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唯一每次做壞事,她都不忘捎上她後爸帶來的拖油瓶......

服裝 美女 王琳凱 初夏說故事 2019-04-16

一婚難求:腹黑GG的小蠻妻

到了網吧門外看到顧臨的背影,她咬咬牙,跟了上去,她決定了,她只有出面反對才能改變這一切!

顧臨知道那小女生跟在他身後,不過他沒打算理她。

這小鬼太叛逆了,動不動就朝他吼,還是無視比較好。

他爸爸訂的飯店離這兒有點距離,他站在路邊打車,那小女生就站在離他兩步遠的地方。

等到有出租車停下,他上了副駕座,她趕緊也爬上了後座。

其間兩個人都沒說話,司機有些拿不準,“你們兩個是一起的嗎?”

顧唯一每次做壞事,她都不忘捎上她後爸帶來的拖油瓶......

顧臨往後看了一眼,也不說是,他報了個地址,顧唯一撇了撇嘴,從鼻子裡哼了一聲,表示不滿。

司機沒再多問,發動了車子。

顧唯一半分鐘都坐不穩一樣,她多動症似的,左右來回的移,終於湊到中間的位置坐定,她從書包裡拿出了化妝包開始補妝。

顧臨不小心從後視鏡裡瞄到,他有些不可思議的回頭看了一眼,這小鬼,怎麼還化?

顧唯一掀了掀熊貓一樣的眼皮,沒好氣的朝他嚷:“幹嘛?沒有看過美女啊!”

顧臨看著她往嘴上塗口紅,血一樣的顏色被她塗了厚厚兩層,他有些頭疼的轉回了臉,他不認識這個女生,嗯,是真的不認識。

下了車,化得跟個非主流沒兩樣的小女生就忍不住了,她跑到他側邊跟著他走,同時叫他:“喂,我有話跟你說。”

“我不叫喂,還有,我不認識你。”他瞅她一眼,實在對她的妝容不敢恭維。

顧臨喜歡白白淨淨的女孩子,最好是長直髮、大眼睛,穿著白色的裙子,淑女之極,說話會害羞,笑起來卻很靦腆的那種。

當然了,這個小鬼在他眼裡都不算是個女孩,瞧她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眼皮上抹了黑色的眼影,睫毛刷了好幾層都結塊了,臉上抹了粉底,厚厚的一層,尤其是嘴巴,簡直不要太嚇人。

顧唯一吸口氣,簡直不敢相信的拉住他:“是你把我帶出來的,你說不認識我!”

她氣死了,這個傢伙好可惡啊!

顧唯一每次做壞事,她都不忘捎上她後爸帶來的拖油瓶......

顧臨在飯店門口停下來,低頭看她一眼:“如果別人把你攔下來,千萬別指望我來解救你,要不然現在就去洗臉。”

她炸了毛:“關你什麼事!我就喜歡這樣!”

顧臨聳聳肩,的確不關他的事。

他進了飯店大門,顧唯一真怕會有人來攔她,一時間猶豫不決的拽著他的衣角往裡走,好在除了有人朝她看外,並沒有攔她。

而顧臨就鬱悶了,早知道不嚇她,現在被她緊扯著,別人才會把他也當蛇精病的。

訂的餐廳在三樓,電梯裡只有他們兩個,顧臨不理她,顧唯一皺著眉頭不高興的問道:“你同意他們兩個好嗎?”

“為什麼不同意?”

“那是你爸爸啊,你為什麼同意會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你不為你媽媽著想嗎?”顧唯一覺得不可思議,她是不會同意的。

她的爸爸,一定會來接她們的!

所以,為什麼媽媽不能再等一等?

她不要別的男人來當她的爸爸,那個討厭的叔叔休想!

顧臨抿了抿嘴,他的神色似乎落漠了幾分,高大的男生側著臉,她也看不到他的神情,只聽到他說到:“我媽媽生病去世的,她離開前就說了,希望爸爸幸福,我不反對。”

他很明確的說道。

非主流少女跳腳:“可我爸還沒死呢!”

她大叫,電梯門叮的一聲開了,外面站著來接他們的顧凡和李青曼,李青曼的臉一下子白了幾分,隨即眼神就跟著一冷。

等看到女兒臉上化的鬼樣子時,臉色一下子更難看了。

“唯一,你像什麼樣子!”

“我就是這個樣子,你把我生出來就是這個樣子!”顧唯一看到顧凡就生氣,她跟所有人有仇似的,話裡帶刺的大叫著。

“你給我閉嘴!”李青曼顯然生氣了,她不知道自己的女兒什麼時候變成了這樣,實際上,她小時候不是這樣的。

那個時候,她那麼可愛那麼聽話,嘴很甜,見誰都叫叔叔阿姨,真的很有禮貌很惹人喜愛。

可是現在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李青曼回過神來,她發現,是她忽略了女兒,這麼些年,她忙著跟男人談戀愛,忙著想要一個家庭,把女兒扔給了保姆照顧,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女兒就變成了這樣。

她有些自責,可更多的是下不來臺。

今天可是正式見面,瞧她穿的衣服還有化的妝!

顧唯一每次做壞事,她都不忘捎上她後爸帶來的拖油瓶......

她伸手拽了她的手,回頭對顧凡說道:“你們先進去吧,我先帶她去洗手間處理一下。”

“沒關係。”顧凡大度的說道,那天他已經領教到了這小姑娘的叛逆,並不放在心上,他對李青曼是認真的,所以言語間十分溫柔。

小姑娘還在大鬧:“我不去!我就不去!”

“顧唯一你再不聽話,我就把你趕出去。”李青曼扯著她,發了狠的說道。

顧唯一一下子大哭起來:“我就知道你不想要我了,你有新男人新兒子了,你不要我了,我爸爸會來接我的,他以前很疼我的!”

喊聲消失在洗手間門外,外面的父子兩個,神色各異。

顧凡看了眼兒子,嘆道:“我們先進去吧。”

進了包廂,他有些艱難的說道:“你覺得,李阿姨怎麼樣?”

兒子十七了,他也是個男子漢了,顧凡會拿兒子當朋友一樣詢問意見,實際上,他們父子感情非常的好。

顧臨在他對面坐下,揚臉笑道:“爸爸喜歡就好。”

“只可惜,唯一好像不太喜歡我們。”想到剛剛小姑娘的哭喊,他心裡也有些不忍。

顧臨扯了扯嘴角,“她還是個小孩。”

“顧臨,唯一以後會是你妹妹,你要照顧她。”顧凡忍不住叮囑道。

本文來源於互聯網,圖片來源於網絡。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