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先生大斗法(風水故事)

風水 河北 小小午休時間 2019-04-16

文、劉廣寧

風水先生大斗法(風水故事)

河北涿郡有一個風水先生(下文稱先生甲),擅長妖術。鄉里的大家富室如果死了人,必定要花許多錢請他來,並且盛筵款待,才可平安無事,否則便會有禍事發生。

某村有一富翁,有兩個兒子,都在武學堂讀書。富翁老病而死,親戚們都說這位先生甲有法術,一定要請他來才可以把富翁的屍體殮入棺中,這主要是為家中活人免去災禍,而不僅是替死者祈求神佑。

兩個兒子也曾聽說這位先生甲的法術厲害,有些害怕,就帶著錢去了。當時這個先生甲正在造房子,知道死者是鉅富之家,便想借此狠狠地敲詐一筆,讓他們出造房子的錢。所以見到富翁兒子拿來的錢,便嫌太少而拒絕了。

富翁兒子又加了錢再去,先生甲仍嫌少,並嘲笑道:“你們家不比街市上的傭工小販,可以草草了事。若是真心請我,至少得一百兩銀子。”

富翁兒子本來就比較任性,聽了發怒道:“你也別太得意,死生都是天命,難道你有法術能把我們全家都咒死嗎?”說完就氣沖沖地回家了。

親戚們知道了都很擔憂,打算另覓一個風水先生,但是整個縣城沒有一個人敢承接這件事,弄得進退兩難。好不容易才打聽到某人與先生甲是好朋友,便請他前去講情,答應照付一百兩銀子。

沒料到先生甲聽了笑著說:“他自以為是富家公子,發著脾氣走了,怎麼現在又來求我?我已經算定,按他父親死的時辰,今晚子時與亥時交替的那一刻,將發生屍變,所以才向他索取高額報酬,作法為他鎮邪。那麼一點錢,他當時還捨不得,現在要我去,沒有三百兩銀子,我還不幹哩!”說罷便送某人出來,又說道:“請你傳話給他家公子,性命攸關,可不是小事。”某人回去後如實轉述了先生甲的話,眾親戚更加擔憂了。

富翁的屍體還停放在床上,快要腐爛了,棺材早就準備好了,卻不能收殮。兩個兒子看了,心酸不已,沒有辦法,只得同意這先生甲的要挾,請某人再去請一次。

這時親戚中忽有一人氣憤地說:“他這樣敲詐勒索,實在令人忍無可忍,我推薦一個人,或許可以完成這件事。”眾人忙問是誰,原來這個人也是一個風水先生,本領很不錯,但是名氣沒有先生甲大,便很少有人請他,而且他家就在附近,很快就可邀他前來。

富翁兒子本來就咽不下這一口氣,聽到此人這麼一說,馬上就同意了。派人去請,一會兒這位風水先生(下文稱先生乙)便來了。他衣著很破爛,家中僕人見了也不向他作揖致禮,心想這個人一定會把事情弄糟。

剛才推薦他的人與先生乙講了幾句話,先生乙便進屋察看富翁的屍體,又屈指掐算。隔了好一會兒,先生乙斷然說道:“今天是個好時辰,辦事情百無禁忌。”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轉述了那個先生甲的話,先生乙笑道:“這傢伙長期以來為非作歹,他今天這麼說,那是他的死期到了。我也曾遇見奇人,學到一些本領,今晚請讓我一試。”

富翁兒子聽了很高興,說將把準備付給先生甲的銀兩作為他的報酬。先生乙說:“報酬我不計較,只希望你們全家平安無事,說明我不是講大話的騙子。”於是要了三隻大黑碗、一支毛筆和一錢多丹砂。

此時天已經黑了,先生乙趁著燭光在碗內用丹砂畫符,彎彎曲曲,有如蛇一般地盤來盤去。他又囑咐眾人道:“大家都關門睡覺,不要害怕。有什麼災難,我一個人承當,不會連累你們。”說罷光著上身,披髮赤腳,並把剩下的丹砂放在褲腰裡,然後便沿著柱子像猴子一般爬上屋樑,叫人把三個畫了符的大黑碗遞給他,隨即揮手對人們說道:“快離開這裡。如果聽到我哭叫,那便是他把我害死了。”眾人聽了驚怖不已,很快地都躲了起來。

先生乙靠著樑上的短柱躺著,很快到了二更時分,心想:“這下要來了。”誰知等了一會兒,行將三更,仍然寂無聲息。他感到有些疲倦,正想睡一會兒,忽見燈影晃動,風聲淅淅,心中一驚,暗暗叫道:“來了!”便翻身坐起,凝神觀望。

很快便聽到屍體上蓋著的紙被髮出的聲響,屍體已在微微地蠕動,轉瞬間便坐了起來。先生乙當即取過一隻大黑碗擲下,啪的一聲震響,屍體應聲倒下。

先生乙剛鬆了一口氣,不料屍體又動了起來,還沒有來得及取碗,屍體便倏然走下床來。他連忙把碗擲下,屍體又應聲倒下。

先生乙擔心還有變化,雙眼盯著,不敢稍稍移動。忽然屍體又站了起來,口中厲聲叫嘯,大概已知道屋樑上有人,憤怒地抬頭望著,似乎想要撲上來抓他。

先生乙心想,只剩下最後一個碗了,再不成功,我也性命難保。於是又取碗擲了過去,屍體又應聲倒下,過了很久都沒有動靜。

先生乙以為事情已了,正要轉身下來。不料屍體又站了起來,比前幾次更加凶猛。先生乙見第三隻碗仍然無效,再也沒有別的辦法,不由得驚懼不已。

這時屍體已經能移動,直逼屋樑,並著腳一跳一跳地前進,口中發出嗚嗚的慘叫聲,聲音震懾人心,嚇得樑上的先生乙幾乎掉下來。頃刻間,屍體已到樑下,仰頭奮力向上跳,疾如飛鷹,伸出雙手來抓他的短褲。

先生乙害怕極了,心想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老子和你拼了。伸手一摸褲腰,幸好丹砂還在,便統統倒入口中,並狠命一口咬破舌頭,將血和丹砂攪混,對著屍體噴去。

屍體中了丹砂,支持不住,無力地倒了下去,慘叫道:“我和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害我?”說罷再無聲息。

先生乙隔了許久才能慢慢轉動手腳,四肢筋骨好像中風了一般不聽使喚,只得仍然躺在樑上。

不多時天亮雞叫,眾人進來察看,見屍體已不在床上,砸碎的碗片散得滿地都是,個個驚得直吐舌頭。

這時先生乙才沿著柱子慢慢爬了下來,穿上衣服,命眾人仍把屍體抬到床上,並說道:“快派人去看一下,先生甲已經死了。”

眾人前去打聽,還沒有進門,便聽到滿院號啕大哭的聲音。原來先生甲到晚上還不見富翁家派人送錢來,心中憤恨,說道:“你敢小瞧我,我一定要報復,看還有誰的法術能比我高明!”說罷倒頭便睡。

到了五更,他的妻子忽然聽到他慘叫道:“我和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害我?”正是富翁屍體所說的那句話。妻子摸他的鼻息,已經感覺不到,全家驚惶,先生甲便一命嗚呼了。

打聽消息的人回來講了情況,大家都驚詫不已。富翁兒子便把準備好的銀子酬謝先生乙,並將富翁的屍體殮入棺中。

後來先生甲的兒子聽到富翁家所發生的事,便寫了狀子告到官府,告先生乙用法術殺了他的父親,但官府並沒有受理。

先生甲死了不到一年,他的妻子與人私通,兒子混跡賭場,家產輸得乾乾淨淨。先生乙卻因此名聲大振,人們都稱讚他法術高超,如今郡中無人不曉,生活也富裕起來。

選自《新聊齋》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