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高空跳傘

極限運動 跳傘 小說 逐浪小說網 2017-05-07

二人到了高空跳傘基地,換跳傘裝備之前需要先簽免責聲明,上面密密麻麻的字,讓本就害怕的林向晴更是犯暈,偷偷戳了戳早已經簽好字的顧淺川,弱弱開口,“淺川,這上面有沒有說如果出事了,會賠多少錢?”

顧淺川拿過她手裡的免責書,佯裝仔細查看,“你的這個上面寫的是賠五百。”

林向晴震驚,一條人命才五百?這也太不值錢了啊,非要纏著顧淺川給她指寫在哪裡,顧淺川這才攬著她解釋,“剛剛逗你的,這只是免責書,表示你是自願過來參加這項運動。”

林向晴嘟嘴,瞪了他一眼,怨他的惡作劇,認真思索了片刻,還是不依不撓賠償問題,“那如果真出事了,會賠多少錢?”

顧淺川颳了刮她的小鼻子,輕笑,“沒有如果,不管賠多少錢,我都不會允許有這個如果。”語氣卻是不容置喙。

林向晴將小腦袋拱在他懷裡,偷偷想,只要他在身邊,不管未來有多麼坎坷,現世多麼不安穩,她也會覺得一派安好。

簽了字換好裝備,林向晴從更衣室出來,就看見顧淺川站在大廳朝她招手,一路小跑過去,挽住他的胳膊,上下打量了一陣,滿意點頭,“不錯,淺川穿什麼都好看。”

淡藍色的服裝是藍天的顏色,也是大海的顏色,清爽中又帶著一絲深沉,明亮又不失沉穩,就像顧淺川給她的感覺。

“走,我帶你去認識一下今天帶你跳傘的教練。”顧淺川自動自發地牽住她的小手,希望可以給她力量,“因為你是第一次,所以我安排了1500米的高度,會有專門的教練陪著你,和你一起跳,幫你拉降落傘,你只要感受在天空飛翔的感覺就好。”

1500米還是讓她心咯噔了一下,但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也不容許她再退縮,舔了舔脣,“你不和我一起跳麼?”

“當然一起,不過我技術沒有教練那麼嫻熟,就不和你共用一個傘,但一會我們還是一起從飛機上往下跳。”

“可是我想和你手牽手。”

“那有機會帶你去蹦極。”說話間就到了登機口,教練早已經等在那裡,顧淺川過去和教練握手寒暄。

林向晴趁此機會打量著教練,個子不是很高,但人很年輕,身體看上去很壯實,教練看過來的時候,她點頭淺笑示意,有一點靦腆。

聽著螺旋槳旋轉的聲音,林向晴的心也是跳的更快,慢慢地飛機起飛,她的心也跟著提起來,耳朵有一點耳鳴,但還是盡力去適應。

飛機越飛越高,上面因為氣流的原因,會有一點冷,林向晴不禁抱緊了胳膊,偶爾的一個顛簸,讓她總是驚出一身冷汗。

顧淺川時刻關注著她,知道她冷,握住她的手,趁著飛機還在上升的空檔,把她抱在懷裡,希望可以給她取暖,不忘給她鼓勁打氣,“加油,小晴。”

“我可以的。”林向晴深呼吸,希望可以平息緊張的心情,她這一生裡,玩得最刺激心跳的大概也就是乘電梯了吧,“淺川,你說我今天跳完之後,以後敢不敢去做過山車?”

“兩者的感覺不太一樣,有時間我們去遊樂園的時候,我可以陪你一起體驗。”說起來,兩個人相約的遊樂園之行還未兌現,“改天我讓Bertha把情侶裝拿回來。”

林向晴拽了拽他的袖子,“你看,咱倆現在就是情侶裝。”二人相視一笑,氣氛融洽,她心頭的害怕也漸漸是散了。

直到教練開口提醒,“到高度了,現在可以跳了。”

一句話,讓林向晴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攥著顧淺川的手更緊,身子不受控制地往椅背後挪動。

顧淺川吻了吻她的手背,然後示意教練,“要不我先跳吧。”他想給林向晴做一個示範,也讓她再多一些時間做心理建設。

顧淺川挪到艙門,風瞬間撲面,讓他不由眯起了眼,頭髮也吹得微亂,卻絲毫不影響他的鬥志,眉眼輕挑,自信滿滿,玩極限運動這麼多年,這種程度對他來說不算特別大挑戰。

林向晴一瞬不瞬地看著他,怕自己一個眨眼的瞬間,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艙門口,屏住呼吸,然後看到他回頭看了她一眼,眼神凌厲霸氣,對自己豎起大拇指,她的呼吸再一次停滯,這次不是因為害怕,只是單純因為顧淺川。

他太帥了!

顧淺川點頭示意教練可以開始,然後深呼吸三下,身子往前一傾,就飛進了空氣裡,離開飛機的那一剎那,林向晴就響起了尖叫聲,手本能地往前伸,想要抓住他飛離的身體。

此刻的機艙,只剩下林向晴和教練,以及前排的駕駛員,她心一橫,也對身邊的教練示意,她準備好了,她現在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趕快下去找顧淺川,別說只是1500米的距離,就算是刀山火海橫亙在彼此之間,她也要淌過去爬過去。

從空中飛下的第一個瞬間,她是有些害怕的,緊閉著眼不敢往下看,慌張地大喊,眼淚差點就要奪眶而出。

但是等真得開始往下降的時候,聽著空氣從耳邊劃過的聲音,感受著冷風颳過臉頰的瞬間,她忽然覺得心情無比舒暢,心臟的有力跳動告訴她,自己還活著,而能活著,又是一件無比幸福的事情。

想象自己是一隻小鳥,打開的雙臂就像是翅膀,原來飛翔的感覺竟然是這樣,而這,是顧淺川給予她的。

最後撐傘的瞬間,身子有一個往上一提的過程,下降的速度開始減慢,她輕舒口氣,身體的每一個毛孔都感覺十分過癮。

當腳碰觸到地面時,她的身子還是有些軟,站著不敢邁步子,怕一下子摔倒,整個跳傘的過程就像死而復生一樣。

早已經卸掉裝備的顧淺川過去扶住她,握住她的手,冰涼,輕輕撫拍她的背,“不怕不怕,已經結束了,小晴比我想得勇敢多了。”

“其實我不是怕,我覺得還蠻過癮的。”林向晴呵呵笑著,額前的劉海被風吹的亂七八糟,但是此刻她臉上滿足的笑,卻讓這一切不和諧都變得和諧。

“小晴真棒。”他跳出去的一瞬間,還似乎能聽見她的喊叫,以為她是怕,現在看來,果然他先跳的決定是正確的。

“當你先離開的時候,我有種你離我而去的感覺。”纏在他腰上的手收緊,林向晴頗有些任性地開口,“我不要你離開我。”

“好,不離開。”顧淺川吻了吻她的髮梢,收下她的任性,“你讓我離開也絕不離開。”

那時候的林向晴還不知,這句不離開,就像一個魔咒,註定了她和他糾纏一生的命運。

驅車回到市裡已經是傍晚,因為季節的原因,天總是黑的特別早,路邊的路燈早已經亮起。

顧淺川透過後視鏡,看著在後座補覺的林向晴,長長的睫毛投下一小片陰影,小嘴微張,呼吸淺淡,他的嘴角不自覺劃出上揚的弧度。

她的手機鈴聲起,打破了這一室的寧靜。

不悅地皺眉,怕吵醒她,還好她的手包放在前座,長臂一伸掏出擾人的手機,看了眼屏幕接了起來。

“向晴?”電話那頭,是李展博的聲音。

“她睡了。”顧淺川清淺的聲音傳過去,卻也是帶了幾分力道,墨眸微眯,不掩笑意。

那邊,果然沉默,少頃,“那煩請顧總通知向晴,我的衣服不要忘了還。”

顧淺川眼角一跳,但還是淡淡應了,“一定。”末了,又道,“不過我想,堂堂李氏總裁,應該不介意區區一件衣服吧,不過我倒是不介意送一件新的還給李總。”話中帶刺,自然是不會給肖想他女人的人好臉色。

“衣服雖不重要,但衣服的意義不可比。”

“也是了,睹物思人總好過什麼都沒有。”冷笑劃過嘴角。

“看不出,顧總也是個念舊的人。”

顧淺川自然知道李展博是將林向晴比作舊,提醒他二人已成過去,斂眉,“沒有新何來舊之說。”告知李展博二人已經和好。

顧淺川從後視鏡看到林向晴已經醒了,睜著亮亮的眼睛看著他,他倒也大方,把手機主動還給林向晴,“李展博。”

林向晴忙過去接,但又怕惹顧淺川不高興,還是怯怯地看了他一眼,見他神色如常,才應了電話,“展博大哥。”

林向晴不敢多言,拿著手機不迭應,“好,我知道,我會給你送過去。”掛了電話,想起前車之鑑,還是趴在他的車座,乖乖解釋,“淺川,這件衣服是那天你去找他的時候我欠展博大哥的。”

“嗯?”他一個轉彎,很是隨意地應。

“那天我情緒一個沒控制住,就又那啥了,溼了人家的襯衣,總得給人家洗吧,而且你又凶了人家一頓,覺得挺過意不去。”林向晴想了想,趕緊強調重點,“那天我是因為你才哭的。”

“不會再有下次。”這句話,是對她說的,也是對自己說,不會再讓她有哭的機會。

“那我去給展博大哥送衣服的時候,你陪我一起好不好?”她聲音輕輕的,軟軟的,飄進他的耳朵。

“嗯。”她的主動示好確實愉悅了顧淺川。

林向晴得到肯定答覆,這才鬆了口氣,坐回後座趴在窗戶上看夜景,忽然發現這不是回他家的路,反而像回她家的路,“咱這是去哪兒?”

“跳了個傘連自己家的路都不認識了?”顧淺川挪揄她,墨眸笑意點點。

“不是,回我家幹啥?”兩個人都還餓著肚子,她以為他會帶她去外面哪個地兒吃頓現成的,這會兒回她那五十平米的小屋是幹啥?直接啪啪啪麼?可她家那是單人床啊。

“怎麼,沒吃晚飯呢,就這麼想爬上我的床了?”顧淺川笑她,“你陪我跳傘,禮尚往來,我陪你做飯。”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