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肚子引發的戰役——高歡沙苑之戰的一敗再敗

高歡 宇文泰 東魏 西魏 東籬文史書苑 2017-05-09

上一講我們講到宇文泰在小關之戰中出奇兵大破東魏軍,斬殺高歡心腹大將竇泰,令高歡痛心疾首,一心要報仇雪恨。

宇文泰雖然打了勝仗,但他的運氣實在不怎麼樣,關中的饑荒不但沒有減輕,反而愈演愈烈。在北方快速蔓延,關中持續乾旱模式,旱災甚至蔓延到了東魏的山西各州。所不同的是西魏是全國遭災,東魏只是局部遭災,加上山西災民湧入沒有遭災的河北、山東地區,極大的緩解了災情。

另外東魏糧食儲備充足,高歡下令開倉賑災,有效的控制了災情的惡化。

餓肚子引發的戰役——高歡沙苑之戰的一敗再敗

西魏那邊就悽慘多了,死亡率高達七成,一個五口之家平均只能活下來一至兩人,田地荒蕪,糧食告急,連軍糧都供應不上,最嚴重的是連身體合格的士兵都挑不到了。

宇文泰憂心忡忡,苦思對策,他的軍師宇文深一語點醒夢中人,關中缺糧,賀六渾(高歡)有糧呀,趁將士們小關大捷的戰鬥力沒有減退,趁熱打鐵出關奪取弘農,那裡的糧倉有的是糧食,既解決軍糧難題又先發制人防備高歡偷襲。

宇文泰一拍大腿,高,實在是高!

說幹就幹,為了拼死一搏,西魏幾乎拿出了全部家底,湊了一萬精兵(可想而知西魏受災的慘狀)由十二位將軍帶領,在宇文泰的指揮下於大統三年(537)八月誓師出征。這次出征只為了能活下去,充滿了悲壯色彩。

西魏軍攻入弘農城後,一窩蜂往糧倉跑。哥幾個,先到先搶!

餓肚子引發的戰役——高歡沙苑之戰的一敗再敗

在那裡,西魏軍得到了久違的糧食,一個個眼冒綠光,流著哈喇子,再得不到糧食就要咬人了。弘農失守,遠在晉陽的歡叔不幹了,這還不到一年,小關舊恨未除,又添新仇,宇文黑獺你別欺人太甚!高歡此時正和行臺郎中杜弼糾纏於反腐打老虎的問題。

面對日益嚴重的貪汙腐敗行為,杜弼主張嚴懲,絕不能姑息養奸。高歡認為當前東魏、西魏和南樑三足鼎立,戰火連年,如果採取高壓態勢反腐打虎,只怕會失去官心(就不怕失去民心麼),武將投西魏,文臣投南樑,到那時還玩個球呀。高歡不同意嚴懲,杜弼苦勸無效。就在兩人扯皮正歡時,傳來了弘農失守的消息,高歡一躍而起,丟下杜弼,商議出兵的事去了。

杜弼追了出去:大丞相,大丞相,大……高歡邊走邊罵:這次,新仇舊恨一起報!

高歡親率十幾萬大軍南下蒲阪渡口(今山西蒲阪黃河渡口)擺出渡河的架勢,又派高敖曹領兵三萬自洛陽向西,圍攻弘農(今河南三門峽)。

高歡的戰略意圖很明顯,宇文黑獺如果固守弘農,高歡就和高敖曹東西夾擊,將他們困死在弘農。

如果黑獺退兵,我就半路截殺,讓你片甲難歸關西,以報小關之仇。想到這裡高歡很得意,這一次躺著打都能贏。

探馬來報,宇文泰分析了高歡意圖後,意識到此地不可久留,趁現在東魏軍還沒有對弘農完成合圍,趕緊撤退。

宇文泰撤退時留下部分人馬守衛弘農,掩護主力撤退,拖住高敖曹的追兵。詭異的是東籬君無論翻閱《周書》、《北齊書》還是《北史》,都沒有記載這位守將的名字,他就這樣淹沒在浩瀚的歷史長河之中。

餓肚子引發的戰役——高歡沙苑之戰的一敗再敗

西魏主力剛撤走,高敖曹便包圍了弘農城,宇文泰留下的這個不知名守將堅守孤城,擋住了高敖曹三萬虎狼之師的日夜攻打,高敖曹無計可施,只好圍而不打,同時截斷西魏軍糧道,打算困死他們。

聽覺發達的歡叔很快聽到了宇文泰率主力回師關中的情報,他立即召集眾將商議對策,眾人吵得不可開交,大致分為兩派。

以右長史薛婌為代表的文官派主張以靜制動,宇文泰從弘農帶回來的糧草不多,維持不了多久,東魏軍無須渡河,只需要嚴守黃河渡口,拖到明年,等宇文泰糧食吃光了,我軍必勝無疑!這種文人觀點太保守,時間也太久,歡叔也沒耐心等那麼久。

另一派是以侯景為代表的武將派,主張兵分兩路相互配合,渡河和宇文泰決戰。這種粗人觀點高歡也不敢輕易採納,畢竟把軍隊分一半給侯景這種人,高歡也不放心。

最後高歡採用的是他自己的主張,全軍從蒲阪渡河,搶在宇文泰前面進入關中。

渡河後首當其衝的就是華州(今陝西大荔),鎮守華州的老將王羆,此人自孝文帝時代起就鎮守這裡,孝武帝西遷後老王對西魏忠心耿耿,又勇猛善戰,多次打退東魏的進攻。

聽說高歡正在圍攻華州,宇文泰急忙飛鴿傳書,提醒老王小心防備,不可輕敵。老王大筆一揮,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怕個鳥!

要說宇文泰真是上天眷顧,那邊弘農死守,這邊華州難破,給了宇文泰充足的時間。東魏軍圍攻華州多日不克,高歡無奈親自勸降王羆,結果被罵了個狗血淋頭。這華州畢竟也不是首要目標,高歡也沒興趣和老王折騰,索性全軍南下,渡過洛水,屯軍許原西。

宇文泰此時才剛趕到渭水南岸,聽說高歡大軍就在北岸駐紮,將軍實力相差懸殊。有人建議按兵不動,擇機再戰。宇文泰說高歡遠道而來,立足未穩,此乃天要亡他,我們應該迅速出擊,打他個措手不及,不能讓他進軍長安。

隨後,西魏軍在渭水上架起浮橋,數千精兵帶上三天干糧渡河,緇重全部留在南岸。這架勢和項羽破釜沉舟、韓信背水一戰有一拼。

十月,宇文泰率軍到達沙苑(今陝西大荔南)

探馬來報,西北六十里處就是高歡大營。眾人頓時緊張起來,唯獨宇文深哈哈大笑,說高歡剛愎自用,孤軍深入,心懷怨恨,這叫忿兵,一戰可擒之!宇文泰大喜,下令原地修整。

次日清晨全軍開拔,這時李弼獻策說沙苑一馬平川,不利於我軍'東面十里處渭水拐彎處名曰渭曲,三面環水,蘆葦叢生,我軍可在那裡設伏,以待高歡。

宇文泰深以為然,命李弼、趙貴分別指揮東西方陣,設下口袋陣,相約以鼓聲為號令。

傍晚時分,東魏軍來到渭曲,都督斛律羌舉說蘆葦叢裡泥濘不堪,不利於我軍,不如派精兵偷襲長安,端了黑獺老巢。

這一招不可謂不毒辣,但高歡報仇心切,對這個建議不置可否。他望著陰森森的蘆葦叢,若有所思的慢吞吞說:放火燒死黑獺,怎麼樣?

侯景不樂意了,那哪兒成呀,應當生擒黑獺祭奠竇泰將軍,一把火燒了,無法分辨屍首,回朝皇帝豈會相信?這還沒打呢,就想著收屍了,這也太樂觀了吧。

都督彭樂也火上澆油,主動請戰說:我眾敵寡,一百個抓他一個,怕個鳥!高歡腦子一熱,一拍大腿下令發動總攻。

大軍一頭扎進了西魏的口袋陣,東西南三方伏兵一起攻擊,北面的入口又被東魏前呼後擁的大兵堵住,有進無退,頓時亂作一團。

宇文泰親自擊鼓,西魏軍個個奮勇,殺聲震天。李弼帶領六十多人硬是把東魏軍截成兩段,兩軍一直殺到深夜還難分難解。

餓肚子引發的戰役——高歡沙苑之戰的一敗再敗

高歡想要收兵再戰卻發現已經指揮不動亂軍了,各軍亂作一團,高歡呆若木雞,任憑眾人苦勸都不肯離開。

本相的十萬大軍……大將斛律金(大將斛律光的父親)苦勸道:大丞相,如今兵心離散,無力再戰,趕緊撤吧,再晚就來不及了!高歡仍不說話。

斛律金揮鞭打馬,強行拉走了高歡,等逃到黃河岸邊時才發現渡船還沒到,部將只好找來一頭高大的駱駝,讓高歡騎上涉水到河中才接近渡船,狼狽逃往東岸。這感覺和後來的趙光義坐驢車逃命有一拼。圍攻弘農的高敖曹聽到高歡大敗而回的消息'也收兵退回洛陽。

宇文泰一直追到黃河邊才停下,此戰西魏軍以一當十,陣斬六千餘級,投降兩萬多人'前前後後抓獲的俘虜多達七萬人,宇文泰挑選了兩萬精兵留下,其餘的全部放回東魏(比起白起、項羽厚道多了)。

宇文泰在回師長安途中經過沙苑,有感而發,命每個士兵在此地種柳樹一棵,以紀念這場來之不易的勝利。

回到長安後,魏文帝加封宇文泰為柱國大將軍,曾邑並前五千戶。李弼等十二將全部封賞,三軍將士也都有賞賜。

此戰,高歡在小他十一歲的宇文泰面前大栽跟頭,從此再也沒能踏入關中,留下無盡遺恨。

沙苑之戰使弱小的西魏政權躲過了夭折的命運,宇文泰以一萬人大破高歡十萬大軍,延續了小關的輝煌戰績,西魏趁機擴大戰果,兵分三路東征:

左僕射、馮翊王元季誨、開府獨孤信率兩萬人自弘農向東,過新安,圍洛陽。

高敖曹渡黃河北去,西魏軍收復洛陽,侯景在撤退前放火燒城,一代名城毀於一旦。

洛州刺史李顯率軍進逼荊州;

賀拔勝、李弼渡河圍困蒲阪;

洛陽失守後,中原震動,開封、穎川以西的州郡紛紛投降。

面對西魏的三路進犯,剛在沙苑蒙羞的高歡又會採取什麼反擊措施呢?東西魏之間又會爆發出怎樣的大戰呢?

文/東籬把酒: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前讀萬卷書。

喜歡看歷史文章的朋友們可以關注一下頭條號:東籬文史書苑,用今天的眼光來看歷史上發生的趣聞瑣事,歡迎大家關注轉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