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有樂評人評價:

“時間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鐵和水的過山車,在舞臺、觀眾和黃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衝擊、被穿透,震驚到講不出話。”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有樂評人評價:

“時間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鐵和水的過山車,在舞臺、觀眾和黃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衝擊、被穿透,震驚到講不出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分享關淑怡,需要一點共鳴

“有些歌,分享出去也不會有共鳴。”

這或許才是關淑怡真正不火的原因。

打開網易雲音樂搜索關淑怡,就可以看到在熱度排名第二的《深夜港灣》下面有這樣一條超過萬人點讚的熱評。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有樂評人評價:

“時間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鐵和水的過山車,在舞臺、觀眾和黃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衝擊、被穿透,震驚到講不出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分享關淑怡,需要一點共鳴

“有些歌,分享出去也不會有共鳴。”

這或許才是關淑怡真正不火的原因。

打開網易雲音樂搜索關淑怡,就可以看到在熱度排名第二的《深夜港灣》下面有這樣一條超過萬人點讚的熱評。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真正的好歌不需要門檻,因為好的音樂永遠會被大眾欣賞。

但有些歌必須擁有門檻,不是因為演唱者的天賦技巧不夠,或是歌不夠好,而是有些情緒、有些故事註定無法被提前透支。

而關淑怡的歌正是屬於後者。

但可惜的是,就連她最火的歌《難得有情人》都無法完全代表她真正的曲風。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有樂評人評價:

“時間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鐵和水的過山車,在舞臺、觀眾和黃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衝擊、被穿透,震驚到講不出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分享關淑怡,需要一點共鳴

“有些歌,分享出去也不會有共鳴。”

這或許才是關淑怡真正不火的原因。

打開網易雲音樂搜索關淑怡,就可以看到在熱度排名第二的《深夜港灣》下面有這樣一條超過萬人點讚的熱評。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真正的好歌不需要門檻,因為好的音樂永遠會被大眾欣賞。

但有些歌必須擁有門檻,不是因為演唱者的天賦技巧不夠,或是歌不夠好,而是有些情緒、有些故事註定無法被提前透支。

而關淑怡的歌正是屬於後者。

但可惜的是,就連她最火的歌《難得有情人》都無法完全代表她真正的曲風。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留下最有記憶點的歌還是像《難得有情人》、《繾綣星光下》這種商業性較為濃厚、符合彼時流行品味的輕快浪漫情歌,而且她本人也是因為《難得有情人》這首浪漫小甜歌真正徹底走紅。

這就好像一位藝術價值極高的創作者最後被大眾知曉,卻是因為追逐流行的一次偶然商業合作一樣,這恐怕也是她本人不太願意接受的一個認知。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有樂評人評價:

“時間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鐵和水的過山車,在舞臺、觀眾和黃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衝擊、被穿透,震驚到講不出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分享關淑怡,需要一點共鳴

“有些歌,分享出去也不會有共鳴。”

這或許才是關淑怡真正不火的原因。

打開網易雲音樂搜索關淑怡,就可以看到在熱度排名第二的《深夜港灣》下面有這樣一條超過萬人點讚的熱評。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真正的好歌不需要門檻,因為好的音樂永遠會被大眾欣賞。

但有些歌必須擁有門檻,不是因為演唱者的天賦技巧不夠,或是歌不夠好,而是有些情緒、有些故事註定無法被提前透支。

而關淑怡的歌正是屬於後者。

但可惜的是,就連她最火的歌《難得有情人》都無法完全代表她真正的曲風。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留下最有記憶點的歌還是像《難得有情人》、《繾綣星光下》這種商業性較為濃厚、符合彼時流行品味的輕快浪漫情歌,而且她本人也是因為《難得有情人》這首浪漫小甜歌真正徹底走紅。

這就好像一位藝術價值極高的創作者最後被大眾知曉,卻是因為追逐流行的一次偶然商業合作一樣,這恐怕也是她本人不太願意接受的一個認知。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麼有天賦的一位天生歌者肯定是有自己的個性的。

她曾經因為在追求音樂藝術性和商業性的取向上,和自己的伯樂公司鬧僵。

跟她合作過的製作人基本都暗示過“關淑怡很難搞”,很少做宣傳、跟媒體關係也不好,多年好友黃偉文也說:

“只有當她想找人的時候才能知道她的消息,發球權永遠掌握在她手上。”

但因為她歌路太稀罕,唱得又好,總是有人願意買她的賬,所以關淑怡本人也從未在乎過。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有樂評人評價:

“時間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鐵和水的過山車,在舞臺、觀眾和黃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衝擊、被穿透,震驚到講不出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分享關淑怡,需要一點共鳴

“有些歌,分享出去也不會有共鳴。”

這或許才是關淑怡真正不火的原因。

打開網易雲音樂搜索關淑怡,就可以看到在熱度排名第二的《深夜港灣》下面有這樣一條超過萬人點讚的熱評。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真正的好歌不需要門檻,因為好的音樂永遠會被大眾欣賞。

但有些歌必須擁有門檻,不是因為演唱者的天賦技巧不夠,或是歌不夠好,而是有些情緒、有些故事註定無法被提前透支。

而關淑怡的歌正是屬於後者。

但可惜的是,就連她最火的歌《難得有情人》都無法完全代表她真正的曲風。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留下最有記憶點的歌還是像《難得有情人》、《繾綣星光下》這種商業性較為濃厚、符合彼時流行品味的輕快浪漫情歌,而且她本人也是因為《難得有情人》這首浪漫小甜歌真正徹底走紅。

這就好像一位藝術價值極高的創作者最後被大眾知曉,卻是因為追逐流行的一次偶然商業合作一樣,這恐怕也是她本人不太願意接受的一個認知。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麼有天賦的一位天生歌者肯定是有自己的個性的。

她曾經因為在追求音樂藝術性和商業性的取向上,和自己的伯樂公司鬧僵。

跟她合作過的製作人基本都暗示過“關淑怡很難搞”,很少做宣傳、跟媒體關係也不好,多年好友黃偉文也說:

“只有當她想找人的時候才能知道她的消息,發球權永遠掌握在她手上。”

但因為她歌路太稀罕,唱得又好,總是有人願意買她的賬,所以關淑怡本人也從未在乎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其實對於這一點,她本人應該也是十分清楚的,否則也不會說出“可能因為我的外形和我唱的歌曲類型,真真正正懂我的人很少”這樣的話。

甚至她在大紅的那幾年,十分叛逆的剪過短過耳的髮型,風格標新到極致。

有點像另一個維度的王菲。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有樂評人評價:

“時間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鐵和水的過山車,在舞臺、觀眾和黃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衝擊、被穿透,震驚到講不出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分享關淑怡,需要一點共鳴

“有些歌,分享出去也不會有共鳴。”

這或許才是關淑怡真正不火的原因。

打開網易雲音樂搜索關淑怡,就可以看到在熱度排名第二的《深夜港灣》下面有這樣一條超過萬人點讚的熱評。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真正的好歌不需要門檻,因為好的音樂永遠會被大眾欣賞。

但有些歌必須擁有門檻,不是因為演唱者的天賦技巧不夠,或是歌不夠好,而是有些情緒、有些故事註定無法被提前透支。

而關淑怡的歌正是屬於後者。

但可惜的是,就連她最火的歌《難得有情人》都無法完全代表她真正的曲風。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留下最有記憶點的歌還是像《難得有情人》、《繾綣星光下》這種商業性較為濃厚、符合彼時流行品味的輕快浪漫情歌,而且她本人也是因為《難得有情人》這首浪漫小甜歌真正徹底走紅。

這就好像一位藝術價值極高的創作者最後被大眾知曉,卻是因為追逐流行的一次偶然商業合作一樣,這恐怕也是她本人不太願意接受的一個認知。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麼有天賦的一位天生歌者肯定是有自己的個性的。

她曾經因為在追求音樂藝術性和商業性的取向上,和自己的伯樂公司鬧僵。

跟她合作過的製作人基本都暗示過“關淑怡很難搞”,很少做宣傳、跟媒體關係也不好,多年好友黃偉文也說:

“只有當她想找人的時候才能知道她的消息,發球權永遠掌握在她手上。”

但因為她歌路太稀罕,唱得又好,總是有人願意買她的賬,所以關淑怡本人也從未在乎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其實對於這一點,她本人應該也是十分清楚的,否則也不會說出“可能因為我的外形和我唱的歌曲類型,真真正正懂我的人很少”這樣的話。

甚至她在大紅的那幾年,十分叛逆的剪過短過耳的髮型,風格標新到極致。

有點像另一個維度的王菲。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個時代不再擁有關淑怡

但關淑怡不是王菲。

她的聲音聽一遍就不會忘。

關淑怡的聲音就像冷火。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有樂評人評價:

“時間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鐵和水的過山車,在舞臺、觀眾和黃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衝擊、被穿透,震驚到講不出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分享關淑怡,需要一點共鳴

“有些歌,分享出去也不會有共鳴。”

這或許才是關淑怡真正不火的原因。

打開網易雲音樂搜索關淑怡,就可以看到在熱度排名第二的《深夜港灣》下面有這樣一條超過萬人點讚的熱評。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真正的好歌不需要門檻,因為好的音樂永遠會被大眾欣賞。

但有些歌必須擁有門檻,不是因為演唱者的天賦技巧不夠,或是歌不夠好,而是有些情緒、有些故事註定無法被提前透支。

而關淑怡的歌正是屬於後者。

但可惜的是,就連她最火的歌《難得有情人》都無法完全代表她真正的曲風。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留下最有記憶點的歌還是像《難得有情人》、《繾綣星光下》這種商業性較為濃厚、符合彼時流行品味的輕快浪漫情歌,而且她本人也是因為《難得有情人》這首浪漫小甜歌真正徹底走紅。

這就好像一位藝術價值極高的創作者最後被大眾知曉,卻是因為追逐流行的一次偶然商業合作一樣,這恐怕也是她本人不太願意接受的一個認知。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麼有天賦的一位天生歌者肯定是有自己的個性的。

她曾經因為在追求音樂藝術性和商業性的取向上,和自己的伯樂公司鬧僵。

跟她合作過的製作人基本都暗示過“關淑怡很難搞”,很少做宣傳、跟媒體關係也不好,多年好友黃偉文也說:

“只有當她想找人的時候才能知道她的消息,發球權永遠掌握在她手上。”

但因為她歌路太稀罕,唱得又好,總是有人願意買她的賬,所以關淑怡本人也從未在乎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其實對於這一點,她本人應該也是十分清楚的,否則也不會說出“可能因為我的外形和我唱的歌曲類型,真真正正懂我的人很少”這樣的話。

甚至她在大紅的那幾年,十分叛逆的剪過短過耳的髮型,風格標新到極致。

有點像另一個維度的王菲。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個時代不再擁有關淑怡

但關淑怡不是王菲。

她的聲音聽一遍就不會忘。

關淑怡的聲音就像冷火。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她的嗓子自帶乾冰製造能力,有一種天然的置景感,聽她的歌就像是身於層巒疊嶂中一點點撥雲見霧,越是深入,越是迷幻,越是難以清醒。

所以有人評價,王菲的聲音仙入空靈,而關淑怡則魅惑近妖。

聽過《三千年前》的人,很難不被關淑怡驚豔。

這是一首林夕填詞,和李香琴合作的一首歌,大部分都是李香琴的唸白部分。

因為詞寫得太好,被人贊是寫給《胭脂扣》裡如花最後的內心獨白。

“再見,唔好怪我第一句就同你講再見,因為我真系專程黎同你道別噶。”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有樂評人評價:

“時間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鐵和水的過山車,在舞臺、觀眾和黃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衝擊、被穿透,震驚到講不出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分享關淑怡,需要一點共鳴

“有些歌,分享出去也不會有共鳴。”

這或許才是關淑怡真正不火的原因。

打開網易雲音樂搜索關淑怡,就可以看到在熱度排名第二的《深夜港灣》下面有這樣一條超過萬人點讚的熱評。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真正的好歌不需要門檻,因為好的音樂永遠會被大眾欣賞。

但有些歌必須擁有門檻,不是因為演唱者的天賦技巧不夠,或是歌不夠好,而是有些情緒、有些故事註定無法被提前透支。

而關淑怡的歌正是屬於後者。

但可惜的是,就連她最火的歌《難得有情人》都無法完全代表她真正的曲風。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留下最有記憶點的歌還是像《難得有情人》、《繾綣星光下》這種商業性較為濃厚、符合彼時流行品味的輕快浪漫情歌,而且她本人也是因為《難得有情人》這首浪漫小甜歌真正徹底走紅。

這就好像一位藝術價值極高的創作者最後被大眾知曉,卻是因為追逐流行的一次偶然商業合作一樣,這恐怕也是她本人不太願意接受的一個認知。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麼有天賦的一位天生歌者肯定是有自己的個性的。

她曾經因為在追求音樂藝術性和商業性的取向上,和自己的伯樂公司鬧僵。

跟她合作過的製作人基本都暗示過“關淑怡很難搞”,很少做宣傳、跟媒體關係也不好,多年好友黃偉文也說:

“只有當她想找人的時候才能知道她的消息,發球權永遠掌握在她手上。”

但因為她歌路太稀罕,唱得又好,總是有人願意買她的賬,所以關淑怡本人也從未在乎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其實對於這一點,她本人應該也是十分清楚的,否則也不會說出“可能因為我的外形和我唱的歌曲類型,真真正正懂我的人很少”這樣的話。

甚至她在大紅的那幾年,十分叛逆的剪過短過耳的髮型,風格標新到極致。

有點像另一個維度的王菲。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個時代不再擁有關淑怡

但關淑怡不是王菲。

她的聲音聽一遍就不會忘。

關淑怡的聲音就像冷火。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她的嗓子自帶乾冰製造能力,有一種天然的置景感,聽她的歌就像是身於層巒疊嶂中一點點撥雲見霧,越是深入,越是迷幻,越是難以清醒。

所以有人評價,王菲的聲音仙入空靈,而關淑怡則魅惑近妖。

聽過《三千年前》的人,很難不被關淑怡驚豔。

這是一首林夕填詞,和李香琴合作的一首歌,大部分都是李香琴的唸白部分。

因為詞寫得太好,被人贊是寫給《胭脂扣》裡如花最後的內心獨白。

“再見,唔好怪我第一句就同你講再見,因為我真系專程黎同你道別噶。”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李香琴的粵語唸白如往日回聲徐徐鋪墊、感情冷靜而充沛。

整首歌留給關淑怡發揮的僅有四句歌詞,但也僅僅就這四句,已經足夠讓人記住一個聲音如冷火一般的關淑怡。

趁熄滅前,還可一見蠟成了灰,沾汙了我的臉眾生蔓延,淚海被填浪漫擱淺,舊歡不變

原本也是黃金一代的天后準接班人,只可惜還是不夠紅。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有樂評人評價:

“時間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鐵和水的過山車,在舞臺、觀眾和黃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衝擊、被穿透,震驚到講不出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分享關淑怡,需要一點共鳴

“有些歌,分享出去也不會有共鳴。”

這或許才是關淑怡真正不火的原因。

打開網易雲音樂搜索關淑怡,就可以看到在熱度排名第二的《深夜港灣》下面有這樣一條超過萬人點讚的熱評。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真正的好歌不需要門檻,因為好的音樂永遠會被大眾欣賞。

但有些歌必須擁有門檻,不是因為演唱者的天賦技巧不夠,或是歌不夠好,而是有些情緒、有些故事註定無法被提前透支。

而關淑怡的歌正是屬於後者。

但可惜的是,就連她最火的歌《難得有情人》都無法完全代表她真正的曲風。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留下最有記憶點的歌還是像《難得有情人》、《繾綣星光下》這種商業性較為濃厚、符合彼時流行品味的輕快浪漫情歌,而且她本人也是因為《難得有情人》這首浪漫小甜歌真正徹底走紅。

這就好像一位藝術價值極高的創作者最後被大眾知曉,卻是因為追逐流行的一次偶然商業合作一樣,這恐怕也是她本人不太願意接受的一個認知。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麼有天賦的一位天生歌者肯定是有自己的個性的。

她曾經因為在追求音樂藝術性和商業性的取向上,和自己的伯樂公司鬧僵。

跟她合作過的製作人基本都暗示過“關淑怡很難搞”,很少做宣傳、跟媒體關係也不好,多年好友黃偉文也說:

“只有當她想找人的時候才能知道她的消息,發球權永遠掌握在她手上。”

但因為她歌路太稀罕,唱得又好,總是有人願意買她的賬,所以關淑怡本人也從未在乎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其實對於這一點,她本人應該也是十分清楚的,否則也不會說出“可能因為我的外形和我唱的歌曲類型,真真正正懂我的人很少”這樣的話。

甚至她在大紅的那幾年,十分叛逆的剪過短過耳的髮型,風格標新到極致。

有點像另一個維度的王菲。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個時代不再擁有關淑怡

但關淑怡不是王菲。

她的聲音聽一遍就不會忘。

關淑怡的聲音就像冷火。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她的嗓子自帶乾冰製造能力,有一種天然的置景感,聽她的歌就像是身於層巒疊嶂中一點點撥雲見霧,越是深入,越是迷幻,越是難以清醒。

所以有人評價,王菲的聲音仙入空靈,而關淑怡則魅惑近妖。

聽過《三千年前》的人,很難不被關淑怡驚豔。

這是一首林夕填詞,和李香琴合作的一首歌,大部分都是李香琴的唸白部分。

因為詞寫得太好,被人贊是寫給《胭脂扣》裡如花最後的內心獨白。

“再見,唔好怪我第一句就同你講再見,因為我真系專程黎同你道別噶。”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李香琴的粵語唸白如往日回聲徐徐鋪墊、感情冷靜而充沛。

整首歌留給關淑怡發揮的僅有四句歌詞,但也僅僅就這四句,已經足夠讓人記住一個聲音如冷火一般的關淑怡。

趁熄滅前,還可一見蠟成了灰,沾汙了我的臉眾生蔓延,淚海被填浪漫擱淺,舊歡不變

原本也是黃金一代的天后準接班人,只可惜還是不夠紅。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也在一次次隱退又復出中斷斷續續地延續著她和音樂的緣分。

期間也曾發過幾張專輯,業界評價都很高,但這個時代卻難再找到當初那樣一批愛她贊她、視她聲音如寶如珠的擁躉了。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有樂評人評價:

“時間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鐵和水的過山車,在舞臺、觀眾和黃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衝擊、被穿透,震驚到講不出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分享關淑怡,需要一點共鳴

“有些歌,分享出去也不會有共鳴。”

這或許才是關淑怡真正不火的原因。

打開網易雲音樂搜索關淑怡,就可以看到在熱度排名第二的《深夜港灣》下面有這樣一條超過萬人點讚的熱評。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真正的好歌不需要門檻,因為好的音樂永遠會被大眾欣賞。

但有些歌必須擁有門檻,不是因為演唱者的天賦技巧不夠,或是歌不夠好,而是有些情緒、有些故事註定無法被提前透支。

而關淑怡的歌正是屬於後者。

但可惜的是,就連她最火的歌《難得有情人》都無法完全代表她真正的曲風。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留下最有記憶點的歌還是像《難得有情人》、《繾綣星光下》這種商業性較為濃厚、符合彼時流行品味的輕快浪漫情歌,而且她本人也是因為《難得有情人》這首浪漫小甜歌真正徹底走紅。

這就好像一位藝術價值極高的創作者最後被大眾知曉,卻是因為追逐流行的一次偶然商業合作一樣,這恐怕也是她本人不太願意接受的一個認知。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麼有天賦的一位天生歌者肯定是有自己的個性的。

她曾經因為在追求音樂藝術性和商業性的取向上,和自己的伯樂公司鬧僵。

跟她合作過的製作人基本都暗示過“關淑怡很難搞”,很少做宣傳、跟媒體關係也不好,多年好友黃偉文也說:

“只有當她想找人的時候才能知道她的消息,發球權永遠掌握在她手上。”

但因為她歌路太稀罕,唱得又好,總是有人願意買她的賬,所以關淑怡本人也從未在乎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其實對於這一點,她本人應該也是十分清楚的,否則也不會說出“可能因為我的外形和我唱的歌曲類型,真真正正懂我的人很少”這樣的話。

甚至她在大紅的那幾年,十分叛逆的剪過短過耳的髮型,風格標新到極致。

有點像另一個維度的王菲。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個時代不再擁有關淑怡

但關淑怡不是王菲。

她的聲音聽一遍就不會忘。

關淑怡的聲音就像冷火。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她的嗓子自帶乾冰製造能力,有一種天然的置景感,聽她的歌就像是身於層巒疊嶂中一點點撥雲見霧,越是深入,越是迷幻,越是難以清醒。

所以有人評價,王菲的聲音仙入空靈,而關淑怡則魅惑近妖。

聽過《三千年前》的人,很難不被關淑怡驚豔。

這是一首林夕填詞,和李香琴合作的一首歌,大部分都是李香琴的唸白部分。

因為詞寫得太好,被人贊是寫給《胭脂扣》裡如花最後的內心獨白。

“再見,唔好怪我第一句就同你講再見,因為我真系專程黎同你道別噶。”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李香琴的粵語唸白如往日回聲徐徐鋪墊、感情冷靜而充沛。

整首歌留給關淑怡發揮的僅有四句歌詞,但也僅僅就這四句,已經足夠讓人記住一個聲音如冷火一般的關淑怡。

趁熄滅前,還可一見蠟成了灰,沾汙了我的臉眾生蔓延,淚海被填浪漫擱淺,舊歡不變

原本也是黃金一代的天后準接班人,只可惜還是不夠紅。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也在一次次隱退又復出中斷斷續續地延續著她和音樂的緣分。

期間也曾發過幾張專輯,業界評價都很高,但這個時代卻難再找到當初那樣一批愛她贊她、視她聲音如寶如珠的擁躉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最近十幾年裡最大的一次動靜,恐怕還是她在2008年TVB舉全臺之力製作的臺慶劇《珠光寶氣》裡的獻聲。

一首《鑽禧》描繪盡了暗流洶湧的浮華世相,再加一把關淑怡如冷火一般的聲音,將這種繾綣迷幻、絢麗殘酷的珠光寶氣名利場演繹到了極致。

在劇情一次次推到高潮再重新建立新的衝突的時候,關淑怡的聲音始終伴隨耳邊,和劇情完全融為一體,被贊是TVB進入2000年代後最後一次迴光返照。

但也僅此而已。

2016年,她在紅館開演唱會慶祝出道25週年,原本預售兩場,最終卻不得不因為票賣不出去變成一場。

"

瞭解關淑怡經歷的人大概會用一句“同名不同命”感慨她的演藝生涯。

她和王菲都有一個英文名Shirley(王菲後期改成Faye),都是同時代出道勁頭十足的女歌手,都剪過極短的短髮,都有著極為鮮明的個人風格,都出演過王家衛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王菲二十年後仍然是一呼百應的天后,關淑怡卻是隻能因為“近況大不如前”這些名利場的負面消息,才被媒體關注的過氣歌手。

她出演女主角的《春光乍洩》最後被剪的隻影全無,如果不是幾年後再放出電影拍攝紀錄片,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竟然曾經是這部電影的女主角。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上一站,她也曾是天后

大部分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為活佛私生子、和小22歲男友的戀情、因情墜海自殺以及疑似露宿街頭的近況……

總之都不算太正面的消息。

如果再稍微瞭解一點港圈八卦,那麼可能會聽過她的代表作《難得有情人》。

還會知道這個名字曾經不斷地被拿來和王菲並列比較。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只有真正瞭解過香港樂壇黃金一代的人,才會知道關淑怡這個名字,代表了一種怎樣獨特的音樂魅力,完全不輸給同時代的王菲、林憶蓮、葉倩文等天后。

1986年,剛滿20歲的關淑怡就參加了當時由無線電視及華星唱片一起主辦的第五屆新秀歌唱大賽,一首麥當娜的《Crazy For You》頗為驚豔,可惜最終沒有晉級決賽。

不過也不算遺憾,因為那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冠亞季軍分別是文佩玲、許志安和黎明。

直到兩年後她去日本參加“BLUEMARINE歌唱比賽”拿到冠軍才又回到香港發展。

第二年就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冬戀》,市場反響大好,十分順理成章的拿下了當年的新人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同年,關淑怡所在的寶麗金唱片又為她趁勝追擊發了第二張專輯《難得有情人》。

果不其然大爆了,從此搭上了90年代香港樂壇最耀眼的一趟黃金班次。

那個時期,和她的名字一起並列被樂迷們津津樂道的人,男有黎明、張學友,女有王菲、葉倩文。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唯一敢向原唱叫板的歌手

一般來講,翻唱更勝原唱的誇讚都會被大多數人當做一場笑話,除非這個人是關淑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自己的歌太少,這對於一個曾經在香港樂壇黃金時代都大熱到天后級別的歌手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關淑怡確實就是如此。

甚至在自己的專場演唱會上,她都唱不滿自己的歌填場,只好無奈對歌迷喊話“沒有歌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關淑怡的人生一大憾事應該是,沒有遇到自己專屬的林夕和李宗盛。

縱然有一身才華可驚豔世人,卻沒有人為她量身定做。

這也導致了關淑怡有很多經典之作,都是翻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比如最經典的《深夜港灣》《忘記他》等,《深夜港灣》原曲來自山口百惠,11年後香港樂壇由甄楚倩首唱,再7年後關淑怡翻唱,此後再無人敢翻唱這首歌。

關淑怡的一把好嗓子擁有天然的置景能力,如冷火般的氣聲賦予這首歌濃烈的午夜迷幻氣質,說一句勝於原作,絲毫不虛。

她唱別人的歌的時候,簡直有一種駕輕就熟的天生自信。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有樂評人評價:

“時間的跌宕被她唱得像鐵和水的過山車,在舞臺、觀眾和黃浦江上空恣意穿行,人的心都被她唱得揪起到半空,被衝擊、被穿透,震驚到講不出話。”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分享關淑怡,需要一點共鳴

“有些歌,分享出去也不會有共鳴。”

這或許才是關淑怡真正不火的原因。

打開網易雲音樂搜索關淑怡,就可以看到在熱度排名第二的《深夜港灣》下面有這樣一條超過萬人點讚的熱評。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真正的好歌不需要門檻,因為好的音樂永遠會被大眾欣賞。

但有些歌必須擁有門檻,不是因為演唱者的天賦技巧不夠,或是歌不夠好,而是有些情緒、有些故事註定無法被提前透支。

而關淑怡的歌正是屬於後者。

但可惜的是,就連她最火的歌《難得有情人》都無法完全代表她真正的曲風。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留下最有記憶點的歌還是像《難得有情人》、《繾綣星光下》這種商業性較為濃厚、符合彼時流行品味的輕快浪漫情歌,而且她本人也是因為《難得有情人》這首浪漫小甜歌真正徹底走紅。

這就好像一位藝術價值極高的創作者最後被大眾知曉,卻是因為追逐流行的一次偶然商業合作一樣,這恐怕也是她本人不太願意接受的一個認知。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麼有天賦的一位天生歌者肯定是有自己的個性的。

她曾經因為在追求音樂藝術性和商業性的取向上,和自己的伯樂公司鬧僵。

跟她合作過的製作人基本都暗示過“關淑怡很難搞”,很少做宣傳、跟媒體關係也不好,多年好友黃偉文也說:

“只有當她想找人的時候才能知道她的消息,發球權永遠掌握在她手上。”

但因為她歌路太稀罕,唱得又好,總是有人願意買她的賬,所以關淑怡本人也從未在乎過。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其實對於這一點,她本人應該也是十分清楚的,否則也不會說出“可能因為我的外形和我唱的歌曲類型,真真正正懂我的人很少”這樣的話。

甚至她在大紅的那幾年,十分叛逆的剪過短過耳的髮型,風格標新到極致。

有點像另一個維度的王菲。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這個時代不再擁有關淑怡

但關淑怡不是王菲。

她的聲音聽一遍就不會忘。

關淑怡的聲音就像冷火。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她的嗓子自帶乾冰製造能力,有一種天然的置景感,聽她的歌就像是身於層巒疊嶂中一點點撥雲見霧,越是深入,越是迷幻,越是難以清醒。

所以有人評價,王菲的聲音仙入空靈,而關淑怡則魅惑近妖。

聽過《三千年前》的人,很難不被關淑怡驚豔。

這是一首林夕填詞,和李香琴合作的一首歌,大部分都是李香琴的唸白部分。

因為詞寫得太好,被人贊是寫給《胭脂扣》裡如花最後的內心獨白。

“再見,唔好怪我第一句就同你講再見,因為我真系專程黎同你道別噶。”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李香琴的粵語唸白如往日回聲徐徐鋪墊、感情冷靜而充沛。

整首歌留給關淑怡發揮的僅有四句歌詞,但也僅僅就這四句,已經足夠讓人記住一個聲音如冷火一般的關淑怡。

趁熄滅前,還可一見蠟成了灰,沾汙了我的臉眾生蔓延,淚海被填浪漫擱淺,舊歡不變

原本也是黃金一代的天后準接班人,只可惜還是不夠紅。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關淑怡也在一次次隱退又復出中斷斷續續地延續著她和音樂的緣分。

期間也曾發過幾張專輯,業界評價都很高,但這個時代卻難再找到當初那樣一批愛她贊她、視她聲音如寶如珠的擁躉了。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最近十幾年裡最大的一次動靜,恐怕還是她在2008年TVB舉全臺之力製作的臺慶劇《珠光寶氣》裡的獻聲。

一首《鑽禧》描繪盡了暗流洶湧的浮華世相,再加一把關淑怡如冷火一般的聲音,將這種繾綣迷幻、絢麗殘酷的珠光寶氣名利場演繹到了極致。

在劇情一次次推到高潮再重新建立新的衝突的時候,關淑怡的聲音始終伴隨耳邊,和劇情完全融為一體,被贊是TVB進入2000年代後最後一次迴光返照。

但也僅此而已。

2016年,她在紅館開演唱會慶祝出道25週年,原本預售兩場,最終卻不得不因為票賣不出去變成一場。

曾經的天后,紅館開演唱會賣不動票,這個時代或許不屬於她

演唱會的嘉賓譚詠麟都替她不值:堂堂關淑怡居然首場即尾場,是香港開埠以來的第一個,與她的斤兩價值難以對等。

如今打開音樂的評論區,能看到在這個時代聽到她聲音的新人增長緩慢,也仍然還在延續著更替。

無論這批樂迷更新多少,這個時代或許已經不再擁有關淑怡。

"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