄。靈井村文化積澱深厚,北京琉璃廠清末民初著名的“慶雲堂”便是靈井人開設的,在這裡當過學徒的馬子云老先生艱苦磨礪,後來成為著名的碑帖專家,是國家文物鑑定委員會的委員。

合陽:靈井與和陽

和陽村出的人物更多,宋代薦“三蘇”的雷簡夫故里在和陽 村,清代著名女詩人雷敬兒(史夫人)在這裡留下了膾炙人口的詩篇。彌清閣所在的園子雖已荒蕪,但直到上世紀五十年代還找得見其遺蹟。《合陽縣志》記載的還有名醫雷鳴霄(雷半仙)、史明臣和捐資興學的史效丹,可謂人才濟濟,群星燦爛。今年初冬,又在村中發現“合陽康君約齋志”殘碑。康約齋是清代著名詩人康太乙的父親;康家祖墳在和陽村東五里的小伏六村。此碑何以能得到和陽村,這必然與康家歷史有內在的聯繫吧?這些史實與資料,僅是我們今天所能看到和了解到的,由此我們便可大致看出這兩個村莊在合陽曆史上的地位、在它們的地下。

合陽:靈井與和陽

可能還理藏著更多的東西等待我們去發現,還有更多的“謎”需要我們去破解。對地方文史研究頗有建樹的書法家王德榮先生曾說過,“對和陽和靈井這兩個村子要下功夫研究一番。”誠哉斯言。作者:史耀增 轉載清註明出處(合陽微報 ID:heyangweibao)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