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報復

江濤 工作這一年 懷孕 黑客 灰姑娘 雲在林中舞 2019-04-16
遲來的報復

江濤回到家,一言不發的就進了書房,連一個眼神都沒給我。

而這種情況,我們已經持續好久了。

我和江濤已經結婚三年了,但是江濤一刻都沒有愛上我。

我叫溫暖,我有個弟弟溫玉,我們的父母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留下我和弟弟相依為命。

好在我和弟弟都成績優異,我畢業後進了醫院,弟弟和朋友做起了生意,也風生水起。

醫院的工作很累很辛苦,弟弟經常對我說“姐,等我的公司穩定了,你就不要上班了,你太辛苦了。”

我對溫玉說“姐不求你大富大貴,只要你健健康康開開心心的就好。”在醫院,見慣了太多的生離死別,溫玉是我唯一的親人,我只希望他平平安安的就好。

但是上天總是容易在你絕望的時候,讓你更絕望。

溫玉出車禍了,肇事者逃逸,溫玉被送往醫院,鉅額的醫療費讓我不知所措。

我在icu門口,看著溫玉渾身插滿管子,我崩潰的哭了。

我知道他是為了搶一單生意,為了趕過去,才出的事,他那麼努力,就是為了和姐姐能過的好一點,這麼好的孩子,為什麼命運對他如此不公。

江濤就是這個時候出現在我的生命中,“你還好吧?”江濤攙著他爸爸問道。

如果那個時候我沒理他就好了。

江濤給我錢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真的遇到了好人,他說他的父母信佛,信因果報應,那天看到自己那麼難過,知道自己著急用錢,就讓他送了過來,只是為了做些善事,給自己積點德。

我不敢收這個錢,比較是不認識的人,但是江濤一再解釋,只是想幫父母積點德,我也實在沒了辦法,溫玉還在等錢救命。

我拿錢付了醫藥費,但是有錢也沒用,溫玉因為感染還是離開了我,我在搶救室外,覺得人生都是灰暗的,我哭的眼淚都流乾了。

從今以後,這個世界上,只有我自己了。

沒想到,我在搶救室外再次遇到了江濤和他爸爸,看到我的樣子他們也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節哀順變吧”。

江濤幫我處理了溫玉的後事,那時的我是真的感激他,慶幸上天在自己最絕望的時候派了人來陪著自己。

那天,江濤和他爸爸找到了我,他爸爸率先開口跟我說,“姑娘,我和江濤他媽就這麼一個孩子,但是他一直不肯談戀愛,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看的出江濤對你有些感覺,你現在也是單身一人,要不要和江濤試試?”

就像王子和灰姑娘一樣,我和江濤就這麼定下來了,經歷了這麼多,我也確實需要一個人在身邊。

婚後江濤對我很好,無論多忙都會帶我去拜祭溫玉,我從心底裡感激他。

結婚後我才知道,江濤家在當地也是小有名氣,公司規模做的很大,但是他家很信佛,家裡常年供奉著觀音菩薩之類的。

那個時候覺得,人有點信仰也是很正常的事。

婚後公婆對我很好,唯一有些不滿的是我沒有懷上孩子。

我在醫院檢查了身體,是沒有問題的,我讓江濤去檢查一下, 開始不願意去,耐不住我的唸叨,去做了檢查。

拿到檢查結果後,我沒有告訴江濤,想著結婚時間還短,慢慢來吧。經常借公司忙或者應酬的名義,經常的早出晚歸,甚至是不回家。有時候就算回了家,也是直接進書房,幾乎不與我交流。

我不是沒發現江濤身上的香水味和口紅印。

也是到現在我才知道,其實我也不是什麼好人,我對江濤的這些行為竟覺得無所謂,是要他不提離婚就好。

結婚這麼久了,我打算去江濤的公司轉轉,亮個相,讓那些小年輕們知道自己正宮的身份,所以我沒和江濤說,買了個江濤愛吃的抹茶蛋糕就去了。

從門衛到保安,沒人認識我,幸虧來之前我帶了結婚照,我說是為了給江濤驚喜,特意讓他們不要通知江濤。

一路過關斬將,來到了江濤門外,剛要敲門,就聽到裡面傳來女人的聲音。

“你什麼時候離婚呀,我都等了你一年了。”果然是嫵媚的聲音。

“你就這麼放不下你老婆嗎,我可是懷孕了,你要不離婚我就去把孩子打掉”小三有點哽咽的說道。

“不是放不下,是對不起,是我害他沒了弟弟,所以我得給她補償,而且萬一我不這樣做,他弟弟再來害我怎麼辦?”江濤說道。“如今你有了孩子,我還得從長計議。”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這一刻我終於明白了所有的事,為什麼天上會掉餡餅,為什麼江濤會無緣無故的給自己錢,原來溫玉就是他害死的。

我去了警察局,諮詢了溫玉案件的偵破情況,但是警察一口咬定,事發地方沒有監控,無法取證。

無奈之下我花錢找了黑客和私家偵探,有錢好辦事,黑客很快調出了事發的監控,監控看的清清楚楚,撞上溫玉的就是江濤。私家偵探跟蹤了江濤幾天,把江濤和小三纏綿的照片拍的一張不漏。

原來一直以來都只有我自己被矇在鼓裡,我的公公婆婆為什麼會同意我進門,並不是因為真的喜歡我,只是因為迷信,怕溫玉回來找他們。

我把我整理的資料發給了各大電視和媒體,並且把江濤告上了法院,江家的股票跌到塵埃,媒體記者把江家圍得水洩不通。

江濤找到我時,我都差點認不出來,彷彿一夜之間老了十歲,“你怎麼這麼狠毒,我養了你這麼久,你一點都不知道感激嗎?”

“我狠毒還是你狠毒,你撞死溫玉,婚內出軌,還要我感激?”

離婚後,我去拜訪了我的前公公婆婆,他們把剩下的錢都給了那個小三,因為兒子進去了,剩下的希望都在小三的肚子裡。

我把一份檢測報告遞到二老跟前,江濤患有弱精症,受孕率幾乎為零。

二老再聯繫小三時,小三早已不見蹤影。

我沒有一絲愧疚,包庇的人不值得同情。

我還年輕,以後的路還很長,曾經後悔在醫院的時候搭理江濤了,如今卻不後悔了,因為我替溫玉報了仇。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