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另一片大陸上的亞裔同胞,

他們的生活是怎樣的呢?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From:瀟瀟和溪水的倍可親博客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近年來,好萊塢颳起了一陣“亞裔旋風”。講述亞裔親子感情糾葛的動畫短片《包寶寶》斬獲奧斯卡;全亞裔班底的浪漫愛情喜劇《摘金奇緣》成為爆款,連續三週佔據北美票房榜首。

這讓大洋這頭的我們十分好奇,與我們同宗同源,卻又成長在另一片大陸上的亞裔同胞,他們的生活是怎樣的呢?

今天我們為大家分享兩篇小故事,作者是一位從小在加拿大長大的13歲亞裔孩子。他眼裡的亞裔生活,有快樂,有煩惱,更有對自己亞裔身份的思考。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1

生為亞裔

成長的歡樂與煩惱

首先,我是被要挾的。

如果我不按時寫完這篇文章,就看不成《瘋狂亞洲富豪》這場電影;如果看不成這場電影,我就會無比悲傷。

我是這本書的鐵桿粉絲,情願用我的生命來換取這場電影的門票。我媽抓到了我的死穴,非讓我在電影放映期結束之前完成一篇關於亞裔小孩的文章。沒辦法,我只能把我已為數不多的暑假時光用在了這上面。唉......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我就是一個亞裔小孩。我媽可能想看看我在加拿大長大究竟經歷了什麼。但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因此而感到自己有任何特別的地方。

三歲之前,我甚至都沒有意識到我是個亞裔。如果非要說點什麼的話, 那就是我一歲多的時候,特別喜歡跟一個長著東方面孔的幼兒園老師講中國話。結果,三年以後,我發現她是個韓國人。

二年級的時候,我跟著我爸看了兩眼匪夷所思的抗日神劇,就開始異常的興奮。每當看到一個小朋友,我都會給他講一遍神劇的劇情。我的中國近代史就是這樣啟蒙的。

終於,我惹毛了一個在日本長大的埃及小孩,非說日本是世界上最好的國家。我跟我的一箇中國小夥伴表示不服。然後我們就二對一地打了一架。這是我有生以來幹過的最腦殘的事情。比抗日神劇還莫名其妙。

當然,我們很快就被制止了。老師很嚴厲地說:必須尊重所有的國家!還把這事告訴了我媽。開車回家的路上,我媽把我一頓臭罵。我爸等她凶完,好奇地問:“兒子,你們打贏了嗎?”

Yes!我成功把我媽的憤怒轉移到了我爸身上。其實大人真的想多了。我們只是在為真理而戰,跟種族國家沒有一毛錢的關係。

我上四年級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媽回中國了,把我留在了加拿大。我爸只好給我準備上學帶的午餐。那段時間裡,我見識了真正的黑暗料理。比如蓮花白Pizza。但是他的殺手鐗是......回鍋肉。有很多很多很多蒜苗的那種。

一天中午,存儲了一天的回鍋肉讓所有的小孩,包括老師,見識到了中國的厲害。太厲害了,我的飯!我打開飯盒的那一瞬間,全場失控了,小朋友四處逃散。一張桌子,瞬間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很淡定地吃完了我的回鍋肉。有一個老師貼心地送上了漱口水,還免費送給我整整一盒口香糖。我大方地想跟小朋友分享,但是他們都說:“別過來!!!太可怕了!!!”

雖然有一點小尷尬,但是我認為這是他們正常的生理反應,跟歧視無關。我回家後告訴了我爸,說:“你可以給我帶三明治嗎?”我爸說:”可以。”

第二天,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請所有小孩來看我的午餐。我的三明治裡有炒菜,有Cheese,還有一塊糖醋排骨,帶骨頭的那種。小孩子們目瞪口呆地看我啃完了我的糖醋排骨三明治。我們的關係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七年級的時候,我的一個白人同學很驕傲地給我發了一張照片,標題是:我爸的新紋身。在那張照片上,他爸的整個後背上刻著一個巨大的漢字:龜——烏龜的龜。

他還得意地問我:是不是很霸氣?我做了半天的思想鬥爭,最後還是決定告訴他這個殘酷的事實:”龜在中國話裡是罵人的,而且是很難聽的那種。” 過了良久,我的同學才回了一句:”我還是不告訴我爸了,他會很傷心的。”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自從考上了初中的AC班,我就發現周圍的亞洲面孔忽然間多了起來,讓我有時候產生到了中國的幻覺。AC,本來是Academic Challenge的意思,但是在我們學校,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Asian Club。

小學時,我們班二十七個同學裡,有三個中國小孩。而現在,我們班三十個同學,有十五張中國面孔,這還不包括混血兒。不知道是亞裔小孩太聰明,還是亞裔家長太彪悍?

但我知道,大多數亞裔小孩都是從小就被威脅著要努力學習的。我們中的很多人都經歷過這樣的場景:當在路上遇到一個Homeless(流浪漢),父母就會說:如果你不好好學習,長大就只能去當Homeless。

好像這個世界上只有學習或 Homeless兩種選擇似的。還有,人家Homeless招誰惹誰了?!

亞洲父母既不相信休息,也不相信娛樂。 所以通常只有亞裔小孩才會瞭解亞裔小孩, 因為別的種族, 會對我們在假期裡做數學題之類的安排感到驚訝, 甚至恐懼。但對我們來講,一切都是正常的。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按常理AC班裡的亞裔小孩已經是比較聰明的了,但是我們誰也逃不過被父母吹毛求疵(父母管這叫嚴格要求)的命運。所以我們的心理都非常強大,就是被練出來的。

一次,我的朋友興高采烈地跟他爸說:老爸,我得了4分。

他爸問:為什麼不是5分?

我朋友無奈地說:滿分就是4分。

他爸又問:還有附加分嗎?

而在我家,對話是這樣的:

我:老爸,我考了個第一名!

我爸:什麼時候?

我:昨天。

我爸:哦,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

天哪,想得到父母的認可有那麼難嗎?!

雖然如此,我從小到大還是過得蠻開心的,尤其是現在。因為我寫完了。我媽沒理由不讓我看《瘋狂亞洲富豪》了,哈!哈!哈!

2

華裔小孩VS中國父母

數學大作戰


態度決定一切。我第一次接觸數學,就明確地表達出了我對數學的態度。

話說九年前的一個下午,天下太平。

三歲的我正坐在大廳的角落裡,津津有味地看著一本童書。

我爸在一邊的桌子上擺滿了玩具士兵,帶著燦爛的笑容問我:小飛熊,數數有多少士兵呀?

我認為很這很無聊,為什麼要數呀?於是我走到了桌子旁,把所有的士兵都推下了桌子,然後高興地說:“一個也沒有啦!”

我爸很沮喪,但他並沒有放棄。我五歲時,我爸給我吹畢達哥拉斯定理;我六歲時,我爸給我吹三角函數;我七歲時,我爸終於放棄了。

我過了一年的清靜日子,感受到了無知無畏的快樂。但是,我的好日子還是被無情地摧毀了,化為了美好的回憶。這次,終結我的好日子的人,不是我爸,而是我媽。

當三年級的我正悠哉悠哉地掰著指頭算5+8時,我媽終於忍無可忍了。我媽說:“小飛熊,你必須得多做數學題了!“

我說:”不做!“我媽問:”為什麼不做?“我說:”因為不想做!“就在我媽琢磨著該怎麼對付我時,暑假來了,我們一起回到了中國。

我沒料到的是,一到中國,我就看到了快遞小哥送來的一摞一摞的數學書。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我看到數學書的第一個反應是不安,然後是鬱悶,再然後是憤怒。這可是暑假,我的朋友們正在古巴跟海豚衝浪,在德國吃著香腸,在西班牙看鬥牛,而悲催的我,忍受了二十三小時暈機的痛苦,像白求恩一樣不遠萬里回到中國,竟然要我做數學題?!

我不幹!我要為平等而鬥爭! 我要為自由而吶喊:憑什麼?!

第一次吶喊時,我媽說“梅花香自苦寒來”;第十次吶喊時,我媽說“若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第五十次吶喊時,我媽說“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第一百零一次吶喊時,我媽淡定地說“你給我做數學題去”。

我現在都記得當時在成都每天早上都要重複的畫面:

1. 我媽叫我做數學題;

2. 我很淡定的說“NO”(雖然我很清楚,反抗是沒有用的);

3. 我媽用取消一切娛樂活動來威脅我;

4. 我用眼淚來回應她的威脅;

5. 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開始做起了數學題……

後來,我明白了一個道理:鱷魚眼淚打動不了父母像鋼鐵般堅硬的決心,尤其是讓我做數學題的時候。

做完數學題以後,我和我媽的母子關係又恢復了健康。我們去了三星堆,金沙遺址,見識了樂山大佛,逛了武侯祠和錦裡,吃了老媽火鍋,白家酸辣粉和陳麻婆豆腐……暑假,就這樣在戰爭與和平中酸爽地度過了。

暑假結束,回到埃德蒙頓。

在四年級的第一節數學課上,當我的同學們還在一邊嘀咕,一邊翻著手掌,一邊專心致志地數著“一個五,兩個五,三個五……”我的答案几乎不經大腦,脫口而出。還有很多時候,我的同學們還沒來得及搬出手指頭,我的答案早已經出來了。

秒殺的感覺真的很爽!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數學就讓我瞬間成了小夥伴中的熱門人物。連淘氣闖禍的時候,老師都會對我異常的包容。哈!哈!哈!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當然,見識過中國小孩的數學水平之後,我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不是我的數學有多好,而是做過了中國的數學題,感覺加拿大學校的數學題實在太簡單了。

但是我的頭腦還不算簡單。很小的時候仰望夜空,我的腦海裡總會呈現出一些玄奧的問題:宇宙到底有多大?時間的起點在哪裡?會有盡頭嗎……

我並不討厭數學,但是數學題還是我的天敵。數學的美是無窮無盡的;基礎數學計算題的煩,也是無窮無盡的;我跟父母之間關於做多少數學題的爭論,更是無窮無盡的……

我的數學故事還很長,但是不寫了,我該做數學題了!

3

表達能力超強華裔萌娃

是怎麼煉成的?


以上兩篇文字都出自這位名叫“小飛熊”,從小生活在加拿大的華裔小孩之手。

最初讀到這位小朋友的文章,我真是驚呆了:這麼生動有趣的文章,這真的是華裔小孩寫嗎?!

這不是無緣無故的質疑。原先在美國上學時我也認識不少ABC,不少人是“只聽不會說”,能把中文說得流利已經不常見了,會讀漢字文章的那更是鳳毛麟角。用中文寫作,還能引用古詩、俗語、網絡語言——真真是百裡挑一!

讓孩子成為在中英文間自如切換的“雙母語”人才,應該是很多國內外家長的夢想,只是苦於方法不得當,多少父母鎩羽而歸。

培養小飛熊的媽媽瀟瀟是這樣說的:“兒子學中文,配置很簡單:幾百本觸手可及的童書,外加一枚在精神上給予他絕對支持的老爸,以及一枚集陪讀、祕書、 保姆兼心靈導師多功能於一體的老媽!”

在博文中,瀟瀟分享了兒子在海外學習中文的時間線,循序漸進、非常詳細,特此分享給大家:

1~2 歲

進入幼兒園,從此中英文兼收幷蓄。

睡前中文親子閱讀習慣養成,並延續至今,彷彿吃飯睡覺一般自然。

2~3歲

開始進行有效的雙語交流——看見黑人白人就講英語,見到中國人韓國人日本人就講中文。

2歲半自發地背下600多字的《三字經》,並於3歲全部忘記。

以此證明,不懂不用,認過的字,背過的詩都將是無源之水,過眼雲煙。沒有感悟的機械記憶,不是完全沒有意義,但真沒什麼太大的意義。

3~4歲

沒有音樂細靈感、沒有運動基因,就往博學多才的方向發展。親子閱讀時間極盡可能地增長。閱讀範圍迅速擴大,淺顯的科學專有名詞開始登場。交流範圍跳出日常生活,向海陸空多角度全方位擴展。

迷上動畫片《西遊記》《三國演義》以及爆笑搞怪的《奪寶幸運星》。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4~5歲

開始中文識字。正式入讀公立學校的學前班。

閱讀內容向縱深發展,代表性的圖書有:《生命的故事》,《就是愛恐龍——恐龍博物館之旅》。因認的是簡體字,而圖書館的優質圖書多為繁體字的港臺版,故識字和閱讀之間缺乏有效的結合。

愛上了古詩詞的韻律感,在洗澡上廁所時吟誦得如痴如醉。

5~6歲

識字量大約600左右。兒子自學拼音成功。

無法獨立閱讀中文圖書,但熱衷糾正我故意讀錯的字,以獲得小小的成就感。愛城圖書館的童書普遍低齡化,開始不能滿足需求。

與媽媽(也就是我)一起在電腦上製作自己喜聞樂見的中文書,拼音從此得以學以致用。

6~7歲

比較生僻的英文單詞開始出現在中文口語裡。被媽媽(也還是我)聽到一個抓住一個,抓住一個解決一個。手邊有字典,眼前有網絡,這世上還有什麼是谷歌和維基百科解決不了?!

第一次回國,語言交流上毫無違和感,違和感都是在行為和認知上的。終日流連於各大名勝古蹟與博物館,見識並迷戀上中國文字背後的那份厚重的歷史與文化。

搬運5大箱圖書返回加拿大。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7~8歲

將回國見聞做成一本雙語圖書(當然是在偶的幫助下),並被收藏於學校圖書館,自豪感自信心雙雙爆棚。

能讀一些相對簡單的句子,但不能獨立閱讀。圖書內容向縱深方向的演繹開始加速。

聽到《西遊》開篇詞,覺得很酷,稀里嘩啦背下來,聽到《三國》開篇詞,覺得很酷,稀里嘩啦背下來。從此《木蘭辭》《陋室銘》《正氣歌》。。。。一發不可收拾。

8~9歲

開始獨立閱讀。從笑江南版《植物大戰殭屍》進境到李志清編繪的《射鵰英雄傳》,用時四個月。

親子閱讀開始涉及淺顯的古漢語。讀通一個章回的《三國演義》耗時約45分鐘。

第二次回國,繼續走訪文物古蹟,再搬5大箱圖書返回加拿大。

追《奔跑吧兄弟》或看看《愛情公寓》,以在語感語彙上與國內接軌。

9~10歲

針對性地擴大識字量。

親子閱讀完成原版《神鵰俠侶》,讀通一個章回的《三國演義》耗時約15分鐘。

中文開始成為工具,用於上網獲取資源,傳送信息。

享受中文閱讀帶來的快感,並開始與英文閱讀相互促進。最近莫名愛上了哲學,英文讀希臘三傑,中文讀孔孟老莊(蔡志忠漫畫版)。


十三歲亞裔孩子的爆笑日記:被父母“威脅”著學習,竟練成雙母語



總結一下,瀟瀟媽媽從小和小飛熊一起讀書,讓他自由地想看什麼看什麼,外加想怎麼看就怎麼看,閱讀深度與廣度並重。

最重要的是,媽媽不僅自己保持著寫作的習慣,也引導著孩子多寫作,多產出!

當有人質疑這些有趣的博文是否是小飛熊自己寫的時候,媽媽就鼓勵他:“你必須一直寫下去,大家習慣了,才會接受,接受了,才不會有質疑;最後,他們誰也不會再懷疑你寫不出這篇文章。”

瀟瀟媽媽說:回望兒子的中文路,沒有理論,只有操作;沒有捷徑,唯有堅持。看來,作為父母,孩子最初的老師,無論怎樣強調讀書和寫作的好處,都是不為過的!

-end-


聲明:文章轉載自瀟瀟和溪水的博客,版權屬於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後臺刪除,謝謝。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