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女人的無間道

婚姻 情感 寧小碎 2017-07-16

三個女人的無間道我、我媽、我姥姥——便是我們家的全部人員。清一色的女性,年齡分別相差24歲,可以根據年齡,分別稱為小女人、大女人和老女人。

在我出生前,外公已經去世,我3歲時,父母離異,於是便造成了這樣的家庭結構。

我媽沒有再嫁,用我姥姥每天掛在口上的話就是“全都為了我”。而我媽的說辭是“對婚姻喪失信心”。

不知道她們誰的說法更正確,不過都說三個女人一臺戲,我們家的戲卻向來不只一臺。我媽和我姥姥是一臺,我和我媽是另一臺,而我和我姥姥,又是第三臺戲了——劇目真是太多、太複雜,好似無間道。

【老女人和大女人的“情深義重”】

先說我媽和我姥姥那出,戲名可以叫做“情深義重”。

這對母女是很相愛的,姥姥很疼我媽,從來都是叫她的乳名,聲音膩膩的;好吃的好用的,都先想著我媽;不捨得我媽幹活,寧肯自己動手……我從小就熟悉姥姥看我媽的眼神,無限疼愛、無限寵溺。甚至,姥姥吃飯的時候還給我媽夾菜,每次我媽下班如果回來稍遲,姥姥就會站在陽臺上一動不動,直到看到我媽的身影在小區門口出現,才趕緊跑回廚房做飯。如果我媽偶爾有什麼聚會的活動,那麼我和姥姥兩個人的晚飯,絕對簡單潦草。對於飲食,我從來沒得挑剔,我媽的口味,就是全家人的口味。而每天我媽出門前,姥姥的千叮嚀萬囑咐,囉唆複雜,好像我媽是個凡事不明的小孩子。

所以,我們家的老女人對大女人的感情,可以用兩個概括:溺愛。非常之溺愛。

而我媽對我姥姥,自然是順從、孝敬,永遠不反駁、不悖逆、不抗議。姥姥說什麼她都聽、都接受,一點脾氣也沒有。兩個人說笑的時候,我媽脆生生地叫姥姥“娘”,姥姥答應得更脆生,胖胖的臉上就會笑出花。

這樣的劇情落在我眼中,深情是深情,但也不無矯情,畢竟我媽不是小孩子了,而我姥姥,也不再是適合表演這種感情戲碼的年紀。但我也就是私下裡小小不屑一番,當面是不敢有異議的,因為,我怕姥姥,她畢竟是我媽的媽,我們家的“太上皇”。

【老女人和小女人的“冤家路窄”】

所以,接下來,我和我姥姥那齣戲,就有點“冤家路窄”的套路了,是最不好演的一出,並且,說來話長。

記憶中,很小的時候姥姥就不喜歡我。當然,她不會虐待我,可是她對我嚴格、苛刻,挑剔,永遠沒有對我媽那麼溫柔。比如吃飯的時候,如果碰巧她做了合我口味的菜,我若多貪幾口,姥姥看到,立刻表示不滿,提醒我,給你媽留點兒,這菜,你媽也愛吃。結果我怯怯地不敢再多動筷子,倒是我媽,會趁姥姥注意給我夾過來。

吃飯的事兒是小事兒,其他事情上,姥姥對我的態度更是如此,“都10歲了還不會洗襪子;別看動畫片了,一會你媽要看韓劇;又要零花錢,你媽賺錢多不容易……”如此種種的訓責,從小到大,我聽得耳朵出繭子。又不敢公然反抗,一是敬畏“太上皇”的身份,另外,我知道如果我真和姥姥發生爭端,我媽絕對不會站在我這邊。並且最可氣的,就是姥姥“欺負”我,大多是趁我媽不在的時候,如果我媽在,姥姥對我再不滿,頂多會偷偷瞪我幾眼,總是給了我媽面子,有所收斂。

可是若家裡只有我和姥姥,情況就完全不同,客廳立刻成為課堂,姥姥是唯一的主講,主題也永遠不變,就是我媽如何辛苦,我要知恩圖報,恨不能我早早就可以成為家中頂樑柱,養活和照顧我媽,讓她從此豐衣足食、安居樂業。

後來,我摸準規律,儘量躲避和姥姥單獨在家的機會,如果知道我媽可能加班,我寧願在街中晃盪到天黑……

當然,我不恨我姥姥,一家人之間不可能會上升到恨的高度,其實也不是真的多麼怕,只是覺得姥姥比較麻煩,對我不算友愛,常常有“冤家路窄”的感覺。

三個女人的無間道【大女人和小女人的“平安喜樂”】

好在,我和我媽那齣戲是我喜歡的,完全可以用“平安喜樂”來形容。

我媽對我,並不像我姥姥對她,沒有那麼溺愛、矯情,我媽到底是新女性,又受過高等教育,所以,會把握愛的尺度,既不太緊也不太鬆,讓我感覺很舒適。當然,矯情偶爾也是有的,比如我考了高分、得了獎項,我媽也會忽然誇張地喊我“寶貝兒”。而我媽也常常給我驚喜,一聲不吭買下我想要的裙子,或者很大度地允許我假期去看望爸爸或者和同學去K歌……那樣的時候,我也會擁抱她並大聲讚美。

但大多時候,我和我媽之間都很平靜、自然,她雖是母親,和我卻沒有代溝,因為她進步,學習年輕人喜歡的東西,她發微博、網購,還會打各種熱門遊戲。

在姥姥看來,我媽這是童心未泯,但我知道,其實,她是為了我。在我長大以後,我媽說,單親家庭的孩子原本就是缺少一份愛,她希望,可以以親人和密友的身份陪伴我成長。

所以我和我媽之間,簡約而默契,一個眼神就可以交流,從來不用過多贅述。她亦從不批評和教育我,頂多是溫和的引導。

我並未辜負她,始終循著正途成長,努力上進,不叛逆、不早戀、不小家子氣。我媽對我如同我對她,彼此極其滿意,所以多年以來上演著“平安喜樂”的戲碼。

當然,這“平安喜樂”中,偶爾也會有小插曲,因為姥姥。這麼多年,同一屋簷下,我媽當然知道姥姥和我的真實情況,但我媽的態度永遠是不發表任何見解。很小的時候,我頻繁跟我媽告我姥姥的狀,頻繁發出抗議。我媽總是用一句話回我,那怎麼辦?她是我媽。

後來,我終於知道了,我告姥姥的狀是做一件無用功。姥姥是我媽的媽,她不可能給出立場。

知道以後,我便就此事保持沉默,並覺得,我們家這種人際關係,真是奧妙無窮,永遠沒有任何道理可講。

【大女人的生日晚宴】

姥姥突然發病的那天晚上,我是跟我媽一床睡的。

10歲之前,我一直跟我媽一床睡。10歲之後,我媽在她的臥室加了張小床。幾年前,我們家換了大房子,有3個小臥室,3個女人終於都有了自己的小天地。

那天,是我媽生日,姥姥做了一大桌子我媽愛吃的菜,我剛好下午沒課,也早早趕回家,順路,給我媽買了一大束鮮花,於是破例遭到姥姥的表揚,說,算你有良心,知道對你媽好。

不過還沒等我得意,姥姥隨之又補充一句,不過花的也不是你自己的錢,等你以後賺錢了對你媽好,那才是真好。

是是是。我連聲地答應著,有生的21年,我早習慣了這樣的訓誡,一字不駁。

我媽戴著壽星的皇冠,樂呵呵端坐著,好像很享受看我和姥姥的這齣戲。

吃了蛋糕喝了紅酒,皆大歡喜地度過我媽45歲的生日,只是吹蠟燭的時候,我姥姥忽然看著我媽傷感起來,說,閨女,你都有白頭髮了。

我趕緊說,都是因為養我太辛苦,我媽才有了白頭髮。

這樣主動擔當,不過是替姥姥說了她的話。姥姥也不笨,偷偷瞪了我一眼。

但就是那天晚上,半夜的時候,我媽睡得好好的卻忽然醒了,並把我也推醒了,說,你聽,你姥姥喊我。

我聽了聽,什麼都沒有聽到,四下很安靜。

但我媽還是迅速爬了起來,衝進了姥姥的房間,然後,我就聽到她聲嘶力竭地喊,快,打120。

三個女人的無間道【小女人發誓永遠愛大女人】

姥姥是突發心肌梗塞,醫生說,好在送得及時,還有搶救價值,如果再晚那麼幾分鐘就難說了。

我愕然,之前竟然沒有看出姥姥發病的任何跡象,而我媽更是萬分自責,覺得是過生日姥姥太操勞,累壞了,畢竟是69歲的老人了。

69歲,這個數字,讓我的心第一次為我叫了21年姥姥的女人微微一疼。

此刻,這個69歲的老人就躺在我面前,看上去真的很老了,滿頭白髮,微胖的面容鬆弛而滄桑,手背上,佈滿老年斑。姥姥的身上插滿管子,冰冷儀器上變換的數字,顯示著她並不穩定的生命體徵,醫生說,情況不樂觀,能否醒來,要看奇蹟。

我媽握著姥姥的手,努力不讓眼淚流下來。

我站在我媽旁邊,握著她的肩安慰她,姥姥會醒,一定會。

我媽就那樣定定地看著姥姥,看了好久後,回過頭來慢慢地、一個字一個字地對我說,如果,你姥姥醒不過來,你永遠都不許怨她這些年對你不好。

我飛快點頭,媽,我不怨,我沒怨過。

我媽說,其實我知道,這些年,你心裡一定有委屈。但是你姥姥,她真的不是不愛你,她只是太愛我。

我忽然哽咽了,無端地想起讀高中的時候,有天下午逃課看演唱會,第一次被我媽嚴厲批評,我覺得委屈,一直不肯吃飯,我媽也倔強地不哄我。最後,竟然是姥姥去對我說好話,央求我吃飯。

那是姥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跟我說軟話,卻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我媽。所以,我知道,姥姥對我媽的那種愛。所以,媽,我知道的。

不,你不知道。我媽卻搖頭,你不知道她到底為什麼怨懟你?她怨因為你的出生,我受盡難產的痛楚;她怨你是你爸的女兒,因為你爸傷害了我,而你又長得和你爸那麼像;她還怨因為你的存在,我沒有再結婚,並且要努力賺錢讓你生活得好,為照顧你、撫養你付出時間和精力……她甚至忽視了你是我的女兒,我愛你正如她愛我。我卻從來都不想提醒她,因為她對我太好,好到,我不忍心提醒,只能讓你受委屈……

我媽終於哭了,嚶嚶地哭出了聲。我站在那裡,心一陣陣地疼痛,卻不是為了我媽,而是為這個多年來無端給我太多委屈的,我的姥姥。她對我媽的愛,讓我心疼。

俯下身,我緊緊握住姥姥的另一隻手,貼在她耳邊小聲地卻堅定地說,姥姥,你放心,這一輩子,我都會對你的女兒好,永遠照顧她陪伴她,我發誓。

猛然覺得掌心裡,姥姥的手指微微蠕動了一下,淚眼朦朧地抬起頭,看到奇蹟竟然出現——姥姥,她醒了。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