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宣佈的:

聖安東尼奧馬刺的新任助理教練,43歲的蒂姆·鄧肯。

倒也不是馬刺存心想搞個大新聞:他們的教練組被全聯盟淘金,淘得又見底了。

萊納德上季東部半決賽的對手76人的佈雷特·布朗教練、東部決賽對手雄鹿的布登霍爾澤教練,都是馬刺的人:上季東部季後賽,那簡直是馬刺系內戰。

我可以想象猛龍的丹尼·格林和雄鹿的喬治·希爾場邊嘮嗑:“搞了半天,都是我們自己人在對打……”

小將軍、內格羅們這些馬刺系出品,我們都知道了。

2018年夏天,馬刺的詹姆斯·博雷戈去了夏洛特黃蜂當主帥。上個月,埃託雷·梅西納教練回去了米蘭;尤杜卡去費城76人輔佐布朗了。

馬刺上季的助理教練組,現在只剩投籃教練奇普·英格爾蘭、貝姐·哈蒙和威爾·哈迪了。

今天和鄧肯一起被推上前臺的,還有威爾·哈迪教練——之前,他幫馬刺搞幕後錄像帶什麼的,夏季聯賽帶隊打打。現在,要上場邊了。

再就是蒂姆·鄧肯。

現在的懸念:馬刺的首席助教是誰呢?

按資歷,該是貝姐兒——我們私底下開玩笑,如果波波退休時,貝姐兒作為女主帥接班?酷!

"

剛宣佈的:

聖安東尼奧馬刺的新任助理教練,43歲的蒂姆·鄧肯。

倒也不是馬刺存心想搞個大新聞:他們的教練組被全聯盟淘金,淘得又見底了。

萊納德上季東部半決賽的對手76人的佈雷特·布朗教練、東部決賽對手雄鹿的布登霍爾澤教練,都是馬刺的人:上季東部季後賽,那簡直是馬刺系內戰。

我可以想象猛龍的丹尼·格林和雄鹿的喬治·希爾場邊嘮嗑:“搞了半天,都是我們自己人在對打……”

小將軍、內格羅們這些馬刺系出品,我們都知道了。

2018年夏天,馬刺的詹姆斯·博雷戈去了夏洛特黃蜂當主帥。上個月,埃託雷·梅西納教練回去了米蘭;尤杜卡去費城76人輔佐布朗了。

馬刺上季的助理教練組,現在只剩投籃教練奇普·英格爾蘭、貝姐·哈蒙和威爾·哈迪了。

今天和鄧肯一起被推上前臺的,還有威爾·哈迪教練——之前,他幫馬刺搞幕後錄像帶什麼的,夏季聯賽帶隊打打。現在,要上場邊了。

再就是蒂姆·鄧肯。

現在的懸念:馬刺的首席助教是誰呢?

按資歷,該是貝姐兒——我們私底下開玩笑,如果波波退休時,貝姐兒作為女主帥接班?酷!

蒂姆·鄧肯歸來:聖安東尼奧馬刺新助理教練

下季,如果哪場波波被罰出了,貝姐兒會代替他臨場指揮嗎?

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出一個新的冷笑話了。

對面的主帥:“No man can beat us on sideline! ”

貝姐兒:“I am no man! ”

"

剛宣佈的:

聖安東尼奧馬刺的新任助理教練,43歲的蒂姆·鄧肯。

倒也不是馬刺存心想搞個大新聞:他們的教練組被全聯盟淘金,淘得又見底了。

萊納德上季東部半決賽的對手76人的佈雷特·布朗教練、東部決賽對手雄鹿的布登霍爾澤教練,都是馬刺的人:上季東部季後賽,那簡直是馬刺系內戰。

我可以想象猛龍的丹尼·格林和雄鹿的喬治·希爾場邊嘮嗑:“搞了半天,都是我們自己人在對打……”

小將軍、內格羅們這些馬刺系出品,我們都知道了。

2018年夏天,馬刺的詹姆斯·博雷戈去了夏洛特黃蜂當主帥。上個月,埃託雷·梅西納教練回去了米蘭;尤杜卡去費城76人輔佐布朗了。

馬刺上季的助理教練組,現在只剩投籃教練奇普·英格爾蘭、貝姐·哈蒙和威爾·哈迪了。

今天和鄧肯一起被推上前臺的,還有威爾·哈迪教練——之前,他幫馬刺搞幕後錄像帶什麼的,夏季聯賽帶隊打打。現在,要上場邊了。

再就是蒂姆·鄧肯。

現在的懸念:馬刺的首席助教是誰呢?

按資歷,該是貝姐兒——我們私底下開玩笑,如果波波退休時,貝姐兒作為女主帥接班?酷!

蒂姆·鄧肯歸來:聖安東尼奧馬刺新助理教練

下季,如果哪場波波被罰出了,貝姐兒會代替他臨場指揮嗎?

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出一個新的冷笑話了。

對面的主帥:“No man can beat us on sideline! ”

貝姐兒:“I am no man! ”

蒂姆·鄧肯歸來:聖安東尼奧馬刺新助理教練

說回鄧肯。

他退役後,玩改裝車,練搏擊,很開心。扎著辮子,鬍子都星點泛白,看去很瘦——甚至比打球時還瘦。他沒讓自己閒著。

他早在退役前,就被提問過當教練的事,當時總是說“我教不了現在的球員”。

但他還是出來了。

一是,如上所述,馬刺教練組又被掏空了。而馬刺的傳統,就是大家庭似的,代代相因。

二是,偉大球員們或多或少,都會歸來:

畢竟他們大半輩子都在做一件事。他們對這項運動有深切的熱愛,以及——用阿加西說網球的話,“潛意識裡的厭倦導致的痛恨。”

他們退役,除了身體撐不住了,還因為厭倦。

但休息了一段時間後,該玩的都玩了一遍,他們又會發現自己的摯愛,於是回到他們最喜歡、最習慣的行當來。

喬丹高處不勝寒後去打了17個月的棒球,回來了;退役第二次,又去奇才了。伯德退役五年後去步行者當了主帥。魔術師1991年退役後1996年又帶著胖胖的身軀回來了。納什、基德退役後也沒閒著。

如果德克過兩年回達拉斯做助理教練,也別驚訝。

波波維奇說:“我忠誠地服務了鄧肯十九年,他現在回報我了。”

說點實在的:鄧肯能為馬刺干嘛呢?

——他可以當球員發展教練。

作為鯊魚欽定的大基本功,他可以教孩子們步伐、手感、防守和各色各樣的東西。

以前的奇才中鋒伊堂·托馬斯說過個段子,當年奇才和馬刺打比賽,他在鄧肯面前被蓋了一球;大家並肩跑攻防轉換時,鄧肯指導他,“你拿球不錯,但應該要位再深一點,這樣要麼能弄到犯規,要麼我就蓋你不到了。”

連對手都能臨場指導,何況自己人……

偉大的技巧指導,到處都有用:傑克·西克瑪這樣的技術大師,就被超音速、火箭、森林狼和猛龍到處請。

更不用提鄧肯除了典範的基本功外,還是籃球史上最聰明的球員之一。

——單他的存在,就可以讓球隊氛圍改變。

米爾斯在場邊揮舞毛巾,是過去六年馬刺場邊氛圍的保留項目。但鄧肯,即便他不跟每個客場,單是他在球隊,氛圍都不一樣。

馬刺歷來更衣室需要兩種聲音。一種沉靜,一種喧騰。在20世紀末,羅賓遜負責沉靜,小將軍負責尖叫。在GDP時代,鄧肯負責沉靜,吉諾比利負責熱情,米爾斯負責活蹦亂跳。現在,球隊一堆年輕人,但沒一個能夠站在那裡就讓大家靜下來的老將。

對穆雷與懷特這些少年而言,跟傳奇級的人物在一隊,是另一種感覺。

2012年季後賽前,鄧肯說了段訪談,大致意思是:

“我喜歡打籃球。我喜歡和隊友們在一起。我喜歡一起去客場旅行,一起訓練、贏球的生活。”

他會是個很好的旅伴。有他在的時候,馬刺更衣室從沒出過大問題。

以及,大概,無論他在場邊怎麼歡笑,都不再會被罰出場了吧?

(喬伊·克勞福德裁判在遙遠的家裡吹了聲哨子)

"

剛宣佈的:

聖安東尼奧馬刺的新任助理教練,43歲的蒂姆·鄧肯。

倒也不是馬刺存心想搞個大新聞:他們的教練組被全聯盟淘金,淘得又見底了。

萊納德上季東部半決賽的對手76人的佈雷特·布朗教練、東部決賽對手雄鹿的布登霍爾澤教練,都是馬刺的人:上季東部季後賽,那簡直是馬刺系內戰。

我可以想象猛龍的丹尼·格林和雄鹿的喬治·希爾場邊嘮嗑:“搞了半天,都是我們自己人在對打……”

小將軍、內格羅們這些馬刺系出品,我們都知道了。

2018年夏天,馬刺的詹姆斯·博雷戈去了夏洛特黃蜂當主帥。上個月,埃託雷·梅西納教練回去了米蘭;尤杜卡去費城76人輔佐布朗了。

馬刺上季的助理教練組,現在只剩投籃教練奇普·英格爾蘭、貝姐·哈蒙和威爾·哈迪了。

今天和鄧肯一起被推上前臺的,還有威爾·哈迪教練——之前,他幫馬刺搞幕後錄像帶什麼的,夏季聯賽帶隊打打。現在,要上場邊了。

再就是蒂姆·鄧肯。

現在的懸念:馬刺的首席助教是誰呢?

按資歷,該是貝姐兒——我們私底下開玩笑,如果波波退休時,貝姐兒作為女主帥接班?酷!

蒂姆·鄧肯歸來:聖安東尼奧馬刺新助理教練

下季,如果哪場波波被罰出了,貝姐兒會代替他臨場指揮嗎?

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出一個新的冷笑話了。

對面的主帥:“No man can beat us on sideline! ”

貝姐兒:“I am no man! ”

蒂姆·鄧肯歸來:聖安東尼奧馬刺新助理教練

說回鄧肯。

他退役後,玩改裝車,練搏擊,很開心。扎著辮子,鬍子都星點泛白,看去很瘦——甚至比打球時還瘦。他沒讓自己閒著。

他早在退役前,就被提問過當教練的事,當時總是說“我教不了現在的球員”。

但他還是出來了。

一是,如上所述,馬刺教練組又被掏空了。而馬刺的傳統,就是大家庭似的,代代相因。

二是,偉大球員們或多或少,都會歸來:

畢竟他們大半輩子都在做一件事。他們對這項運動有深切的熱愛,以及——用阿加西說網球的話,“潛意識裡的厭倦導致的痛恨。”

他們退役,除了身體撐不住了,還因為厭倦。

但休息了一段時間後,該玩的都玩了一遍,他們又會發現自己的摯愛,於是回到他們最喜歡、最習慣的行當來。

喬丹高處不勝寒後去打了17個月的棒球,回來了;退役第二次,又去奇才了。伯德退役五年後去步行者當了主帥。魔術師1991年退役後1996年又帶著胖胖的身軀回來了。納什、基德退役後也沒閒著。

如果德克過兩年回達拉斯做助理教練,也別驚訝。

波波維奇說:“我忠誠地服務了鄧肯十九年,他現在回報我了。”

說點實在的:鄧肯能為馬刺干嘛呢?

——他可以當球員發展教練。

作為鯊魚欽定的大基本功,他可以教孩子們步伐、手感、防守和各色各樣的東西。

以前的奇才中鋒伊堂·托馬斯說過個段子,當年奇才和馬刺打比賽,他在鄧肯面前被蓋了一球;大家並肩跑攻防轉換時,鄧肯指導他,“你拿球不錯,但應該要位再深一點,這樣要麼能弄到犯規,要麼我就蓋你不到了。”

連對手都能臨場指導,何況自己人……

偉大的技巧指導,到處都有用:傑克·西克瑪這樣的技術大師,就被超音速、火箭、森林狼和猛龍到處請。

更不用提鄧肯除了典範的基本功外,還是籃球史上最聰明的球員之一。

——單他的存在,就可以讓球隊氛圍改變。

米爾斯在場邊揮舞毛巾,是過去六年馬刺場邊氛圍的保留項目。但鄧肯,即便他不跟每個客場,單是他在球隊,氛圍都不一樣。

馬刺歷來更衣室需要兩種聲音。一種沉靜,一種喧騰。在20世紀末,羅賓遜負責沉靜,小將軍負責尖叫。在GDP時代,鄧肯負責沉靜,吉諾比利負責熱情,米爾斯負責活蹦亂跳。現在,球隊一堆年輕人,但沒一個能夠站在那裡就讓大家靜下來的老將。

對穆雷與懷特這些少年而言,跟傳奇級的人物在一隊,是另一種感覺。

2012年季後賽前,鄧肯說了段訪談,大致意思是:

“我喜歡打籃球。我喜歡和隊友們在一起。我喜歡一起去客場旅行,一起訓練、贏球的生活。”

他會是個很好的旅伴。有他在的時候,馬刺更衣室從沒出過大問題。

以及,大概,無論他在場邊怎麼歡笑,都不再會被罰出場了吧?

(喬伊·克勞福德裁判在遙遠的家裡吹了聲哨子)

蒂姆·鄧肯歸來:聖安東尼奧馬刺新助理教練

——最後,他可以某種程度上,讓波波維奇的教練生涯回春。

波波維奇已經七十歲了。什麼都得到過,什麼都失去過。如果沒點樂趣撐著,接下來幾年(據說他要續三年合同),真的很難撐。

鄧肯與他情同父子。有個孩子兼戰友在身邊,怎麼都好過一點。

(反例:還記得德隆鬧離去,對傑裡·斯隆造成的打擊麼?)

值得一提的是,早自十七年前開始,鄧肯已經開始替波波維奇分擔主帥責任了。

——一個籃球教練要做的事很多,在當代,最煩人的,大概就是與球員們交流。這也是許多大學名帥,寧可一輩子在學院待著,不想去NBA的緣故。

馬刺,稍微不同些。

2002年,斯蒂芬·傑克遜說,他願意在這個隊繼續努力下去,是因為這個細節:他初到隊上,被波波維奇吼,吼得他信心要崩潰了;然後,他發現波波維奇用同樣的聲調,開始吼鄧肯……

“可怕的不在於鄧肯自己,而在於,他允許波波維奇教導他,讓所有人看著。”

埃利奧特則說:

“鄧肯也不總是喜歡被波波維奇每天罵,但他能接受。你知道,我們每天看著他被波波罵,這對球隊有多重要?”

2001-02季開始,每當一個隊友犯錯時,鄧肯會問波波維奇:“你來還是我來?”如果波波維奇告訴他“你來”,鄧肯便走過去了……比如,傑克遜某次犯了錯之後,鄧肯跟教練說:“我來解決吧。”然後他就坐到傑克遜身邊,用胳膊圍住他,跟他聊天,開玩笑,把戰術說清楚,解決。

這也是為什麼到鄧肯生涯最後幾年,波波經常暫停時讓球員們自行解決,自己去場邊溜達。

波波維奇從來不是個“球員的教練”。到老來,要他去遷就年輕人,很不易了。

鄧肯可以替波波維奇,做更多球員間的交流——畢竟他說話的時候,沒有哪個隊友會不聽。

單是這一點,就夠了。

"

剛宣佈的:

聖安東尼奧馬刺的新任助理教練,43歲的蒂姆·鄧肯。

倒也不是馬刺存心想搞個大新聞:他們的教練組被全聯盟淘金,淘得又見底了。

萊納德上季東部半決賽的對手76人的佈雷特·布朗教練、東部決賽對手雄鹿的布登霍爾澤教練,都是馬刺的人:上季東部季後賽,那簡直是馬刺系內戰。

我可以想象猛龍的丹尼·格林和雄鹿的喬治·希爾場邊嘮嗑:“搞了半天,都是我們自己人在對打……”

小將軍、內格羅們這些馬刺系出品,我們都知道了。

2018年夏天,馬刺的詹姆斯·博雷戈去了夏洛特黃蜂當主帥。上個月,埃託雷·梅西納教練回去了米蘭;尤杜卡去費城76人輔佐布朗了。

馬刺上季的助理教練組,現在只剩投籃教練奇普·英格爾蘭、貝姐·哈蒙和威爾·哈迪了。

今天和鄧肯一起被推上前臺的,還有威爾·哈迪教練——之前,他幫馬刺搞幕後錄像帶什麼的,夏季聯賽帶隊打打。現在,要上場邊了。

再就是蒂姆·鄧肯。

現在的懸念:馬刺的首席助教是誰呢?

按資歷,該是貝姐兒——我們私底下開玩笑,如果波波退休時,貝姐兒作為女主帥接班?酷!

蒂姆·鄧肯歸來:聖安東尼奧馬刺新助理教練

下季,如果哪場波波被罰出了,貝姐兒會代替他臨場指揮嗎?

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出一個新的冷笑話了。

對面的主帥:“No man can beat us on sideline! ”

貝姐兒:“I am no man! ”

蒂姆·鄧肯歸來:聖安東尼奧馬刺新助理教練

說回鄧肯。

他退役後,玩改裝車,練搏擊,很開心。扎著辮子,鬍子都星點泛白,看去很瘦——甚至比打球時還瘦。他沒讓自己閒著。

他早在退役前,就被提問過當教練的事,當時總是說“我教不了現在的球員”。

但他還是出來了。

一是,如上所述,馬刺教練組又被掏空了。而馬刺的傳統,就是大家庭似的,代代相因。

二是,偉大球員們或多或少,都會歸來:

畢竟他們大半輩子都在做一件事。他們對這項運動有深切的熱愛,以及——用阿加西說網球的話,“潛意識裡的厭倦導致的痛恨。”

他們退役,除了身體撐不住了,還因為厭倦。

但休息了一段時間後,該玩的都玩了一遍,他們又會發現自己的摯愛,於是回到他們最喜歡、最習慣的行當來。

喬丹高處不勝寒後去打了17個月的棒球,回來了;退役第二次,又去奇才了。伯德退役五年後去步行者當了主帥。魔術師1991年退役後1996年又帶著胖胖的身軀回來了。納什、基德退役後也沒閒著。

如果德克過兩年回達拉斯做助理教練,也別驚訝。

波波維奇說:“我忠誠地服務了鄧肯十九年,他現在回報我了。”

說點實在的:鄧肯能為馬刺干嘛呢?

——他可以當球員發展教練。

作為鯊魚欽定的大基本功,他可以教孩子們步伐、手感、防守和各色各樣的東西。

以前的奇才中鋒伊堂·托馬斯說過個段子,當年奇才和馬刺打比賽,他在鄧肯面前被蓋了一球;大家並肩跑攻防轉換時,鄧肯指導他,“你拿球不錯,但應該要位再深一點,這樣要麼能弄到犯規,要麼我就蓋你不到了。”

連對手都能臨場指導,何況自己人……

偉大的技巧指導,到處都有用:傑克·西克瑪這樣的技術大師,就被超音速、火箭、森林狼和猛龍到處請。

更不用提鄧肯除了典範的基本功外,還是籃球史上最聰明的球員之一。

——單他的存在,就可以讓球隊氛圍改變。

米爾斯在場邊揮舞毛巾,是過去六年馬刺場邊氛圍的保留項目。但鄧肯,即便他不跟每個客場,單是他在球隊,氛圍都不一樣。

馬刺歷來更衣室需要兩種聲音。一種沉靜,一種喧騰。在20世紀末,羅賓遜負責沉靜,小將軍負責尖叫。在GDP時代,鄧肯負責沉靜,吉諾比利負責熱情,米爾斯負責活蹦亂跳。現在,球隊一堆年輕人,但沒一個能夠站在那裡就讓大家靜下來的老將。

對穆雷與懷特這些少年而言,跟傳奇級的人物在一隊,是另一種感覺。

2012年季後賽前,鄧肯說了段訪談,大致意思是:

“我喜歡打籃球。我喜歡和隊友們在一起。我喜歡一起去客場旅行,一起訓練、贏球的生活。”

他會是個很好的旅伴。有他在的時候,馬刺更衣室從沒出過大問題。

以及,大概,無論他在場邊怎麼歡笑,都不再會被罰出場了吧?

(喬伊·克勞福德裁判在遙遠的家裡吹了聲哨子)

蒂姆·鄧肯歸來:聖安東尼奧馬刺新助理教練

——最後,他可以某種程度上,讓波波維奇的教練生涯回春。

波波維奇已經七十歲了。什麼都得到過,什麼都失去過。如果沒點樂趣撐著,接下來幾年(據說他要續三年合同),真的很難撐。

鄧肯與他情同父子。有個孩子兼戰友在身邊,怎麼都好過一點。

(反例:還記得德隆鬧離去,對傑裡·斯隆造成的打擊麼?)

值得一提的是,早自十七年前開始,鄧肯已經開始替波波維奇分擔主帥責任了。

——一個籃球教練要做的事很多,在當代,最煩人的,大概就是與球員們交流。這也是許多大學名帥,寧可一輩子在學院待著,不想去NBA的緣故。

馬刺,稍微不同些。

2002年,斯蒂芬·傑克遜說,他願意在這個隊繼續努力下去,是因為這個細節:他初到隊上,被波波維奇吼,吼得他信心要崩潰了;然後,他發現波波維奇用同樣的聲調,開始吼鄧肯……

“可怕的不在於鄧肯自己,而在於,他允許波波維奇教導他,讓所有人看著。”

埃利奧特則說:

“鄧肯也不總是喜歡被波波維奇每天罵,但他能接受。你知道,我們每天看著他被波波罵,這對球隊有多重要?”

2001-02季開始,每當一個隊友犯錯時,鄧肯會問波波維奇:“你來還是我來?”如果波波維奇告訴他“你來”,鄧肯便走過去了……比如,傑克遜某次犯了錯之後,鄧肯跟教練說:“我來解決吧。”然後他就坐到傑克遜身邊,用胳膊圍住他,跟他聊天,開玩笑,把戰術說清楚,解決。

這也是為什麼到鄧肯生涯最後幾年,波波經常暫停時讓球員們自行解決,自己去場邊溜達。

波波維奇從來不是個“球員的教練”。到老來,要他去遷就年輕人,很不易了。

鄧肯可以替波波維奇,做更多球員間的交流——畢竟他說話的時候,沒有哪個隊友會不聽。

單是這一點,就夠了。

蒂姆·鄧肯歸來:聖安東尼奧馬刺新助理教練

最後,眾所周知,波波維奇討厭面對媒體,討厭比賽中採訪,經常搞點類似於:

記者:你們第一節為什麼打得不好?

波波維奇:他們投得進,我們投不進。

下季,比如說,他會派鄧肯來應付這事。

所以,我迫不及待看到以下場景了:

記者:我們來採訪一下馬刺教練……蒂米,你們第一節好像表現得很乏力?

鄧肯:

記者:你對輪換滿意嗎?

鄧肯:

記者:那麼第二節會有怎樣的調整呢?

鄧肯:

記者:好的謝謝你蒂米。

"

相關推薦

推薦中...