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

乾癟、透明、泛黃、帶著海水的腥氣,乾貨店裡的花膠看上去不過是一片晒乾的魚鰾,但傳統醫學認為,這種用某些魚類浮囊晒乾之後製成的花膠具有一系列治療的功效。所以花膠跟海蔘、鮑魚、魚翅這三種海產乾貨並稱“鮑參翅肚”,一起成為了“大補”的名貴食材,然而這些神奇的功效並沒有得到嚴謹的醫學證明。

今天,和大家聊一聊花膠和瀕危的小頭鼠海豚之間的故事。

"

乾癟、透明、泛黃、帶著海水的腥氣,乾貨店裡的花膠看上去不過是一片晒乾的魚鰾,但傳統醫學認為,這種用某些魚類浮囊晒乾之後製成的花膠具有一系列治療的功效。所以花膠跟海蔘、鮑魚、魚翅這三種海產乾貨並稱“鮑參翅肚”,一起成為了“大補”的名貴食材,然而這些神奇的功效並沒有得到嚴謹的醫學證明。

今天,和大家聊一聊花膠和瀕危的小頭鼠海豚之間的故事。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在香港,一公斤花膠據稱可以賣出100萬港幣的價錢。圖源:中外對話網

國內最名貴的花膠是由黃脣魚的魚鰾製成的,也叫金錢膠。一小碗的“錢膠”的價格在一萬人民幣起步,因此這金錢膠是國內富人圈的送禮佳品,也成了少部分人投機炒作的目標。為了獲取金錢膠,人們開始大肆捕撈黃脣魚,到了20世紀中期,我國的黃脣魚處於瀕臨滅絕的地步,隨後被列入國家二級野生保護動物。

然而民間對於花膠的需求並未減少,於是黃脣魚的替代品——遠在美國墨西哥邊界加州灣的石首魚——被盯上了。但實際上,人們對花膠的需求不僅對了黃脣魚、石首魚的生存造成了威脅,還正在將世界上種群規模最小、最為稀有的一種海豚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

乾癟、透明、泛黃、帶著海水的腥氣,乾貨店裡的花膠看上去不過是一片晒乾的魚鰾,但傳統醫學認為,這種用某些魚類浮囊晒乾之後製成的花膠具有一系列治療的功效。所以花膠跟海蔘、鮑魚、魚翅這三種海產乾貨並稱“鮑參翅肚”,一起成為了“大補”的名貴食材,然而這些神奇的功效並沒有得到嚴謹的醫學證明。

今天,和大家聊一聊花膠和瀕危的小頭鼠海豚之間的故事。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在香港,一公斤花膠據稱可以賣出100萬港幣的價錢。圖源:中外對話網

國內最名貴的花膠是由黃脣魚的魚鰾製成的,也叫金錢膠。一小碗的“錢膠”的價格在一萬人民幣起步,因此這金錢膠是國內富人圈的送禮佳品,也成了少部分人投機炒作的目標。為了獲取金錢膠,人們開始大肆捕撈黃脣魚,到了20世紀中期,我國的黃脣魚處於瀕臨滅絕的地步,隨後被列入國家二級野生保護動物。

然而民間對於花膠的需求並未減少,於是黃脣魚的替代品——遠在美國墨西哥邊界加州灣的石首魚——被盯上了。但實際上,人們對花膠的需求不僅對了黃脣魚、石首魚的生存造成了威脅,還正在將世界上種群規模最小、最為稀有的一種海豚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黃脣魚因其魚鰾被受追捧現已絕跡。 圖源:國際環保在線

禍從天降:被連累的"海中熊貓"

墨西哥沿海邊境小鎮聖菲利佩鎮此刻正是深夜。幾輛全地形越野車正悄悄地開向一片偏遠海灘,偷偷開船出海。一部分船員出海,一部分留在附近山頭,觀察著全副武裝的海軍巡邏船隻動向,時刻監聽執法部門的無線電信號,他們不是在走私毒品,而是在偷捕石首魚。

"

乾癟、透明、泛黃、帶著海水的腥氣,乾貨店裡的花膠看上去不過是一片晒乾的魚鰾,但傳統醫學認為,這種用某些魚類浮囊晒乾之後製成的花膠具有一系列治療的功效。所以花膠跟海蔘、鮑魚、魚翅這三種海產乾貨並稱“鮑參翅肚”,一起成為了“大補”的名貴食材,然而這些神奇的功效並沒有得到嚴謹的醫學證明。

今天,和大家聊一聊花膠和瀕危的小頭鼠海豚之間的故事。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在香港,一公斤花膠據稱可以賣出100萬港幣的價錢。圖源:中外對話網

國內最名貴的花膠是由黃脣魚的魚鰾製成的,也叫金錢膠。一小碗的“錢膠”的價格在一萬人民幣起步,因此這金錢膠是國內富人圈的送禮佳品,也成了少部分人投機炒作的目標。為了獲取金錢膠,人們開始大肆捕撈黃脣魚,到了20世紀中期,我國的黃脣魚處於瀕臨滅絕的地步,隨後被列入國家二級野生保護動物。

然而民間對於花膠的需求並未減少,於是黃脣魚的替代品——遠在美國墨西哥邊界加州灣的石首魚——被盯上了。但實際上,人們對花膠的需求不僅對了黃脣魚、石首魚的生存造成了威脅,還正在將世界上種群規模最小、最為稀有的一種海豚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黃脣魚因其魚鰾被受追捧現已絕跡。 圖源:國際環保在線

禍從天降:被連累的"海中熊貓"

墨西哥沿海邊境小鎮聖菲利佩鎮此刻正是深夜。幾輛全地形越野車正悄悄地開向一片偏遠海灘,偷偷開船出海。一部分船員出海,一部分留在附近山頭,觀察著全副武裝的海軍巡邏船隻動向,時刻監聽執法部門的無線電信號,他們不是在走私毒品,而是在偷捕石首魚。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捕殺的石首魚和因此喪生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漁民用GPS定位藏在海里的流刺網。流刺網是一種在海面漂流的長條形漁網,但是這種用來捕捉石首魚的刺網大小剛好能困住棲息在同一海域的小頭鼠海豚。而小頭鼠海豚一旦被網纏住,便難以逃脫,只能在刺網中掙扎,最後力竭溺死。

然而當地人並不在意被誤抓的海豚,一旦抓到石首魚,他們就開膛破肚,取出魚鰾,放進冷藏箱,藏到船裡。魚鰾被帶回陸地後就交給中間人,藏到汽車輪胎或者車底,運走做進一步處理,製成花膠。

有時,走私者也會用揹包裝上花膠,騎著自行車穿越荒漠,躲過軍事巡查點。美國和墨西哥有很多空殼公司,私下做著花膠的脫水乾燥處理和運輸的生意。而驅動這一切的,正是萬里外太平洋另一端的食客無盡的食慾和鼓起的錢包。

這些花膠中的一大部分通過層層走私,最後出現中國南方的乾貨店裡,出現在豪華的宴席上,但是沒有人知道有多少小頭鼠海豚為了一碗花膠湯而死去。

"

乾癟、透明、泛黃、帶著海水的腥氣,乾貨店裡的花膠看上去不過是一片晒乾的魚鰾,但傳統醫學認為,這種用某些魚類浮囊晒乾之後製成的花膠具有一系列治療的功效。所以花膠跟海蔘、鮑魚、魚翅這三種海產乾貨並稱“鮑參翅肚”,一起成為了“大補”的名貴食材,然而這些神奇的功效並沒有得到嚴謹的醫學證明。

今天,和大家聊一聊花膠和瀕危的小頭鼠海豚之間的故事。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在香港,一公斤花膠據稱可以賣出100萬港幣的價錢。圖源:中外對話網

國內最名貴的花膠是由黃脣魚的魚鰾製成的,也叫金錢膠。一小碗的“錢膠”的價格在一萬人民幣起步,因此這金錢膠是國內富人圈的送禮佳品,也成了少部分人投機炒作的目標。為了獲取金錢膠,人們開始大肆捕撈黃脣魚,到了20世紀中期,我國的黃脣魚處於瀕臨滅絕的地步,隨後被列入國家二級野生保護動物。

然而民間對於花膠的需求並未減少,於是黃脣魚的替代品——遠在美國墨西哥邊界加州灣的石首魚——被盯上了。但實際上,人們對花膠的需求不僅對了黃脣魚、石首魚的生存造成了威脅,還正在將世界上種群規模最小、最為稀有的一種海豚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黃脣魚因其魚鰾被受追捧現已絕跡。 圖源:國際環保在線

禍從天降:被連累的"海中熊貓"

墨西哥沿海邊境小鎮聖菲利佩鎮此刻正是深夜。幾輛全地形越野車正悄悄地開向一片偏遠海灘,偷偷開船出海。一部分船員出海,一部分留在附近山頭,觀察著全副武裝的海軍巡邏船隻動向,時刻監聽執法部門的無線電信號,他們不是在走私毒品,而是在偷捕石首魚。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捕殺的石首魚和因此喪生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漁民用GPS定位藏在海里的流刺網。流刺網是一種在海面漂流的長條形漁網,但是這種用來捕捉石首魚的刺網大小剛好能困住棲息在同一海域的小頭鼠海豚。而小頭鼠海豚一旦被網纏住,便難以逃脫,只能在刺網中掙扎,最後力竭溺死。

然而當地人並不在意被誤抓的海豚,一旦抓到石首魚,他們就開膛破肚,取出魚鰾,放進冷藏箱,藏到船裡。魚鰾被帶回陸地後就交給中間人,藏到汽車輪胎或者車底,運走做進一步處理,製成花膠。

有時,走私者也會用揹包裝上花膠,騎著自行車穿越荒漠,躲過軍事巡查點。美國和墨西哥有很多空殼公司,私下做著花膠的脫水乾燥處理和運輸的生意。而驅動這一切的,正是萬里外太平洋另一端的食客無盡的食慾和鼓起的錢包。

這些花膠中的一大部分通過層層走私,最後出現中國南方的乾貨店裡,出現在豪華的宴席上,但是沒有人知道有多少小頭鼠海豚為了一碗花膠湯而死去。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漁網纏死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無辜的小頭鼠海豚,學名叫加灣鼠海豚(Phocoena sinus),屬於稀有的鼠海豚屬。它們也是鯨目中體型最小的物種之一,長約1.5米,重50公斤,因有很大的黑色的眼圈及嘴脣,被稱為“海中熊貓”。然而令人心痛的是,如今的小頭鼠海豚已經遠遠比熊貓瀕危了。

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小頭鼠海豚保護團體的統計,由於非法捕撈石首魚帶來的間接傷害,小頭鼠海豚從2011年到2016年就減少了90%。2012年時還有200只,2014年時數量便低於100只,2015年為約60只,2016年11月為30只,2018年3月則僅剩12只。

科學家原本估計到2022年才會完全滅種,但今年3月12日在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亞海灣再次發現一具遭刺網致死、高度腐爛小頭鼠海豚幼崽屍體,目前最新數據顯示,這種可愛的小海豚僅剩下9只了,小頭鼠海豚離滅絕僅有一步之遙!

懸崖勒馬:中、美、墨三國聯合行動

難道就沒人管一管這種偷捕走私行動嗎?實際上,在過去的25年裡,墨西哥政府頒佈了許多計劃和禁令,來拯救流刺網給小頭鼠海豚的滅頂之災。但是讓人遺憾的是,在非法捕撈屢禁不止的加尼福尼亞灣,禁令並沒有得到嚴格的執行。

雖然石首魚在70年代就登上了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紅色名單,但製成的花膠在繁忙的海關被抽檢到的機率很低,即便被查到,海關人員也可能並不認識。所以,儘管“華盛頓公約”(CITES)附錄中明確禁止加灣石首魚的國際貿易,但是這條跨越半個地球的非法貿易鏈始終未曾斷開。

2013年,美國海關第一次在墨西哥邊境意外查獲了非法入境的石首魚魚鰾,並發現走私數量巨大。花膠走私以及瀕危的小頭鼠海豚這才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為了拯救小頭鼠海豚,2015年墨西哥政府派出全副武裝的重兵,把守以偷捕石首魚為主要產業的聖菲利佩鎮的每一個角落,同時還命令禁止了使用流刺網的一切捕撈活動,併為漁民提供了每月500美元的救助金,但微薄的補貼讓不出門捕魚的漁民生活舉步維艱。

相比之下,偷捕石首魚往往一夜之間就能賺到數千美元,所以有漁民還是會選擇鋌而走險進行偷捕,危在旦夕的石首魚和小頭鼠海豚依然不斷的受到傷害。

"

乾癟、透明、泛黃、帶著海水的腥氣,乾貨店裡的花膠看上去不過是一片晒乾的魚鰾,但傳統醫學認為,這種用某些魚類浮囊晒乾之後製成的花膠具有一系列治療的功效。所以花膠跟海蔘、鮑魚、魚翅這三種海產乾貨並稱“鮑參翅肚”,一起成為了“大補”的名貴食材,然而這些神奇的功效並沒有得到嚴謹的醫學證明。

今天,和大家聊一聊花膠和瀕危的小頭鼠海豚之間的故事。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在香港,一公斤花膠據稱可以賣出100萬港幣的價錢。圖源:中外對話網

國內最名貴的花膠是由黃脣魚的魚鰾製成的,也叫金錢膠。一小碗的“錢膠”的價格在一萬人民幣起步,因此這金錢膠是國內富人圈的送禮佳品,也成了少部分人投機炒作的目標。為了獲取金錢膠,人們開始大肆捕撈黃脣魚,到了20世紀中期,我國的黃脣魚處於瀕臨滅絕的地步,隨後被列入國家二級野生保護動物。

然而民間對於花膠的需求並未減少,於是黃脣魚的替代品——遠在美國墨西哥邊界加州灣的石首魚——被盯上了。但實際上,人們對花膠的需求不僅對了黃脣魚、石首魚的生存造成了威脅,還正在將世界上種群規模最小、最為稀有的一種海豚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黃脣魚因其魚鰾被受追捧現已絕跡。 圖源:國際環保在線

禍從天降:被連累的"海中熊貓"

墨西哥沿海邊境小鎮聖菲利佩鎮此刻正是深夜。幾輛全地形越野車正悄悄地開向一片偏遠海灘,偷偷開船出海。一部分船員出海,一部分留在附近山頭,觀察著全副武裝的海軍巡邏船隻動向,時刻監聽執法部門的無線電信號,他們不是在走私毒品,而是在偷捕石首魚。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捕殺的石首魚和因此喪生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漁民用GPS定位藏在海里的流刺網。流刺網是一種在海面漂流的長條形漁網,但是這種用來捕捉石首魚的刺網大小剛好能困住棲息在同一海域的小頭鼠海豚。而小頭鼠海豚一旦被網纏住,便難以逃脫,只能在刺網中掙扎,最後力竭溺死。

然而當地人並不在意被誤抓的海豚,一旦抓到石首魚,他們就開膛破肚,取出魚鰾,放進冷藏箱,藏到船裡。魚鰾被帶回陸地後就交給中間人,藏到汽車輪胎或者車底,運走做進一步處理,製成花膠。

有時,走私者也會用揹包裝上花膠,騎著自行車穿越荒漠,躲過軍事巡查點。美國和墨西哥有很多空殼公司,私下做著花膠的脫水乾燥處理和運輸的生意。而驅動這一切的,正是萬里外太平洋另一端的食客無盡的食慾和鼓起的錢包。

這些花膠中的一大部分通過層層走私,最後出現中國南方的乾貨店裡,出現在豪華的宴席上,但是沒有人知道有多少小頭鼠海豚為了一碗花膠湯而死去。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漁網纏死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無辜的小頭鼠海豚,學名叫加灣鼠海豚(Phocoena sinus),屬於稀有的鼠海豚屬。它們也是鯨目中體型最小的物種之一,長約1.5米,重50公斤,因有很大的黑色的眼圈及嘴脣,被稱為“海中熊貓”。然而令人心痛的是,如今的小頭鼠海豚已經遠遠比熊貓瀕危了。

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小頭鼠海豚保護團體的統計,由於非法捕撈石首魚帶來的間接傷害,小頭鼠海豚從2011年到2016年就減少了90%。2012年時還有200只,2014年時數量便低於100只,2015年為約60只,2016年11月為30只,2018年3月則僅剩12只。

科學家原本估計到2022年才會完全滅種,但今年3月12日在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亞海灣再次發現一具遭刺網致死、高度腐爛小頭鼠海豚幼崽屍體,目前最新數據顯示,這種可愛的小海豚僅剩下9只了,小頭鼠海豚離滅絕僅有一步之遙!

懸崖勒馬:中、美、墨三國聯合行動

難道就沒人管一管這種偷捕走私行動嗎?實際上,在過去的25年裡,墨西哥政府頒佈了許多計劃和禁令,來拯救流刺網給小頭鼠海豚的滅頂之災。但是讓人遺憾的是,在非法捕撈屢禁不止的加尼福尼亞灣,禁令並沒有得到嚴格的執行。

雖然石首魚在70年代就登上了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紅色名單,但製成的花膠在繁忙的海關被抽檢到的機率很低,即便被查到,海關人員也可能並不認識。所以,儘管“華盛頓公約”(CITES)附錄中明確禁止加灣石首魚的國際貿易,但是這條跨越半個地球的非法貿易鏈始終未曾斷開。

2013年,美國海關第一次在墨西哥邊境意外查獲了非法入境的石首魚魚鰾,並發現走私數量巨大。花膠走私以及瀕危的小頭鼠海豚這才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為了拯救小頭鼠海豚,2015年墨西哥政府派出全副武裝的重兵,把守以偷捕石首魚為主要產業的聖菲利佩鎮的每一個角落,同時還命令禁止了使用流刺網的一切捕撈活動,併為漁民提供了每月500美元的救助金,但微薄的補貼讓不出門捕魚的漁民生活舉步維艱。

相比之下,偷捕石首魚往往一夜之間就能賺到數千美元,所以有漁民還是會選擇鋌而走險進行偷捕,危在旦夕的石首魚和小頭鼠海豚依然不斷的受到傷害。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小頭鼠海豚保護區禁止使用流刺網進行任何捕撈活動圖源:搜狐網

作為花膠的主要消費國之一,中國也積極地參與了打擊花膠走私的行動中。2015年6月,在有兩國高層參與的中美戰略經濟對話中,瓦解石首魚等非法貿易網絡成為雙邊合作內容之一。

除此之外,環保NGO的調查曝光也加速了各方聯合行動。有報告指出香港和廣州有不少海貨店都能提供加灣石首魚魚鰾。同年5月和11月,香港和內地的官方調查人員分別第一次走進香港和廣州的乾貨市場,搜查走私花膠。

"

乾癟、透明、泛黃、帶著海水的腥氣,乾貨店裡的花膠看上去不過是一片晒乾的魚鰾,但傳統醫學認為,這種用某些魚類浮囊晒乾之後製成的花膠具有一系列治療的功效。所以花膠跟海蔘、鮑魚、魚翅這三種海產乾貨並稱“鮑參翅肚”,一起成為了“大補”的名貴食材,然而這些神奇的功效並沒有得到嚴謹的醫學證明。

今天,和大家聊一聊花膠和瀕危的小頭鼠海豚之間的故事。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在香港,一公斤花膠據稱可以賣出100萬港幣的價錢。圖源:中外對話網

國內最名貴的花膠是由黃脣魚的魚鰾製成的,也叫金錢膠。一小碗的“錢膠”的價格在一萬人民幣起步,因此這金錢膠是國內富人圈的送禮佳品,也成了少部分人投機炒作的目標。為了獲取金錢膠,人們開始大肆捕撈黃脣魚,到了20世紀中期,我國的黃脣魚處於瀕臨滅絕的地步,隨後被列入國家二級野生保護動物。

然而民間對於花膠的需求並未減少,於是黃脣魚的替代品——遠在美國墨西哥邊界加州灣的石首魚——被盯上了。但實際上,人們對花膠的需求不僅對了黃脣魚、石首魚的生存造成了威脅,還正在將世界上種群規模最小、最為稀有的一種海豚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黃脣魚因其魚鰾被受追捧現已絕跡。 圖源:國際環保在線

禍從天降:被連累的"海中熊貓"

墨西哥沿海邊境小鎮聖菲利佩鎮此刻正是深夜。幾輛全地形越野車正悄悄地開向一片偏遠海灘,偷偷開船出海。一部分船員出海,一部分留在附近山頭,觀察著全副武裝的海軍巡邏船隻動向,時刻監聽執法部門的無線電信號,他們不是在走私毒品,而是在偷捕石首魚。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捕殺的石首魚和因此喪生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漁民用GPS定位藏在海里的流刺網。流刺網是一種在海面漂流的長條形漁網,但是這種用來捕捉石首魚的刺網大小剛好能困住棲息在同一海域的小頭鼠海豚。而小頭鼠海豚一旦被網纏住,便難以逃脫,只能在刺網中掙扎,最後力竭溺死。

然而當地人並不在意被誤抓的海豚,一旦抓到石首魚,他們就開膛破肚,取出魚鰾,放進冷藏箱,藏到船裡。魚鰾被帶回陸地後就交給中間人,藏到汽車輪胎或者車底,運走做進一步處理,製成花膠。

有時,走私者也會用揹包裝上花膠,騎著自行車穿越荒漠,躲過軍事巡查點。美國和墨西哥有很多空殼公司,私下做著花膠的脫水乾燥處理和運輸的生意。而驅動這一切的,正是萬里外太平洋另一端的食客無盡的食慾和鼓起的錢包。

這些花膠中的一大部分通過層層走私,最後出現中國南方的乾貨店裡,出現在豪華的宴席上,但是沒有人知道有多少小頭鼠海豚為了一碗花膠湯而死去。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漁網纏死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無辜的小頭鼠海豚,學名叫加灣鼠海豚(Phocoena sinus),屬於稀有的鼠海豚屬。它們也是鯨目中體型最小的物種之一,長約1.5米,重50公斤,因有很大的黑色的眼圈及嘴脣,被稱為“海中熊貓”。然而令人心痛的是,如今的小頭鼠海豚已經遠遠比熊貓瀕危了。

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小頭鼠海豚保護團體的統計,由於非法捕撈石首魚帶來的間接傷害,小頭鼠海豚從2011年到2016年就減少了90%。2012年時還有200只,2014年時數量便低於100只,2015年為約60只,2016年11月為30只,2018年3月則僅剩12只。

科學家原本估計到2022年才會完全滅種,但今年3月12日在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亞海灣再次發現一具遭刺網致死、高度腐爛小頭鼠海豚幼崽屍體,目前最新數據顯示,這種可愛的小海豚僅剩下9只了,小頭鼠海豚離滅絕僅有一步之遙!

懸崖勒馬:中、美、墨三國聯合行動

難道就沒人管一管這種偷捕走私行動嗎?實際上,在過去的25年裡,墨西哥政府頒佈了許多計劃和禁令,來拯救流刺網給小頭鼠海豚的滅頂之災。但是讓人遺憾的是,在非法捕撈屢禁不止的加尼福尼亞灣,禁令並沒有得到嚴格的執行。

雖然石首魚在70年代就登上了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紅色名單,但製成的花膠在繁忙的海關被抽檢到的機率很低,即便被查到,海關人員也可能並不認識。所以,儘管“華盛頓公約”(CITES)附錄中明確禁止加灣石首魚的國際貿易,但是這條跨越半個地球的非法貿易鏈始終未曾斷開。

2013年,美國海關第一次在墨西哥邊境意外查獲了非法入境的石首魚魚鰾,並發現走私數量巨大。花膠走私以及瀕危的小頭鼠海豚這才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為了拯救小頭鼠海豚,2015年墨西哥政府派出全副武裝的重兵,把守以偷捕石首魚為主要產業的聖菲利佩鎮的每一個角落,同時還命令禁止了使用流刺網的一切捕撈活動,併為漁民提供了每月500美元的救助金,但微薄的補貼讓不出門捕魚的漁民生活舉步維艱。

相比之下,偷捕石首魚往往一夜之間就能賺到數千美元,所以有漁民還是會選擇鋌而走險進行偷捕,危在旦夕的石首魚和小頭鼠海豚依然不斷的受到傷害。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小頭鼠海豚保護區禁止使用流刺網進行任何捕撈活動圖源:搜狐網

作為花膠的主要消費國之一,中國也積極地參與了打擊花膠走私的行動中。2015年6月,在有兩國高層參與的中美戰略經濟對話中,瓦解石首魚等非法貿易網絡成為雙邊合作內容之一。

除此之外,環保NGO的調查曝光也加速了各方聯合行動。有報告指出香港和廣州有不少海貨店都能提供加灣石首魚魚鰾。同年5月和11月,香港和內地的官方調查人員分別第一次走進香港和廣州的乾貨市場,搜查走私花膠。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中國執法人員在檢查商戶是否售賣走私花膠圖源:野生救援

據報道,自2018年來,在5起有公開報道的中國海關查獲石首魚魚鰾走私案件中,共有32人被捕,其走私貨物總價值超過3億元人民幣。今年3月,廣東省江門市人民檢察院對11名走私石首魚花膠的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據悉,這個走私團伙三年間走私石首魚花膠2萬個餘個,涉案金額更是高達8億多元!

這些數據,反映出中國和墨西哥、美國聯手對這一非法貿易鏈進行打擊的效果,也讓小南驚歎這小小的魚鰾牽扯到的巨大利益。

除了在源頭遏制非法捕撈以及在消費市場嚴打走私,另外一個迫在眉睫的任務是把小頭鼠海豚們從危險的海域拯救出來。2018年10月,一組科學家組成的國際團隊做了最後一搏:他們利用美國海軍訓練有素的海豚,試圖找到現存的小頭鼠海豚,把它們帶到安全地帶。然而,僅有一例誘捕放生行動成功。11月,一頭母小頭鼠海豚在被救幾個小時後就受驚死亡。

科學家分析,這是一種不能在囚禁環境中生存的動物,不得不就此終結了拯救計劃。這意味著僅存的小頭鼠海豚只能繼續留在可能被偷捕的危險水域,留給他們的時間和生機真的不多了。

前車之鑑:還有多少動物因為人類而瀕危

人類出於食用目的過度捕撈海洋漁業資源,是造成包括小頭鼠海豚在內的許多海洋生物瀕臨滅絕的重要直接間接原因。這方面的例子,還有很多。

比如北方藍鰭金槍魚。這種金槍魚被美食家稱讚為口感滑潤,是最頂級的壽司食材,因而價格昂貴,商業價值非常高。目前,北方藍鰭金槍魚的種群規模已經萎縮了接近80%,照目前的捕撈速度,走向滅絕儼然只是個時間問題。

北方藍鰭金槍魚現在已經是極危級別(Critically endangered ,CR)的物種,比我們熟知的大熊貓的瀕危級別(Endangered,EN)還要高。但是在日料店裡,我們依然可以吃到這種岌岌可危的生物的製成品。

或許,當我們提起大熊貓、犀牛、非洲象,大家都知道需要保護,而可能當我們吃起藍鰭金槍魚壽司、喝起花膠湯,內心卻毫無波瀾,這就是北方藍鰭金槍魚、小頭鼠海豚等海洋瀕危物種的悲劇。

"

乾癟、透明、泛黃、帶著海水的腥氣,乾貨店裡的花膠看上去不過是一片晒乾的魚鰾,但傳統醫學認為,這種用某些魚類浮囊晒乾之後製成的花膠具有一系列治療的功效。所以花膠跟海蔘、鮑魚、魚翅這三種海產乾貨並稱“鮑參翅肚”,一起成為了“大補”的名貴食材,然而這些神奇的功效並沒有得到嚴謹的醫學證明。

今天,和大家聊一聊花膠和瀕危的小頭鼠海豚之間的故事。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在香港,一公斤花膠據稱可以賣出100萬港幣的價錢。圖源:中外對話網

國內最名貴的花膠是由黃脣魚的魚鰾製成的,也叫金錢膠。一小碗的“錢膠”的價格在一萬人民幣起步,因此這金錢膠是國內富人圈的送禮佳品,也成了少部分人投機炒作的目標。為了獲取金錢膠,人們開始大肆捕撈黃脣魚,到了20世紀中期,我國的黃脣魚處於瀕臨滅絕的地步,隨後被列入國家二級野生保護動物。

然而民間對於花膠的需求並未減少,於是黃脣魚的替代品——遠在美國墨西哥邊界加州灣的石首魚——被盯上了。但實際上,人們對花膠的需求不僅對了黃脣魚、石首魚的生存造成了威脅,還正在將世界上種群規模最小、最為稀有的一種海豚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黃脣魚因其魚鰾被受追捧現已絕跡。 圖源:國際環保在線

禍從天降:被連累的"海中熊貓"

墨西哥沿海邊境小鎮聖菲利佩鎮此刻正是深夜。幾輛全地形越野車正悄悄地開向一片偏遠海灘,偷偷開船出海。一部分船員出海,一部分留在附近山頭,觀察著全副武裝的海軍巡邏船隻動向,時刻監聽執法部門的無線電信號,他們不是在走私毒品,而是在偷捕石首魚。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捕殺的石首魚和因此喪生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漁民用GPS定位藏在海里的流刺網。流刺網是一種在海面漂流的長條形漁網,但是這種用來捕捉石首魚的刺網大小剛好能困住棲息在同一海域的小頭鼠海豚。而小頭鼠海豚一旦被網纏住,便難以逃脫,只能在刺網中掙扎,最後力竭溺死。

然而當地人並不在意被誤抓的海豚,一旦抓到石首魚,他們就開膛破肚,取出魚鰾,放進冷藏箱,藏到船裡。魚鰾被帶回陸地後就交給中間人,藏到汽車輪胎或者車底,運走做進一步處理,製成花膠。

有時,走私者也會用揹包裝上花膠,騎著自行車穿越荒漠,躲過軍事巡查點。美國和墨西哥有很多空殼公司,私下做著花膠的脫水乾燥處理和運輸的生意。而驅動這一切的,正是萬里外太平洋另一端的食客無盡的食慾和鼓起的錢包。

這些花膠中的一大部分通過層層走私,最後出現中國南方的乾貨店裡,出現在豪華的宴席上,但是沒有人知道有多少小頭鼠海豚為了一碗花膠湯而死去。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漁網纏死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無辜的小頭鼠海豚,學名叫加灣鼠海豚(Phocoena sinus),屬於稀有的鼠海豚屬。它們也是鯨目中體型最小的物種之一,長約1.5米,重50公斤,因有很大的黑色的眼圈及嘴脣,被稱為“海中熊貓”。然而令人心痛的是,如今的小頭鼠海豚已經遠遠比熊貓瀕危了。

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小頭鼠海豚保護團體的統計,由於非法捕撈石首魚帶來的間接傷害,小頭鼠海豚從2011年到2016年就減少了90%。2012年時還有200只,2014年時數量便低於100只,2015年為約60只,2016年11月為30只,2018年3月則僅剩12只。

科學家原本估計到2022年才會完全滅種,但今年3月12日在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亞海灣再次發現一具遭刺網致死、高度腐爛小頭鼠海豚幼崽屍體,目前最新數據顯示,這種可愛的小海豚僅剩下9只了,小頭鼠海豚離滅絕僅有一步之遙!

懸崖勒馬:中、美、墨三國聯合行動

難道就沒人管一管這種偷捕走私行動嗎?實際上,在過去的25年裡,墨西哥政府頒佈了許多計劃和禁令,來拯救流刺網給小頭鼠海豚的滅頂之災。但是讓人遺憾的是,在非法捕撈屢禁不止的加尼福尼亞灣,禁令並沒有得到嚴格的執行。

雖然石首魚在70年代就登上了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紅色名單,但製成的花膠在繁忙的海關被抽檢到的機率很低,即便被查到,海關人員也可能並不認識。所以,儘管“華盛頓公約”(CITES)附錄中明確禁止加灣石首魚的國際貿易,但是這條跨越半個地球的非法貿易鏈始終未曾斷開。

2013年,美國海關第一次在墨西哥邊境意外查獲了非法入境的石首魚魚鰾,並發現走私數量巨大。花膠走私以及瀕危的小頭鼠海豚這才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為了拯救小頭鼠海豚,2015年墨西哥政府派出全副武裝的重兵,把守以偷捕石首魚為主要產業的聖菲利佩鎮的每一個角落,同時還命令禁止了使用流刺網的一切捕撈活動,併為漁民提供了每月500美元的救助金,但微薄的補貼讓不出門捕魚的漁民生活舉步維艱。

相比之下,偷捕石首魚往往一夜之間就能賺到數千美元,所以有漁民還是會選擇鋌而走險進行偷捕,危在旦夕的石首魚和小頭鼠海豚依然不斷的受到傷害。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小頭鼠海豚保護區禁止使用流刺網進行任何捕撈活動圖源:搜狐網

作為花膠的主要消費國之一,中國也積極地參與了打擊花膠走私的行動中。2015年6月,在有兩國高層參與的中美戰略經濟對話中,瓦解石首魚等非法貿易網絡成為雙邊合作內容之一。

除此之外,環保NGO的調查曝光也加速了各方聯合行動。有報告指出香港和廣州有不少海貨店都能提供加灣石首魚魚鰾。同年5月和11月,香港和內地的官方調查人員分別第一次走進香港和廣州的乾貨市場,搜查走私花膠。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中國執法人員在檢查商戶是否售賣走私花膠圖源:野生救援

據報道,自2018年來,在5起有公開報道的中國海關查獲石首魚魚鰾走私案件中,共有32人被捕,其走私貨物總價值超過3億元人民幣。今年3月,廣東省江門市人民檢察院對11名走私石首魚花膠的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據悉,這個走私團伙三年間走私石首魚花膠2萬個餘個,涉案金額更是高達8億多元!

這些數據,反映出中國和墨西哥、美國聯手對這一非法貿易鏈進行打擊的效果,也讓小南驚歎這小小的魚鰾牽扯到的巨大利益。

除了在源頭遏制非法捕撈以及在消費市場嚴打走私,另外一個迫在眉睫的任務是把小頭鼠海豚們從危險的海域拯救出來。2018年10月,一組科學家組成的國際團隊做了最後一搏:他們利用美國海軍訓練有素的海豚,試圖找到現存的小頭鼠海豚,把它們帶到安全地帶。然而,僅有一例誘捕放生行動成功。11月,一頭母小頭鼠海豚在被救幾個小時後就受驚死亡。

科學家分析,這是一種不能在囚禁環境中生存的動物,不得不就此終結了拯救計劃。這意味著僅存的小頭鼠海豚只能繼續留在可能被偷捕的危險水域,留給他們的時間和生機真的不多了。

前車之鑑:還有多少動物因為人類而瀕危

人類出於食用目的過度捕撈海洋漁業資源,是造成包括小頭鼠海豚在內的許多海洋生物瀕臨滅絕的重要直接間接原因。這方面的例子,還有很多。

比如北方藍鰭金槍魚。這種金槍魚被美食家稱讚為口感滑潤,是最頂級的壽司食材,因而價格昂貴,商業價值非常高。目前,北方藍鰭金槍魚的種群規模已經萎縮了接近80%,照目前的捕撈速度,走向滅絕儼然只是個時間問題。

北方藍鰭金槍魚現在已經是極危級別(Critically endangered ,CR)的物種,比我們熟知的大熊貓的瀕危級別(Endangered,EN)還要高。但是在日料店裡,我們依然可以吃到這種岌岌可危的生物的製成品。

或許,當我們提起大熊貓、犀牛、非洲象,大家都知道需要保護,而可能當我們吃起藍鰭金槍魚壽司、喝起花膠湯,內心卻毫無波瀾,這就是北方藍鰭金槍魚、小頭鼠海豚等海洋瀕危物種的悲劇。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是不是我變成熊貓,你們才會關心我一點?”人們對海洋瀕危生物的瞭解依然不足圖源:WWF

目前,還有大批海洋生物由於棲息地被破壞而走向滅絕邊緣,在幫助瀕危海洋生物遠離人類餐桌的鬥爭中並我們還沒有勝利。不過,我們也看到,在幫助瀕危海洋生物的鬥爭中,人們在積累越來越多的成功經驗。比如抵制鯊魚翅的宣傳和行動已經極大了遏制了鯊魚捕食貿易。

全球魚翅貿易正在降溫。過去兩年,中國、馬來西亞等國均出臺政令,禁止公務宴請中食用魚翅羹。五大連鎖酒店已宣佈停止提供魚翅羹,26家航空公司也宣佈不再運輸魚翅。野生動物救援發佈報告稱,至少7.6萬馬來西亞人和7萬中國香港人簽名表示“拒絕魚翅”。

"

乾癟、透明、泛黃、帶著海水的腥氣,乾貨店裡的花膠看上去不過是一片晒乾的魚鰾,但傳統醫學認為,這種用某些魚類浮囊晒乾之後製成的花膠具有一系列治療的功效。所以花膠跟海蔘、鮑魚、魚翅這三種海產乾貨並稱“鮑參翅肚”,一起成為了“大補”的名貴食材,然而這些神奇的功效並沒有得到嚴謹的醫學證明。

今天,和大家聊一聊花膠和瀕危的小頭鼠海豚之間的故事。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在香港,一公斤花膠據稱可以賣出100萬港幣的價錢。圖源:中外對話網

國內最名貴的花膠是由黃脣魚的魚鰾製成的,也叫金錢膠。一小碗的“錢膠”的價格在一萬人民幣起步,因此這金錢膠是國內富人圈的送禮佳品,也成了少部分人投機炒作的目標。為了獲取金錢膠,人們開始大肆捕撈黃脣魚,到了20世紀中期,我國的黃脣魚處於瀕臨滅絕的地步,隨後被列入國家二級野生保護動物。

然而民間對於花膠的需求並未減少,於是黃脣魚的替代品——遠在美國墨西哥邊界加州灣的石首魚——被盯上了。但實際上,人們對花膠的需求不僅對了黃脣魚、石首魚的生存造成了威脅,還正在將世界上種群規模最小、最為稀有的一種海豚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黃脣魚因其魚鰾被受追捧現已絕跡。 圖源:國際環保在線

禍從天降:被連累的"海中熊貓"

墨西哥沿海邊境小鎮聖菲利佩鎮此刻正是深夜。幾輛全地形越野車正悄悄地開向一片偏遠海灘,偷偷開船出海。一部分船員出海,一部分留在附近山頭,觀察著全副武裝的海軍巡邏船隻動向,時刻監聽執法部門的無線電信號,他們不是在走私毒品,而是在偷捕石首魚。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捕殺的石首魚和因此喪生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漁民用GPS定位藏在海里的流刺網。流刺網是一種在海面漂流的長條形漁網,但是這種用來捕捉石首魚的刺網大小剛好能困住棲息在同一海域的小頭鼠海豚。而小頭鼠海豚一旦被網纏住,便難以逃脫,只能在刺網中掙扎,最後力竭溺死。

然而當地人並不在意被誤抓的海豚,一旦抓到石首魚,他們就開膛破肚,取出魚鰾,放進冷藏箱,藏到船裡。魚鰾被帶回陸地後就交給中間人,藏到汽車輪胎或者車底,運走做進一步處理,製成花膠。

有時,走私者也會用揹包裝上花膠,騎著自行車穿越荒漠,躲過軍事巡查點。美國和墨西哥有很多空殼公司,私下做著花膠的脫水乾燥處理和運輸的生意。而驅動這一切的,正是萬里外太平洋另一端的食客無盡的食慾和鼓起的錢包。

這些花膠中的一大部分通過層層走私,最後出現中國南方的乾貨店裡,出現在豪華的宴席上,但是沒有人知道有多少小頭鼠海豚為了一碗花膠湯而死去。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漁網纏死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無辜的小頭鼠海豚,學名叫加灣鼠海豚(Phocoena sinus),屬於稀有的鼠海豚屬。它們也是鯨目中體型最小的物種之一,長約1.5米,重50公斤,因有很大的黑色的眼圈及嘴脣,被稱為“海中熊貓”。然而令人心痛的是,如今的小頭鼠海豚已經遠遠比熊貓瀕危了。

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小頭鼠海豚保護團體的統計,由於非法捕撈石首魚帶來的間接傷害,小頭鼠海豚從2011年到2016年就減少了90%。2012年時還有200只,2014年時數量便低於100只,2015年為約60只,2016年11月為30只,2018年3月則僅剩12只。

科學家原本估計到2022年才會完全滅種,但今年3月12日在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亞海灣再次發現一具遭刺網致死、高度腐爛小頭鼠海豚幼崽屍體,目前最新數據顯示,這種可愛的小海豚僅剩下9只了,小頭鼠海豚離滅絕僅有一步之遙!

懸崖勒馬:中、美、墨三國聯合行動

難道就沒人管一管這種偷捕走私行動嗎?實際上,在過去的25年裡,墨西哥政府頒佈了許多計劃和禁令,來拯救流刺網給小頭鼠海豚的滅頂之災。但是讓人遺憾的是,在非法捕撈屢禁不止的加尼福尼亞灣,禁令並沒有得到嚴格的執行。

雖然石首魚在70年代就登上了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紅色名單,但製成的花膠在繁忙的海關被抽檢到的機率很低,即便被查到,海關人員也可能並不認識。所以,儘管“華盛頓公約”(CITES)附錄中明確禁止加灣石首魚的國際貿易,但是這條跨越半個地球的非法貿易鏈始終未曾斷開。

2013年,美國海關第一次在墨西哥邊境意外查獲了非法入境的石首魚魚鰾,並發現走私數量巨大。花膠走私以及瀕危的小頭鼠海豚這才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為了拯救小頭鼠海豚,2015年墨西哥政府派出全副武裝的重兵,把守以偷捕石首魚為主要產業的聖菲利佩鎮的每一個角落,同時還命令禁止了使用流刺網的一切捕撈活動,併為漁民提供了每月500美元的救助金,但微薄的補貼讓不出門捕魚的漁民生活舉步維艱。

相比之下,偷捕石首魚往往一夜之間就能賺到數千美元,所以有漁民還是會選擇鋌而走險進行偷捕,危在旦夕的石首魚和小頭鼠海豚依然不斷的受到傷害。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小頭鼠海豚保護區禁止使用流刺網進行任何捕撈活動圖源:搜狐網

作為花膠的主要消費國之一,中國也積極地參與了打擊花膠走私的行動中。2015年6月,在有兩國高層參與的中美戰略經濟對話中,瓦解石首魚等非法貿易網絡成為雙邊合作內容之一。

除此之外,環保NGO的調查曝光也加速了各方聯合行動。有報告指出香港和廣州有不少海貨店都能提供加灣石首魚魚鰾。同年5月和11月,香港和內地的官方調查人員分別第一次走進香港和廣州的乾貨市場,搜查走私花膠。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中國執法人員在檢查商戶是否售賣走私花膠圖源:野生救援

據報道,自2018年來,在5起有公開報道的中國海關查獲石首魚魚鰾走私案件中,共有32人被捕,其走私貨物總價值超過3億元人民幣。今年3月,廣東省江門市人民檢察院對11名走私石首魚花膠的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據悉,這個走私團伙三年間走私石首魚花膠2萬個餘個,涉案金額更是高達8億多元!

這些數據,反映出中國和墨西哥、美國聯手對這一非法貿易鏈進行打擊的效果,也讓小南驚歎這小小的魚鰾牽扯到的巨大利益。

除了在源頭遏制非法捕撈以及在消費市場嚴打走私,另外一個迫在眉睫的任務是把小頭鼠海豚們從危險的海域拯救出來。2018年10月,一組科學家組成的國際團隊做了最後一搏:他們利用美國海軍訓練有素的海豚,試圖找到現存的小頭鼠海豚,把它們帶到安全地帶。然而,僅有一例誘捕放生行動成功。11月,一頭母小頭鼠海豚在被救幾個小時後就受驚死亡。

科學家分析,這是一種不能在囚禁環境中生存的動物,不得不就此終結了拯救計劃。這意味著僅存的小頭鼠海豚只能繼續留在可能被偷捕的危險水域,留給他們的時間和生機真的不多了。

前車之鑑:還有多少動物因為人類而瀕危

人類出於食用目的過度捕撈海洋漁業資源,是造成包括小頭鼠海豚在內的許多海洋生物瀕臨滅絕的重要直接間接原因。這方面的例子,還有很多。

比如北方藍鰭金槍魚。這種金槍魚被美食家稱讚為口感滑潤,是最頂級的壽司食材,因而價格昂貴,商業價值非常高。目前,北方藍鰭金槍魚的種群規模已經萎縮了接近80%,照目前的捕撈速度,走向滅絕儼然只是個時間問題。

北方藍鰭金槍魚現在已經是極危級別(Critically endangered ,CR)的物種,比我們熟知的大熊貓的瀕危級別(Endangered,EN)還要高。但是在日料店裡,我們依然可以吃到這種岌岌可危的生物的製成品。

或許,當我們提起大熊貓、犀牛、非洲象,大家都知道需要保護,而可能當我們吃起藍鰭金槍魚壽司、喝起花膠湯,內心卻毫無波瀾,這就是北方藍鰭金槍魚、小頭鼠海豚等海洋瀕危物種的悲劇。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是不是我變成熊貓,你們才會關心我一點?”人們對海洋瀕危生物的瞭解依然不足圖源:WWF

目前,還有大批海洋生物由於棲息地被破壞而走向滅絕邊緣,在幫助瀕危海洋生物遠離人類餐桌的鬥爭中並我們還沒有勝利。不過,我們也看到,在幫助瀕危海洋生物的鬥爭中,人們在積累越來越多的成功經驗。比如抵制鯊魚翅的宣傳和行動已經極大了遏制了鯊魚捕食貿易。

全球魚翅貿易正在降溫。過去兩年,中國、馬來西亞等國均出臺政令,禁止公務宴請中食用魚翅羹。五大連鎖酒店已宣佈停止提供魚翅羹,26家航空公司也宣佈不再運輸魚翅。野生動物救援發佈報告稱,至少7.6萬馬來西亞人和7萬中國香港人簽名表示“拒絕魚翅”。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由姚明等知名人士發起的抵制魚翅行動,影響廣泛。

野生動物救援組織在北京、上海、廣州和成都的調查顯示,85%的受訪者表示已不再吃魚翅羹。廣州多家魚翅貿易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魚翅需求顯著下降,“現在跟魷魚一個價”。

可見,如果我們能堅持像抵制魚翅一樣抵制花膠製品,相信在中美墨各方的合力打擊和社會各界的廣泛宣傳下,非法捕撈石首魚的人一定會越來越少,加州灣裡致命的流刺網一定會越來越少。

曾創作過奧斯卡提名影片《象牙遊戲》的著名紀錄片導演Richard Ladkani(理查德·拉德卡尼)今年又拿出一部重磅鉅作——《Sea of shadow》(陰影之海)。

影片通過講述環境活動家、墨西哥海軍和臥底調查人員的日常臥底、搜捕與營救工作,讓更多的人看到他們是如何阻止罪惡的花膠走私貿易?如何反擊這些價值數百萬美元交易的非法捕撈?當然Richard Ladkani更希望通過影片,引起大家對小頭鼠海豚的危險處境的關注。

"

乾癟、透明、泛黃、帶著海水的腥氣,乾貨店裡的花膠看上去不過是一片晒乾的魚鰾,但傳統醫學認為,這種用某些魚類浮囊晒乾之後製成的花膠具有一系列治療的功效。所以花膠跟海蔘、鮑魚、魚翅這三種海產乾貨並稱“鮑參翅肚”,一起成為了“大補”的名貴食材,然而這些神奇的功效並沒有得到嚴謹的醫學證明。

今天,和大家聊一聊花膠和瀕危的小頭鼠海豚之間的故事。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在香港,一公斤花膠據稱可以賣出100萬港幣的價錢。圖源:中外對話網

國內最名貴的花膠是由黃脣魚的魚鰾製成的,也叫金錢膠。一小碗的“錢膠”的價格在一萬人民幣起步,因此這金錢膠是國內富人圈的送禮佳品,也成了少部分人投機炒作的目標。為了獲取金錢膠,人們開始大肆捕撈黃脣魚,到了20世紀中期,我國的黃脣魚處於瀕臨滅絕的地步,隨後被列入國家二級野生保護動物。

然而民間對於花膠的需求並未減少,於是黃脣魚的替代品——遠在美國墨西哥邊界加州灣的石首魚——被盯上了。但實際上,人們對花膠的需求不僅對了黃脣魚、石首魚的生存造成了威脅,還正在將世界上種群規模最小、最為稀有的一種海豚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黃脣魚因其魚鰾被受追捧現已絕跡。 圖源:國際環保在線

禍從天降:被連累的"海中熊貓"

墨西哥沿海邊境小鎮聖菲利佩鎮此刻正是深夜。幾輛全地形越野車正悄悄地開向一片偏遠海灘,偷偷開船出海。一部分船員出海,一部分留在附近山頭,觀察著全副武裝的海軍巡邏船隻動向,時刻監聽執法部門的無線電信號,他們不是在走私毒品,而是在偷捕石首魚。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捕殺的石首魚和因此喪生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漁民用GPS定位藏在海里的流刺網。流刺網是一種在海面漂流的長條形漁網,但是這種用來捕捉石首魚的刺網大小剛好能困住棲息在同一海域的小頭鼠海豚。而小頭鼠海豚一旦被網纏住,便難以逃脫,只能在刺網中掙扎,最後力竭溺死。

然而當地人並不在意被誤抓的海豚,一旦抓到石首魚,他們就開膛破肚,取出魚鰾,放進冷藏箱,藏到船裡。魚鰾被帶回陸地後就交給中間人,藏到汽車輪胎或者車底,運走做進一步處理,製成花膠。

有時,走私者也會用揹包裝上花膠,騎著自行車穿越荒漠,躲過軍事巡查點。美國和墨西哥有很多空殼公司,私下做著花膠的脫水乾燥處理和運輸的生意。而驅動這一切的,正是萬里外太平洋另一端的食客無盡的食慾和鼓起的錢包。

這些花膠中的一大部分通過層層走私,最後出現中國南方的乾貨店裡,出現在豪華的宴席上,但是沒有人知道有多少小頭鼠海豚為了一碗花膠湯而死去。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被漁網纏死的小頭鼠海豚圖源:WWF

無辜的小頭鼠海豚,學名叫加灣鼠海豚(Phocoena sinus),屬於稀有的鼠海豚屬。它們也是鯨目中體型最小的物種之一,長約1.5米,重50公斤,因有很大的黑色的眼圈及嘴脣,被稱為“海中熊貓”。然而令人心痛的是,如今的小頭鼠海豚已經遠遠比熊貓瀕危了。

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小頭鼠海豚保護團體的統計,由於非法捕撈石首魚帶來的間接傷害,小頭鼠海豚從2011年到2016年就減少了90%。2012年時還有200只,2014年時數量便低於100只,2015年為約60只,2016年11月為30只,2018年3月則僅剩12只。

科學家原本估計到2022年才會完全滅種,但今年3月12日在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亞海灣再次發現一具遭刺網致死、高度腐爛小頭鼠海豚幼崽屍體,目前最新數據顯示,這種可愛的小海豚僅剩下9只了,小頭鼠海豚離滅絕僅有一步之遙!

懸崖勒馬:中、美、墨三國聯合行動

難道就沒人管一管這種偷捕走私行動嗎?實際上,在過去的25年裡,墨西哥政府頒佈了許多計劃和禁令,來拯救流刺網給小頭鼠海豚的滅頂之災。但是讓人遺憾的是,在非法捕撈屢禁不止的加尼福尼亞灣,禁令並沒有得到嚴格的執行。

雖然石首魚在70年代就登上了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紅色名單,但製成的花膠在繁忙的海關被抽檢到的機率很低,即便被查到,海關人員也可能並不認識。所以,儘管“華盛頓公約”(CITES)附錄中明確禁止加灣石首魚的國際貿易,但是這條跨越半個地球的非法貿易鏈始終未曾斷開。

2013年,美國海關第一次在墨西哥邊境意外查獲了非法入境的石首魚魚鰾,並發現走私數量巨大。花膠走私以及瀕危的小頭鼠海豚這才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為了拯救小頭鼠海豚,2015年墨西哥政府派出全副武裝的重兵,把守以偷捕石首魚為主要產業的聖菲利佩鎮的每一個角落,同時還命令禁止了使用流刺網的一切捕撈活動,併為漁民提供了每月500美元的救助金,但微薄的補貼讓不出門捕魚的漁民生活舉步維艱。

相比之下,偷捕石首魚往往一夜之間就能賺到數千美元,所以有漁民還是會選擇鋌而走險進行偷捕,危在旦夕的石首魚和小頭鼠海豚依然不斷的受到傷害。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小頭鼠海豚保護區禁止使用流刺網進行任何捕撈活動圖源:搜狐網

作為花膠的主要消費國之一,中國也積極地參與了打擊花膠走私的行動中。2015年6月,在有兩國高層參與的中美戰略經濟對話中,瓦解石首魚等非法貿易網絡成為雙邊合作內容之一。

除此之外,環保NGO的調查曝光也加速了各方聯合行動。有報告指出香港和廣州有不少海貨店都能提供加灣石首魚魚鰾。同年5月和11月,香港和內地的官方調查人員分別第一次走進香港和廣州的乾貨市場,搜查走私花膠。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中國執法人員在檢查商戶是否售賣走私花膠圖源:野生救援

據報道,自2018年來,在5起有公開報道的中國海關查獲石首魚魚鰾走私案件中,共有32人被捕,其走私貨物總價值超過3億元人民幣。今年3月,廣東省江門市人民檢察院對11名走私石首魚花膠的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據悉,這個走私團伙三年間走私石首魚花膠2萬個餘個,涉案金額更是高達8億多元!

這些數據,反映出中國和墨西哥、美國聯手對這一非法貿易鏈進行打擊的效果,也讓小南驚歎這小小的魚鰾牽扯到的巨大利益。

除了在源頭遏制非法捕撈以及在消費市場嚴打走私,另外一個迫在眉睫的任務是把小頭鼠海豚們從危險的海域拯救出來。2018年10月,一組科學家組成的國際團隊做了最後一搏:他們利用美國海軍訓練有素的海豚,試圖找到現存的小頭鼠海豚,把它們帶到安全地帶。然而,僅有一例誘捕放生行動成功。11月,一頭母小頭鼠海豚在被救幾個小時後就受驚死亡。

科學家分析,這是一種不能在囚禁環境中生存的動物,不得不就此終結了拯救計劃。這意味著僅存的小頭鼠海豚只能繼續留在可能被偷捕的危險水域,留給他們的時間和生機真的不多了。

前車之鑑:還有多少動物因為人類而瀕危

人類出於食用目的過度捕撈海洋漁業資源,是造成包括小頭鼠海豚在內的許多海洋生物瀕臨滅絕的重要直接間接原因。這方面的例子,還有很多。

比如北方藍鰭金槍魚。這種金槍魚被美食家稱讚為口感滑潤,是最頂級的壽司食材,因而價格昂貴,商業價值非常高。目前,北方藍鰭金槍魚的種群規模已經萎縮了接近80%,照目前的捕撈速度,走向滅絕儼然只是個時間問題。

北方藍鰭金槍魚現在已經是極危級別(Critically endangered ,CR)的物種,比我們熟知的大熊貓的瀕危級別(Endangered,EN)還要高。但是在日料店裡,我們依然可以吃到這種岌岌可危的生物的製成品。

或許,當我們提起大熊貓、犀牛、非洲象,大家都知道需要保護,而可能當我們吃起藍鰭金槍魚壽司、喝起花膠湯,內心卻毫無波瀾,這就是北方藍鰭金槍魚、小頭鼠海豚等海洋瀕危物種的悲劇。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是不是我變成熊貓,你們才會關心我一點?”人們對海洋瀕危生物的瞭解依然不足圖源:WWF

目前,還有大批海洋生物由於棲息地被破壞而走向滅絕邊緣,在幫助瀕危海洋生物遠離人類餐桌的鬥爭中並我們還沒有勝利。不過,我們也看到,在幫助瀕危海洋生物的鬥爭中,人們在積累越來越多的成功經驗。比如抵制鯊魚翅的宣傳和行動已經極大了遏制了鯊魚捕食貿易。

全球魚翅貿易正在降溫。過去兩年,中國、馬來西亞等國均出臺政令,禁止公務宴請中食用魚翅羹。五大連鎖酒店已宣佈停止提供魚翅羹,26家航空公司也宣佈不再運輸魚翅。野生動物救援發佈報告稱,至少7.6萬馬來西亞人和7萬中國香港人簽名表示“拒絕魚翅”。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由姚明等知名人士發起的抵制魚翅行動,影響廣泛。

野生動物救援組織在北京、上海、廣州和成都的調查顯示,85%的受訪者表示已不再吃魚翅羹。廣州多家魚翅貿易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魚翅需求顯著下降,“現在跟魷魚一個價”。

可見,如果我們能堅持像抵制魚翅一樣抵制花膠製品,相信在中美墨各方的合力打擊和社會各界的廣泛宣傳下,非法捕撈石首魚的人一定會越來越少,加州灣裡致命的流刺網一定會越來越少。

曾創作過奧斯卡提名影片《象牙遊戲》的著名紀錄片導演Richard Ladkani(理查德·拉德卡尼)今年又拿出一部重磅鉅作——《Sea of shadow》(陰影之海)。

影片通過講述環境活動家、墨西哥海軍和臥底調查人員的日常臥底、搜捕與營救工作,讓更多的人看到他們是如何阻止罪惡的花膠走私貿易?如何反擊這些價值數百萬美元交易的非法捕撈?當然Richard Ladkani更希望通過影片,引起大家對小頭鼠海豚的危險處境的關注。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花膠旺盛需求的背後,連累了多少頭“海中熊貓”白白搭上了生命

▲紀錄片《Sea of shadow》海報圖源網絡

只是,我們不禁要問,加州灣裡孤立無援的9只小頭鼠海豚還能等多久?茫茫大海中的中極度瀕危的生靈們還能等多久?

來源:澎湃新聞

"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