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導有話說:《掃毒2》上映4天取得了5億的票房,領跑暑期檔,它的出現讓大家再一次感受到了純正的港片風味。無論是片中劉德華、古天樂、苗僑偉等眾多熟悉的面孔,還是那些瀰漫在香港街頭巷尾的煙火氣息,都讓人不禁感嘆:港片不死,果然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由邱禮濤執導,劉德華監製並攜手古天樂、苗僑偉、林嘉欣領銜主演,張國強、陳家樂、衛詩雅、恭碩良、歐陽靖、李賞主演,鄭則仕、林家棟、應採兒特別主演的《掃毒2天地對決》正在全國熱映。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掃毒2天地對決》是劉德華和古天樂繼《門徒》後時隔12年再次合作,兩位影帝同臺飆戲對決,看似正邪不兩立的兩人,卻師出同門。在毒品面前,縱使有著二十年的兄弟情也絕不姑息。億元生死博弈更是引起社會上的軒然大波。兩大金像獎影帝將電影裡的天地對決完美呈現,為影片品質保駕護航。

《掃毒2》上映第一天,電影便拿下了票房破億的成績,同時單日票房更是在一眾作品中一馬當先,可謂開局勢頭相當猛烈,領跑暑期檔。

因此,很多觀眾都在猜想,《掃毒2》會不會成為繼去年的大贏家《無雙》之後,港片裡的又一部扛鼎之作。

當然,《掃毒2》之所以被觀眾寄予厚望,除了票房上的直線攀升外,更是因為它的出現讓大家再一次感受到了純正的港片風味。無論是片中劉德華、古天樂、苗僑偉等眾多熟悉的面孔,還是那些瀰漫在香港街頭巷尾的煙火氣息,都讓人不禁感嘆:港片不死,果然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多年來,我們一直都在惋惜港片的巔峰時代一去不返,遺憾於現在的香港電影只剩下輝煌過後的落寞。

香港電影業擁有超過60 年的輝煌歷史,曾於20 世紀八九十年代稱霸於世界各地的銀幕,製作了許多受眾人追捧的精彩電影。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然而1997 年迴歸直至2000 年加入世貿,這場幻夢開始逐漸破滅,歸其原因,並非香港電影變了,而是觀眾變了。近年來,一面受更高產高質的好萊塢大片影響,一面內地物質精神生活高速發展,可供消遣的娛樂應接不暇,香港電影已不是當下最受追捧的流行文化載體。

但帶給幾代人的記憶和至今仍受人推崇的各種港味元素的模仿應用,足以證明它在文化潮流中的深遠影響。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香港警匪電影始於20 世紀80 年代,模仿好萊塢007 系列電影,以成龍為代表的《A 計劃》《警察故事》等賣座片開啟了同類電影的黃金時代,之後黑幫片又以誇張浪漫的手法拍出如吳宇森的《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代表作,此後香港警匪片一度陷入粗製濫造、刻意模仿的怪圈裡。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2002 年,《無間道》的橫空出世,是香港警匪電影的重要里程碑,商業和文化傳播上都達到了巔峰。相比之前注重槍戰場面的警匪片,《無間道》著重刻畫人物內心,注重情節對白,使觀眾除了獲得不凡的視覺效果外,還有更深層次的思考。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無間道》劇照

直至近期的警匪佳作,莊文強導演的《無雙》講述香港警匪和跨國偽鈔集團鬥智鬥勇的故事。電影中周潤發作為經典形象的出現再次勾起民眾對香港警匪電影的深切記憶和懷念。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香港警匪片都少不了警察和匪徒之間的鬥智、鬥勇,動作、追車、爆炸等追逐火拼的大場面,激烈的動作槍戰戲是港劇警匪片的標籤,往往這些鏡頭給影片帶入一個高潮,給觀眾帶來感官刺激。

在《掃毒2》中最刺激、最緊張的飆車槍戰的戲份其幕後製作耗時三個月,上千人的專業團隊,1:1打造最真實的中環地鐵,佈景還原度100%,為了呈現以觀眾最逼真的觀影體驗,甚至不惜在最後一場戲中將如此浩大的工程悉數撞毀。

面對拍攝現場的極盡真實,特輯中古天樂爆料道:從地鐵口再到售票區、再到地鐵平臺,有特技、飛車,整場戲都很緊張。

導演邱禮濤表示:努力還原真實的同時還要考慮到能夠實現拍攝的條件,拍飛車對於鏡頭的準確性還是有一定難度,但是拍攝過程十分有趣。

劉德華在接受採訪時也表示:這次搭建的香港中環地鐵,場面很大,真實感更強,並且在狹窄的月臺上要完成很多動作戲,難度上來說特別的大,這在以往的港產片中是很少見的。飛車特技、槍戰這些視覺元素也都在這場戲中有表現,這是片中的高潮,非常值得期待。希望這部電影能讓觀眾們熱血沸騰。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除了槍戰戲,還少不了的就是兄弟情。《掃毒2》中,地藏(古天樂 飾)以一連串黑吃黑的事件企圖吞併整個香港毒品市場,另一方面,因兒時親眼目睹父親被毒品所毀而嫉毒如仇的慈善家兼金融鉅子餘順天(劉德華 飾)懸賞一億殲滅香港最大毒販。他們一黑一白,一天一地,但卻又是二十幾年同門兄弟,最終因毒品反目成仇。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香港電影素給人以節奏快故事滿的特點,香港電影重在打造音效與燈光、對話與配樂、色彩及動作等高度融合,既可以做到和諧美觀,又可以觸目驚心。在各方面的表達都敢做敢為,尤其是形體動作。

《紐約時報》影評人曾經對香港電影評價道:“盡皆過火,盡是癲狂。”那些看似狂放只有娛樂性的作品,其實都富含無窮的創意和獨具匠心的拍攝技巧,對世界電影文化有著劃時代的卓越貢獻。而其中傳遞的根深蒂固的中國傳統價值觀,在中西方文化傳播交流上更是影響甚遠。

對於中國大陸70後的一代人來說,無法忘記的是青春時代擠在錄像廳痴迷於《英雄本色》中發哥的迷人微笑,即便到了90年代以後,一部《無間道》還能引發我們對於故事人物的熱議。在那個中國電影市場極為低迷的時代,港匪片填補了中國商業片的空白。曾經輝煌的港匪片,現如今卻只能佔據內地電影市場的一個小小的角落。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近年來很多香港導演順應潮流,不再只關注本土市場,而北上合作拍片。但作品往往不盡如人意,最根本在於文化差異。內地電影人拍片基調傾向於邪不勝正,而香港電影人傾向於亦正亦邪。正如香港大多數警匪片的主角往往處於灰色地帶,沒有明顯善惡之分。所以同一部內地香港拍的電影,往往有兩種不同版本的結局。

如今的港匪片仍然囿於對情節的把控和人物的塑造,實實在在的武打場面等,這樣的電影配置讓港匪片跟不上這個時代的步伐。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但相比於今天內地影視市場上小鮮肉橫行的局面,港匪片卻仍被老戲骨把持著。老戲骨扮嫩,雖然演技無可挑剔,但卻總有一種英雄暮年的悲哀。更讓人遺憾的是,經過多年發展,港匪片的故事架構都從未改變,一開始的英雄深入虎穴,遭遇種種困境,然後同伴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為其排憂解難,而英雄則永遠頂著主角光環,即便已漏洞百出,卻仍沒有遭到黑幫老大的警惕,最終善惡終有報的中國式大團圓總是可以預期。這種固化模式雖然能規避一些電影投資風險,卻同樣在考驗觀眾耐心。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因此,今天支撐香港港匪片票房的受眾群體,一大半是被過去的錄像帶培育出的對港片擁有著青春記憶的中年人,一旦港匪片耗盡這一代人的回憶,那麼港匪片這個最早的華語商業片將變成一種經典的類型片,而適合播放它的地方,也將只能是電影博物館了。


-End-


中國電影導演中心

我們不止提供場地,也提供態度

港片北上十六年,還能否過火與癲狂?

微信公眾號:電影導演中心;喜馬拉雅:影享·電影大師課;愛奇藝:影享電影藝術沙龍​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